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4章 不想学也不成

第34章 不想学也不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姐,您真是睡糊涂了吗?要不要奴婢去给您请大夫?或者是将世子请来给您看看?”彩莲看着云浅月,一张小脸皱在一起,似乎极是紧张担忧。

    “我没睡糊涂!”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问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小姐,您可知道多少人抢这掌家的账本和钥匙都抢不来呢!据说前日儿凤侧妃被关入祠堂后,有两位姨娘就追着王爷去了书房,王爷将人给赶出来了,后来就派大管家孟叔将这账本和钥匙给小姐送来了。奴婢听小姐交待天大的事情也不准喊您,就没喊。如今您怎么能将这些给王爷送去呢!”彩莲不赞同地看着李芸,在她看来小姐就是睡糊涂了。

    “是啊小姐,这掌家之权可是大好事儿。王爷上赶着给您送来了,怎么能不要?”赵妈妈也是不赞同地道。

    “小姐还是收下吧!到时候这整个王府都是小姐说了算呢!”听雨和听雪高兴道。

    云浅月看着四人无语。这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好事儿,但对于她来说就是麻烦。谁奉着小姐不当,奉着清闲日子不过非要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去?那她以后不用做别的的,只天天对着账本就够了。摆摆手,“你们不用说了,反正我不要这些,彩莲,你赶紧的去给王爷送去。”

    彩莲站着不动,“小姐,您为何不要啊?”

    “这不是啥好事儿,自然不要了。天天乌七八糟的事情,以后我还怎么清闲?”云浅月重新坐下,这回吃饭的胃口也没了,拿起筷子又放下。

    “奴婢不去!”彩莲嘟起嘴。

    “去!你不听我话是不是?那你以后看这些账本,掌管这钥匙,成不成?”云浅月看着彩莲。小丫头,才两天而已,就懂得反抗了。是不是她对她太好了?

    彩莲小脸一白,立即摇头,“奴婢哪里会掌家?小姐莫要开玩笑了。”

    “那赵妈妈会掌家?”云浅月瞪了彩莲一眼,又问赵妈妈。

    “老奴大字不识一个,哪里会管家?小姐饶了老奴吧!”赵妈妈立即摇头。

    “那你们俩会?”云浅月又看向听雨和听雪。

    “奴婢更不会。”二人立即吓得摇头。

    “这不就得了!我也不识几个大字,我也不会管家,既然你们也不会。这不就是个烫手山芋吗?不送回去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云浅月看着四人。她似乎记得云香荷骂她大字都不识几个,什么都不懂来着,如今正好利用上。

    四人一听脸齐齐垮了下来。管想着高兴了,早就忘了小姐根本不会掌家。他们四个人之中只有彩莲识得几个字也是有限,一时间都互相大眼瞪小眼对看了一番,齐齐叹了口气。既失望又无奈。

    “小姐,那也不能就这么送回去吧!奴婢可舍不得,这可是掌家之权啊,您就没别的办法吗?”彩莲期盼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白了她一眼,小丫头权利心还挺重,没好气地道:“没有!”

    “小姐,奴婢不是非喜欢这权利,而是觉得以后若是您掌了家,那我们就有好日子过了,以后吃啊穿啊,还有府中分发的份例也就不会少了咱们浅月阁的了,您是一直不关心这个,这些年咱们浅月阁往往都比别的院子少东西,不是被凤侧妃克扣这就是克扣那的。就是奴婢们的月钱也是总克扣,而且有老王爷罩着我们浅月阁据说还算是好的。其它的院子有的人都吃不饱呢。”

    “这样?”云浅月蹙眉。

    “是这样的小姐。”赵妈妈叹了口气。

    听雨和听雪也不停地点头。

    云浅月又看向那堆摞的高高的一摞账本,心中说不出的厌烦,想着难道真接手了?那她以后的好日子岂不没了?若是不接手的话,她瞥了眼垮着脸的四人,伸手揉揉额头,极为苦恼,想着到底接还是不接。

    正在她纠结的时候,外面忽然想起一声清淡的男声,“妹妹可是醒了?”

    云浅月听到熟悉的声音,将手从额头拿开向外看去。只见一名极为年轻的男子正走进了院子。身姿挺拔,步履闲雅,一身青色锦缎长袍,俊美的脸上表情淡淡。一双凤眸同样是淡无颜色。她盯着她疑惑地看了几秒,才恍然想起这正是她的哥哥云王府的世子,似乎叫云暮寒。

    “小姐,是世子来了!”彩莲连忙推云浅月,“小姐要迎出去吗?”

    云浅月站着不动。她毕竟不是真的云浅月,让她走上去亲近一个陌生男子她可做不到。摇摇头,“不用,哥哥已经进来了。”

    彩莲点点头,赵妈妈对听雨和听雪使了个眼色,二人连忙过去门口挑帘子。对云暮寒恭敬地道:“世子请,小姐刚刚醒来,正在吃饭呢!”

    云暮寒微微探了一下头,抬步走进了屋。一眼就看到桌上一片杯盘狼藉,而云浅月正站在桌子前看着他,眸光清澈纯净,如晶莹剔透之雪,整个人虽然有才睡醒的慵懒,但看起来清清爽爽。他微愣了一下,淡淡问道:“父王命我过来看看妹妹醒来没有?若是醒来了,就开始看账本掌家吧!”

    “恐怕要让父王失望了,我不会掌家。”云浅月摇摇头。觉得她这一世可不能再为谁动不动就牺牲了,比起自己的悠闲,掌家实在是大麻烦。只能对不起彩莲这四人了。顶多她争取给浅月阁多谋福利,让她们跟着她以后过上好日子。

    “父王就是担心妹妹不会掌家,命我来教会妹妹学习看账本和管账。”云暮寒道。

    彩莲等人闻言顿时一喜。不过喜色刚爬上眉梢,只听云浅月立即摇头,“不学!”

    “你说不学?”云暮寒讶异地看着云浅月。掌家这可是每个女子梦寐以求的吧?这些年这后院的女人,无论是夫人小妾还是小姐可都是挣破了头想掌家。大小姐跟着凤侧妃可是学习了好几年了。

    “嗯,不学。”云浅月摇头,很是坚定。

    “为何不学?”云暮寒收了讶异,淡淡问。

    “不学就不学呗,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忽然想起什么,立即眼睛晶晶亮地看着云暮寒,“要不你教我武功吧!你若是教我武功的话,我一定学,而且好好学。”

    云暮寒再次一愣,清淡的眸子望近云浅月晶莹的水眸,清澈见底,眸光倒影着浓浓的兴趣和期待,几乎要将人吸进去。他移开视线,不看她,淡淡道:“你的武功从来都是爷爷亲手教的,用不到我。但是这掌家看账本的事情父王交待你必须要学。所以,你不想学也不成。”

    这回论云浅月愣了。靠!那王爷是诚心不想她好过是不是?

    云暮寒绕过她走到书桌前坐下,伸手拿过一本账本看了一眼对她道:“吃完饭了吧?吃完饭就赶紧过来,我们现在就开始学习。”

    现在?云浅月睁大眼睛看着云暮寒。她还没答应呢!

    “我来时去爷爷那里请安,爷爷说让我好好教你,过几日他会考校你。说你要不学的话也成,那以后就去陪如今被贬为侍妾的凤侧妃一起守祠堂吧!他是教导不了了。让云王府已经仙逝的列位老祖宗去教导你。”云暮寒头也不抬,淡淡地道。

    云浅月闻言顿时恼恨。和着这不学还不成了?不带这样的!她刚刚过来,一天好日子还没过呢!看着云暮寒俊逸的脸,她站着不动,咬牙切齿道:“也没说非要我今日就开始学吧?”

    “爷爷和父王都想你早些掌家,如今府中没有掌家的人就犹如一盘散沙。左右我今日也无事,就今日开始学吧!”云暮寒瞥了她一眼,淡声道。

    云浅月脸垮了下来,心中既郁闷又顿足,“你虽然没事儿,但我刚刚睡醒,脑子迷糊着呢!不如明天吧?”

    “明天你难道就不迷糊了?”云暮寒不为所动,“别磨蹭了,尽快过来坐好。你睡了两日两夜,这府中怕是谁也没有你更精神了。”

    云浅月瞪眼,“那你先告诉我,你要教我几日?”

    “几日?”云暮寒看向云浅月,只是一眼又收回视线,清淡地道:“我昨日和皇上请了一个月的假期,皇上听说你要学管账,说恐怕一个月你学不会,就准了我两个月的假期。所以,你学两个月。”

    靠!这是赤果果鄙视她的智商!

    云浅月感觉额头隐隐冒青筋。就凭她国安局最年轻最具才华的上将,学几本破管家的账本也要两个月?说出去怕是多少人会撞墙。但看到云暮寒大模大样坐在那里一副你就是如此的样子不由泄气,好汉不提当年勇啊!她再英雄也是过去式了,如今她是纨绔不化大字不识一个的云浅月,别说看账本,就是认全里面的字在别人看来也是有难度的。估计此时指不定多少人笑话她呢!这样一想,心中更是郁卒。

    “别泄气,皇上也说了,两个月不成就三个月。他无限期准我假期教你学成。”云暮寒看到云浅月垮下的脸,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