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8章 凤凰真经在哪

第38章 凤凰真经在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你还有没有人性?”云浅月恼了。老虎不发威他将她当病猫了吗?有这样的哥哥?她瞪着云暮寒,“不练字,我说要去找夜轻染赛马,赛马听懂了不?”

    “爷爷说最近让你一心识字,哪里也不准去。再说皇上给染小王爷安排了职位,他今日去了兵部任职。兵部在西山军机大营,你去德亲王府也找不到他的。”云暮寒无视云浅月怒火。

    “那我自己去骑马总可以了吧?”云浅月磨牙。死夜轻染,你晚一天再去上任就不成吗?你就不会将我从这水深火热里救出来再去?她恼怒之下连夜轻染也恨上了。

    “不行,如今天黑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云暮寒摇头,拦住她。

    “你……”云浅月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我在府中骑马,行不行?”

    云暮寒似乎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那好吧!你既然想骑马,还是我陪着你吧!”

    “你阴魂不散是不是?”云浅月感觉肺都要气炸了,一双眼珠都瞪成了圆的,一字一字重复,“我说了我想自己骑马!”

    “这两个月爷爷将你交给我管了,皇上又下了旨意,我总不能让爷爷和皇上失望。你如今看起来心浮气躁,如何能自己骑马?看来这几日专心练字还是没收住你性子。若是再这样下去,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去请容景了。他是天圣第一奇才,定是有办法让你安心识字的。”云暮寒看着云浅月,揉着秀眉,有些无奈地道。

    “你……”

    云浅月已经彻底失了言语,瞪着云暮寒磨牙,她现在很想立马就跑回去写一手好字拿给他看看,将那狗屁账本倒着给他背一遍。但想归想,她还没失去理智。恨恼地垂下头,神色也蔫了下来。想着等着的,云暮寒这笔账一定要算回来,他定亲了的话,她就给他搅黄了,他没定亲的话,她就想方设法让他定不了亲,最好打一辈子光棍。

    这样一想,心里总算舒服许多,看也不看他一眼,“我不骑马了,回去睡觉!”

    “嗯,去吧!”云暮寒点点头,看着她背影又补充道:“我已经在浅月阁布了百名隐卫,这王府四门门口也各布了百名隐卫,你别想再自己偷偷溜出去,估计以你的武功目前也是出不去的。”话落,他转身施施然地离开了。

    云浅月看着云暮寒施施然离开的身影险些吐血。

    浅月阁布了一百名隐卫?王府四门门口又各布了一百名隐卫?一共五百人。别说她就一个人,就是十个人也逃不出去。她深吸一口气,又深吸一口气,想着不气啊,不气啊,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不气。一张好好的绝美小脸被她扭成了猪肝色。靠!这日子没法过了。

    “小姐?”彩莲站在云浅月身后好远,不敢走上前。小姐的样子看着好可怕!

    “睡觉!”云浅月瞥了彩莲和赵妈妈等人一眼,转身几步回了房,将房门死死关上。想着那天老王爷说起的凤凰真经,似乎很厉害的样子,可是她如今是片丝这个身体的记忆都没有。伸手摸摸身上,她这两日又洗澡又换衣,身上除了几件佩戴的首饰外别无一物。眼珠开始滴溜溜在房间各处转动,那凤凰真经应该是武功秘籍之类的东西,一般这种东西都是写在娟帕或者牛皮纸上,不知道是否能藏在哪里?

    这样一想,她开始在房间摸索起来。床头的柜子,衣柜,书橱,最后连墙壁都摸了,看看是否有暗阁,一时间屋内响起她翻找东西的叮叮当当声。

    “小姐,您是在找什么吗?”彩莲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没什么!”云浅月继续找。

    彩莲没了声音。

    大约一个时辰后,云浅月将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依然一无所获。她不由泄气地歪倒在床上。想象着是否真有凤凰真经的可能?或者是被云浅月熟记在心之后怕被人学给烧了?那……那她还指望个屁啊!

    “小姐,您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彩莲小心翼翼的声音再次传来。

    “没有!”云浅月垂头丧气地道。

    “那您要找什么东西?您告诉奴婢,奴婢也许能帮小姐找到。”彩莲试探着问。

    云浅月闻言立即来了精神,刚想开口说凤凰真经,但想到这么保密的东西才来半年的小丫头估计也不知,斟酌了一下道:“爷爷给我的东西,很珍贵。我忘记放在哪里了,你知道不?”

    彩莲果然摇摇头,“奴婢才来半年,这半年来老王爷除了维护小姐外就没给过小姐什么东西。应该是以前的事情了吧?小姐身边侍候的婢女死的死,走的走,如今就只有奴婢一人了。对了,小姐的奶娘一定知道,她和小姐以前最近,但是奶娘死了……”

    难道天要亡我?云浅月颓死地闭上了眼睛。

    “小姐?很重要吗?那怎么办?奴婢进来帮您找找?”彩莲又问。

    “算了,也不是多重要,找不到就找不到吧!”云浅月已经彻底没了心思,古人的武功玄乎着呢!也许找到了她也不会学,也是一样没用。她困倦地闭上眼睛,“你下去吧!我要睡了。”

    “是!”彩莲走了下去。

    第二日,云暮寒依然早早来到浅月阁。

    这一日,云浅月蔫头蔫脑无精打采地应付完了一天。走时云暮寒看了她一眼,没言语一句。

    接下来十多日,云浅月已经彻底认命了。耗着吧!看看这云暮寒和她谁耗得过谁。她怎么来说也是在军校待了十几年训练出来的人。这点儿毅力和耐力都没有的话还混个屁,早就被人当盐面攒吧攒吧烙饼吃了。

    一连半个月,浅月阁内外静得连只鸟都惊不走。

    云浅月已经将府中那些人名看得写得都恶心了。想着等她管家那一日,先收拾了那帮子天天讨她烦的名字所对应的人。一个不差的。必须报仇!

    这一日傍晚,云暮寒走时扔下一句话,“看来你将府中这些人的名字都记得熟了,也写得差不多了。那我们明天开始研读账册。”

    “好!”云浅月拉了个大长音。

    云暮寒认真地看了她一眼,起身出了浅月阁。

    云暮寒前脚刚走,彩莲就叹了口气。云浅月当没听到,不一会儿彩莲又接连叹气,她才没好气地瞪了彩莲一眼,“辛苦识字的又不是你,你老是叹什么气?”

    彩莲有些委屈地看着云浅月,“奴婢是替小姐叹气。奴婢也不知道识字居然这么辛苦,早知道那会儿就听小姐的将账册在世子没来之前提前给王爷送回去了。如今小姐日日不高兴,奴婢看着也难受,您没发现吗?连赵妈妈、听雨、听雪这几日脸上都没了笑,更别说在咱们浅月阁侍候的其他人了,如今都一个个跟哑巴死的。”

    “我有什么办法!”云浅月歪着椅子背上颓废地闭上眼睛。

    “而且明日就是祈福节。天圣上下要祈福三日。可是世子刚刚走时居然说要小姐明日开始学习账册。那岂不是小姐明日也不能出府了?奴婢听说明日天下第一圣僧灵隐大师会在香泉山灵台寺开法讲坛。明日香泉山定是热闹无比。听说皇上命太子殿下代替他前去聆听灵隐大师说法,而京中的学者和公子们也都慕名前去了。奴婢还听说这京中各府的小姐也有不少都提前去了。既能祈福,又能聆听圣僧讲坛,这可是几年才能遇到一次的大事情。”彩莲絮絮地说着,每说一句更是叹一口气,“可惜小姐被世子关着识字,去不了。”

    云浅月撇撇嘴,不以为然,“去不了就去不了呗!一个和尚而已。”

    “小姐?您怎么能这样说?灵隐大师可不是一般的和尚。您可能不知道,听说灵隐大师不但佛法精深,而且还能安知天命。当年他给皇上看过面相,说皇上定为帝尊。当时先皇并没有立太子,后来果然过不久就立了如今皇上为太子,一朝登基,可不就是九五至尊吗?”彩莲话落,又悄悄凑近云浅月耳边轻声道:“听说不少大家小姐其实不是为了聆听佛法,而是为了求得灵隐大师一支签,以求是否能觅得一个好夫婿。”

    靠!这不就是传说的神棍吗?

    云浅月脸一黑,“哦,那我更不能去了。即便不关着我识字,我也不去。”若是被那神棍看出她不是这里的人,而是传说中的鬼魂附身,万一要绑了她做法,将她驱逐,她岂不是有命去,没命回?

    “小姐,这可是沐浴佛光的大好日子,您被关着识字不能去就算了,为何不关着识字也不想去啊?”彩莲不解。

    “没有为什么!”云浅月露出一种谁也不会了解的表情。

    “听说今日灵隐大师到达灵台寺后就给景世子下了拜帖。说十年前和世子缘见一面,很是投缘,后来因为他有事急急离开,没能尽兴。如今听说世子病愈出府,特意邀请景世子去香泉山一叙。景世子已经接下拜帖了呢!”彩莲兴奋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