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9章 出门烧香(1)

第39章 出门烧香(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靠!容景也去?那她就更不会去了。 这些天她被云暮寒利用这个人折磨的她恨不得给他塞回他妈肚子里去。

    “小姐,您知道吗?聆听圣僧佛音本就是妙趣。如今又能听世子和圣僧论法,那更是妙趣中的妙趣。当景世子接到拜帖说去灵台寺这消息传出后,整个京城都沸腾了呢!据说四面八方的人都快马赶去灵台寺。尤其是那些大家闺秀一个个更是添衣买香。仙衣坊和胭脂铺一天就被抢了个空。人人都想一睹景世子风采呢!”彩莲无限神往地道。

    云浅月不停地翻白眼。她就知道容景是一株烂桃花。最好明日让那个神棍抓了他遁入空门,给世间减少一个祸害。那么以后云暮寒就不能再用这个人来威胁她了。

    “哎,可惜明日再好,小姐也去不了。”彩莲小脸垮了下来,似乎无限哀愁。

    云浅月瞥了她一眼,小丫头还挺信佛!起身站起来向床上走去,对她无趣地摆摆手,“去不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别在这唉声叹气的了,天色晚了,睡觉。”

    彩莲点点头,蔫蔫地向外走去。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步履匆匆,似乎赶得很急。

    云浅月回头向窗外看去,只见云孟匆匆走进了浅月阁。她微微蹙眉,这半个月她都在浅月阁闷着,除了浅月阁内部的人就只见到云暮寒了。如今这大管家这个时候来能有什么事儿?她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小姐,是大管家,会不会您明日能出府?”彩莲立即来了精神。

    “闭上你的乌鸦嘴!”云浅月叱了彩莲一句。

    彩莲立即住了口,但一双眼睛还是祈盼地看着云孟走近。

    果然,不多时云孟来到门口,停住脚步,透过开着的门对云浅月道:“老奴给浅月小姐请安!老王爷派老奴来给小姐传话,说看在小姐这些日子乖巧的份上,小姐明日不必学习了,特准许小姐明日去香泉山灵台寺祈福,顺便聆听灵隐大师佛音。”

    “啊,太好了!小姐,您可以出府了!奴婢这就去给您收拾东西去……”彩莲顿时欢呼起来。说着就要冲下去收拾东西。

    “站住!”云浅月沉着脸喝住彩莲。

    彩莲欢呼声戛然而止。她看着云浅月,想着小姐似乎不想去香泉山,顿时又蔫了。

    “告诉爷爷,我愿意继续学习识字,明日不去香泉山。”云浅月对着云孟道。

    云孟一愣,看着云浅月沉着的脸顿时笑了,呵呵道:“老王爷知道您这些日子闷在府中憋坏了,说您明日正好出去散散心,不想回来就在灵台寺住几天也成。而且老王爷派人去给荣王府传话了。说让景世子明日带着您一起去。传话回来的人说景世子已经答应了,说明日早上来接您。您的衣服和胭脂水粉老王爷早就差老奴准备好了。小姐不必担心,明日有景世子照拂着,无人敢欺负您,您放心去就成。老奴还急着去给小姐准备明日出行一应所用,小姐今日早些休息,老奴先告退了!”

    话落,不等云浅月再反驳,云孟又急匆匆走了,不出片刻身影就出了浅月阁。

    彩莲想着果然不愧是大管家,一大段话都不带换气的。她低着的头抬起偷偷看云浅月,只见她家小姐的脸已经一黑到底,都快赶上锅底灰了。她垂下头,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大好的事情,又有景世子亲自来接,不知道这京中多少小姐会羡慕嫉妒死,小姐怎么就不愿意去呢?而且景世子多好的一个人,小姐怎么看起来似乎很不待见的样子?

    许久也听不见云浅月出声,彩莲抬起头,声音几若蚊蝇,“小姐?明日……”

    她能说不去吗?该死的!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对彩莲摆摆手,“还不快去准备!”

    “是!小姐!”彩莲顿时欢喜地跑了下去。

    云浅月对着窗外黑蒙蒙的夜色恨恨地想着,这回她非要在那个什么香泉山灵台寺住上一年半载的。才不回府学什么狗屁账本掌家,这个破府的家谁爱管谁管!

    听说小姐要去香泉山灵台寺祈福,浅月阁一改死气沉沉的气氛,顿时热闹起来。以彩莲为首,大家匆匆忙忙开始收拾东西。能跟着去的自然欢喜不已,不能跟着去的也觉得阴云散去,开始琢磨着小姐走后会轻松悠闲些可以偷懒跑出府去玩玩什么的。于是,人人脸上带笑,各处洋溢着欢快的气息。

    云浅月听着外面众人欢喜的笑声,一脸阴郁。所思所想无非是明日见了面她一定要掐死容景那个祸害。若是掐不死的话,最好这回去灵台寺让他遁入空门再不回来。这样一想,她心里舒服了些,打了个哈欠,回床去睡了。

    彩莲等人一直忙在半夜,浅月阁才安静下来。

    第二日五更时分,彩莲就过来叫云浅月起床。

    云浅月睡得正熟,对她摆摆手,“早着呢!再睡会儿!”

    “小姐,别再睡了,如今都五更了,您要起来空出时间好好打扮一番,今日去香泉山的不知多少女子,您怎么也不能被别的女子比下去。而且香泉山距离这里大约要有二十多里的路程,景世子怕是会早早就来接您启程。您也不好让景世子等候不是?”彩莲伸手去拽云浅月。若是换做以前她绝对不敢,如今越发觉得小姐虽然有时候脾气不好,但也不会真的打骂她。

    “等着就等着!一边去,我再睡会儿。”云浅月扒拉开彩莲的手。

    “小姐,让景世子等着如何能成?您还是快起吧!”彩莲又伸手去拽。

    “不愿等让他先走,我自己去就是了。”云浅月双手将被子拉上,蒙住脑袋。这些日子被云暮寒折磨的她一个好觉都没睡。好不容易不用识字了,先睡个够本再说。

    彩莲看着云浅月将自己包裹成一个大粽子似的,无奈地叹了口气,求道:“小姐,那怎么成?老王爷可是派了孟叔来特意交代了,您怎么能放景世子的鸽子?您可知道这京中多少小姐巴不得景世子去接呢。您怎么身在福中不知福?”

    “再不闭嘴我将你扔出去!”云浅月被吵得烦闷,出声警告。

    彩莲立即住了嘴,只能睁大眼睛看着云浅月,而她的人在被子里一根头发丝都看不见。以这些日子的了解,小姐虽然平时很好说话,但她心中清楚,若是真惹急了,小姐真能将她扔出去,说到做到。她无奈地扔了手中的新衣,转身向外走去。

    彩莲刚到房门口,云孟急匆匆冲进了院子。

    “大管家,是不是景世子来了?”彩莲立即出声询问。

    “景世子还没有来,是老王爷派我来喊小姐起床。说小姐若是敢让景世子等着,他就扒了小姐的皮。说小姐若是不信就试试。”云孟停住脚步,对着彩莲道:“是不是小姐还没起?快去将小姐喊醒!”

    “奴婢喊过了,小姐说没睡够。”彩莲苦着脸道。

    “你赶快进去将老王爷的话告诉小姐,小姐自然会起的。清婉公主派人来传话要世子去宫中接她,世子如今已经起了,我还得去帮世子收拾一番,你赶快去将小姐喊醒。”云孟话落,又急匆匆走了。

    彩莲只能转身又回了屋,只见云浅月已经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一脸恼恨。她立即走过去,笑着道:“小姐,您都听到大管家的话了吧?您还是快起吧!”

    “嗯!”云浅月哼了一声,死老头子!

    彩莲立即欢喜地拿过新衣展开,顿时昏暗的房间华光一片,珠环发出清泠的碰撞声,极是悦耳,她一边往云浅月身上披一边喜滋滋地道:“这件是仙品阁今年唯一一件七重锦绣紫绫罗纱衣,据大管家说是世子早早就派人去仙品阁给小姐订了,连宫里的清婉公主想要都没要到呢!据说为此清婉公主想让世子给他,世子生生没给,说小姐这些日子识字辛苦,送给小姐补偿的。清婉公主就没好再说什么,不过心里定是不高兴的。”

    云浅月闻言扫了一眼身上的衣服,的确是上好的软绸,而且触摸到肌肤极是雪滑温软,尤其是样式简单却不失高雅,凌乱却不繁杂,华丽却不张扬奢华。尤其是右侧一个用蚕丝锦缎编织的蝴蝶结,她很是喜爱。这样一件衣服怕是花了云暮寒不少银子。

    “小姐,世子对您很好呢!”彩莲笑着道。

    云浅月撇撇嘴,云暮寒少想一件衣服就能让她不记仇。

    “昨日奴婢听说世子也是要去灵台寺的,还奇怪老王爷为什么舍近求远不用世子带小姐去反而派人去荣王府请景世子带小姐一起去,如今才明白原来世子是要进宫去接公主的。”彩莲一边给云浅月系腰间的环扣丝带,一边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顿时来了些精神,问道:“我哥哥是和清婉公主定亲了?”

    “小姐,奴婢发现您这些年真是除了太子殿下对谁都不用心的。”彩莲摇摇头,话落,她似乎意识到自己提起了太子,立即紧张地看着云浅月,见她面色不变,没有丝毫异样和不悦,看来小姐是真对太子殿下绝了心思了。她松了口气,继续道:“清婉公主和世子虽然没有定亲,但是这天圣上下谁人不知清婉公主心仪我们云王府世子?清婉公主比小姐大了一岁,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而世子也是到了适婚之龄。只是皇上却一直没有表态,如今清婉公主要去灵台寺祈福,却不和太子殿下一起走,反而要世子来接,奴婢觉得这事儿**不离十是会成的。说不定哪日皇上一高兴就下旨给世子和清婉公主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