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1章 出门烧香(3)

第41章 出门烧香(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的手顿住,不由磨牙恨声道:“我就说我和这个人天生有仇,果然不假。 ”

    “小姐,景世子好好的一个人,没得罪您啊,而且那日还救了您,您怎么偏偏就不待见人家?”彩莲见云浅月不坚持换衣换装了,松了口气,连忙对外面道:“玉镯姐姐,小姐已经收拾妥当了,这就出去。”

    “好,那我这就去告诉景世子稍等片刻。”玉镯转身走了。

    “小姐快走吧!”彩莲见云浅月还在恨恨的,她一把拉着她就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喊:“听雨、听雪,准备好了吗?快走了!”

    “来了!”听雨、听雪显然也很兴奋,连忙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当见到云浅月出来顿时睁大眼睛,眼里同样惊艳赞叹不已。

    云浅月瞥了二人一眼,本来她想就带着彩莲一个人去,但看着两个小丫头也和彩莲一般年纪,定是也想去凑热闹,毕竟谁都有童真,她也不忍抹杀,只能都带着了,赵妈妈则主动留下看浅月阁。她越过二人对赵妈妈道:“妈妈,这浅月阁我不在任何人不准放进来。有来捣乱的你就乱棍打出去。出了人命我顶着。定不能让人欺负了你。”

    赵妈妈闻言立即乐了,连忙道:“小姐就放心和景世子出去玩,奴婢一定守好浅月阁。不过如今怕是无人敢来咱们浅月阁找事,毕竟小姐以后可是要掌家的,她们巴结小姐还来不及呢!”

    “也是!”云浅月觉得她真是白操心,再不多话,抬步向外走去。

    彩莲和听雨、听雪立即脚步轻快地跟上她,不多时主仆四人出了浅月阁。

    转过了两道长廊来到前院,云浅月一眼就看到了云王府大门敞开着,那俩熟悉的通体黑色的马车停在大门口,车前还是那个一身黑色锦衣面无表情的冷峻侍卫,不见容景,显然他在车里等着,而云王府的大管家孟叔站在车旁对着里面笑着说着什么,看那神情显然极其高兴。

    云浅月撇撇嘴,想着这孟叔见到容景就跟见到他们家祖师爷似的!

    云孟见云浅月来到,立即住了口,回转身,当看到她一身锦华不由一愣,随即眉眼眯成了一条缝,笑得似乎更开心了,连连道:“小姐来了!景世子已经等了您片刻了,您快上车吧!”

    “我的马呢?去牵来!”云浅月对着孟叔点头,神情还是温和地。

    “小姐,您今日怎么还想骑马?可不行,您还是坐车吧!”云孟立即摇头。这样子明明就是大家闺秀,骑马像什么话!

    “我说骑马!”云浅月摆摆手,打发身后的彩莲,“还不快去牵马!”

    “小姐……”彩莲不情愿地看着云浅月,在她眼神下还是妥协,“是……”

    “慢着!”彩莲刚转身,车帘已经从里面挑开,露出容景一张如诗似画的容颜,他看到站在车前的云浅月目光微微一凝,也只是一瞬,便对着她温润道:“此去一路出了城都是山路,骑马无法前行,你还是和我一起坐车吧!”

    云浅月在一别半个月后再看见这张脸有种想要去扒了他皮的冲动。但她还是做不到辣手摧花,只能生生忍住,蹙眉道:“不骑马也不和你坐一辆车。”话落,对云孟道:“孟叔,我的马车呢?”

    “哎呦,我的好小姐,您从来就不坐车只骑马,您哪里有车?府中只有两辆车,一辆车是王爷专属的,用于王爷上朝去了;另一辆车就是世子的,如今世子去宫中接清婉公主乘坐了,您只能和景世子坐一辆。”云孟立即道。

    云浅月心下懊恼,“难道就没别的车了?”

    “哪里还有?府中小厮丫鬟婆子出门办事儿哪里配得坐车?自然是没有的。就算有也不适合小姐的身份乘坐啊!”云孟话落,立即催促道:“小姐快上车吧!别让世子久等。”

    云浅月看向容景,一百八十个不情愿。

    “呵……”容景低笑,温润的声音也带着笑意,对着她微微挑眉,“几日不见而已,你如今见了我怎么像是苦大仇深一般。我可不记得我这些日子有得罪了你。”

    “自然是得罪了!”云浅月没好气的哼了一句,上前一步,伸手抓住车辕,就要跳上车。

    “小姐,您小心些,别刮了衣服,也别刮乱了发髻。”彩莲顿时惊呼一声。暗暗想着小姐估计改不过来了,她不动还好,只要一动,就一点儿也不像大家闺秀了。哪里有自己跳上车去的大家闺秀?京城中的小姐哪个不是要人搀扶着慢慢上车?

    云浅月恍若不闻,对挡着车门的容景道:“躲开点儿!”

    容景坐着不动,目光从她头发上落到她脸上又落在她一身紫衣上,秀眉似乎微微蹙了一下道:“我在这里等你片刻,你还是将这身衣服与这头发都重新换了吧!”

    “嗯?”云浅月止住动作看着他。如今二人距离很近,她能清晰地看到容景的眉眼五官,再次惊艳惊叹不已。鬼斧神工之作也不及这人天生自然容华。

    “算了,你还是上来吧!”容景忽然往里面挪去,让出一块地方。

    “你不是让我换了衣服和头发吗?又改主意了?”云浅月疑惑地看着他。她也想换。没想到这人和她一样想法。

    “换了也一样是你。穿了金装也不淑女,还浪费时间做什么?”容景慢悠悠地道。

    “你……”云浅月瞪眼,看着容景磨牙,但碍于今日是要借坐人家马车,她也不好发作,只能狠狠挖了他一眼,跳上了马车,将马车车厢踩得咯吱咯吱响。

    “这马车通身上下都是沉香木打造,价值万两黄金。踩坏了的话,我不会跟你少要一分赔偿的。”容景看着她的脚,声音依然温和。

    靠!比金子还贵!云浅月脚步立即轻寂无声。低头看车厢板,果然是沉香木。这种木头多贵啊,居然用来做马车,还是不是人?太奢侈了!她抬头鄙视地看着容景,“有钱烧的没处花了!”

    “荣王府别的不多,就是钱多。你要不要数数?”容景笑看着她。

    “留着你做棺材本吧!”云浅月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和容景保持一定距离,车厢宽敞,再坐几个人也能坐下,她回身对彩莲等人招手,“都上来!”

    彩莲一吓,不上前反而后退了一步,猛地摇头,“奴婢和听雨、听雪坐后面装行李的车就行。小姐和世子坐吧!”话落,扯上听雪和听雨就赶紧跑后面去了。给她一百条命她也不敢和景世子坐一辆马车。景世子的马车哪里是她一个小丫头能坐的?

    “我的丫头见到你跟见到鬼似的。”云浅月转回头对容景道。

    “嗯,你的小丫头见到我跟见到鬼似的。可这整个京城甚至天圣上下的人见到你全部都跟见到鬼似的。我一人比你数万人,证明你比我鬼。”容景缓缓道。

    云浅月闻言一口血险些喷出来。

    靠!什么叫做嘴毒?那日她觉得夜轻染敢认天下第二无人敢认第一,感情那是她错了。更毒的人在这呢!他才是那个天下第一毒嘴毒舌。她瞪着容景,“你是叫做容景吗?那个天圣第一奇才?我看不应该叫做第一奇才,应该叫做第一毒嘴。”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个第一奇才是皇上封的,我也十分苦恼,觉得十分与我不对称,这些年一直为此烦恼,要不你哪日进宫去找皇上帮我改了?”容景也不恼,状似十分苦恼地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嘴角一抽,这是境界啊!什么人才能炼出如此极品的境界?怪不得能被封为天下第一奇才呢!舍他其谁?她无语半响道:“不用了,我如今觉得这个号真的很适合你,最好留着,留个千秋万代,让你的子孙后代多多瞻仰。”

    容景忽然意味幽深地看了她一眼,“你说如何就如何吧!我都听你的。”

    这话怎么这么有歧义?云浅月一时间接不上来话,只能哑口无言地看着他。

    容景再不看她,对外目瞪口呆的云孟道:“孟叔转告云爷爷放心,容景定然安然无恙将浅月带回来。”

    “那就有劳世子了!”云孟这才回过神来。想着刚刚他莫不是眼睛花了,耳朵鸣了,刚刚和小姐斗嘴的人是景世子吗?他伸手揉揉眼睛,再揉揉眼睛,那二人一东一西对坐,车内再无别人,没差的。他这才相信了刚刚不是错觉。

    “弦歌!启程!”容景落下帘幕,对车前同样有些愣神的黑衣侍卫吩咐。

    “是!”那名侍卫立即坐在车前,一挥马鞭,马车驶离了云王府。心中却是震惊不已。他自小跟在主子身边,从未见过主子对谁话语如此多过。就连老王爷也是寥寥几句。如今他居然和浅月小姐斗嘴,实在令他不得不震惊。

    云浅月想着原来那黑衣侍卫叫弦歌啊!名字真好听!

    “他是我的贴身侍卫,自小跟在我身边。”容景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