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3章 出门烧香(5)

第43章 出门烧香(5)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初喜吩咐车夫启程,脸上没有露出任何已经窥探小姐秘密的神情。

    丞相府的马车缓缓走了起来。

    在候君亭的一番动静云浅月自然知道。她即便再困再嗜睡,但是前世培养了二十多年的警醒意识根深蒂固到了她的灵魂,即便换了一具身体也难以改了。她没想到容景为了护她连夜天倾的账也不买,而且不声不响地将夜天倾的真气挡了回去。夜天倾可是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许有朝一日还是皇帝至尊。他都敢得罪,不知是他本身本事太高到已经不需要鸟夜天倾的地步,还是说他拿定夜天倾不敢动他?心中不由啧啧两声,想着这个人要不是太黑太毒的话,让他罩着也是不错的。

    云浅月看似睡着,脑子却不停地转动。

    “若是不困就不必睡了!”容景声音忽然响起。

    吓!她自认为装睡绝对到一定等级了,没想到这人居然能发现?当初一位国安局最具资历的大师对她进行催眠试验,她硬是装睡得那人以为她真被催眠了,后来她睁开眼睛对那老头嘻嘻一笑,那老头当时血压高就犯了。想起旧事,云浅月不由睁开眼睛看着容景,疑惑地道:“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容景看了她一眼,吐出两个字,“感觉!”

    云浅月险些晕过去。她瞪着容景,这个人已经黑到让她无话可说了。

    “大约要一个时辰到香泉山,你起来与我下棋吧!”容景放下书本。

    “不会!”云浅月吐出两个字,重新闭上眼睛。

    “据说这些日子你除了识字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睡觉。你的觉真多。”容景道。

    “我乐意,要你管。”云浅月哼了一声。

    她有多少年没如此好眠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小时六十分钟,一分钟六十秒。人家的时间都是按天计算,她的时间是按秒计算。她计算不出来多久没好好睡过了,但绝对计算得出来她这么多年睡过的好觉有几日,也不过每年休假的那几日而已。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她如何不爱睡?

    “以前管不到你,以后不知道管不管得到。但如今你在我车中,云爷爷此行又将你托付于我照拂,我自然是管得到的。”容景慢悠悠开口,见云浅月不理他这茬,他淡淡道:“既然你不陪我对弈,那么我还是喊太子殿下过来车中与我对弈吧!我想他一定很愿意的。”

    “你……”云浅月睁开眼睛,恼怒地瞪着容景。

    容景视而不见,对车外吩咐,“弦歌,去喊太子殿下过来……”

    “我陪你下!”云浅月腾地坐起身。她讨厌死夜天倾那个混账了,那人要来她估计看到他就会吐,还睡个屁觉。

    “好!”容景嘴角微勾,浅浅一笑,伸手在车壁暗阁一触,暗阁弹出,他取出一个黑色墨玉打造的方盒,他在方盒又轻轻一按,咔的一声轻响,方盒打开,里面露出黑白棋子。棋子皆是上好的白暖玉和黑暖玉打造,精致无比。

    “真是奢侈!”云浅月看着棋子叹息。这要是拿到现代去估计能买一个市。

    “你要是赢过我,这棋我就送与你了,如何?”容景微偏头看着她。

    送她?云浅月眼睛一亮,不过一瞬间就灭了。撇撇嘴,慢悠悠挪到桌前与容景对坐,挑眉问道:“你是不是对任何与你下棋的人都说这句话?”

    “没有,就你一人。当年夜轻染用他的汗血宝马和我打赌,说若是他赢了,我这棋就归他,若是他输了,他的汗血宝马就归我。”容景如玉的手慢慢铺展开棋盘,缓缓道。

    “后来?他输了?”云浅月想着这棋如今还在这人手中,看来夜轻染没赢。

    “嗯!”容景点头。

    “那他的汗血宝马给你了?”云浅月顿时来了兴趣。据说奔跑的时候马身流出的汗鲜红似血,故被称之为“汗血宝马”,在中国历史文献中,又被称为“天马”。是日行千里的宝马。

    “给了。”容景看了她一眼,发现那双眸子如今灼灼之光,犹如夜明珠。

    “你们是多少年前打的赌?如今可还有那匹马?”云浅月对这棋子的兴趣不大,倒是对那匹马兴趣大了。想着若是他拿那匹汗血宝马做赌注的话,她怎么也要发挥棋风赢了他。也好感受一下在汗血宝马身上奔跑的滋味。

    “十年前,如今没有了。”容景摇摇头。

    “哪里去了?病死了?”云浅月有些失望。十年是够长了。没有了啊……

    “没有病死。”容景摇头。

    “那是被你送给别人了?”云浅月又燃起希望。

    “也没有送给别人。”容景看着云浅月,见她兴趣十分浓郁,犹豫了一下,似乎十分不忍地告诉她,但还是说道:“据说汗血宝马的马肉很是好吃,我不曾吃过。所以当日将汗血宝马赢过来之后,我就命弦歌给杀了。”

    “啊?”云浅月傻了。

    “那马肉果然如传言一般好吃,至今回味无穷。”容景似乎极是怀念。

    靠!云浅月腾地站了起来,砰一声,她头撞上了车厢,也顾不得头痛,恼怒地骂容景,“你真是暴殄天物!”

    “嗯,当时夜轻染知道也如此说我。还和我打了一场。”容景点点头。

    “你肯定输了,夜轻染定会找你拼命。”云浅月气道。这什么人啊?那是汗血宝马,居然就那么让他当大餐吃了。她有些恨恨地想着若是早来十年的话一定不让他吃。

    “他是找我拼命来着,不过也没赢过我。一气之下看我吃得很香,于是也吃了很多。”容景又道。

    云浅月脸彻底黑了。不用亲眼见她也能想象当年情形。夜轻染这个没有节操的人!不过又一想那可是汗血宝马啊!不吃白不吃。否则哪里还能再找一个杀了去吃?她有些理解夜轻染了,要是她也会跟着一起吃的。不过估计当时夜轻染大怒之下吃了那马肉也没从好地方下去。

    “你一定没吃过吧?等哪一日我再得了汗血宝马,一定先杀了让你吃。”容景又道。

    靠!还杀?云浅月脸更黑了,怒道:“你敢再杀了它吃肉,我就吃了你的肉!”

    容景一愣,本来要去拿棋子的动作顿时停了。

    云浅月话刚脱口而出就发现自己口不择言了。她顿时一阵懊恼。什么叫做吃他的肉?他又不是唐僧。看着容景呆愣愣的样子,她嘴角抽了抽,脸一红,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连忙补救,“我是说那是宝马!宝马知道不?比黄金还珍贵。”

    “知道。”容景点头。不珍贵他还不吃呢!

    “所以,不要再暴殄天物,佛祖都会看不下去的。”云浅月一本正经地说教。

    容景忽然垂下头,看了一眼自己指尖,半响不语。

    云浅月也看向他指尖,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指尖,心里嘀咕,一个大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做什么?人好看就算了,手也一样。

    “好!以后再不吃了。”容景忽然抬起头,对着云浅月一笑,很好说话地道。

    云浅月再次被这轻浅的笑容闪得心神一晃。想着这孩子知道忏悔改正错误还有救。不过真是可怜了那匹马啊!虽然没见到,但想想她就心疼。

    “你要白子还是黑子?”容景指着墨玉盒子的黑白两子问。

    “白!”云浅月想也不想道。

    “好!”容景拿起一颗黑子放在棋盘上,见她依然面色痛苦,道:“该你了!”

    “知不知道女士优先?太不绅士了!”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伸手将那颗黑子扔回他手中,拿起一颗白子放在了刚刚黑子的位置,板着脸道:“我先来!”

    “呵……”容景轻笑,点头,“好!”

    云浅月挑了挑眉,容景不以为意,将棋子随意放在了一个位置,云浅月也拿起白子想也不想随意放了下去,容景又拿起一个黑子随意而放,云浅月依然如此。二人一白一黑,接连有棋子落在棋盘上。

    转眼间棋盘上就凌乱地摆了个乱七八糟。看不出任何形态。

    容景面色自然随意,身子倚靠在车壁上,舒缓优雅。云浅月没骨头一般地趴在桌子上,偶尔抠抠手指头,打个哈欠,手中的白子不过大脑一般地乱摆。

    车前弦歌耐不住好奇,想看看这浅月小姐棋艺如何居然值得世子用太子殿下威胁和她对弈,遂掀开帘子向里看来。当看到棋盘上摆了个乱七八糟,而云浅月正在抠手指,他冷峻的脸色抽搐了一下,放下帘幕,想着世子何必要找浅月小姐糟蹋了一副好棋啊!太子殿下的棋艺虽然比世子差得太远,但也还是不错的。至少比浅月小姐好太多了。

    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瞧见弦歌放下帘幕,她一笑,“你家的小侍卫都看不过去我糟蹋好棋了。哎,英雄总是寂寞的。不下了,不下了。免得传出去笑掉大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