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1章 烤鱼吃去了(2)

第51章 烤鱼吃去了(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丫头,你今年十五,我今年和云暮寒同岁,十八,才比你大三岁而已。 什么好几岁,说得我好像多老似的。”夜轻染用手敲了云浅月头一下,对她道:“听说你的武功是云爷爷亲自教的,不知道那老头是怎么教你的,居然不教你换气。哎,我告诉你,你要用丹田呼吸,不要像平常一样呼吸,这样你的真气就能接上,就不会中途断了,你的速度自然就提升起来了。”

    “丹田呼吸?”云浅月似懂非懂。

    “真是笨啊!”夜轻染又去敲云浅月。

    “别敲了,再敲更笨了!”云浅月不满地躲过,这人怎么跟那死老头一样,就爱敲她的头呢!什么破毛病!

    “你闭上嘴,也不要从鼻孔呼吸,用心去感觉丹田,你丹田是不是有气流在来回盘旋,像是一个漩涡一般?”夜轻染收回手,见云浅月认真听,他也收了笑,认真地道:“你跟着它流动的顺序去呼吸,自然就不会断层的。”

    云浅月点点头,果然闭了嘴,也不从鼻孔呼吸,当真用心去感受丹田,果然如夜轻染所说,她本来就聪明绝顶,有人指点立即找到了门路,很快就跟上里面的气流快速地流动,她顿时一喜,“我会了!原来这么简单啊!”

    “这么简单的事情你现在才学会,看来不是你不聪明,实在云爷爷不会教人。是他太笨了,不是你笨。”夜轻染自然也感受到了云浅月体内的变化,惊异于她很快就领悟了门路,但更是更惊异于她体内居然有两种气流盘踞,一冷一暖,居然好像是在融合的趋势,他有些不解,“你修习的是什么武功?这么怪异?”

    前几次见云浅月可能是她未曾用功,所以他没有发觉。如今她体内真气流动,外放出来,他自然感觉到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体内乱七八糟的。”云浅月摇头。没有说老王爷教给她的是叫什么凤凰真经的东西,他怕夜轻染刨根问底,因为她除了知道这么个名字就一概答不出来了,所以,还不如说不知道。另外她很想说其实不是那老头笨,实在是她不是真的云浅月,所以才不会啊!不过她自然不能说,所以只能让那老头背着被夜轻染说笨的名声了。

    夜轻染蹙了蹙眉,似乎也是不解,刚想说什么,忽然闻到一股清雅药香,似莲似雪,似乎从云浅月身上散出,他立即靠近一步对她轻嗅,不由道:“你身上怎么有那个弱美人的气味?”

    弱美人?容景?云浅月皱眉,问道:“有吗?”

    “有!”夜轻染盯着云浅月。

    云浅月见这人一副发现奸情的表情紧紧看着她,她撇了撇嘴,“我今日坐他的马车来的,和他一个车厢,能不沾染了他身上的味道吗?”

    “不对,这香味是从你身体散发出来的。”夜轻染摇摇头,“不可能是沾染的。”

    “上山的时候我晕马车,他给了我一颗药,我吃了。”云浅月又道。

    “是天山雪莲?”夜轻染一惊。

    “我也不知道,挺好吃的,我还想要,可惜他不给了。真小气啊!”云浅月想起容景手里的白玉瓶子,他才给了她一颗,不是小气是什么?

    夜轻染闻言脸皮抽了抽,看着云浅月,表情有些怪异,“他居然将天山雪莲拿出来给你治晕车?”

    “天山雪莲啊?是那个传说中的天山雪莲吗?很珍贵了?”云浅月问。她知道天山雪莲是超级名贵的药材,只是不知道容景给她吃的是不是那个。不过天山雪莲是花,她吃的是药丸。要是的话估计就是合成的药丸。

    夜轻染轻叱了一声,鄙夷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不知道你这脑子里天天都装着什么东西?天山雪莲当然贵了。整个天下也没有两株。皇伯伯的御药房都没有,一株被灵隐大师得了,可是当年他为救你家好哥哥云暮寒给用了一半,另外一半是救了一个和云暮寒同样遭了大难的南梁国太子,也给用没了。剩下只有一株,就是不知道怎么被那弱美人给得了。他将其掺杂了多种名贵药材做成了药丸来治病,总共不过十颗而已,这么些年下来估计被用得手中也所剩无几。如今居然为了治你晕马车就给你吃了一颗,简直就是糟蹋好药!”

    呀!云浅月这回有些惊讶,“这么说容景那家伙还是很大方的!”

    夜轻染哼了一声,“他倒是对你大方!”

    云浅月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忽然挥了挥手,叱道:“哼,他那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恐怕我被马车折腾死了,我爷爷会找他算账,无奈之举而已。否则我踩了两下他的车板就说我要是弄坏了还要赔他钱,天山雪莲比沉香木珍贵多了吧?沉香木虽然珍贵也是有价钱的,天山雪莲照你这么说是无价的了。他如何对我会有这么大方?”

    “也是!没准他那黑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呢!才不会这么大方。”夜轻染附和地点头,想起往事又恨又恼地道:“当年我想要了他的寒暖玉棋都不给,我还输了我的汗血宝马,那个可恶的家伙居然刚将马赢到手没等我想办法赢回去就给杀了吃马肉了。太可恶了!”

    云浅月这回也点头附和,同样气愤地道:“他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不错。什么好东西到他手里都是糟蹋!”夜轻染有些咬牙切齿,虽然过去十年了,但他还是忘记不了当初被杀汗血宝马的恼恨。提起来恨不得自己吃了容景的肉。

    云浅月毕竟不是汗血宝马的主人,只是气愤气愤就算了,此时看夜轻染有找容景去拼命的架势,想着他若是此时去找容景打架,那她的烤肥鱼岂不是要泡汤?所以立即劝道:“行了,都陈年旧事了。什么时候我帮你找回场子来,好好治他一治,你别气了,我们这就去烤鱼吃去。拿他当肥鱼吃了解恨!”

    “好,走!”夜轻染果然向前走去。

    云浅月跟在他身后。她刚刚领悟入门了轻功法门,此时自然要借机尝试,于是不等招呼夜轻染,就足尖轻点,向半山腰凉亭飞去,此时果然不再断了真气,几个起落就到了凉亭外。她回头望去,只见如此远的距离她不过片刻就来到,再次感叹古人神武!

    “小丫头这回不错啊!”夜轻染也随后来到,赞叹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得意地扬起下巴,“那是,我赢了,所以命令你抓肥鱼烤给我吃!”

    夜轻染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对她道:“好,我这就去抓来烤给你吃,咱们分工,我去抓鱼,你去那边采摘半枝莲的莲叶。”

    “没问题!”云浅月扫了一眼半山腰的地形,只见凉亭右侧是半山坡的半枝莲盛开,盘根错节,极是繁华明艳。左侧是一条不算太宽的河水,河水清澈,水下可以清晰地看到水藻和石头,半山壁有泉水滑下形成的天然瀑布,顺流直下流入河里,这条河再顺流直下流向山下。她不由问:“这是条什么河,流入哪里?”

    “这就香泉河,流入五百里以外的青林镇河道,那里是个河道重镇,一般海盐和载客乘船都走那条运河。”夜轻染一边河边走去,一边道。

    “哦!”云浅月点点头,“那岂不是青林镇的河道沿途这一路的鱼都鲜美了?”

    “才不是!只有这香泉山的水养的鱼才鲜美,出了这香泉山,就再吃不到这么美味的鱼了,也有其他处的水流入那条运河,所以,杂七杂八的杂质过去,那条河道的鱼还如何能鲜美?再说除了这香泉山的香泉水养活的半枝莲才有如此特别的味道,半枝莲烤的鱼才会特别,别处哪里有?我出外游历这么多年,也没吃到一回比得过这香泉山水养活的肥鱼好吃的。”夜轻染路过一颗树旁伸手折断了一根树枝,拿在手里比划了一下道。

    “哦!原来如此!”云浅月点头。

    “你快些去,给我先采一片莲叶扔过来。”夜轻染对云浅月道。

    “好!”云浅月转身向凉亭右侧走去,入眼处尽是半枝莲相互搭着枝叶盛开,花瓣有紫、红、橙、黄、白五种颜色,阵阵幽香扑鼻,似乎整个人都被这莲的香味给洗染了一般。她吸了几口气,先采摘了一片莲叶,手下用劲扔向夜轻染,“给,接住!”

    只见随着她用力,那片莲叶轻飘飘成直线飞了出去。迅疾如风。

    云浅月顿时一惊,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又跟那日被四皇子惹怒时候她打开他手一般,丹田气流瞬间通向她手臂,手腕,手心,直至手尖,她手中之物像是突然注入了灵魂和力量一般,听从了她最本心的指示。但这次的手劲要比那次大不知多少倍。

    夜轻染也是一愣,眼见那片莲叶突然向着他胸口袭来,力道迅猛,让他不由得急急侧身闪过,伸手这才接住那片莲叶,但手还是被震得一麻,他不由睁大眼睛看向云浅月,“月妹妹,你是要谋杀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