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3章 烤鱼吃去了(4)

第53章 烤鱼吃去了(4)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刚想说会,顿时想起这里不是现代,她虽然以前在原始森林训练过求生技能,但那时候身上都有工具啊,如今哪里有?钻木取火?她摇摇头,“不会!”

    “知道你也不会,那你就看着吧!”夜轻染开始捋胳膊挽袖子。

    “好!”云浅月转身去采莲叶和拾干柴。

    夜轻染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背影窈窕,娉娉婷婷,阳光照在她身上,她一身紫衣轻纱映着阳光说不出的炫目。连地上的影子似乎都令人难以移开视线。他压下心头的怪异感觉,勉强收回视线,拿出腰间的匕首,低头开始杀鱼。

    云浅月回头看了夜轻染一眼,美人杀鱼,居然还如此优雅,天理难容啊!

    采了几片半枝莲的莲叶又捡了一抱干柴回来,夜轻染已经杀好了鱼。云浅月再次感叹这人技巧,为这香泉山上的鱼默哀,端看这人杀鱼,就知道鱼吃的估计太多了。

    夜轻染将匕首放在莲叶上试干净血迹放回腰间,得意洋洋地抬起头,见云浅月一脸崇拜地看着他,顿时得意不已,“让你看看我的手艺。”

    “嗯!”云浅月见旁边有块大石头,走过去坐了下来。

    夜轻染将鱼内部的血迹洗净,然后用半枝莲的莲叶将鱼包裹上,然后从怀内掏出一个小包裹来,在云浅月睁大眼睛瞪视下,里面倒出了一堆东西。只见各种各样的香包。

    云浅月嘴角抽了一下,抚额感叹道:“你红颜知己真多啊!”

    夜轻染手一顿,顿时恼道:“小丫头,说什么呢?这里装的是烤鱼的东西!”

    “哦,原来是烤鱼要用的东西啊!”云浅月恍然,然后不解地道:“那你用布袋子装啊,也用不着香包吧?这东西不都是女子送给男子的定情之物吗?”

    夜轻染闻言脸一抽,“本小王才不用那等破布袋子,所以就让人缝制了这些香包。觉得用着还不错。”

    “嗯,香包是不错,很好看。你看那面上还绣着鸳鸯戏水呢!而且还有龙凤呈祥,呀,居然还有合欢树,你让谁给你缝制的?真真好手艺啊!”云浅月目光定在那些香包面上,啧啧称奇。这些东西拿出来不让人误会都难啊!

    夜轻染低头一看,果然如云浅月所说,他面色一僵,俊美的脸上刹那阴云密布,咬牙道:“该死的!”

    话落,他忽然扬手,将香包就要扔出去。

    “别,别扔!你将这些东西都扔了我们就烤不成鱼了。”云浅月腾地从石头上起身,飞一般地冲到了夜轻染身边,一把抱住了他的手,见香包没飞出去,大松了一口气,“还好及时。”

    夜轻染脸色发黑地看着云浅月,似乎有暴怒的倾向。

    “这东西不过就是图案而已,没什么的。快点儿弄烤鱼,我等着吃你一顿烤鱼容易吗?都等了大半天了,你看看,天都快响午了。”云浅月垮下脸。

    夜轻染渐渐散了怒意,恼道:“等着回去收拾他!”

    “谁呀?”云浅月不耻下问。

    “我爷爷!”夜轻染道。

    “呃,你爷爷给你的这些香包?”云浅月没想到是这个结果,顿时傻了。

    “不是他给我的,是七年前我让我的贴身书童买些装这些东西的香包回来,我爷爷正好在,说他给我弄了。后来就给我拿来这些,我看着不错,也没注意这上面的图案,所以……”夜轻染恨恨地道。

    天!原来在身上一带着就七年!

    云浅月拿起一个香包打量,又拿起一个打量,只见每个香包的做工都很精细,是上好的锦锻绸面布料,尤其是那些针脚和手艺每一个都不一样,一个人一个绣法,这些香包显然是出自不同人之手,而且估计还是大家闺秀。看这绣面和绣法估计不是一般人家女儿能绣得出来的。他不由佩服夜轻染粗心至极,更佩服德亲老王爷手笔大啊!原来那么早就给他孙子带了一堆女儿香在身上。难道怕他旅途寂寞?聊以解闷?夜轻染这副倜傥风流的模样,会寂寞才怪!

    “烤鱼吧!再等下去我都饿扁了。”云浅月放下香包,忍着笑道。

    “想笑你就笑!”夜轻染磨牙。

    “哈哈……”云浅月果然大笑了起来。不同于一般女子的银铃笑声,她的笑声清爽开阔。看到夜轻染黑了脸,更是畅快地笑了起来。

    夜轻染瞪着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死丫头,也太诚实了吧?让你笑你就真笑!

    云浅月笑了半响,在夜轻染瞪视下终于止了笑,对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摆摆手道:“我不笑了,不笑了,紧着饿得没劲呢,怪累人的。快烤鱼,烤鱼啊……”

    夜轻染哼了一声,开始用引火石引火。只听擦的一声,引火石在石头上一磨,火花就出来了,他将干柴搭成一个小棚子的样子,将包着莲叶的鱼放在干柴上。顿时兹兹声响起,莲叶一寸寸紧收,将鱼缩紧,莲叶的香味很快就飘散开来。

    云浅月盯着夜轻染手中的引火石,看材料是燧石。问道:“如今都用这种东西引火吗?”

    “嗯!”夜轻染点头,“你不会连这个都没见过吧?”

    “没!”云浅月实话实说,现代谁还用这个啊!

    “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认识也正常。”夜轻染理所当然地道。

    云浅月想想也是,这个身体主人怎么说也是大家闺秀的,这个时代大家闺秀都不下厨房专门有人侍候的,不知道可不是很正常吗?

    说话间,只见莲叶受不住火势很快就紧紧黏在鱼身上,像是鱼又多了一层皮一般。这时候夜轻染捣鼓出香包,将每个香包里装着的东西都洒了一些在鱼上,用树枝给鱼翻了个身,又照样洒了一些。

    云浅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不出片刻,鱼香和莲香融合成一种特有的香味,直直冲进云浅月口鼻,她舔了舔嘴角,好想立即吃了啊!

    “真是个馋丫头啊!”夜轻染好笑地看着她。

    “都说会吃的人普遍都是馋人。你更是!”云浅月没工夫看他,只盯着鱼,眼珠都不转。她一直都不会做饭,所以最佩服的是大厨。如今夜轻染在她眼中的形象是极其高大的。

    “嗯,也是!”夜轻染一边翻着鱼一边点头,“照这样说容景更是馋人了!那弱美人比我会吃多了,我舍不得将汗血宝马吃了,他可是舍得的很!”

    “因为那不是他自己的嘛!所以不心疼。”云浅月道。

    “不错。”夜轻染点点头,似乎在回味,“不过那马肉真的比一般的马肉香啊!”

    云浅月抬头望天,有些无语。替那马悲哀的同时觉得被容景和夜轻染那两张嘴给吃了也值了。至少一回味就是十年不忘!

    “估计还要等片刻,你蹲着不累?”夜轻染问。

    “不累!”云浅月从天空收回视线摇摇头,这么好吃的东西能吃到嘴里就不觉得累。

    夜轻染不再言语,开始专心翻动鱼。

    云浅月也不说话,拿起一根树枝也帮忙翻动。

    山间清风静静,鱼香四溢。

    大约一刻钟后,那两条小一些的鱼熟了,夜轻染挑起一只来递给云浅月,云浅月立即伸手接过,迫不及待地往嘴里放,夜轻染立即阻止,“慢些,烫!”

    “不怕!”云浅月躲开他的手,张嘴就咬了一口。果然很烫,但也果然如夜轻染所说,又香又滑,又鲜又嫩,满口留香,唇齿都感觉酥了一般。连话也顾不上说一句,就开始大口吃了起来,更是意外于这鱼就一根鱼刺。连吐鱼刺都省了。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大乐,也拿起另一只鱼吃了起来。

    一时间只听到两个人咀嚼声,速度都极快,似乎在比赛吃鱼一般。

    不多时,两条二斤多的鱼被二人消灭掉,扔了手中的鱼刺,舔舔嘴角,对看一眼,同时盯向火上的另一条大鱼。

    夜轻染犹豫,“这怎么吃?”难道你一口我一口?不太好吧!

    “你去用你的匕首给咱们俩削两个树枝做两双筷子来。我们夹着吃。”云浅月翻动着大鱼,对夜轻染吩咐,火将她脸蛋烤得红红的,更明艳了几分。

    “好!”夜轻染立即拿着匕首站起身。

    不多时他削了两双筷子回来,一双递给云浅月,一双自己拿在手里。

    “好了,开吃!”云浅月觉得火候差不多了,立即先下手为强。

    夜轻染觉得有意思,也不甘落后。一条大鱼顿时被二人开始瓜分。他们吃得欢快,并没有发现有人也来了后山。一时间全部精力都投注在了吃鱼上。

    直到有几道脚步声走近,二人才发觉,齐齐抬起头,入眼处就见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正是夜天倾,容铃兰、冷疏离、还有玉凝、走在最后面的是云浅月只在初来这里那日在皇宫见了一面的四皇子夜天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