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5章 想办法让容景遁入空门(1)

第55章 想办法让容景遁入空门(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闭上你的嘴!”夜天倾似乎恼了,声音微沉,“四弟,父皇言明由我率领一众皇子前来灵台寺祈福,一众皇子都要听我命令,不准造次。 这一众皇子也是包括你的。”

    夜天煜立即闭了嘴,隐住眼底的精光,恭敬地点头,“是!”

    夜天倾看向容铃兰、冷疏离、秦玉凝三人,淡淡的声音隐含着威严,“你们也是,刚刚之事不准说出去半个字。否则你们知道后果。”

    “是,我们都不曾看见。”三名女子立即垂下头。

    “四弟,你既然吃了人家的鱼,就要帮人家善后,将火扑灭,痕迹处理了,不要被寺中僧人发现。”夜天倾看了一眼被夜轻染和云浅月折腾的地方,对依然吃鱼的四皇子扔下一句话,抬步向山下走去。

    若不是听隐卫禀报说云浅月被夜轻染带来了后山香泉水烤鱼来了,他自然依然还在达摩堂听容景和灵隐大师论法,如何会巴巴的赶来?如今自然还是要回去达摩堂的。

    容铃兰和冷疏离眼中都闪着恼恨的神色。女人的心最是敏感,太子殿下在达摩堂待的好好的,忽然就要来这香泉水看半枝莲,他们就料到肯定有事儿,死皮赖脸跟了来,没想到居然为了云浅月。而如今居然还为给云浅月遮丑对她们进行警告不准泄露一句她用轻功却从上面掌控不中栽下来的糗事,这要是在以往太子殿下绝对不会做,而如今却是做了。她们心中忽然有些没底起来。

    二人对看一眼,眼中齐齐传递着某种讯息,一定要想办法拴住太子殿下的心,否则万一太子殿下真要动了娶云浅月的心思的话,那么以太子殿下的身份和云浅月的身份,皇上一准会准了的,她们期盼了这么多年的心思岂不是要做空?二人拿定主意,紧紧跟在夜天倾身后。

    玉凝看着夜轻染和云浅月走远了的背影,眸光清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须臾,她垂下头,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脚步轻松地跟在容铃兰和冷疏离身后走去。

    夜天煜看着几人离开,收回视线低头看了一眼燃烧的干柴和地上扔的散乱的香包,忽然冷笑了一声,扔了手中的鱼骨头,并未如夜天倾所言处理了云浅月和夜轻染留下的痕迹,抬步向山下走去。他走的方向并不和夜天倾一路,而是夜轻染和云浅月离去的方向。

    几人走后,剩余的干柴依旧燃烧,噼里啪啦响声不断。

    此时云浅月和夜轻染已经走到了山下,她回头看了一眼,哼笑了一声。早先想远离讨厌的人,忘了轻功的顾忌,后来幸好听见四皇子的话,所以她立即作势从三丈高掉了下去,她知道夜轻染会接住她,所以,全部泄了真气,让人看不出半丝作假。

    夜轻染也回头看了一眼,轻轻一笑,用手敲了云浅月头一眼,“小丫头,谁说你笨?我看你怎么比谁都鬼机灵呢!”

    “我本来就很聪明!是你一直说我笨。”云浅月白了他一眼。

    “是,我说错了。”夜轻染想起刚才就觉得好笑。

    刚刚连他听到夜天煜那句话都惊了一下,想着小丫头功力高深怕是暴露了,没想到这小丫头反应如此机敏,很快就让自己出了大糗,否则以夜天倾和夜天煜那两个人的精明,自然会寻揪探底的,难保不会探出这小丫头其实身怀绝世武功只是一直隐而不露而已。她本来受的关注就多,那样就更麻烦了!如今那二人怕是怎么也想不到她是装的,而那三个蠢女人估计正心里嘲笑她呢!

    云浅月嘴角扯开,这种装的本事对于她来说小菜一碟。

    二人脚步轻快地回到了后山别院。

    别院门口,云浅月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对夜轻染道:“你不是想去达摩堂吗?去吧!我回去睡觉。”

    夜轻染看向西厢院子,皱了皱眉,身子不动,“你怎么会和那弱美人住一个院子?又是他安排的吧?也不知道云爷爷怎么想的,居然将你拜托给那头披着羊皮的狼。”

    “嗯,谁知道那老头子怎么想的。不过在他身边也清静,正好我睡觉。”云浅月无所谓地道。

    “我住在东山的禅院,那里也清静,要不你和我去住吧!”夜轻染又道。

    “懒得挪动了。”云浅月摆摆手,“快去吧!我困死了。”

    “要不我也搬来这里?”夜轻染眉头拧成一根麻花。

    “这里就两处院子,还哪里有你的地方?住几天而已,他吃不了我,我吃了他还差不多。”云浅月懒得再磨叽,抬步进了院子,还向夜轻染挥手,“你还不快去?再晚了估计前边都散场了,你也替我看看容景是怎么论法的,最好想办法让他遁入空门。替我们除去一大祸害,那你就是整个天圣的有功之臣了。”

    夜轻染本来拧着的眉头散开,闻言痛快地答应,“好,等我想办法非要将他梯度出家不可。那弱美人我早就想他遁入空门了。”

    “嗯!我祝你好运!”云浅月挥手挥得累了,撤了回来。

    “那你睡吧!我晚上早来找你。”夜轻染道。

    “别,我估计要睡个连轴转,明天吧!明天你再来。”云浅月道。

    “好,那我明天再带你去玩。我们明天去南山看广玉兰。”夜轻染看着云浅月迷迷糊糊一步三晃往里面走,不明白这个小丫头怎么这么爱睡,如今多年一度的祈福论法聆听佛音的盛世在她心里就跟没那么回事儿似的。如今多少人挤破脑袋来这灵台寺去听法呢,她倒好,睡觉来了。估计这整个灵台寺如今的人算起来,就她一个如此。

    “嗯,行,明天去看广玉兰。”云浅月应了一声。

    夜轻染见她答应,转身大踏步向达摩祖师堂而去。

    云浅月走到门口,伸手推开门,院内院外都静悄悄的,显然那三个丫头还没回来。她抬步进了屋,想想又对外面轻喊,“莫离!”

    “小姐!”莫离应声出现。

    云浅月看着莫离,想着这娃果然尽责,随叫随到啊!他懒洋洋地吩咐,“我要睡觉。如今就是天皇老子来也不准吵醒我。除非我自己出来。否则谁也不让进来打扰我。”

    “是!”莫离应声。

    云浅月满意地关上房门,几步走到床前,将自己扔在了大床上,嘟囔道:“吃了睡,睡了吃,吃好了玩,玩好了又睡,睡好了再吃再玩……啊啊啊,如果没有云暮寒逼迫识字,如果不是这个破身份乱七八糟的事儿,这日子简直就是神仙啊……”

    莫离在门外面皮狠狠抽搐了一下,隐了下去。

    云浅月嘟囔够了,满意地闭上眼睛,不出片刻就会周公去了。

    不多时四皇子踱步来到了后山别院,他先打量了一眼西厢院落,又看向东厢院落,一双凤眸眸光深邃,不知道想些什么,须臾,他嘴角含了一丝笑,抬步走进院子。

    “四皇子请止步!”莫离现出身形,拦在夜天煜面前。

    “嗯?”夜天煜一愣,“你是何人?”

    “在下是浅月小姐贴身侍卫。小姐刚刚交待,说她要睡觉,任何人不准打扰。”莫离面无表情地道。

    “你是她贴身侍卫,我为何从不曾见?”夜天煜疑惑地看着莫离。

    “小姐以前从未召唤过我。所以,四皇子不曾见在下也是正常。”莫离面无表情地道:“四皇子若是想见我家小姐,还等小姐睡醒再来。若是找我家小姐有事情,在下去给四皇子禀告。”

    “原来是这样,月妹妹将你这个隐卫藏的倒是深。”夜天煜点点头,向着紧闭的门窗看了一眼,帘幕遮掩,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他收回视线,“我也没什么事情!就想过来坐坐。夜轻染呢?”

    “小王爷送小姐到门口就去达摩祖师堂了。”莫离道。

    “那好,她既然睡觉就我就不打扰她了。我也去达摩祖师堂,等她醒来再来。”夜天煜扔下一句话,转身出了别院。本来有些疑惑的心此时却是疑惑散去。老王爷既然给云浅月安排如此武功高深的隐卫在身边,她的武功当真是不好了。这么说她早先在香泉水旁施展的轻功真的不过是花架子而已了。

    莫离见四皇子离开,再次隐身退了下去。

    云浅月知道四皇子来,迷迷糊糊醒来,听着那脚步声走远,又迷迷糊糊睡去。

    别院再无人打扰。

    不多时,彩莲、听雪、听雨回到别院,三人开始叽叽喳喳说着今日所见的趣事儿,但当走进院中听到院中静静,声音立即小了下来,彩莲走到房门口轻轻推开门往里看了一眼,对二人嘘了一声,二人意会,想着小姐真能睡啊!彩莲关紧房门,三人蹑手蹑脚回到了自己房间。

    入夜,灵台寺钟声响起。

    云浅月醒来,睁开眼睛,天色已黑,她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推开被子坐起身下了床,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一起猛喝。解了渴,她走到窗前,伸手拉开帘幕,只见一缕月光顺着窗子射进来,窗外繁星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