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6章 想办法让容景遁入空门(2)

第56章 想办法让容景遁入空门(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姐,您醒了是吗?”彩莲听到屋中动静,声音从外面传来。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彩莲推开门走了进来,将放在桌子上的灯盏调试了一下灯芯,屋中刹那明亮起来。她看向云浅月立在窗前的身影,笑道:“小姐,您真是能睡呢!奴婢等人都回来了半日,也不见您醒。”

    “你们回来时候我知道,我才睡下没多久,被夜轻染拉去后山烤鱼了。”云浅月想起今日吃的烤鱼的确如夜轻染所说一般香嫩可口,不禁又想吃了。

    “原来是小姐和染小王爷在后山烤鱼险些将后山烧着了啊?据说有人在后山架了火烤鱼,后来走时没灭了火,那火将四周的干柴给烧着了,险些烧了山,幸亏寺中有僧人给发现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呢!”彩莲顿时惊道。

    “嗯?”云浅月一愣,回头看向彩莲。

    “是呢!奴婢当时听到此事的时候还想着是哪个大胆的敢在佛门圣地杀生,没想到居然是小姐和染小王爷。要是您二人就不奇怪了。”彩莲立即道。

    云浅月皱眉思索了片刻,才想起她和夜轻染走时是没有熄灭火。估计是夜天倾等人离开时候也没有将火熄灭。她问道:“那后来呢?此事如何了?”

    “连在达摩堂论法的灵隐大师、景世子、还有慈云方丈和灵台寺的几位长老都惊动了呢!不过幸好发现的早,将火熄灭了,没有造成什么损失。本来慈云方丈恼怒想要追查,但景世子说今日是盛世,有人为了庆祝,杀鱼祈福,既然没惹出大祸来,就不用追究了,若是再有下次,定追究不饶。灵隐大师也同意,所以,慈云大师自然就没追究,这件事情就过去了。但已经命僧人严加看管,再不准人去烤鱼。”彩莲笑道:“小姐,景世子定是知道和您有关,所以才帮了您的。否则这事情总归是亵渎佛祖的大事儿。您和小王爷真是太胡闹了。若是捅到皇上那里,指不定要怪您和小王爷的。”

    “哎呀,再不能烤鱼了啊!可惜!”云浅月嘎嘎嘴。

    彩莲无奈地看着云浅月,她说了一大堆小姐只知道不能再烤鱼了,居然别的一句都没入耳,又重复了一遍道:“小姐,奴婢是说景世子帮了您。”

    “嗯,他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为了向爷爷交待,自然也帮我遮掩的,否则他也脱不了干系。”云浅月不以为然。

    “小姐,您不是说您和景世子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吗?怎么如今倒是承认您要是出了事情和他脱不了关系了?”彩莲好笑。她家小姐对景世子不知为何就如此不对卯。别的女子若是能得景世子照拂眷顾怕是做梦都会笑醒,她家小姐倒好,恨不得景世子有多远走多远。

    云浅月哼哼了一声,对于自己前后矛盾的话一点儿也不觉得脸红,避而不答转移话题问道:“那夜轻染呢?当时夜轻染在达摩堂不?”

    她记得夜轻染送她回来时候可是去了达摩堂的。

    “染小王爷是去了一趟达摩堂,不过没待一会儿就离开了。奴婢看他精神抖擞的去了,没坐一会儿就接连打哈欠困得睁不开眼睛,后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了。估计和您一样回去睡觉了。”彩莲想到当时夜轻染的样子就好笑。小王爷估计聆听不进去佛经。

    “我和夜轻染果真是同道中人啊!”云浅月感叹。

    彩莲笑出声,“您和小王爷是志趣相投!”

    “嗯!”云浅月深以为然。转回身目光落在西厢院子,那里漆黑一片,她问道:“容景难道还在和那老和尚论法?还是已经回来休息了?”

    “说是景世子和灵隐大师论法,其实多数都是灵隐大师在说,但是景世子偶尔一句就切中要点,画龙点睛。连灵隐大师都连连赞叹世子佛心甚高,悟性也甚高,只是说可惜他不是我佛要接纳之人。景世子天生就该生于红尘长于红尘,所以,他和佛门无缘。”彩莲道:“后来论法后景世子又被灵隐大师请到他的住处去对弈了。如今怕是还在灵隐大师处未曾回来呢!”

    “这么说夜轻染今日没成功了!”云浅月叹了口气。死和尚,专门和她作对!

    “小姐,您说小王爷成功什么?”彩莲问。

    “自然是想办法让容景遁入空门。”云浅月道。

    “哎呀,我的好小姐,奴婢不是和您说了嘛!景世子是不可能出家的,荣王府就嫡系就他一人。您再不喜欢人家也不能盼着人家出家啊!景世子对您多好,您这样也太不近人情了。”彩莲嗔怪地瞪着云浅月。

    云浅月哼唧了一声,她盼着人家出家的确是不地道,于是再不言语。

    “不过今天奴婢回来后见小姐睡着,想去祈福树给小姐和我祖母祈福,没想到就见到太子殿下在质问四皇子。于是奴婢就偷偷躲在了山石后面,只听太子殿下说他明明让四皇子将烤鱼的干柴熄灭了的,为何又险些烧了山?四皇子说他忘了。太子殿下似乎很是恼怒,但也拿四皇子没办法。”彩莲忽然压低声音在云浅月耳边说。

    “嗯!”云浅月点点头。想着怕是四皇子根本就没理会那火吧!

    “太子殿下最后拂袖而去,四皇子也走了。奴婢后来想着回来告诉小姐,就没去祈福树。”彩莲小声道:“我觉得太子殿下口口声声似乎对小姐和小王爷很是维护呢!”

    云浅月冷哼一声,“他会维护我才怪?估计是怕出了事儿,皇上质问他。毕竟他的身份在那摆着,若是这个节日里火烧了香泉山灵台寺的话,那就是大灾大难,我和夜轻染虽然有麻烦,但他也有个督查不严之责。怕是四皇子打的就是这个主意。皇子之间争斗而已。四皇子若是一点儿小事儿都能忘了的话,那他在皇宫也活不了这么大。”

    彩莲顿时唏嘘,“怪不得奴婢见太子殿下走时四皇子冷笑得很可怕的样子。原来是这样。还是小姐聪明。”

    “四皇子还是不够狠。若我是他的话,没熄灭那火算什么?定要借此机会再给加一把火,最好将这香泉山烧着了。那么他受益可就大了,不止我和夜轻染犯错,太子殿下弄好了也会地位不保。也不会只有这么大点儿小动静,屁都不顶事!”云浅月淡淡道。

    “小姐?”彩莲惊了。

    云浅月这才发现自己太那什么了,立即转头对她笑了一下,“我是想着这个破地方若真是大火烧没了就好了。省得一帮子和尚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天天念经,烦死了,我都睡不着觉。”

    彩莲长出了一口气,对云浅月有些无语地劝道:“小姐,祈福节就三日时间。您顶多能在这寺里待几日啊?不能为了您这几日不能好眠就烧了香泉山吧!您想想这里的山水风景多美?半枝莲和广玉兰开得多艳?还有您吃的烤鱼,若是都将这里烧坏了,还不将河里的鱼也给毁了吗?”

    “嗯,也是!幸好四皇子没那么狠!”云浅月想起那鲜嫩味美的烤鱼也唏嘘了一下,若是真烧了山那可真是可惜了。

    “而且还有小姐呢!若是今日真出了事儿,小姐刚刚火烧望春楼的事情过去,再出了这火烧香泉山灵台寺的事情,那您怕是在真该坐大牢了。四皇子对您似乎还是不错的。估计也是顾忌您才没做。四皇子又不是真的傻,也不是真的不心狠。您忘了,他可是说打杀奴婢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呢!”彩莲又低声道。

    “嗯,你说得也对,四皇子看起来就不是心软的人。不过他可不一定顾忌我,不定是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呢!这样的话我和夜轻染虽然获罪,但夜天倾顶多落下个不查之责而已,既然夜天倾吩咐了他灭火,那么他没灭掉也有连带责任。这样拉别人下水自己也得不到好处的事情他才不会做的。”云浅月点点头又道。

    “嗯!奴婢也觉得是这样的。所以四皇子才没加一把火。”彩莲也深以为然。

    “哎呀,不说他们了,真烦啊!我饿了,饭菜呢?”云浅月摆摆手,夜天倾和四皇子爱抖个你死我活是他们的事儿。她吃饱了撑的去研究他们。

    “景世子的侍卫弦歌早先来交代奴婢了,说景世子说晚膳要小姐过去和他一起吃。所以奴婢就没准备。”彩莲轻声道:“小姐,您若是饿了,奴婢这就去西厢院子看看景世子回来了吗?没回来的话奴婢就去灵隐大师去寻景世子?反正灵隐大师的院子就坐落在咱们所住的院子旁边。”

    “谁和他一起吃?不要!你现在就去做。”云浅月对彩莲挥挥手。

    “小姐,景世子说了,咱们不属于寺中人,所以可以不需要在饮食上顾忌。他吩咐人在他的小厨房做了芙蓉烧鱼。鱼用得是香泉山河里抓的鱼呢!您确定您不去吃?奴婢可做不来,就算咱们府中的厨娘也做不来。赵妈妈也不会做芙蓉烧鱼呢!”彩莲询问地看向云浅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