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76章 谁叫你抢我被子(2)

第76章 谁叫你抢我被子(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嗯,你既然知道名贵就好。 我的好东西从来不给别人,但对你可是大方的。所以,以后你有什么好东西也该对我大方,这是礼尚往来,基本礼数。”容景继续品茶,缓缓道。

    “好吧!反正我目前没什么好东西。以后有好东西一定先想着你。”云浅月点头,算是应承了。想想从来到这里虽然受这个家伙气多,但是受这个家伙的恩惠也多。气又不要钱,也不名贵,但在皇宫相救的人情和吃喝了他的东西可是名贵的。

    “嗯,你记得就好!”容景满意地看了云浅月一眼。

    “世子,药熬好了!”这时外面传来弦歌的声音。

    “我这回可是看到你了!”云浅月听到熟悉的声音,腾地站起身,看向外面,果然见弦歌端着药站在门外,立即眼冒星星地看着他。她还忘不了那天吃芙蓉烧鱼没吃下被算计喝了两碗粥的仇,想着该怎么惩治了这个家伙才能解恨。

    弦歌身子一颤,立即将药碗脱手向屋内飞来,人转眼间就消失了个没影,声音传来,“世子,您可接好了!”

    容景看到飞进来的药碗,轻轻出手,药碗平平稳稳地落在了他手上。

    云浅月猛地转身,看着容景,“我有这么可怕吗?他见到我就跑?”

    “你虽然不可怕,但刚刚的神情还是比较可怕的。”容景放下药碗,对云浅月温声道:“来,喝了吧!免得你再难受。”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别想我放过他!”云浅月端起药碗,捂着鼻子,咕咚咕咚一碗药很快就见了底。她哈了口气,小脸垮下来,“好苦啊!”

    “吃颗蜜饯!”容景将一碟精致的果脯推到云浅月面前。

    云浅月立即用手捏着吃了起来,苦味顿时消失,她垮着的小脸立即笑眯眯了,“好吃!你这个家伙虽然黑心,但有一样还是好的,就是会享受!”

    “嗯!最起码以后我的妻子饿不着。”容景道。

    “嗯,她有福气了!”云浅月觉得也是。但很快就转了话道:“不过她估计跟你过不多久日子就会被你气死的。好在你有钱,可以气死了一个再娶一个。”

    容景本来端着茶杯的手一颤,茶水溢出了些,他看着云浅月,正色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气我以后的妻子?我爱护她还来不及呢!”顿了顿,他又漫不经心地道:“反正这也不是你能管的事情。嫁给我的女子会成为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就是了。”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行,我看着呢!看那女子在你这张毒嘴毒舌毒心下如何能陪你活过百年。啧啧,想想我就恨不得立即见她一面,瞻仰瞻仰她强大的内心……”

    “放心,你早晚会见到的!”容景深深看了云浅月一眼道。

    “嗯!”云浅月一心攻克蜜饯,一小碟蜜饯很快就被她消灭掉,她抬头问容景,“还有没?再给我来一碟!”

    “中午喝药的时候再吃。”容景道。

    “好吧!”云浅月开始盼着中午喝那苦药汤子了。

    容景放下茶盏,看着云浅月无精打采的样子,问道:“今天想去哪里玩?”

    “哪里也不去!”云浅月摇头,身子趴在桌子上,软趴趴的,想起昨日的兰花酿,来了几分精神,“喂,昨日那坛好酒呢?没被你喝光吧?”

    “怎么?你还想喝?”容景询问。

    “那么好的酒,自然不能浪费了啊!你要没喝完还给我吧!我用它练练酒量!”云浅月对容景伸出手。

    容景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一双纤细白皙的小手摇摇头,“自然不会浪费,昨日你大醉后南梁太子南凌睿上了南山,正巧看到了那酒,我送去灵隐大师处他就随后去了。据说灵隐大师将一坛酒都招待了他。喝光了!”

    “啊?”云浅月不敢置信,“他都喝光了?”

    “嗯!”容景点头。

    “丫的!居然还有比我酒量好的。走,带我去看看那个牛人!”云浅月站起身。

    “恐怕你见到了也说不上话,据说他是被人从灵隐大师处抬着出去的。大醉不醒,怕是十天半个月也下不来床了。”容景慢慢道:“不过他此次来天圣会逗留一些日子的,一时也走不了。你等他醒来再见他一样,不怕没机会。”

    “这样啊!那他酒量也不怎么地嘛!不见也罢!”云浅月又没了兴趣。

    “嗯,我觉得不见也罢,你对他不会有兴趣的。南梁太子生性风流,红颜知己无数。昨日清婉公主、丞相府秦小姐、孝亲王府小郡主、还有我二叔家的妹妹也一起上了南山,下山之时,南梁太子悉心护美,这一段必定会引为佳话的。”容景又道。

    “唔……原来是一株更大的桃花!”云浅月唏嘘了一声。

    容景点点头,诚以为然地对云浅月温声道:“所以这桃花一说你以后不要随便往我身上按了,我比起南梁太子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就是比夜轻染也有所不及。当年南梁太子一心仪女子移情别恋了夜轻染,如今南梁太子一直引以为恨事。比起他二人,我十年不出府,可谓身心清正。”

    云浅月再次唏嘘,叹道:“夜轻染厉害啊!居然横刀夺爱!”

    “嗯,他厉害的地方还有很多,以后你就会逐一发现了。否则你以为出外游历七年他能安然无恙回来?没有几分本事自然是不行的。”容景话落,补充道:“当然,他惹女人的倾慕也是无数。”

    云浅月点点头,对夜轻染的看法从会玩升级到会惹桃花。

    容景不再说话,起身离开桌前,坐到了软榻上拿了一本书,对趴在桌子上做大虾米状的云浅月道:“你今天既然不想出去就在我房间歇着吧!昨日你的院子总是去人,太子殿下、四皇子、今日怕是还有别的到访者。估计你也不愿意见。”

    “夜天倾那个阴魂不散的!”云浅月听到夜天倾的名字就嫌恶地皱眉,离开桌前走到容景的大床上软绵绵地躺下,又扯过他被子盖上,毫不客气地道:“好!”

    容景不再说话,低头看书。

    云浅月感觉身上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难受的要命,什么也懒得动地闭上眼睛。不多时居然迷迷糊糊睡了去。

    这一日果然云浅月的院子内前去的人不断。夜天倾、夜天煜、还有为昨日之事登门道歉以求和好的玉凝,以及为了云暮寒而前去探望云浅月酒醉买好的清婉公主。不过都被莫离以小姐酒后头晕,卧床休息,谁也不见挡了回去。

    容景的院子无人前来打扰。

    早、中、晚三次药膳和汤药喝下,云浅月终于精神了些。傍晚时候,在容景屋中窝了一天的她脚步轻松地回了西厢院子。

    刚到门口,彩莲就立即迎了出来,小声埋怨道:“小姐,您总算回来了。咱们世子都来了有半个时辰了,一直在房中等您,奴婢要去景世子那里喊,世子不让,不想一等就是等了您半个时辰。”

    “我哥哥?”云浅月脚步一顿,“他等我做什么?”

    “世子还不是担心小姐,昨日你大醉在南山上,可是世子将您背回来的呢!今日自然不放心来看看您酒醒得如何了。”彩莲立即道。

    “哦,那辛苦他了。”云浅月抬步向屋内走去。

    “小姐,今日祈福节就结束了,明日怕是该启程回京了。奴婢没得到景世子传话要咱们收拾东西,您从景世子那里听到说要收拾东西回京吗?”彩莲问。

    “没有!先甭收拾了,我觉得这里挺好,再待两天。”云浅月摆摆手。

    “是!”彩莲点点头。她也觉得这里挺好,没有云王府乌七八糟的争斗,斋饭也很好吃,最主要的是不必拘泥于礼数,青山绿水,风景又美,她都不想回去了。

    云浅月挑开帘子进了屋,果然见云暮寒等在房间,手捧着书卷,正在阅读。

    云浅月还没开口,只见云暮寒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微微蹙眉,“你在景世子处逗留了一日?”

    “嗯!我是为了避难嘛!我这个院子不得休息。”云浅月走过来坐下,看着云暮寒道:“你不陪着你的公主跑我这里来做什么?小心冷落了公主皇上不饶你。”

    云暮寒脸一沉,“公主不是我的。”

    “好,好,好,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呗。早晚没准就是你的了。”云浅月觉得他这个哥哥什么都好,就是面子有些薄。见他沉下的脸,转了话道,“我如今很好,你也看了,走吧!”

    “大醉人事不醒后又染了风寒。你这叫做很好?”云暮寒挑眉,见云浅月吐了吐舌头,他脸色稍暖,继续道:“我已经派人去给爷爷传了信,明日由我带你回京。”

    “明日?”云浅月一愣,立即摇头,“不回!”

    “为何不回?”云暮寒看着云浅月。

    “当初来的时候爷爷可是派孟叔说了,说我想在这里多待些日子也成。如今我待在这里好好的,为什么要回去?不回!我还没待够呢!”云浅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