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79章 弄什么幺蛾子(1)

第79章 弄什么幺蛾子(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玉凝娇颜一红,嗔怪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低声道:“难道姐姐不是?”

    “我啊……只求能吃好睡好安枕无忧就成。 ”云浅月看着祈福树笑道。

    “姐姐比我还年长一些呢,如何能不求姻缘?女子这一辈子最重要的是托付一个良人依靠。据说这祈福树很灵的,姐姐也求一求吧!不过你身份尊贵,不求姻缘也不会差了的。”玉凝道。

    “你身份不也一样?堂堂丞相府的千金平民老百姓哪里敢娶了去?”云浅月笑。

    “那也要嫁个中意的才是!”玉凝脸色有些黯然,抓紧了手中的并蒂莲,随即又一笑,“不过我相信上天总会明白我一片痴心,大抵不会叫我空付了的。也希望姐姐能嫁得如意。”

    云浅月扫了一眼她手中的并蒂莲,想着容景身上那似莲似雪的香味,嘴角微勾,不置可否无所谓地道:“希望吧!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玉凝一怔,“姐姐?”

    “好一句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看来云世子并没有白白关了月妹妹半个月教导识字,这句话当真能让人能领悟个中真谛。”夜天倾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大声赞道。

    云浅月不用转头,就知道某些阴魂不散的人来了!她就新鲜了,男人也来这里祈福?尤其是一国太子储君?

    “玉凝见过太子殿下!”玉凝见夜天倾出现,连忙见礼。

    云浅月恍若不见,头也没回。

    “秦小姐免礼!”夜天倾微微一摆手,看向云浅月,笑得和气,语气也比平时温柔了几分,“月妹妹也来祈福?还以为你的性子不喜欢这个!”

    “太子殿下不是也来了吗?一国太子也信这个?”云浅月冷声道。

    夜天倾对云浅月的冷脸也不以为意,笑道:“明日要回京了,我是来为母后祈福。”顿了顿又道:“月妹妹昨日饮酒大醉,今日气色看起来还不错。饮酒伤身,尤其是烈性的酒,以后还是不要饮了吧!”

    “太子真是孝顺!”云浅月想到那日皇宫他和皇后联手要将她关进大牢。她的好姑姑啊!她真怀疑那个叫做皇后的女人是她亲姑姑吗?真是讽刺。

    “母后其实很疼月妹妹的,那日之事母后和我都是无奈而已。就算那日月妹妹关入大牢,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我也会将你救出的。”夜天倾走到云浅月面前看着她嘲讽的脸色,眼神温柔得腻死人,解释道:“你我从小相识,青梅竹马也不为过,我又如何会害你?月妹妹,你要明白我身处这个位置艰难,从那日之后我这些日子心里一直后悔没与你说明白其实是在演戏而已,没想到你对那日之事如此伤心绝情,是我不曾料到的。后来总想与你说说,你却不给我机会。如今与你说明白,你就不要再与我置气了。好吗?”

    云浅月抬眼望天,似乎没听到夜天倾说什么。

    那日在皇宫的情形历历在目。隐卫都出动了,他险些和夜轻染血染观景园,居然如今在他口中轻飘飘一句做戏就接过了。说得倒是轻巧。她若还是以前对这个男人痴情的云浅月也许会被骗过。但如今她不再是云浅月了。又如何能被他骗过?

    “月妹妹,我知道你心里一定不舒服,要不你打我两下解气可好?”夜天倾伸手去抓云浅月的手,柔声询问。

    云浅月躲过,身子后退了一步,冷声道:“你离我远些就行了!”

    夜天倾面色一僵。看着云浅月,“你当真对我如此绝情?”

    “你明白就好!反正不是假的!”云浅月懒得跟这种人在这磨叽,转头问已经躲得远远的彩莲、听雪、听雨三人询问,“祈福好了吗?”

    彩莲三人摇摇头。她们还没开始祈福玉凝小姐就来了,然后太子殿下就出现了,她们哪里能祈得上福?

    云浅月十分想走,但看着她三个婢女心心念念,怎么也不能白来一趟吧。对她们摆摆手,“那你们现在就开始祈福,我们好回去睡觉!”

    “是!”彩莲三人看了夜天倾一眼,齐齐垂下头,开始做双手合十状。

    夜天倾目光追逐着云浅月,一双眸子深处不停变幻。须臾,他一笑,“我也是来给母后祈福的,月妹妹想必也是有所求,玉凝小姐也不是来玩的。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吧!心诚则灵。”

    “太子殿下说的是。月姐姐,我们一起吧!”玉凝伸手去拉云浅月衣袖。

    云浅月摆摆手,“你们祈福吧!我没什么要求的,看着就成!”

    “那怎么成?姐姐也快快和妹妹一起祈愿吧!祈福节三年一次,下次再想祈愿就要三年后了。今日姐姐既然来了,怎么能错过?”玉凝对云浅月轻声劝道。

    “是啊,月妹妹一起吧!”夜天倾也劝道。

    “小姐,一起吧!”彩莲、听雪、听雨也齐齐劝道。

    “浅月小姐,您快一起吧!要不大家都等着您。”玉凝的两名婢女也立即道。

    云浅月心下烦闷,摆摆手,“好,好,一起,一起!”

    “这就对了!”夜天倾一笑,转过身,对着祈福树双手合十。

    玉凝也立即笑了,也对着祈福树双手合十。

    云浅月无奈,也有样学样对着祈福树双手合十,脑中想着她求什么?上一世累死累活,这一世自然是求安逸闲适。希望老天爷看在她平生第一次信迷信的份上,让她梦想成真吧!即便不成真,那也让保佑她一辈子吃喝不愁。

    很快云浅月就祈福完了,又想起不管灵不灵,应该给她如今的爷爷祈福,又默念了两句保佑那老头健康长寿好多多护她的话。又想起应该保佑容景那丫的一直有钱,时常有好东西让她去蹭蹭嘴。

    三个愿望都许完,云浅月放下手,看向身边几人。只见玉凝极其诚地闭着眼睛,粉嫩的唇瓣一开一合,念念有词。彩莲、听雪、听雨、以及玉凝两名婢女也口中念念有词。而夜天倾几乎和她同时罢了手,正转头看着她,眸光与前些日子的深沉如海大不一样,而今是温柔如水。

    云浅月不看夜天倾,转开视线看向别处。

    “月妹妹,许愿完了之后要将彩带挂到树上去才能灵验。”夜天倾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彩带,见她没有动作,提醒道:“要不要我帮你挂上去?”

    “不用!”云浅月瞥了一眼夜天倾手中的红色绸缎一眼,摇头。

    “那我就先挂上去了。”夜天倾话落,飞身而起,顷刻间就落在了树干上,将红绸拴在了树枝上,他又飞身而下,端得是身法漂亮。

    云浅月见识了夜轻染和容景的轻功后,觉得这个人的轻功真没大看头。

    “月妹妹,该你了!你上去吧!”夜天倾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一句话不说,足尖轻点,只觉身轻如燕,轻飘飘落在了树干上。

    “好!看来月妹妹的轻功真是大有进步了!”夜天倾赞了一声。凤目似乎闪过了一丝什么,本是夜晚,令人察觉不到。

    云浅月刚落在树干上就觉得周身被各种香味包裹了。她嫌恶地瞥了一眼四周挂得满满的香囊香包,将手中的三条彩带拴在树枝上,特意距离夜天倾那条红绸远一些。刚刚系完,只觉一丝异香向她幽幽飘来,她一怔,用鼻子仔细闻,顿时各种浓郁的香味充斥她口鼻,她不由打了个喷嚏,就要飞身而下。这树上真不是人待的。

    “小姐等等!您将我的彩带拴上去,奴婢上不去。”彩莲喊了一声。

    云浅月伸手捂着鼻子,“那你扔上来吧!”

    彩莲连忙跑上前,将彩带卷成一团向上抛来,“小姐接住!”

    云浅月伸手接住,只能强忍着浓郁的香料味再拴彩莲的彩带。本来想和她的一样拴一起得了,可是彩莲在下面喊,“小姐,您分开拴,要不不灵验的。”

    “真是要求高!”云浅月只能将彩莲的好几条彩带一一拴在树枝上。

    “小姐,还有我的!”听雪跑上前。

    “小姐,还有我的!”听雨也跑上前。

    “都扔上来吧!”云浅月无奈,只能强忍着打喷嚏对着下面的听雪、听雨道。

    听雪、听雨立即高兴地将彩带学着彩莲卷成一团扔向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过,又逐一拴在树枝上。想着身边丫鬟多了也是麻烦啊!刚要飞身而下,只听玉凝柔柔的声音开口,“月姐姐,你也帮我拴上去好吗?”

    云浅月第一次觉得有轻功实在不好,她摆摆手:“好吧,那你也扔上来吧!”

    “多谢月姐姐!”玉凝握了握手中的香囊和彩带,卷成一团,扔向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过,手中一条彩带,一个她先前所见的并蒂莲图案绣功精美的香囊,她问道:“怎么拴?”

    “拴在一起,拴高一些。”玉凝盯着云浅月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