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81章 弄什么幺蛾子(3)

第81章 弄什么幺蛾子(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嗯!这种催情引位居这种药物的首位。 ”容景点头。

    “如果我挺着,挺过去了不?什么后果?”云浅月刚刚还只是轻微的发热,此时就开始感觉身体有些火烧火燎的了,果然像是中了催情药物的感觉,咬牙问道。

    “两个时辰内不解就七孔流血而亡。”容景道。

    靠!这么霸道?云浅月虽然身体燥热,但这一瞬间她感觉心里凉透了。怒道:“我怎么会中了这种药?你与我说说,这种药什么特性,什么情况下会中?”

    “催情引是由天下最烈的几种催情类的花粉制成。已经有百年历史。是百年前一位采花大盗所创。它的可怕不在它的霸道,能致使中了这种毒的人两个时辰内不解而亡,而是在于它由一种无色无味的药物为引,凡是中了这种引子的人,只要接触任何花粉花香都会引起中毒。”容景缓缓道。

    “这么说我是早先就中了你说的那种引子,后来又由花粉引起的了?”云浅月一愣,思索着今日都干了什么,对容景道:“我今日哪里都没去,就在你那里待了一日,之后回去就在我房间,后来就来了南山祈福树,这之前都好好的,就从祈福树上挂了彩带下来就开始难受,祈福树上都是香囊荷包,里面是花粉,这么说我是在祈福树上中的催情引了?”

    “这种引子要半个时辰之前沾染,才会在半个时辰之后碰到花粉管用。所以,依照时间来看,你应该不是在祈福树才中了这种引子,不过是之前中了在祈福树上遇到了花粉引发的罢了。尤其是一种叫做情花的粉更能催发你体内的催情引,达成最烈的效果,让你顷刻即发。所以,你大约可以想想你何时中了那种引子。”容景道。

    云浅月皱眉思索,一边想一边说道:“我来祈福树前后不过两盏茶时间,从北山院子走到祈福树也就大约两盏茶时间,这前后加起来也没有半个小时,之前从你那里回到我的屋子后就一直没出去,难道我是在自己的屋子中了这种引子?半个时辰之前我正是在自己的屋子里啊!”

    “那大概就是了。”容景道。

    “谁会害我?彩莲?听雪?听雨?对了,难道是我哥哥云暮寒?”云浅月问道。

    “云世子也中了催情引。”容景道。

    “什么?”云浅月再次一惊,“你说他也中了催情引?这么说真是我的屋子里的问题了?这么说是彩莲、听雪、听雨要害我?她们要给下这种东西的确轻而易举。”

    “这种东西一般要放在事物或者水中入腹喝下。你从我那里回去可是吃了什么或者喝了什么东西?”容景问。

    “我吃了半盒据彩莲说是清婉公主送的糕点。喝了一杯茶。”云浅月想起那盒糕点,她居然还吃了半盒,心下发寒。

    “嗯,那不是糕点的问题就是茶水的问题了。”容景点头。

    云浅月想着彩莲、听雪、听雨三人都是纯真,况且她对三人很好,她们不该害她才对,若这样说来的话,就是清婉公主那盒糕点的问题了。她心下恼恨,“我的婢女不可能害我。这么说是清婉公主了,我与她无冤无仇,她害我作什么?她不是喜欢我哥哥吗?既然想嫁给我哥哥,还来害我?她是不是脑子有病?”

    容景对云浅月一系列疑问不答,只是平静叙述道:“我派弦歌去你那将云世子喊了去,本来知道你不想回云王府,于是打算陪你在这灵台寺多逗留两日,不想他刚刚到了我那,你就派彩莲去告诉我说明日回京,我觉得再提也没有必要,刚想对他说你既然不想见灵隐大师,就不见也罢,这是要靠缘分,不能强求的。可我还没说出口,就发觉云世子面色不对。像是中了催情引的征兆。我并未点破,简单说几句话就让云世子离开了,云世子离开后,我便也出了房间打算暗中跟随他,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然后?”云浅月想起她从屋子出来就遇到了从容景院子出来的云暮寒。怪不得那么快呢!原来什么也没说。云暮寒要拉着她去灵隐大师处,但没走几步清婉公主的小婢女就来说清婉公主昏倒了。她顿时想通透理由,若是云暮寒中了催情引,再去清婉公主那里的话还能有好?她恨恨道:“果然是清婉公主这个女人!她算计我哥哥还情有可原。毕竟过了今日明日就下山了。他们若是有了进展,回去皇上岂不就指婚?以我哥哥那个木头性子,她若是错过了今日等回到京城就难上加难了。可是她算计我做什么?”

    “是不是她算计你如今还不能确定。催情引是禁止药物,公主不易得到。不过清婉公主时常出宫,得到也不无可能。”容景温声道:“我在暗中看你并无异样,又有你的贴身隐卫在暗中护你,所以,我在云世子离开后想了想也立即尾随他去了清婉公主处。就没有与你去祈福树。想来那时候你刚刚中了催情引,我没有看出来而已。若是早看出来的话,我还是有办法制止的你不被引发的。”

    云浅月想着她那时候刚刚吃下糕点,还没消化呢!没看出来也很正常。她问道:“后来呢?你去了清婉公主处如何了?”

    “清婉公主也中了催情引。”容景道。

    “嗯?”云浅月一怔。那个女人也中了催情引?她挑眉,“这么说我哥哥没办法,只能阵亡了?”

    “阵亡?”容景不明白地出声询问。

    “就是只能和她上床了。反正他也中了那种药,正好一块儿解了。”云浅月咬牙解释。刚刚还只是火烧火燎,这么片刻就感觉那大火似乎要将她湮灭,唯有贴着容景身子的地方还凉爽一些。

    容景沉默了一下,摇摇头,“没有。你哥哥宁愿死,也不解催情引。”

    “这么忠贞?”云浅月愣了,有些不敢置信,“清婉公主长得不难看啊!他又是一个男人,也不吃亏?为何不一块儿解了?”

    “你似乎很想清婉公主当你嫂子?”容景不答反问。

    “情势所迫嘛!再说真要那什么了她嫁给我哥哥而已,又不是嫁给我。我无所谓。谁做我嫂子关我什么事情?”云浅月无所谓地道。

    “我也不明白云世子为何不解。公主这些年一直心仪他,众所周知。而他虽然表现出抗拒,但也没有太果断拒绝。如今生命攸关,我也觉得他会和公主一起解了催情引的。不过我到小看你的哥哥了。”容景淡淡叙述,“他到了公主处之后看到公主其实并没有昏迷,而是正在用凉水往自己身上泼,身上衣服也所剩无几。已经神志不清。他发现公主中了催情引。与此同时,也发现自己也中了催情引。”

    “然后?”云浅月问。

    “清婉公主虽然已经神志不清,但还是留有几分神智的,见他来了自然欢喜。而云世子只问了公主一句话,问她要不要找别的男人,公主说不要,只要他。他说他是不会给她解的。但他也不会去找别人去解。所以,两个人一起等死。”容景道。

    云浅月知道云暮寒有时候刻板,没想到云暮寒居然这么刻板,或者他不喜欢公主到了宁愿死也不解的地步?她不得不佩服她这个哥哥了,又问:“那后来呢?人都死了?”

    “我等了一会儿,看云世子决心坚定,真要等死。无奈之下,将剩余的两颗天山雪莲给了他们。天山雪莲谓之寒性,可解催情引热性。”容景道。

    “你不是说催情引没有解药吗?原来有解药?那天山雪莲呢?再给我一颗不就得了。”云浅月软绵绵的手似乎突然有了力气,一把反抓住容景的胳膊,“快给我!”

    “我来灵台寺之前手中只剩下三颗天山雪莲,给你吃了一颗,后来剩余两颗给了云世子和清婉公主服下了。而天山雪莲这天下间千百年来就长了两株,一株被灵隐大师得到,一株偶然机缘下被我得到。灵隐大师的天山雪莲在十年前分了两份救了云世子和南梁太子。我手中的天山雪莲将其制成了药丸,如今最后两颗用尽。哪里还能再有?这天下间要寻都寻不到了。所以,我说没有解药了。”容景容景即便说了一大段话,也是声音轻缓,不紧不慢。

    云浅月闻言顿时失望,松开手,对容景怒道:“你救我哥哥不就行了?还救那个清婉公主做什么?让她死了好了。”

    “只救了你哥哥,死了公主的话,公主被你哥哥看护,你认为她死了你哥哥明明可以救她却不救还能活吗?那样我何必浪费一颗雪莲丸?”容景反问。

    云浅月想想也是,怒气尽退,欲哭无泪。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又埋怨道:“那日我上山不过是晕马车而已,你给我吃那么珍贵的雪莲丸做什么?若是留着的话现在肯定派上用场了。”

    “你体内两种强大的真气有冲撞趋势,若没有我那日那颗雪莲丸,如何能是真气如今相互融合?你怕是早已经被真气冲爆而死了。还如何等到今日?”容景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