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83章 互救(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回又有好几个佛像上的灰簌簌而落。 落在地上还发出沙沙两声清响。而容景似乎化成了佛像一般,一动不动。

    云浅月自然不觉佛像的变化,感觉体内燃烧的熊熊烈火终于再次被压了下去,她又大舒了口气。躺在地上大喘气,希望这次能挺得长一些。

    果然这回忍了两盏茶的时间,身体的火再次升了起来。

    云浅月继续絮絮叨叨开口,“喂,云浅月,我说你怎么就不听话呢?他真的是容景啊,多少女人也许还小菜一碟,可是听说多少大家贵族内部黑暗着呢,玩女人还是小事儿,尤其是还玩男人,想想那被你烧了的望春楼,里面不就有清倌吗?这些大家族内部有些人也是养男人的。男人和男人也不是不可能那什么的,你要是扑了这个男人,在这个狗屁地方就只能嫁他了,以后他娶了你腻了,就再娶一大堆女人进门,那一大堆女人玩腻了,他就再弄一大堆好看的男人进门,所以,可以想想你后半生的日子,不但等着和一堆女人排队享用他,还要和一堆男人一起享用他……”

    云浅月话音未落,所有佛像上的灰尘都簌簌而落,落地声刷刷而响。

    容景忽然转回头看向云浅月,往日清泉般的眸子如今幽深如碧湖。

    **如潮水再次退去,这次用了很大心力才打退。云浅月有气无力地盯着佛像喘气,脑子还有些回不过弯来,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好好一层灰尘的佛像如今尘土都被人清扫干净了。露出金光闪闪的色泽,她盯着那佛像看了半响,忽然一声怪叫,“妈呀,这些佛像都是金子铸成的。”

    容景只是看着她,一顺不顺,也不答声。

    “喂,容景,你看见了吗?这些佛像是金子铸成的哎。发了,发了。”云浅月欢喜起来,连忙对容景招手,“哈,要是将这些佛像都砸了,估计十辈子也吃穿不愁了啊!”

    “你还有一个时辰,挺不过去催情引的话就会七孔流血而死。这些佛像即便能融成一座金山你也享受不到了。”容景忽然开口。

    云浅月想想也是,小脸立即垮了下来,“老天爷,不带这么玩人的……”

    容景不再开口,只是看着她。

    须臾,云浅月抬起头,眸光亮晶晶地看着容景,“喂,我不想死了,你给我当解药吧好不好?我万一就这么死了也太不划算了。狗屁贞洁啊,操守了,那些玩意儿不过就是薄薄的一层膜而已,我用它换我的生命太不值了。”

    云浅月话落,看着容景,“怎么样?你看我长得也不差的,身材如今虽然说还有些小没长开,但也还是可以的,而且你是男人,这种事情一旦发生,从来伤害的都是女人,所以,你赚了。如果你不想娶我,我也正不想嫁你,到时候出了这个地方咱俩将这件事情齐齐忘了。若是你想娶我,那我勉强就嫁了,大不了等你犯桃花再娶女人回家的时候我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你说怎么样?”

    容景恍若未闻,沉默不语。

    “喂,你听到我说话了吗?”云浅月急了。这些金像可是金光闪闪的真金子啊!为了享受这些金子,她说什么也不能死了。以前她才进国安局是一个小小人物的时候,她领导说过一句话她一直记到现在。那就是一分钱也要花在刀刃上。浪费可耻。所以啊,她为了不让这些金像浪费,牺牲一下自己的贞洁保住生命,用来后半辈子消费这些金像还是不吃亏的。

    “听到了!”容景淡淡吐出几个字。

    “那你同意不?”云浅月问。她最是尊重人权的。人家不同意,她没法下手啊!

    “不同意!”容景果断地吐出三个字。

    云浅月冒星星的眼睛星光立即烟消云外,她小脸再次垮了下来,“你为什么不同意啊?难道我不够好吗?反正你也不吃亏。”

    “我怎么可能不吃亏?要是我舍身救了你,那么你活了就会和我抢这些金像。你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人而已,除了长得还过得去外无一长处。比你长得好的女人大把抓,我对你可下不去嘴吃。你死了,我出去的话,可以用这些金像娶一座城池的女人估计都用不了。更有甚至像你所说,我再弄一座城池的男人养着也能养得起。何必要舍身救你这个无用的女人?”容景眸光幽深退去,恢复一如既往,温润的声音也是与往常无二。

    云浅月一噎,心想这丫的会读心术吗?将她刚刚默念的话都知道了?还是说他懂哑语?或者说她根本就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给说出来了?她顿时欲哭无泪。

    沉默了片刻,云浅月不死心地道:“谁说我没用?我有用啊,我可以帮着你娶女人和男人啊,你想要多少,我就各地跑着去给你网罗多少。别说一座城池的男人女人,就是两座城池,一百座城池也不在话下啊!”

    “你说的这些别人也可以做。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有了这些金像,还怕没人去做?”容景瞥了她一眼,不为心动。

    “别人哪里有我聪明绝顶,给你办不好没准将你骗了。还是我吧!”云浅月不懈努力,以求说服容景。

    “是吗?”容景轻飘飘吐出两个字。

    “是啊,如今蠢人太多,聪明人太少了。而我就是那个绝顶的聪明人。你如今救了我,我可以帮你做许多事情,你想要什么,我帮你做什么。怎么样?”云浅月锲而不舍做说服工作。

    “那更不能救你了。越是聪明人越不让我放心!”容景坚决不为所动。

    丫丫的!云浅月从来没想到她有一天将自己给人家送上门人家还嫌弃这嫌弃那不要的。她瞪着容景,说了这么半天的话,感觉压下去的欲火又汹涌而来。她磨牙,“我问你,到底要不要救我?给一句痛快话!”

    “不要!”容景依然很果断。

    “好,算你狠!”云浅月闭上眼睛。恨声道,“等你有哪天也中了这种鬼东西,别想我救你。”

    “放心,你一会儿挺不住七孔流血而死是等不到那天的。”容景气死人不偿命。

    云浅月气得吐血,血没出来,欲火就再次烧上了她脸,她又恼又怒,“怎么是你这个黑心不是人的家伙在这里。如今要是灵隐神棍在的话估计早发扬我佛慈悲了。呸呸呸,打死也不要神棍,他下得去口我可下不去口去啃老骨头。哎呀,该死的夜轻染,要是夜轻染在的话肯定会救我的……”

    容景刚沉寂下的黑色刹那席卷眼帘,他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云浅月的手腕,将她顷刻间就带到了自己的怀里,低头俯视她红彤彤的小脸和迷蒙的眼睛,问道:“你说什么?”

    “什么……”云浅月脑袋已经昏沉了,她感觉她真挺不住了。一个是灵隐神棍,一个是容景。她的两大忌讳如今都拿出来用过了,如今已经失效,她再没武器抵抗催情引了。

    “将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容景道。

    “刚刚……刚刚什么话……”云浅月仅留最后一丝神智在渐渐抽离,她忽然出手去抱容景,“唔,容景这个大美人,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做什么?让我不忍下手啊……”

    容景身子一僵。

    云浅月成功将容景抱住,在他身上摸,一边摸一边嘟囔,“我活了这么多年,见过那么多的男人,都没一个比你好看的,尤其是那天在皇宫外第一次见你……好好看,好好看,姐姐当时就想扑过去,不过后来没胆……”

    容景眸中黑色忽然退去,僵硬地看着云浅月嘴一开一合。

    “虽然现在也没胆……”云浅月忽然停了手,小脸神色有些委屈,一双眸子已经看不到清澈的色泽,她口中喃喃出声,“哎呀,要是我真将你吃了,那此事传出去的话,估计我会被天下人的吐沫星子喷死,被砖头拍死,你这么高的大山,人人敬仰,我就是一坨屎,人人都臭着我,我爬不上去你这座大山啊……”

    “你口中就不能说出些好话?”容景听到她自我比喻,挑了挑眉。

    云浅月迷迷糊糊似乎没听到容景的话,撤回手,喃喃自语道:“还是别吃了吧!大餐虽好,但不是人人都吃得起的。你太贵了,那些金像都没你贵,我吃不起……”

    容景突然移开视线,看向别处。

    云浅月又道:“那些金子虽好,但姐姐以前连国家的金库都看过,在乎这点儿狗屁钱做什么,还有我的银行卡,那数字拿出去能吓死一帮子人,可是钱再多管什么?还不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容景一愣,收回视线,不明白地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又吐出一句话,“好歹我今生有出息多了,没抱着炸弹死,而是死在美人怀里。嘿嘿……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以前到死也没风流上,如今终于也有了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