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88章 全力以施(3)

第88章 全力以施(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他们不会死的!”是云暮寒的声音,刻板而冷峻。

    “才三日而已。”夜天倾声音微沉,“能不能活着也要试试。”

    云浅月再次一愣,看向容景,他们都进来这里三日了吗?有这么快?

    “差不多。”容景点头。

    云浅月想着他们进来一刻没停止奋战趋毒,几经周折,恐怕每一小处都要损耗很多时间。如今想来三日时间也是差不多的。她低声问道:“刚刚被夜天倾命令的那个人是谁?你听声音可知道他?”

    “他是天下第一机关暗器世家的家主。名字叫钱焰。”容景低声道。

    “依你看,他能否破解了这机关?”云浅月又问。

    “天下第一机关暗器世家钱家专门以破解奇门暗道为生。百年世家,这一代家主更是奇才。天下所有暗道暗器消息机关的宗源都脱不开钱家。所以,应该不是问题,破解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容景道。

    云浅月蹙眉,“不行,不能让他破解了。”

    “破解了也没什么,我们正好出去。”容景道。

    “那怎么行?那岂不是这里这些金子铸成的佛像都被他们发现了?若是发现的话岂不是要被夜天倾上缴国库?那我以后还花个屁啊!一定不能让他破解了。”云浅月立即道。

    容景一愣,有些哭笑不得,“你还想着砸这些金佛像拿去花?”

    “自然!不花白不花。到嘴的东西给人,不是我的风格!”云浅月毫不犹豫。

    “恐怕我们做不了主。钱焰是定然可以破解了的。到时候我们也变不没这些东西,所以,恐怕是只能上缴国库。或许皇上会让这些佛像继续留在这里也说不定。毕竟这是佛像,有几个人会敢砸了佛像去花?”容景道。

    “那可不一定。没准国库此时空虚,皇上也不会忌讳的。”云浅月摇头。

    容景不再说话。

    “难道真让我说对了?国库此时真空虚?”云浅月问。

    “嗯!”容景点头,似乎叹息了一声。

    “靠!若是让那老皇帝知道的话,他吞没这些佛像是肯定的了。国库也不是我家的,要是我家的我也许手下留情,既然是老皇帝的,将来传给夜天倾那个讨厌鬼,我怎么也不能让这些金像落在老皇帝和夜天倾手里。”云浅月道。

    “那你可有办法能阻止钱焰破解?我对机关暗道不是很精,怕是阻止不了。”容景看向云浅月,见她蹙眉,似在思考,问道。

    “先不用管他,这个密室如此精密,他怕是一时半会也破解不开。我们先继续给你疗伤。”云浅月道。

    容景摇摇头,“就到这吧!你内力如此耗费,看似涓如泉涌,我怕也经不住如此消耗。我如今已经被你治疗了一半,剩下的我自己慢慢来。总归这回是死不了了。也算是托了你的因祸得福。”

    “我觉得我还可以为之。不用说了,继续!”云浅月摇头。再不理会外面响动和偶尔传来说话的声音,继续为容景疗伤。这是基于她一直做事的原则,只要拿定主意做一件事情,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容景见她坚持,也就不再说话。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几日相处,他还是了解她几分秉性的。有些人汲汲赢取一生追求,学富五车,怕是也不及她的该坚韧时候坚韧,该洒脱时候洒脱。

    时间缓缓流逝。

    大约又半日后,容景伤势已经恢复十分之八,云浅月嘴角终于露出满意的笑意。

    容景却没有笑意,则深深地凝视云浅月,眸光一眨不眨。

    “还差最后一点儿,我们就大功告成了!果然是有志者事竟成。”云浅月难以掩饰语气中的兴奋,她此时极其疲惫,感觉丹田内的真气也呈现弱势。不再有真气涌出,可以想象消耗的几乎无几,就如一座大山,被她半空了一般。但她不后悔,相反还有突破了不可能实现的事情让她实现的了满足。

    “嗯,可以罢手了!”容景道。

    “再等片刻,剩余这么点儿不除掉不是我的本色。”云浅月摇摇头,继续施为。

    “真的可以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容景推开她。

    “别动!让你别动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

    孩子?容景忍不住想笑。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夜天倾不耐的怒吼,“钱焰,你到底何时能破解?”“太子殿下别急,此机关极其精妙,在下还需要些时间。”钱焰声音传来。

    “太子殿下稍安勿躁,衣老衲看钱施主很快就能破解。”灵隐大师道。

    “那就再等等吧!你快些!”夜天倾压下怒意。

    外面再无人声传来,但是此时却是有咔咔的响动声传来。

    “看来最后这一点还就真要靠你自己了。”云浅月撤回手,所剩无几的真气随着她撤回体内。

    “嗯!”容景点头。能到如今他已经很满足了。多年的顽疾,一朝得解,他有些置身梦中之感。见云浅月撤回手,他也缓缓撤回手。

    云浅月动了动僵硬的身子,起身站起来,身子刚一站起,却是酸软的厉害,又向地上倒去。容景立即出手扶住她,他却是也没有力气,云浅月栽下来,将他本来坐着的身子也跟着栽倒。

    二人都狠狠地栽倒了地上,云浅月压着容景倒是好些,容景闷哼一声。

    “果然是弱美人,连一个弱女子都接不住。”云浅月不觉得脸红,取笑容景。

    “你这个弱女子可比别人沉多了。估计太胖,以后还是少吃少睡吧!”容景道。

    “果然还是毒嘴毒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云浅月困难地从容景身上起来,直起身。瞥了他一眼,脚步虚软地向着他们早先滚进来的佛像后走去。若是猜测的不错,这里应是有两道门,一道门就是如今外面夜天倾命令钱焰在开的门,一道门则是她和容景滚进来的门。

    容景失笑,伸手拂了拂身上的尘土,也起身站起来。他脚步同样虚软。

    此时外面又咔咔两声,墙壁晃动了一下。

    夜天倾惊喜的声音传来,“破解了吗?”

    “太子殿下,还要稍等片刻,这就能破解。”钱焰的声音似乎也有些激动。

    “喂,你去让那墙壁的门不能打开,只拖延片刻就成。”云浅月此时已经走到佛像前,回头看了一眼,对容景道。

    “我没有办法!”容景摇头。

    “你不是第一奇才吗?废物!”云浅月瞪容景。

    “第一奇才也不是什么都擅长的。”容景不觉得没有面子。

    “那你来开启这个机关,我们刚刚从这里进来的,你总是能开启吧!”云浅月只能转身走向咔咔响的墙壁,她看看能不能抵挡片刻。

    “嗯!”容景点头,像佛像走去。

    二人交换了位置。云浅月来到那处夜天倾等人等在外面的墙壁前,仔细地打量墙壁,忽然叱了一声,“原来就这么简单!居然钱焰开了半日都没打开,真是废物!狗屁天下第一暗器机关世家,沽名钓誉!”

    话落,她伸手在墙壁上轻轻点了两下,外面的咔咔声立即停止了。晃动的墙壁再次纹丝不动,她转身走向佛像。

    容景站在佛像前看着他,似乎丝毫不惊异云浅月有此本事,微微一笑,“不是天下第一暗器机关世家无能,而是你比他更精通此道而已。”

    “那当然,我早就告诉过你我是天才了。天生我才嘛!不学就会。”云浅月得意地挑了挑眉,开始研究眼前的一排佛像。很快就找到了门路。毕竟刚刚他和容景滚进来时有灰尘被划出的痕迹的,更是好找。她走过去在两处佛像的脚下接连按了几下,佛像后一扇门无声开启,她对容景挥手,“快点儿,将这些佛像都搬进去藏起来。”

    容景看着那些佛像,又看向云浅月,摇摇头,“搬不动!”

    “搬不动也要搬!”云浅月咬牙。这些佛像每一尊都大约几百斤,共有十二尊,的确困难。但困难也要搬,这都是钱。

    “我如今功力尽失,真搬不动。”容景再次摇头,“不要了吧!”

    “你是不是男人?不要不行。”云浅月对容景低吼,“快点儿!我们一起搬。”

    容景无奈,只能走到佛像前,伸出双手,他感觉整个身子都是软的,走路都困难,如何能搬得动百斤的东西?手放在佛像上,看着几百斤的佛像,半天没动。

    “真是没用!”云浅月哼了一声,也走到一尊佛像前,伸手去搬,她以为自己怎么也要比这个黑心的家伙强,会剩余些内力让她得瑟的,但是她错了,她丹田中此时也是半分内力没有了。所剩那些真气如石沉大海,再也提不起半分,她立即松开手开始打太极十三式,一整套太极十三式打完,丹田还是没动静,她顿时垮下脸,“完了,我功力尽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