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89章 和佛还真是无缘(1)

第89章 和佛还真是无缘(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嗯,我们一样。 ”容景点点头。凤眸似乎含了丝笑意。

    “哎呀,不行,我就要这些金子。要是今日不要的话,我会以后都惦记着它,睡不好觉的。若是真被夜天倾拿去献给老皇帝,被老皇帝放入国库,那我会忍不住去搬国库的。”云浅月来回在佛像前走遛遛。

    “真没发现你这么爱钱如命!”容景似乎无奈地摇摇头,看着眼前一排佛像提醒道:“要不你试试看能不能开启机关,让这些佛像自动进入那道门。”

    “对呀!”云浅月再次来了精神。

    容景话音刚落,云浅月立即停止了走遛遛,开始趴在佛像身上研究,第一个佛像,第二个佛像,第三个佛像……一连好几个佛像都走过,依然没发现能动手的地方。但她也不着急,逐一检查下去,这摸摸,那动动,不让其有一分遗漏。

    容景看着云浅月,好笑地摇摇头,也跟在她身后看着她逐一检查。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钱焰“咦”的一声。

    夜天倾疑惑的声音也传来,“怎么回事儿?不是要破解开了吗?怎么突然不动了?”

    “在下也不太清楚,按理说在下破解的方式没错,刚刚的确找到了机关开口。”钱焰也是震惊莫名,见夜天倾要发怒,他立即道:“在下再研究片刻,也许刚刚的开口不对。此机关设置极为精妙。”

    “阿弥陀佛!太子殿下再等片刻吧!这许多时间都等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钱施主的确是在尽力。此机关据说是百年前始祖皇帝建超时候一位奇人所设。钱施主如此短时间想要破解开的确很难。”灵隐大师打了个佛偈,对夜天倾劝道。

    夜天倾住了口,盯着紧闭的石门,玉颜深沉,一双眸底深处复杂难测。若是说她和容景真落在了这里的话,那么如今已经过去三日半,也就是说他们在一起待了三日半……他袖中手紧紧攥起。

    “景世子是天圣第一奇才,什么能难得住他?我看景世子是不想出来。”夜天煜扫了夜天倾一眼,也看向紧闭的石门。

    夜天倾神色一动,显然顺着夜天煜的话想去。

    “四皇子这就错了,天圣奇才也不是所有都精通的,景世子毕竟是个凡人。不精通机关之术也无甚奇怪。”灵隐大师接过夜天煜的话开口。

    夜天倾阴沉的脸色缓和了些,平静地道:“不错,景世子也是凡人!”

    “哎,可怜了月妹妹,不知道在里面饿得什么样了?估计头昏眼花了。”夜天煜又道。神情似乎极为心疼云浅月。

    “你能不能住嘴!要不要我帮你堵上嘴?”一直没开口的云暮寒突然出声。

    “暮寒,你担心月妹妹我也担心啊!”夜天煜看向一脸冰寒的云暮寒,见云暮寒死死盯着他,他立即后退了一步,“好,好,我不说了!”

    云暮寒转回头,继续盯着钱焰。往日淡漠刻板的俊颜上此时极为深沉孤冷。

    四皇子心里腹徘,这个家伙以前对他这个妹妹都不闻不问,以为他根本就不在乎,没想到却是如此在乎?如今这副样子倒是不像他。

    钱焰再不敢耽搁,顶着众人的压力继续研究。

    外面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进来。云浅月不屑地嗤了一声,也不理会,继续研究。

    容景不言不语,跟在云浅月身后继续看着她忙乎。

    将所有的佛像都检查完之后,云浅月哭丧着脸看着容景,“你所说的办法看来是不可行,根本就没有机关。”

    “那这些佛像是怎么进来的呢?”容景缓缓开口,“总不能是人搬进来的。钱焰破解的那一处是个小门。这么大的佛像进不来。而这一处门虽然大,但是你想想我们来时也曾遇到狭窄之处,只能两个人通过,否则我后背如何会受了创伤?这些佛像自然也不是从这个门进来的。”

    “是啊,怎么进来的呢!”云浅月也疑惑,开始绕开佛像打量别处,又来了精神,“难道说还有第三个门?”

    “嗯!”容景点头,“可以这么推测!”

    “既然有第三个门那就难不住我了。”云浅月离开佛像去四周的墙壁处探索。

    容景依然跟在她身后,不紧不慢。

    将四周的墙壁检查了一圈,也没发现有暗锁可以开第三个门。云浅月又开始检查地面,将地上厚厚的土用脚踢开,全部都检查完毕,依然没有,她不死心地看向房顶,“难道在那上面?”

    “也许!”容景也看向房顶。

    “在那里!”云浅月一眼就盯到了佛像上面的房脊上,看着那处有一道极其细微凹凸的痕迹,她欲哭无泪,“这怎么上去啊?没有内力,哪里来的轻功?”

    容景摊摊手,“那就没有办法了。看来你和佛还真是无缘!这些佛像都不待见你,到嘴的肥肉是吃不到了。”

    “你个毒嘴毒舌,从来就不吐好话!”云浅月白了一眼容景,对他霸道地道:“我不管,反正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给我打开那道门。否则我就让外面那个第一世家的白痴打不开暗门,你我就在这里关着吧!什么时候武功恢复了,什么时候再出去。”

    云浅月是下定决心了。有钱不要是傻子!

    “武功恢复怕是短时间别想了。你我如此透支功力,动了本源。留下一条命已经不错了。没有一年半载,功力是恢复不了的。”容景话落,见云浅月瞪眼,他温和地提醒道:“我们一直关在这里出不去会饿死的!”

    “饿死就饿死。那也不能便宜了夜天倾和他那个皇帝老子。”云浅月立即道。

    “哎,那只能饿死了。”容景无奈一叹,又道:“咱们打不开这扇门,就算夜天倾看到这些佛像也打不开这扇门弄不出去它们。所以,出去也不是以后没有机会再得到。”

    “那不一定。万一那个钱焰发现了第三道门呢?岂不是就弄出去了?再者说了,夜天倾一旦看见,没准立即咂巴了这些佛像搬走了呢!哪里有准?本小姐绝对不做这种不确定的买卖。不到我手里,我总是不放心的。”云浅月摇头。

    “真没发现你除了好吃好睡好玩外还有一个好钱如命的毛病。当真是一无是处了。当心以后嫁不出去。”容景伸手在身上摸索,摸索了半天也没摸到一物,他不由一叹。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谁要想娶我,我还不想嫁呢!”云浅月不以为然。

    在这个世界她更加深刻地意识到没权没钱是活不成的。她如今初来乍到,半分钱没有,就算回去接手了那个狗屁云王府管账管家,钱也不是她的,不能随意挥霍。哪里有自己手里有钱方便?况且她可不想累死累活出外想办法赚钱去,她这一世就想吃喝玩乐外加享受,如今这白来的金子,为何不要?不要是傻子。就依照这个世界一文钱一个肉包子的消费水准,这些金子够她花大半辈子的了。还是说不用省着的情况下,要是浪费点儿花的话,够她花一辈子都花不完。岂不是有了这些金像以后就吃喝不愁了?所以,必须要拿下!

    “你及笄后皇上会圣旨赐婚,恐怕嫁不嫁不是你说了算的。”容景道。

    “老皇帝不都老掉牙了吗?那时候没准早死了。况且我不相信谁能逼迫的了我。”云浅月懒得再说,对容景催促,“喂,快点儿,你想到办法开门没有?”

    “我身上空无一物。如何有东西给你打开那门?”容景目光落在云浅月身上,见她青丝上散散地插着两只簪子道:“你头上簪子撤下来吧!我试试看能不能给你打开门。”

    “必须能打开!”云浅月毫不犹豫将自己头上两支簪子拔了下来递给容景。

    容景伸手接过,看向房脊,微微抬手,一只簪子向着那处凹凸之处打去,“啪”的一声轻响,簪子拍打在了那处,又急速落下,掉在地上,又一声轻响,一碎两半。

    云浅月眼睛一眨不眨地等着那门打开,等了半晌也不见动静,她对容景道:“看你那么点儿小劲,用大点儿劲。”

    “我如今只有这么大的劲。”容景无奈。他的手如今能抬起来将那簪子扔出去且打在了那处就相当不容易了。没有打开也很正常。

    “真是手无缚鸡之力。百无一用是书生。”云浅月嘲笑容景。

    “那你来试试吧!我怕是未来很长时间我都是百无一用是书生了。”容景将剩余的一只簪子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过,看准了那处,用力将簪子扔了出去。她自认为使了很大的力,奈何簪子也只是“啪”的一声打在了那处,又快速地坠落到地上,发出比容景那声还要细微的声响,一碎两半。门依然未打开。

    “弱女子同样百无一用。”容景自然落不下嘲笑云浅月。

    云浅月气恼。瞪着地上碎成四瓣的簪子,如今簪子的分量减轻,怕是更打不下去那个按钮了。如何能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