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91章 和佛还真是无缘(3)

第91章 和佛还真是无缘(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向云浅月指着的方向走去,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云浅月走向墙壁,在墙壁上轻轻按了两下,将机关瞬间转换了个位置,既不让外面的钱焰太快开门,也不让他发现是她在里面动了手脚。弄完之后她寻了个距离容景很远的位置,靠着墙壁坐在了地上,唔哝道:“折腾死我了……”

    容景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帘,并未言语。

    过了大约一炷香时间,只听外面传来钱焰惊喜的声音,“在下找到破解之法了!”

    “那还不快些!”夜天倾立即喜道。

    “阿弥陀佛!希望景世子和云府浅月小姐安好。”灵隐大师打了个佛偈。

    “他们一定安好!”云暮寒肯定地道。

    “还磨蹭什么?快开门啊!”夜天煜催促。

    只听咔咔两声清响,清响过后墙壁忽然裂开两道缝隙,石门不是左右移动,则是由下自上缓缓上升,只听钱焰赞叹道:“原来破解之法在脚下,是在下愚钝了,果然精妙!”

    云浅月心里翻了个白眼。迂腐的白痴!本来昏暗的佛堂顿时射进刺目的光亮。容景和云浅月均不适应地闭上了眼睛。

    “月妹妹!”夜天倾第一个冲了进来,看到容景和云浅月各俱一边,他直奔云浅月而去,“你可还好?”

    云浅月恍若未闻,闭着眼睛不动。

    “太子皇兄,你这不是废话?困了三日三夜,如何能好?”夜天煜随后走进来。

    云暮寒落后了夜天煜一步,进来也直奔云浅月。

    “世子!”弦歌的声音传来,在云暮寒之后,疾步奔向容景。他一直跟随众人在外面守着,只是没有说话而已。

    “还好!”容景虚弱地吐出两个字。

    弦歌连忙蹲下身去扶容景,当触到他虚弱的脉象不由一惊,睁大眼睛,“世子你怎么会……”

    “先出去!”容景打断弦歌。

    弦歌惊异于容景武功尽失,他向云浅月所在处看了一眼,收起了惊讶,立即弯身抱起容景。想着世子这次定是为了救浅月小姐耗费了一身功力。他不由心疼。世子一身功力博大如海,如此为救浅月小姐而耗尽,真值?

    “月妹妹,你如何了?”夜天倾走到云浅月身边,伸手要去抱他。

    云暮寒快夜天倾一步将云浅月抱起,不发一言就转身向外走去。

    “云世子!”夜天倾出手拦住云暮寒,沉声问:“你做什么?”

    “她在这里困了三日,自然要赶快出去!”云暮寒看了夜天倾一眼,“希望太子殿下尽快查明吾妹和景世子被陷害的原由,给云王府一个交待!”

    夜天倾撤回手。

    云暮寒不再说话,带着云浅月向门外走去。

    “阿弥陀佛!恭喜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吉人天相。”灵隐大师看着空荡荡的佛堂,一双老眼难掩讶异。他是知道这里有十二尊佛像的。何时被人取走了?

    “承蒙大师佛光相护了!”容景话落,看向夜天倾,“太子殿下的确要查明此事。我若不是相救及时与浅月一起摔下此地的话,她怕是必死无疑。”

    夜天倾面色一变。

    “弦歌,回后山别院!”容景不再说话,对弦歌吩咐了一句。

    “是!”弦歌立即抱着容景跟随在云暮寒之后也向门外走去。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儿?这玉镯为何碎了?”夜天倾忽然发现地上碎了八瓣的玉镯,立即弯腰捡起来,对被云暮寒抱着离开的云浅月询问。

    云浅月自然懒得说话,闭着眼睛在云暮寒怀里一声不吭。

    “我们摔下来时碰碎了。”容景再次道。

    夜天倾俊颜一白,他自然知道这玉镯所代表的什么。一时间只看着碎了八瓣的玉镯无言,脸色极为难看。

    云浅月心里哼了一声。云暮寒和弦歌自然不再理会。二人分别抱着云浅月和容景很快就出了石门,均施展轻功向后山别院而去。

    云浅月出了地下佛堂才发现这是似乎就是达摩祖师堂的大堂,那天她在南山山顶看到灵隐大师论法的地方。她瞥了瞥嘴,大口吐了一口浊气,还是活着比较好啊!她对云暮寒虚弱地开口,“哥哥,饿死我了,我要立即吃饭。”

    “好!”云暮寒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想着这回被困这三天虽然几死几生,但也不亏。虽然耗尽了她白得的一身功力,但是救了容景,而且还得了一堆金山,下半辈子不用干什么也衣食无忧了。这样一想,心里美滋滋的。但是又想起害她中了催情引之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定要将那人揪出来。必定让那人生不如死。不管是玉凝,还是另有其人。

    四人离开后,夜天倾将碎了八瓣的手镯揣进怀里,又看到地上碎裂的两支簪子,认出是云浅月佩戴的,他又弯身捡了起来,也揣进了怀里。

    夜天煜看着夜天倾的举动,挑了挑眉,问道:“太子皇兄为何要将碎裂之物都收起来?难道你还要找人修复好不成?玉碎之后可是没法修复的,即便修复上的话,也不是原来的玉了。”

    “此玉镯是始祖爷给贞婧皇后的定情之物。流传了百年,如今即便碎裂了。也要拿回去给父皇看过之后由父皇决断。”夜天倾道。

    “那月妹妹那两支断裂的簪子呢!太子皇兄也要拿给父皇看?那两支簪子可不是贞婧皇后遗留之物。而是月妹妹自己的。”夜天煜又问。

    “自然要拿给父皇看的。这是证物。证明月妹妹当时情形必是危险,所以才没来得及护住南海碧玺的玉镯。希望父皇不会怪罪于她。”夜天倾沉沉地看着夜天煜,“四弟,你的话如今是越来越多了。”

    “太子皇兄如今是对月妹妹越来越好了。”夜天煜不置可否。

    夜天倾面色现出薄怒,但还是强自忍下,转过头不看四皇子,对灵隐大师道:“在下曾听闻父皇说过,当时披甲上阵救了始祖皇帝的十二高僧曾经都由圣祖皇帝给其铸造了十二尊佛像金身,以求世代保留,如今为何不曾得见?”

    “阿弥陀佛!”灵隐大师摇头,“老衲也正在纳闷。”

    “太子皇兄,当初那金佛之象恐怕不是放在此处吧?你看这里哪里有佛像的痕迹?”夜天煜自然也是听说过这件事情的。这件事情在天圣始祖开国志上是有记载的。当年那一战若不是灵台寺十二高僧带领一众僧人披甲上阵救了始祖皇帝的话,恐怕就不会有这天圣百年江山基业。所以,这是功勋,始祖皇帝登基后第一件事情是封了四位世袭王,第二件事情就是迎娶贞婧皇后入宫,而第三件事情就是给十二高僧铸造了金像。此三件事情当时轰动天下。

    “始祖开国志记载,如何能错?”夜天倾沉声道:“始祖皇帝当时是要将那十二尊金像摆设在灵台寺达摩祖师堂以供世人瞻仰的,但十二高僧不同意,所以就请了一位奇人在这灵台寺下建造了佛堂。十二尊金像自然放在了此地。”

    “太子殿下所言不错。十二尊金像是放在了此处。”灵隐大师点头附和。

    “那如今为何不见了?被人搬走了?”夜天煜疑惑。

    夜天倾回身看向垂首等在外面的钱焰,此时已经没有早先的急迫和凌厉,以和蔼的姿态温声道:“钱门主,你进来看看。可还有别的机关暗门用来存放那十二尊佛像?”

    “是!”钱焰躬身走进来。

    他刚刚一时破解了机关十分兴奋,如今沉静下来细想过程总感觉刚刚破解机关时不太对,仿佛有人在他破解机关时候动了手脚,否则不会如此艰难,而后来又如此简单,别人可能不会察觉,但是他自小就侵淫机关之术,耳目和眼力尤其敏感。似乎是有人在里面搞了动作。

    里面的人是景世子和云府浅月小姐,浅月小姐传扬得天下皆知连大字都不识一个的名声不是空虚,那么若是动手的话,那个人就是天圣第一奇才的景世子了。想到此,他不敢再往下猜测。听到夜天倾、夜天煜、灵隐大师三人的话,心中隐隐有些想法,但很快就被他掐灭。这种事情没有根据,他也不敢妄自胡言乱语,尤其是景世子万万不能得罪。如今听到夜天倾喊他,他立即走了进去。

    “钱门主可要好好研究,仔细检查。看看是不是真还有地方藏隐了那十二尊佛像,还是佛像根本就不放在这里。”夜天煜在钱焰路过他身边时道。

    “是,四皇子!”钱焰点头。

    “阿弥陀佛!”灵隐大师双手合十,打了个佛偈,并没有阻止。

    钱焰开始在空荡荡的佛堂查看,每一处果然都检查的极为仔细。他虽然不对夜天倾等人说刚刚的不对劲感觉,但是私心里还是想知道里面的人是怎么做到的。尤其是在不发出声响的情况下让他在外面无所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