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92章 和佛还真是无缘(4)

第92章 和佛还真是无缘(4)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 钱焰一无所获。

    夜天倾这次似乎也不着急了,也不催促他,而是静静等着。

    夜天煜也没再开口。

    灵隐大师自然也不再开口。

    又过了半个时辰,钱焰忽然向房脊那处凹凸处飞身而去。夜天倾一喜,夜天煜眸光微闪,灵隐大师面色不变,也都看向钱焰。

    钱焰身子贴到屋脊上,盯着那处凹凸处仔细看,发现居然灰尘处有被东西敲击过的痕迹,他心里一喜,伸手去按那处,按下之后他静静等着。

    而下面的人也都看着钱焰动作,也跟着静静等得。

    等了大约一炷香时间,佛堂没有丝毫动静。

    钱焰不由讶异,又按了两下,继续等待,过了许久,依然没有丝毫动静,他继续盯着凹凸处研究,很明显那敲击的痕迹应该是不久前留下的,若是时间太长的话肯定会被灰尘掩盖了。他忽然想起刚刚夜天倾捡起的碎了的手镯和簪子,心里一惊,将一闪而逝的想法压入心底。

    “如何?”夜天倾见钱焰半天不动,终是忍不住开口。

    钱焰不语,盯着那处凹凸之处的痕迹冥思。按理说他找的这处就是一处机关才对,可是如今纹丝不动,很显然被人动了手脚,但是他居然找不出症结所在,将这整个佛堂都仔细看过了,根本就无第二处机关,看来动手的人不但是精通机关之术,更甚至高出他许多。脑中现出容景的名字,想着以那人之能和第一奇才的名声若也精通机关之术也不奇怪,但是若是真是那人动了手脚藏匿了金像……想法刚一现出,很快被他压了下去。有些东西不是他能想的,更不是他能知道的。

    “钱门主,那屋脊上有花吗?让你一直盯着它?”夜天煜也出声。

    钱焰惊醒,压下心头惊骇的感觉,刚要飞身而下,想了想又身手在那处凹凸处按了两下,这回正按在容景和云浅月敲打之处,那处细微的痕迹消失不见,他这才对夜天倾开口,“在下可能找错了方向,这里不是一处机关。”

    “那上面别处可有机关?”夜天倾蹙眉。

    钱焰摇摇头,“在下不曾发现。”

    “我就说嘛,那十二尊佛像也许不是放在这里。”夜天煜看向夜天倾,“太子皇兄,你看看,这哪里像是放过佛像的地方?就是这么一座空佛堂。也许当初始祖爷虽然有心铸造金像,奈何无金子可用,就只建造了这佛堂。”

    “不可能!”夜天倾摇头。对钱焰道:“你再仔细检查一遍。”

    “是!”钱焰也想一探究竟。到底那人是怎么办到的,他身子一寸寸在房顶上移动。仔细不放过每一处地方,将整个房顶都检查了一遍后,确定房顶上再无机关,他飞身而下,对夜天倾摇头,“回太子殿下,再没有机关!”

    “怎么可能?”夜天倾还是不信,“你再仔细检查!”

    钱焰忽然放弃了想一探究竟的想法,对夜天倾恭敬地躬身,“太子殿下恕罪,恕在下才疏学浅。在下认为再无机关就算再检查百遍也是没有。若是太子殿下信不过在下,可以再另请高明。”

    夜天倾皱眉。

    “太子皇兄,钱门主在机关之术方面他认第一,无人敢认第二。他若说没有,自然是没有了。”夜天煜道。

    “智者能人居多,在下不敢居首!”钱焰立即惶恐道。

    “钱门主就不要谦虚了,连父皇都称赞你。”夜天煜扫了一眼钱焰额头上的喊,对夜天倾道:“太子皇兄要是还找的话臣弟可是不在这里陪着你找了。臣弟要去看看月妹妹,月妹妹这回遭了大难,估计吓坏了。”

    话落,夜天煜转身出了地下佛堂。

    “大师,你也觉得四弟所说那十二尊金像不在此地吗?”夜天倾询问灵隐大师。

    “阿弥陀佛!老衲也不敢确定,毕竟当时建造此佛堂的奇人和工匠都已经仙去多时。后来这一处佛堂封死,是否佛像真不在此地,还是有人曾经打开过挪走金像也无从查证。毕竟百年已过。”灵隐大师道。

    “大师说得也对。既然如此,那此事以后再查吧!我们先出去看看景世子和月妹妹情况,大师懂得医术,可以帮他们诊治一二,看看可是伤得严重?”夜天倾点头。

    “也好!”灵隐大师颔首。

    夜天倾轻轻一拂衣袖,对灵隐大师一礼,“大师请!”

    “太子殿下请!”灵隐大师也道了个礼,话落,当前抬步走了出去。

    夜天倾又扫了一眼空空如也的佛堂,除了地上被走的杂乱的脚印别无一物,他也抬步走了出去。出了地下佛堂对守在外面的随从道:“将此地封锁,即日起不准任何人进入。等我禀明父皇,再行彻查佛像遗失之事。听凭父皇论断。”

    “是!”那人立即躬身,一挥手,出现百名隐卫,顷刻间将出入口守住。

    灵隐大师看了一眼那百名隐卫,似乎叹息了一声,向北山别院走去。

    夜天倾自然跟在灵隐大师之后,方向也是北山别院。尤其是有某一件事他极其需要肯定,走了两步,对跟随他的随侍吩咐道:“立即快马加鞭去京城太医院请两名女医正来灵台寺给浅月小姐看诊。”

    “是!”那人立即应声,转身去了。

    灵隐大师停住脚步,疑惑地看向夜天倾,“太子殿下何必如此麻烦,有老衲在此,老衲也精通医术,可以给景世子和浅月小姐一起看诊。”

    “本来本殿下和大师想得一样。但又想起大师毕竟是出家人,给景世子诊治无可厚非。但是月妹妹是女子,多有不便。尤其她是云王府嫡女,身份特殊。”夜天倾道:“还是请太医院的太医来比较合适,再说太医院有女医正的。”

    “太子殿下所言甚是,老衲愚钝了。”灵隐大师再不多言,继续向前走去。

    夜天倾又想起什么,回头对出来的钱焰道:“钱门主就暂且留在灵台寺吧!等本太子禀告父皇此事后,父皇也许有所吩咐,钱门主精通此术,可以协助查探。”

    “是!”钱焰垂首。

    “来人,带钱门主去本殿下的院子小住。好好侍候钱门主。”夜天倾吩咐。

    “是,太子殿下。”有一人应声走过来,对钱焰冷硬地道:“钱门主请!”

    钱焰点点头,“有劳了!”

    那人不再说话,当先引路向夜天倾所住的南院主院而去。

    钱焰跟在他身后,想着钱门一直风平浪静过了百年,如今恐怕是要起风雨了。可惜不是他能左右的,只希望钱门别因此在他手中毁去才好,否则他对不起钱门的列祖列宗。

    夜天倾看了钱焰一眼,又扫了一眼出口,抬步跟上灵隐大师,向北山别院走去。依着他的敏感总觉得钱焰神情不对,似乎有所隐瞒。他到要看看他隐瞒了什么。

    此时云暮寒和弦歌分别抱着云浅月和容景已经回到北山别院。

    还没到门口,云浅月就听到几声惊喜的呼声。她从云暮寒怀里抬起头看去。

    只见门口立着二十多个人。其中有她那王爷父亲,还有云孟,彩莲、听雪、听雨,以及荣王府的二小姐容铃兰六人是她认识的,另外还有十几个人是她不认识的,其中有三对中年男女,人人衣着光鲜,和云王爷并排而立在最前面,显然身份不低。另外还有和云孟差不多年纪穿着同样管家的服饰的老头,其中还有几名年轻男子,和容景、云暮寒等人的年纪相差无几,人人均是样貌出众。

    云浅月想着那不认识的人估计就是容景的家人了。的确很多。她眸光瞥向弦歌怀里的容景,只见他闭着眼睛,眼皮都没抬一下。她收回视线再看向前面,只见彩莲、听雪、听雨三人立在人群的最边上,喜极而泣地看着她,三双眼睛都哭得红肿不堪,头发散乱,小脸脏污尤挂在泪痕,身上的衣服还是她掉下地下佛堂那日所穿,褶皱不堪,显然没换过。她心下微暖,她们是真的担心她。

    又移开视线仔细看其他人,云王爷和云孟两张脸挂着欣喜之色丝毫不加掩饰,而另外那些人脸上的神色就分外精彩了,只有容铃兰和那个与云孟穿着年岁一样的老头脸上挂着真心的喜色,反而那三对衣着光鲜的中年男女脸上似乎勉强装出欢喜的神色,而那几名年轻男子则有淡漠的,有失望的,有假笑的,有怨恨的,还有无动于衷似乎不出所料的……当真是百种神态,精彩纷呈。

    云浅月本来觉得容景有钱有地位吃最好的饭坐沉香木打造的马车让她嫉妒的要死,如今看着那些人,她顿时不嫉妒了,她觉得比起他来,她对自己目前的情况还是比较满意的。

    容景似乎知道云浅月心中所想一般,闭着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云浅月一眼,又缓缓闭上,对弦歌低声道:“你告诉她,就说如今云王府内住着的都是嫡系一脉,她家旁支犹如过江之卿,不久后据说都会入住云王府,她既然要掌家,有的是人让她忙乎。她一定会不亦乐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