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93章 斗气是情趣(1)

第93章 斗气是情趣(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弦歌嘴角一抽,“世子,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和浅月小姐斗气……”

    “让你说你就说!”容景命令。

    “是!”弦歌无奈,看向云暮寒怀里的云浅月,果然见她啧啧的神色似乎是幸灾乐祸,难怪自家世子想打击她,她那神情分明就是欠扁,让他也忍不住想打击她,立即用传音入密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我家世子告诉您,如今云王府内住着的都是嫡系一脉,所以相对来说人是比荣王府少些。但云王府旁支甚多,犹如过江之卿,不久后据说都会入住云王府,您既然要掌云王府的家,到时候会有的是人让你忙乎。你一定会不亦乐乎的。”

    清清楚楚的声音传进云浅月的耳里。云浅月啧啧声戛然而止。她顿时转头恼怒地看着容景。骂道:“黑心,黑肝,黑肺,黑肠子,黑肚子,全身上下都是黑的,没一块好地方。烂人!”

    “多谢夸奖!”容景闭着眼睛不睁开,吐出几个字。

    云浅月气血上涌,想着当初她辛苦给他治疗顽疾做什么?简直犯贱!刚要再骂。

    云暮寒压低声音道:“别闹了,已经到了!”

    云浅月只能住了口,但又不甘心,狠狠地挖了容景一眼才回转头,想着容景说的若是真的话,那么她还不如他呢!云王府旁支到底有多大?她顿时头疼起来。

    “小姐!”

    “浅月!”

    “世子!”“哥哥!”

    “……”

    云暮寒和弦歌刚刚稳住身子,别院门口顿时想起一大片呼声,人群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将二人团团围住。

    “浅月,你怎么样?”云王爷快步上前了一步,看向云暮寒怀里的云浅月。

    云浅月虽然对这个父亲无感,但是也做不到对向她伸来的关心和温暖冷言冷语相对,她淡淡道:“还好!就是很饿!”

    “那快准备饭!”云王府一喜,连忙对彩莲等人摆摆手。

    “是,奴婢这就去!”彩莲立即向院子内跑去。听雪、听雨紧跟在她身后,三人跑得飞快,转眼间就没了影。

    “浅月小姐平安回来就好,老王爷就可放心了,老奴这就去给老王爷送信。”云孟立即道。

    “让爷爷担心了,劳烦孟叔了。”云浅月对云孟点点头。

    云暮寒脚步不停,抱着云浅月大步向东厢院子走去。

    云老王爷刚疾走一步,又回转头看向弦歌怀里的容景,“景世子可好?”

    “多谢云王叔关心,景还好。”容景睁开眼睛,对云王爷点头。

    “我先去看浅月,一会儿去看你。”云王爷扔下一句话,也快步进了东厢院子。

    容景看向围在他面前的人,苍白的脸色清清淡淡,看不出任何情绪。

    容铃兰先一步上前,欢喜地看着容景,“哥哥,您总算被救回来了。”

    “世子,老王爷一直担心您,本来想亲自过来,但一听您失踪病倒了,就派二老爷、二夫人、三老爷、三夫人和老奴一起过来了。”荣王府的大管家也欣喜地道。

    “回来就好!”二老爷神色欣慰。

    “不错,我就说景儿吉人自有天相。”三老爷也很是欣慰。

    “这回父王安心,我们大家都能安心了。”四老爷也很是欣慰。

    “是啊,当时得到消息之时将我们都吓了个够呛。尤其是你爷爷,直接就晕了过去。你这回回来可不是我们大家都宽心了?要是你出事,你爷爷再有事的话,这个荣王府恐怕就要垮了。”二夫人也开口,神色同样是欣喜和欣慰。

    “就是啊!听说你是为了救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才被困在了佛堂暗室里三日三夜。你说说你怎么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贵重呢?居然这样胡闹,你要出了事情?荣王府怎么办?”三夫人欣慰的神色中是埋怨。

    “不错。你要因为救云王府那个纨绔不化的浅月小姐而搭上自己,可真是不值了。我们荣王府直系一脉可就你这么一根独苗,你怎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四夫人接过三夫人的话,也语带埋怨。

    “就是,世子哥哥就算不自爱,也该为了我们大家爱惜你自己。”一个年轻男子也接过话道。

    “可不是,当时听说你出事,大家都乱成一团,爷爷当时就厥过去了、这样的事情世子弟弟以后还是少做为好……”又一个稍微年长一些的年轻男子道。

    “你们都别说了,世子哥哥回来就好了。”其中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立即恼道。

    “就是,都快住嘴!”容铃兰也有些恼。

    而容景在弦歌怀里一直静静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没有打断,也不说话。

    那小男孩和容铃兰话音一落,还有要说话的人顿时住了嘴,众人都看着容景,这时候才恍然记起面前的这个人是容景。不是他们的教训对象。即便他做错了,也不该是他们来出口教训。他们虽然是长辈,但容景的身份比他们高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连皇上都要礼让三分,他们此番是对他造次了。三位夫人立即垂下头,那几个年轻男子后退了一步,别院门口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静。

    “你们都少说一句吧!如今景儿平安回来就好了。”二老爷看了众人一眼,转回头,对容景道:“你三位婶婶和兄弟都是关心你而已。景儿对刚刚所言别放在心上吧!”

    “不会!”容景惜字如金,面色清淡,没有看出任何不豫,对众人道:“如今我既然无事,你们都回去吧!留下弦歌在这里照顾我就好。你们回去,也好叫爷爷放心。”话落,他不再看众人,闭上眼睛,对弦歌吩咐,“我要修养,除了灵隐大师外任何人不准踏入这处院子。”

    “是,世子!”弦歌绕过众人,大踏步进了院子。

    在弦歌进入院子之后,四周忽然现出十名隐卫守在门口,将众人格挡在外。

    二老爷等人对看一眼,人人面色不变,似乎对容景所行所止习以为常。

    “世子哥哥,我要留在这里陪你。”刚刚那个十岁的小男孩大声开口。他声音还未脱变声期,有着稚嫩。是三老爷家最小的儿子。

    “好,那你留下吧!”容景同意。

    “哥哥,我也要留下。到时候跟你一起回去。”容铃兰知道夜天倾没走,她自然也不会走的。如今清婉公主早已经被皇上接回了皇宫,秦玉凝已经被丞相府派人接了回去。冷疏离也在那日一同启程回了孝亲王府,她则以哥哥失踪担心为理由留了下来,不过也确实担心容景,如今除了云浅月不算,就她一个女子,她自然要把握住机会和夜天倾相处。况且据说南梁太子还就醉未醒,她的心摇摆不定,自然不想走。

    “好,那你也留下吧!其余人就都回去吧!”容景同意,且堵住了别人开口的机会。

    “世子哥哥真好!”那小男孩欢喜地喊了起来,立即越过隐卫向院子里跑来。

    “昔儿!”三夫人立即出手拉住容昔,“不准留在这里,跟娘下山回府。”

    “娘,世子哥哥都答应了。我才不要回府。”容昔摆脱三夫人,哧溜就跑进了院子里。

    三夫人抬步去追,被隐卫挡在了门外,冷寒的声音响起,“三夫人留步!”

    三夫人只能气恼,看着容昔那小身影跟随者弦歌跑进了容景屋中。三老爷过来对她轻声道:“在景儿身边昔儿不会有事儿的,就让他留在这里几日吧!难得他和他世子哥哥亲近,也好培养兄弟感情。”

    三夫人闻言顿时不恼了。如今容景活着回来,荣王府还是他的。若是昔儿和他相处好,自然是吃不了亏,她顿时笑逐颜开,得意地瞥了二夫人和三夫人一眼,笑道:“是啊,倒是我糊涂了。咱们昔儿出生之后就没见过他世子哥哥,这十年来不知道在世子的院子外转悠了不知道多少圈,世子院子外的地面都被他踩平了也没见过人。如今好不容易盼到世子出府,他自然欢喜,那就留他在这里住几日吧!也好培养兄弟感情。”

    二夫人和四夫人脸色顿时一沉,齐齐看向自己的儿子一眼,似乎怒其不争。

    “我也进去看看哥哥!”容铃兰没想到容景真答应,欢欢喜喜地向里走去。

    容铃兰是二夫人的女儿,二夫人顿时笑了。儿子不上进,她还有个女儿不是?女儿不仅和清婉公主走的近,还和荣王府的小郡主走的近,如今又和世子兄妹关系看来不错。她没阻止,还笑着嘱咐道:“你哥哥既然让你留下,那你就要好好留在这里照顾她,千万别惹他生气。也不准胡闹。”

    她连世子两个字都省了,直接说容铃兰的哥哥,仿佛容景是他家的似的。

    “娘,您放心吧!我知道了。”容铃兰答应的痛快。

    二夫人欣慰地点点头。容铃兰越过隐卫进入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