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94章 斗气是情趣(2)

第94章 斗气是情趣(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二老爷脸色也稍缓,只有四老爷和四夫人脸色有些沉,但也没办法。 众人再逗留在这里也没意思,一行人向灵台寺山门走去。

    弦歌将容景抱回房间,将他放在床上躺好,容昔和容铃兰也先后走了进来。

    容景看了二人一眼,对弦歌道:“将容昔安置在这间院子住下吧!二小姐还是住原来的院子。”话落,又对容昔和容铃兰道:“我如今很累,你们先去吧!晚些时候再过来!”

    “那好,哥哥休息!我晚些时候再过来!”容铃兰比较识趣。要知道他这个世子哥哥别说在天圣皇朝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就是在荣王府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对爷爷都不假辞色,更遑论别人?她能得他允许留下来感觉就相当受宠若惊了。行了一礼,转身爽快地走了出去。

    “那等世子哥哥休息好了我再进来。”容昔其实不想走,但见容景气色很是不好,也乖巧地点点头,转身退了出去。但他还是很兴奋。

    弦歌跟随容昔走了出去,对院中吩咐了一句,有人立即带着容昔去了他的住处。

    弦歌又转身走了回来,将房门关上,走到容景面前焦急地压低声音问:“世子,您怎么会武功尽失了?这可是大事儿!您如何能没有武功?您这样功力尽失可是为了救浅月小姐?”

    “你只是觉得我武功尽失的害处,但没发现其它益处?”容景反问。

    弦歌一愣,连忙出手去给容景把脉,这些年因为容景大病,他也练就了一身医术。由开始的脸色不好疑惑到最后惊异地睁大眼睛,张大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世子您……您……怎么会……”

    “你这回觉得我是没了一身武功换回一个好身体比较好?还是我依然有一身好武功却活不了几年比较好?”容景挑眉。

    “自然是有一个好身体比较好!”弦歌不敢置信变成惊喜,直直地看着容景,身子剧烈地颤动,显然很是激动,“世子,您是怎么做到的?怎么会有办法驱除了寒毒和顽疾?属下实在不敢相信,灵隐大师两度给您施以援手都没有办法,您也是十年想尽办法都没有做到。这简直让属下不敢相信……”

    “我也不敢相信!”容景忽然一笑,笑容温暖,“可是它就是真真实实将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世子,您快告诉属下!是您和浅月小姐遇到了高人?得了奇遇?”弦歌跟随容景自小长大,平时很是沉稳,如今第一次如此激动。也难怪他激动,这些年他是从未离开过容景,亲眼看着他是如何煎熬。本来认为没了希望,如今得到他顽疾彻底根除,如何能不惊喜震撼?

    “得了奇遇却是真的,遇到了高人嘛……”容景笑着摇摇头,叹息一声,“她也算是高人吧!比我还固执,我自认为天下间再无人有我忍劲和坚毅,一忍十年,一坚持也是十年,她却是比我还能忍,还要坚毅。若是没有她的坚持,恐怕你现在见不到我,即便见到我,我还是以前的我。”

    弦歌一愣,不明白地看着容景。

    “是东厢院子里此时正在大吃大喝的女人!”容景笑着给弦歌解惑。

    “啊?”弦歌彻底懵了,眼睛这回睁得更大,看着容景,“世子,您说帮您解了寒毒和顽疾的人是浅月小姐?”

    “如今东厢院子里除了她在大吃大喝还能有谁?”容景道。

    “她……她……怎么可能?”弦歌不相信。是啊!东厢院子此时的菜香味隔着墙飘了过来,除了浅月小姐在大吃大喝还能有谁?

    “当时她说要帮助我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可能。连我自己都放弃了,可她偏偏说没什么不可能的。对了,她还说她不信天意,信奉的是”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偿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我虽然不知这其中有何典故,但这样的话听着便令人志坚意定。你可知我当时的震撼?破釜沉舟自然也要试试的。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容景缓缓道。似乎想起当时他数次要放弃而她坚毅坚持的情形,恐怕那一刻,他这一生也不会忘了。

    “那……那浅月小姐是如何做到的?”弦歌依然不敢相信。

    “当时她中了催情引被摔下密道,我去后阻止不及,只能也尾随入了密道。后来我们坠入了达摩堂地下被封死的佛堂。我用功帮她融合了她体内的两道真气,以助她驱除催情引的情毒……”容景缓缓开口。

    “世子,您可知道您那样做是很危险的?您的功力是用来压制体内的寒气的。如何能轻易动用?且还是倾尽功力去相助?”弦歌不赞同地看着容景,嘟囔道:“属下就知道一遇到浅月小姐,您就大方着呢!”

    容景笑了笑,也不理会弦歌埋怨继续道:“我没想到她如此意志坚定,在我的帮助下破解了催情引的毒,当要撤手时,她居然发现了我体内的寒毒和顽疾。所以就非要帮我打通封印,解除寒毒和疗伤顽疾。”

    “灵隐大师那么高的功力都不能做到,浅月小姐也太不自量力了,若是我在……”弦歌话说了一半顿时想起容景如今的顽疾好了,立即住了口。

    “当时我和你想的一样。一分希望都没报。但她坚定,我想着就一具残破身躯而已,就由着她吧!她的内功和我的内功同宗一源,我想着也许有机会也说不定。所以在她强硬下就同意了。没想到她真的解了灵隐大师封印,用她的真气融化我体内的寒毒丸之毒,我的真气只在她的真气外相辅助……”容景简单叙述。

    “然后呢?”弦歌听得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出。

    “她一破解了灵隐大师封印就知道自己想的简单了,但并没有我想象的退却,而是坚定地用真气消融我心脉处的冰寒。最后还剩下十分之一时她体内真气枯竭,我体内真气也所剩无几……”容景说到这顿了顿,听弦歌呼吸都没了,他一笑,继续道:“我让她退出,我死,她能生。但是她不同意,在我认为我们必死无疑之时,可是她却用意念催动了体内隐藏的凤凰真经内力本源,所以,我们得救了。不仅驱除了我体内囤积的寒毒丸,也抚平了火焰掌的那一掌创伤,修复了我的心脉。只是我们如今内力一同耗尽了。”

    “您是说浅月小姐也内力尽失?”弦歌低声问。

    “嗯!”容景点点头。

    弦歌转身就往外走去,“属下这就去东厢院子跪谢浅月小姐大恩去!”

    “回来!”容景喊住弦歌,笑笑道:“你要谢她有的是机会,如今就不用了。此事不得张扬。她不会说出去,我也不会说出去,你最好也不要说出去。”

    弦歌停住脚步,一时激动忘了这样的事情的确不能张扬出去。有些人还盼着世子死呢!如今世子好了的事情暂且越少人知道越好。尤其是世子此时武功尽失,他以后更要寸步不离世子身边,又走回来问道:“世子,您和浅月小姐的武功还能恢复吗?什么时候能恢复?不会就这么废了吧?”

    “应该不会废了,但是短时间内恐怕恢复不了。”容景不甚在意。

    “那属下就放心了。”弦歌松了一口气,眉眼难掩喜色,“世子也一定饿了吧?属下已经吩咐人熬了药膳,这就给世子盛来。”

    “嗯!”容景点头。

    弦歌快步走了下去,不出片刻将药膳端进了屋,摆了满满一桌子。

    容景忽然想起一事,对弦歌低声道:“你去寻钱焰,告诉他,无论他发现什么或者推测出了什么,最好都尽快忘记,一辈子不记起。我保他和钱门万无一失。若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泄露了任何信息,他和钱门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永世不复。”

    弦歌一怔,看着容景,“世子?”

    “你这就去告诉他,别让人发现你去找过他。他如今应该在夜天倾的院子里。”容景话落,还是解释道:“东厢院子那个女人动了机关藏了十二尊金佛像。有些痕迹留了下来,瞒得住夜天倾等人,瞒不住钱焰。”

    “是,属下这就去!”弦歌恍然大悟,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出了北山别院很远的距离才想起世子说是浅月小姐动了机关?

    容景在弦歌走后起身下了床,脚步虚软地向桌前走去。坐在桌前才发现他满屋子药膳的香气居然压不住东厢院子传来的饭菜香味。想着那个女人此时怕是正在狼吞虎咽,不由好笑。

    此时东厢院子主屋内,云浅月果然是在狼吞虎咽。何止是狼吞虎咽?她的吃相让人不忍看。云王爷一直在说慢点儿慢点儿,可是云浅月仿佛没听见,而云暮寒端着水坐在她身边,在她噎住的时候递上水,彩莲、听雪、听雨三人则是垂着头流泪,想着小姐这三日夜真是遭了罪了,以前就算再吃饭没形象也不会像如今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