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95章 斗气是情趣(3)

第95章 斗气是情趣(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吃了个半饱,云浅月很自觉地放下筷子,为了让她饿了三天的胃能够受得住,她还是悠着点儿吧!若是撑死了就不值了。

    “不吃了?”云暮寒问。

    “不吃了!”云浅月摇摇头,接过云暮寒手中的水喝了一气。

    “不吃就不吃吧!你饿了三日吃多的话身体会受不住。”云王爷看着云浅月,见她一脸淡淡,对他不冷不热,也知道自己这些年是伤了这个女儿的心,他是被猪油蒙了脑子,居然因为她纨绔不听教养就不闻不问。他脸上现出后悔惭愧之色,自责道:“都是父王没照顾好你。”

    “也不关你事儿,这次是有人害我。”云浅月摆摆手,云王爷对不起的人不是她,而是这个身体主人真正的云浅月,所以,她既不会对他产生父爱,也不会对他冷脸。就让他愧疚着去吧!希望这个身体真正的主人在九泉之下听到这句话宽慰些。话落,不等云王爷说话,她对外面喊了一声,“莫离可在?”

    “在!”莫离在外应声。

    “你既然是我的贴身侍卫,我出事那日你去了哪里?”云浅月问。

    “回小姐,属下一直隐身暗中保护小姐,在小姐落下那机关时候本来要出去相救,见景世子去救小姐,所以属下就没再动作。以为有景世子在小姐定会无事儿,不曾想关了小姐三日,属下会自去领罚,让老王爷撤了属下。责罚属下护主不力之罪。”莫离跪倒在地。

    “嗯,这事情也不怪你,毕竟谁都没料到。不用去领罚了。你以后警醒些还跟着我吧!”云浅月想着这事情也不怪莫离,只要他无二心就成。如今她必须要彻查谁在害她,首先排除内部人,再找外面下手的人。

    “多谢小姐!”莫离站起身。

    “将我的院子守好了,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准进来。”云浅月又对莫离吩咐道。

    “是!”莫离应声。

    “浅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谁要害你?”云王爷看着云浅月,刚刚这个女儿狼吞虎咽没有半丝女子形象他还觉得叹息惭愧自己忽视她没教导她,一般女子即便再饿也会顾忌。如今看她眉目凝重镇定且待人宽容与刚刚大吃大喝判若两人,他觉得他也许真小看了这个女儿,也许她并不如表面上那么一无是处。就像整垮凤侧妃一事。

    “到底是谁害我这就要好好查查了。”云浅月看向彩莲、听雪、听雨,缓缓开口:“我一直信任你们三人。你们三人说说,我如何会中了催情引?”

    “什么?你中了催情引?”云王爷腾地站了起来。

    “嗯,我那日中了催情引。”云浅月一直盯着彩莲、听雪、听雨三人。

    “小姐,何为催情引?”彩莲小心翼翼地问云浅月,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催情引就是一种春药。能使人发情的药,没有男人当解药就会死。”云浅月给三人解释。

    “啊……”三人都惊骇地看着云浅月,神情一样。

    彩莲哆嗦地看着云浅月镇定的脸,“小……小姐……那您……奴婢怎么可能给您下那种东西害您……”

    “奴婢也不会!小姐这么好,听雪爱护小姐还来不及呢!”听雪也白着小脸道。

    “奴婢也是!”听雨也白着小脸道。

    “嗯!我相信你们!”云浅月点点头。她自认为识人无数,应该不至于看错人。如今三人情形不想做假。看来不是她的人的问题了。暗中一直有莫离相护,若是外人想混进来给她下药不被莫离发现很难。屋子内的彩莲、听雪、听雨三人不会害她。那么就只有云暮寒和清婉公主那盒糕点了。

    “浅月,你……你是不是已经……”云王爷身子几乎站不住,浑身颤抖,也惨白着脸惊骇地看着云浅月。他后面的话没说出口,那意思不言而喻。催情引除了阴阳交合再无解他知道,如今云浅月好好活着回来,那是不是说明她已经是不洁之身?

    云浅月不搭理云王爷,转向云暮寒,见云暮寒也是脸色发白,她认真地道:“哥哥,据说催情引的药毒需要半个时辰之前服用了引子才会遇到任何花粉都会中毒。我那日从容景屋中回来之后就喝了一杯放在我桌子上的茶和一盒糕点被我吃了半盒。后来就和彩莲三人去祈福树祈福了。距离我毒发正是半个时辰左右。我想问问,是不是和你有关?因为那日你也在我房间来着,别怪我怀疑你。”

    “不是我!”云暮寒摇头。

    “嗯!”云浅月点头,对他继续道:“我知道那日你也中了催情引。我想知道你到底为何也会中了那种引子?我想这三日你应该已经查了。”

    “什么?寒儿也……也中了催情引?”云王爷又转头惊骇也看着云暮寒。

    彩莲、听雪、听雨三人都睁大红肿的眼睛也是一脸惊骇地看着云暮寒。

    云暮寒不看王爷,脸色极其不好看。缓缓开口:“我还没来得及查。我那日……那日从公主处出来后得知你和景世子掉下了机关暗道里,就派人全力搜查,但就连灵隐大师也破解不了那处机关。我就快马去了五百里地外的钱门去请了钱焰。如今一直到你出来,都没时间彻查此事。只要你无事就好。”

    云浅月脸色微缓,对着云暮寒笑了一下,“原来钱焰是哥哥请来的。”

    “嗯!”云暮寒点点头。

    “你没查没关系,我们一起来查!看看到底是怎么在不知道的情形下服用了那引子。我在容景处是不可能中那种引子的,那就只有回来后喝了桌子上的一杯茶水和清婉公主送给我的那盒糕点有问题了。”云浅月道。

    “嗯!”云暮寒点点头,似乎低头仔细回想那日情形,脸色忽明忽暗。

    云浅月转头对彩莲道:“你给我说说那日我掉下去后的情形,清婉公主送来给我吃剩下的那半盒糕点可是还在?”

    彩莲摇摇头,“那半盒糕点好像不在了。”

    “哪里去了?”云浅月眯起眼睛。

    “奴婢也不知道。”彩莲再次摇摇头,惨白着脸道:“那日小姐从祈福树上下来奴婢就觉得小姐不对,以为小姐是真的受不了那树上的香料味,不成想地下突然就开了一道口子,奴婢吓坏了就抓着小姐和小姐一起掉了下去,但后来奴婢被太子殿下打开,打上了地面,再之后就看到一个黑影要下去,然后一个白影先一步掉了下去,不多时太子殿下和清婉公主都被打了上来,然后那地下开的缝隙忽然就关死了。太子殿下恼怒地命人立即查看,却是无人能打开,之后灵隐大师和世子来了,灵隐大师也打不开,世子就去请天下第一机关暗器世家的钱门主,太子殿下派人将灵台寺封锁了,奴婢和听雪、听雨三人就在那处守着小姐,没有回院子来,希望景世子将小姐救出来,直到今日早上世子带着钱门主回来,奴婢等人身份低微,不能跟着进去救小姐,只能回来等着,回来之后不久王爷和大总管就来了,回来后奴婢也是担心小姐,哪里注意了那盒糕点?如今要不是小姐问起,奴婢还想不起来呢!小姐这么一说,奴婢似乎从回来就没见到那盒糕点。”

    云浅月点点头,看向听雪、听雨,“你们可曾注意到那盒糕点?”

    “奴婢二人一直和彩莲姐姐在一起,回来就想着保佑小姐平安出来,哪里还能想起糕点的事情,不过奴婢实在口渴的很,进屋就喝了一壶凉茶,喝茶的时候桌子上似乎除了那茶壶就没有那盒糕点。”听雪立即道。

    “是,奴婢是知道听雪姐姐喝茶的,奴婢也渴得厉害,喝了听雪姐姐喝剩下的,那茶水是三天前给世子沏茶喝剩下的,小姐喝的大约也是那茶呢!那时候桌子上的确没有那盒糕点了。”听雨也立即道。

    云浅月点点头,问道:“你们喝那壶差后到如今多长时间,可闻什么了花粉?”

    “早上回来的时候,如今都大半日了。”听雪立即道:“自然是有闻花香的,小姐没闻到吗?这院子中就有茶花,还有几株兰花。”

    “那就不是茶水的问题了。就在那盒糕点上。”云浅月肯定地点头,对彩莲询问,“这院子中可有什么人进来过?”

    “奴婢不知!”彩莲三人齐齐摇头。

    “莫离,这院子中这三日可有什么人来过?”云浅月问向外面。

    “回小姐,属下知道小姐陷入机关暗室,也带着人查看了,未曾在院子中留守。景世子那一处院子也无人留守。大家都慌了。”莫离道。

    “看来是有人借此机会将那半盒糕点取走了。”云浅月对云暮寒道:“哥哥,看来我只有找清婉公主去问个明白了。你想明白你是哪里出了差错中了催情引的吗?”

    云暮寒抬起头,看了云浅月一眼,脸色极其难看,“我是从清婉公主处吃了晚膳后来找你的,在这里等了你半个时辰,后来再去清婉公主处就发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