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96章 有缘人(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呵,看来这个公主还真是厉害!”云浅月冷笑一声。

    “她也中了催情引。女子中这种东西是极其伤身的,若是一个不好会终身不孕。她……她也许也是受害人。”云暮寒道。

    “难道就保不准她为了让你娶她而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云浅月挑眉。

    “这也许说得过去,但她有什么理由害你?她害了你对她没好处。”云暮寒道。

    “这就要看清婉公主背后那个人是谁了。如今清婉公主呢?”云浅月确定了和清婉公主脱不了关系后就打定主意,此事必定追究到底。她不相信和夜天倾没有关系。

    “出了事的当日晚上,皇上得到消息就将公主接回去了。同时回去的还有丞相府的秦小姐和孝亲王府的小郡主。清婉公主虽然服了景世子给的天山雪莲丸,但也是被催情引伤了身,据说如今还昏迷不醒。”云暮寒看着云浅月,一字一句缓缓道:“此事不简单,急不得,我们慢慢查。定不让那背后陷害之人安然无恙就是了。”

    云浅月点点头,“好!”

    二人话落,屋中陷入短暂的沉静。

    云王爷从惊骇中回过神来,看着云浅月和云暮寒,脸无血色,“浅月、暮寒,你们二人是如何解了那催情引之毒?莫不是……景世子和公主帮了你们?”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不答话。

    云暮寒看了一眼云浅月,抿了抿唇,淡漠地道:“我和公主都中了催情引,是我去景世子院子中时景世子可能发现了我不对,尾随我去了公主那里,给我们服了天山雪莲丸抵抗了那情毒,所以,我和公主没发生什么。”

    云王爷顿时一喜,“那浅月呢?你可是也服用了景世子的天山雪莲丸?”

    云浅月刚想说不是,但想想容景和她几经周折耗费了武功解了她的催情引和他体内的寒毒顽疾之事还是不要向外透露才好。点点头,“嗯!”

    “真是老天保佑!你们都没事儿就好!”云王爷激动地看着云浅月大喜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

    “那……那你可是身体不舒服?你哥哥懂医术,让你哥哥赶紧给你把把脉!”云王爷激动之余想起云暮寒说的伤身也许再不能怀孕的话,连忙收了喜色道。

    “没有!”云浅月摇头,她话音刚落云暮寒已经将手放在了她手腕上。她看了云暮寒一眼,没再说话,也没推拒。反正她武功尽失之事早晚也会被他知道的。

    云暮寒手刚按在云浅月手腕上,脸色微微一变。

    云王爷盯着云暮寒,脸上着实写满了担心,看着云暮寒微变的脸色他心也跟着颤了起来。等了半响不见云暮寒开口,他急急问,“她……怎么样?”

    云暮寒沉默片刻,缓缓放开了手,看了云浅月一眼,对云王爷道:“她武功尽失,除了身体极度虚弱外,没有任何不正常。”

    “那就好,那就好。武功尽失不碍事,可以再修习回来。”云王爷紧绷的心弦一松,转身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道:“我去谢景世子大恩。若是没有他相助,真不敢想象后果如何!”

    云浅月看着云王爷出去,也不出声拦阻。云暮寒亦是没有开口阻拦。

    云王爷刚走到门口,只听到莫离声音从外面传来,“小姐,太子殿下和四皇子来了!”

    “就说我要休息,不见!”云浅月脸色一冷,断然命令道。

    “浅月,这……太子殿下和四皇子来看你,不见是不是不太好?”云王爷停住脚步,看着云浅月,见她脸色冷然,叹息了一声,低声道:“这三日三夜太子殿下也未曾合眼,一直派人全力查找解救你和景世子……”

    “哼,恐怕是这件事情和他脱不了关系。他全力施为不过是掩藏真像而已。”云浅月冷哼一声,她不相信夜天倾是无辜的。尤其是那祈福树的巧遇,说他去给皇后祈福她才不信,尤其还是大晚上的。还有她在祈福树上闻到那一丝异香,从下树之后她就浑身难受昏昏沉沉,打死也不相信和他没关系。

    “怎么说?”云王爷一惊。

    “那日我去祈福树的时候碰见了夜天倾,之后我催情引发作。你想想,若没有容景在,我此时怕是不死也会被夜天倾扒层皮。”云浅月说得毫不客气。那扒层皮只的是什么不言而喻。夜天倾自然没有千山雪莲丸救他。有的只是他自己。她冷笑,“你不觉得他出现的太过巧合了?这三日时间他难道没有时间去给皇后祈福?偏偏那个时候去?还是大晚上的?”

    云王爷脸色变了几变,向窗外看了一眼,见夜天倾和夜天煜被莫离拦住,他收回视线地云浅月低声道:“此事需要慢慢查,没有证据千万不要胡说,也许真是巧合也说不定。毕竟那是太子殿下。”

    “嗯!”云浅月表示同意。

    云王爷见云浅月真没有要见的意思,点点头,“既然你不想见就不见了吧!你的确也是该好生休息的。我先去景世子那里,今日不下山了,就住在灵台寺,晚些时候再来看你。”话落,不等云浅月再说话,他抬步出了房门。

    “我也去景世子那里看看!你肯定很困,睡吧!”云暮寒也站起身。

    “好!”云浅月点头。

    云暮寒也抬步走了出去。

    夜天倾和夜天煜一见王爷和云暮寒先后出来,都齐齐从莫离身上移开看过来。夜天倾立即急声问,“云王叔,月妹妹怎么样了?可是受了大伤?我已经派人进京去调遣来两名太医院的女医正给月妹妹看诊。”

    云王爷一愣,看向夜天倾,“太子殿下也太劳师动众了。你忘了暮寒也会医术了吗?他刚刚已经给浅月看过诊了。浅月除了武功尽失外只是身体虚弱些。太子殿下放心吧!”

    夜天倾面色一僵,看向云暮寒,掩饰住眸中一闪而逝的情绪,笑道:“我一时情急,倒是给忘了云世子也懂医术了。只想着灵隐大师毕竟是出家人,给景世子看诊还好,给月妹妹看诊不太方面。就派人去太医院调遣两名女医正来。如今人都已经早下了山了。”

    “太子殿下再派人随后去拦截知会一声吧!没必要劳师动众。”云王爷道。

    “算了,医不嫌多。太医院的女医正专攻女子之身病情诊治。而且也知道如何给月妹妹体虚滋补调养,来了也没害处。就让她们来吧!”夜天倾道。

    “既然如此也好!”云王爷点点头。

    云暮寒淡淡瞥了夜天倾一眼,清淡的眸光底部冰冷一片。他自然知道他让女医正来想什么,无非是要给浅月验明正身,景世子和她关在地下佛堂三日三夜,他有这个心思也不奇怪。“月妹妹不喜琴棋书画针织女红,从小就喜欢武功。如今武功尽失,她心中必定难受吧?”夜天倾看向中间的主屋,如今天色将晚,又有帘幕遮掩,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他叹息难过地道。

    “是啊,她一直喜欢武艺。”云王爷叹道:“不过浅月武艺本来就不精,再学就是了。也没什么打紧的,只要身子没损就是值得庆幸的好事。”

    “云王叔这可说错了。月妹妹的武功其实很好呢!尤其是轻功。”一直没开口的夜天煜道:“我的轻功都比她不及呢!如今这回她武功失去,自然是难受的。”

    “原来浅月轻功好啊,我这个做父王的都不知道,真是惭愧。”云王爷愧疚道。

    “云王叔这些年辅佐父皇致力于天圣朝纲,顾大家而忽视小家也在所难免。”夜天倾话落,又是一叹,“我进去看看月妹妹,可以安慰她一番。武功可以再学,她若是喜欢以后我亲自教她武功就是。”

    云王爷一愣,没想到夜天倾如今对云浅月不一样了。以前他如何冷脸淡漠对待云浅月他也是知道的,如今这太子殿下似乎对浅月上心了,居然要亲自教她武功?这算不算是好事儿?他回头看了房间一眼,似乎不知道该不该做主张让夜天倾进去。

    “她如今睡下了,太子殿下等她醒来再来吧!毕竟是在地下佛堂没食没水困了三日。她困乏是自然的。我想太子殿下既然爱护妹妹,也不想打扰她休息吧!”云暮寒淡淡开口。

    “是啊,刚刚来的时候我就想着月妹妹定是睡下了,她实在有一个爱睡的毛病,我前些日子每日来她都在睡觉。太子皇兄,我们等她醒来再来吧!”夜天煜道。

    “也好!等太医院的女医正来到我再带人过来!”夜天倾点头,也知道强行进不去。他扫了一眼隐去的莫离,眼底狠厉之色一闪而逝。转身向西厢院子走去,“本殿下去看看景世子。”

    “太子皇兄,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刚刚我早你一步先去了景世子那里。景世子的人命人将院子都守死了。比月妹妹这里还要严。言明除了灵隐大师外谁也不见。”夜天煜对着夜天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