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04章 与佛无缘(2)

第104章 与佛无缘(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半个时辰后,云浅月待得无聊,也没有睡意,也拿起一本书倒着翻看起来。

    容景眼皮抬了抬,看了云浅月一眼又垂下继续看书。

    车中二人都不说话,各自看书。车厢外车轱辘压着地面的声音掺杂着凌乱马蹄声连续地响起。下山后,走上官道,晃荡的马车才平稳。

    夜轻染打马来到车前,“月妹妹,你在做什么?下来骑马吗?我载你一程!”

    “不骑!”云浅月头也不抬。

    “还在生气啊?前面十里地之后我可就要转了路去军机大营了。你想找我赛马估计又要等好些日子。”夜轻染道。

    云浅月抬头,蹙眉问:“军机大营离京城很远?”

    “军机大营在西山,离这京城五十里地。也不算远。但是半个月后就是每年一度的武状元大会。今年皇伯伯有旨,会有所扩充武考范围,不止京中各府好武学的公子们、各州县武子们,布衣百姓只要过了各州县所设的前三名,都可以参加此次武选。军中优秀者也可以参选,进入前三甲直接官升三级。头名武状元封官拜将,最主要的是还有和弱美人交手的机会。我掌管军机大营,如今自然要回去忙于此事。恐怕半个月之后才能寻到空来去找你玩。”夜轻染道。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半个月之后又有热闹了?”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见他神色淡淡,她想着如今这家伙功力尽失,手无缚鸡之力。十年的奇才桂冠长盛不衰今年估计要交出去了。

    “嗯,那是自然!”夜轻染点头。

    云浅月放下书本,伸手去挑帘子,“既然如此,那我就出去和你骑马吧!”

    云浅月手刚伸出,容景出手拦住他,对外面的夜轻染道:“如今正当白日,她如何与你共乘一骑?出外游历七年,脑子都游历没了?别忘了这里是天圣京城,不是蛮荒之地。你不在乎名声,她可有要在乎的。”

    云浅月偏头看容景,她何时理会狗屁名声了?

    “也是!你这弱美人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了。小丫头,那就等半个月之后完事儿我再去找你赛马。”夜轻染点头,“那我先去军机大营了!”

    “那好吧!”云浅月同意,的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虽然她不怕什么乌七八糟的名声和传言,但是总归是麻烦。她对麻烦向来敬谢不敏。

    容景松开了手,继续看书。

    云浅月却是伸手挑开车帘,只见夜轻染已经打马离开。骏马疾驰,他身姿端坐在马上笔直,仅仅是一个背影居然也说不出的潇洒。她正看着,夜轻染似乎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回头对她看来,松开缰绳,双手捧着脸对她做了个怪脸,她扑哧一笑,想着夜轻染真是一个让人轻松且好相处的人。直到看不到夜轻染身影,她脸上依旧挂着浓浓的笑意。

    容景抬头看了她一眼,温润的声音淡淡,“放下帘幕,你刺到我眼睛了。”

    云浅月收回视线,哼了一声,“我帘幕就挑了一道缝,连个阳光都看不到,如何能刺到你眼睛?胡扯!”

    容景头也不抬道:“你笑得像是花痴,我看了自然刺眼。”

    云浅月顿时恼怒,伸出腿狠狠踹了容景一脚,瞪着他,“最好闭上你的毒嘴。夜轻染比你好多了,我自然要对他笑。花痴也比你好看。”依然为他刚刚不帮她而恼怒。

    容景忽然放下书本,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瞪着她,“难道我说得不对?”

    容景眸光微凝,忽然伸手一把将她手腕攥住,用力一拽,云浅月就被拖到了他面前,他低头看着她,声音极低,“嗯?你将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喂,你松手!”云浅月不妨这家伙突然动手,伸手去掰他手腕。可惜她面前这个人虽然功力尽失她也没他力气大,只是有些恼地看着他,没好气地道:“说什么?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事实?”容景清泉般的眸光骤然深邃。

    云浅月一愣,她盯着容景的眼睛,还没发现他的眼睛居然还会变色。她正看着,不妨容景突然低下头,向她凑近。

    云浅月一惊,连忙躲闪,奈何躲不开,只能看着那脸凑近,放大,如莲似雪的清雅之气瞬间将她包裹,她连忙道:“喂,容景,你要做什么?”

    “你不是说我的嘴毒吗?我让你尝尝,试试能不能将你毒死。”容景的头继续向云浅月的唇吻来,手腕的力道丝毫不松懈,钳固着她一动不动,他低声道。

    “自然能毒死,你……你滚开……”云浅月骤然觉得心跳加速,慌乱地看着容景的唇凑近她,本来伶牙俐齿,如今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这样的风流阵仗,她哪里经历过?觉得自然要被他的气息给渲染了,一颗心似乎要跳出心口。

    容景看着云浅月慌乱的样子,眸光微闪,低低道:“能不能毒死你说了不算,只有试过了才知道……”话落,唇瓣贴上她的唇瓣。

    云浅月感觉她呼吸都停了,心跳了也停了。所有的一切都九霄云外,只有眼前这个人和他清凉如羽毛的唇。她全身僵硬,一动不动。

    容景只是轻轻一触云浅月唇瓣,轻若无痕,似碰到好似又没碰到。他忽然一把将她推开,闭上眼睛靠着车壁嫌恶地叹息道:“你实在令我下不去口,算了!”

    云浅月感觉好像在做云霄飞车。听到容景的话,她大脑翁一声,所有慌乱刹那都烟消云散,她恼怒地瞪着他,“你个烂人,你……”

    “你若再骂一句,我就真会不嫌弃也要给你试试。”容景警告道。

    云浅月声音戛然而止。虽然心里磨牙恨得要死,但是却是住了口。伸手按着心口,想着不气,不气,反正还没有多远就到家了。她以后也不用见这个毒嘴毒蛇毒心毒肝毒肺的男人了!如今就忍忍!

    马车内陷入沉静。

    云浅月为了不闹心,背过身不看容景。在心里将他骂了个祖宗十八代!

    容景闭着眼睛睁开看着云浅月背着的身子还气得一鼓一鼓的,他嘴角微勾,如玉的手轻轻放在唇瓣上按了按,又缓缓放下,无声而笑,笑意刚刚绽开,又隐没于无形,眼中的笑意也化为深邃幽寂,片刻,他再次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抹剪影,他如诗似画的容颜看起来莫测莫名。

    一路再无话,马车畅通无阻地入了城。

    云王府门口,云孟早已经带着人等候,一见容景的马车来到,他立即上前,“多谢景世子送我家小姐回府。老王爷吩咐说请世子入府吃过便饭再回荣王府。”

    “告诉云爷爷,说不必了。容景这就回府。”容景闭着眼睛不睁开,对外道。

    “既然这样那世子改日再来也好。”云孟知道容景说一不二,也不坚持,见云浅月已经挑开帘子跳下车,他立即大叫,“浅月小姐,您怎么还跳车啊?这样不淑女……”

    云浅月脚沾地,一句话也不说,就向府内走去。步履很快,转眼间就没了影。

    云孟一愣,看着云浅月,又看向紧闭的马车,刚要问容景他家小姐怎么了?容景已经开口吩咐弦歌赶车。弦歌再不耽误,一挥马鞭,马车立即驶离了云王府门口。

    云孟愣愣地看着容景马车走远,他连忙去追云浅月,大叫道:“小姐,老王爷让您回来立即过去他那里。他正在屋子里等着您呢!”

    云浅月本来要回浅月阁,只能停住脚步,拐道向云老王爷的院子内走去。她脚步踩得重重的,一路走来踢到了好几株开得正艳的花。心中郁气不散。

    “哎呦,我的好小姐,这可是金品牡丹。都被您给踢坏了。”云孟跟在云浅月身后,连忙扶起被她踢倒的花,心疼地嚷嚷。

    云浅月恍若不闻,她此时满脑子都是容景那混蛋刚刚的举动和那句话。

    “小姐,老奴知道您此去灵台寺受了委屈,您放心,老王爷正在查呢!定能还您一个公道。将那害您和景世子的人找出来。”云孟跟在云浅月身后两步,不敢跟得太近,生怕云浅月这气势将他踢倒。

    云浅月哼了一声,依旧不答话。

    云孟也不再开口,想着小姐和景世子今日都看起来不对。怕是因为在地下佛堂关了三日夜郁气依然不散吧!希望老王爷能将小姐开导好。

    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云孟停住脚步,云浅月自己走了进去。

    “你个蠢丫头,还知道回来?每次出去一趟都给我做些蠢事儿回来!”云浅月还没进屋,云老王爷的骂声从屋内传了出来。

    云浅月立即停住脚步,转身就往外走。她此时心情不好再进去挨骂的话,可不敢保证会不会真去揪了这老头的胡子。

    “喂,臭丫头,你回来!”云老王爷见云浅月居然返回去了,立即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