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05章 与佛无缘(3)

第105章 与佛无缘(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要保证不骂我一句,我就进去。 你若是还想骂我,我就等你先骂够了我明天再来。”云浅月背着身子威胁云老王爷。

    “你个臭丫头!你还反了不成?”云老王爷吹胡子瞪眼睛。

    云浅月也不答话,继续往外走去。

    “唉,你……你回来!我不骂你了。”云老王爷见云浅月真要走,只能服软。

    云浅月郁气散去一半,转身走了回来。

    玉镯含笑着走出,给云浅月见礼,云浅月对她点点头,抬步进了屋子。云老王爷正站在桌前临摹字帖,见她进来哼了一声,“臭丫头,几日不见,你倒是长了脾气了?”

    云浅月也哼了一声,走过来大咧咧地坐在了老王爷面前,瞟了一眼他临摹的字帖,忿忿地道:“谁要你让容景那个烂人带着我去灵台寺来着?我险些小命交待那了。若我死在了那里,看你还上哪里找我这么聪明的孙女!”

    “有景世子在你身边护着你,你怎么会死?别胡说八道!”云老王爷板下脸。

    “他险些自己都死那!”云浅月想起她辛辛苦苦一根筋救了那家伙不得好报就心中来气。

    “他即便自己死了也护着你不死!”云老王爷看着云浅月,见她提起容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吹了吹胡子,“怎么这副要吃人的样子。他得罪你了?”

    “得罪大了!我以后再也不要见到那个人!”云浅月道。

    “你个臭丫头,你以为谁愿意见你?若不是我厚着老脸派人去荣王府请景世子庇护你,你哪里有福祉能让他护着?景世子是谁?你是谁?你以后不见人家,人家还不屑见你呢!”云老王爷白了云浅月一眼,哼道。

    “那正好!我求之不得。”云浅月立即道。

    “你个臭丫头!简直就是找打!”云老王爷将手中毛笔扔向云浅月脑袋。

    “爷爷,你要打我一下,我这就走。”云浅月瞪着云老王爷。这老头骂人和打人的毛病真不好。她必须得给他改正。

    云王爷的毛笔在接近云浅月脑门一寸处被迫停住,他看着云浅月,胸脯鼓动,“你个臭丫头,当真反了。我打的就是你,你敢给我走一步试试!”

    话音未落,云浅月脑门着着实实挨了一下。

    云浅月哼了一声,瞪着云老王爷,她自然不敢真走。瞪了半晌,见云老王爷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似乎她要反抗他就打死她。她忽然双腿一蹬,“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要多响亮有多响亮,要多惊天动地有多惊天动地。

    随着她哭声响起,眼泪顿时如泉涌,哗哗地流。

    就在此时,有脚步声进了院子,正是随后回来的云王爷和云暮寒。二人听到云浅月的哭声,对看一眼,连忙快步向屋内走来。

    云老王爷顿时慌了,手中的毛笔也扔了,看着云浅月大哭,连忙道:“喂,臭丫头,你哭什么?”

    云浅月不理他,只管蹬着脚大哭,将桌子踢得砰砰响。

    “我……我打你那一下又不疼……”云老王爷无措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哭声更大了起来,就是不答话。

    “好,好,是我不对,我不该打你,我……”云老王爷伸手去给云浅月擦眼泪,被云浅月打开,他也不恼,陪着笑脸道:“爷爷知道你委屈了,乖,别哭,我不再打你就是了……”

    云浅月依然哭,脚也不停,桌子剧烈地晃动,桌子上的字帖和宣纸笔墨眼看就要掉地上去。她仿佛没见,踢得很用劲。

    “不要再哭了!”云老王爷见哄不管用,直接怒喝。

    云浅月哭声在他话落骤然高了起来,哭得好不凄惨,跟死了娘似的。

    云老王爷吓了一跳,看着云浅月,老脸揪成一团,又立即软下声音哄到:“爷爷还不是跟你玩呢吗?你至于吗?乖孙女,快别哭了,告诉我谁欺负了你,我将那小王八蛋去杀了怎么样?”

    “浅月,有话好好说,别哭了……”云王爷也不忍心,连忙走过来劝道。

    云暮寒则是快步来到桌前扶住桌子,拯救了一方上好的墨石砚台和一堆字帖,他倒是没出声,只看着云浅月眼泪如泉,眸光闪了闪。

    “哎呀,是爷爷错了,爷爷真错了……”云老王爷低声下气地赔不是。

    “浅月,你看你爷爷都跟你认错了,快别哭了……”云王爷何曾见过云老王爷给人赔礼认错?连皇上都让着他三分脾气。对云浅月又劝道。

    云浅月觉得是应该见好就收,哭声停了,一时间哭得厉害眼泪却是止不住流,她一边吸着鼻子一边看着云老王爷心疼的老脸问:“你真知道你错了?”

    “嗯嗯,爷爷真知道错了……”云老王爷连连点头。

    “以后再不动不动就骂我打我了?”云浅月又问。

    “不了,不了,以后就算你打爷爷,爷爷都不打你……”云老王爷立即道。

    “容景那个小王八蛋欺负我了,你也给我出气?”云浅月恨恨地问。

    “呃……这个……”云老王爷看着云浅月,一时间被堵住了话。

    “浅月,景世子如何会欺负你?你在香泉山这些时日可都是景世子在照拂的!若没有景世子那日去救你,你如今还哪里能坐在这里?”云王爷看着云浅月,“你刚刚从灵台寺下山回来时候不是和景世子好好的吗?这是怎么了?”

    “谁说好好的?那是因为我讨厌夜天倾比讨厌他更甚。所以才选择了坐他的马车回来。”云浅月一时间刹不住车,抽抽搭搭地冷哼。

    “估计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和景世子闹了别扭。”云王爷得出结论,对老王爷笑道:“父王,她这些日子受了不少苦,才被救出来,定是一肚子委屈,你又骂了她打了她,她自然心里不舒服的。”

    “你个臭丫头。哎……”云老王爷见云浅月终于不哭了,大松了一口气,拍拍云浅月的肩膀,安抚道:“快别哭了,爷爷知道你委屈,那也是你笨,怎么就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

    “我哪里知道那狗屁的催情引!”云浅月想起这个就气闷。

    云老王爷老脸一寒,“居然有人敢弄这种下作的东西来害我孙女!简直是不想活了。”话落,他又埋怨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臭丫头,景世子那孩子多好?你就不知道抓住机会让他给你当了解药?还吃他的天山雪莲丸做什么?若是他给你解了催情引,我老头子就将你嫁给他,这么一个孙女婿可比你这个臭丫头好百倍……”

    “喂!你还是不是我爷爷?”云浅月瞪眼,泪珠挂在小脸上,一双眼睛红红的,她不明白这老头子是什么眼神?容景哪里比她好一百倍了?

    “我自然是你爷爷!你个臭丫头,越来越没出息了。被人欺负了不会欺负回去?就知道回来找我老头子哭鼻子!”云老王爷话落,又看向云暮寒,训道:“还有你,臭丫头笨你可不笨,居然也中了那下作的东西。若是景世子不给你天山雪莲丸解了那下作的情毒,难道你就真等死了?我云王府的堂堂世子,唯一嫡子就等死?简直是笑话!”

    云浅月想着大炮终于转移她这里了,她看向云暮寒。

    云暮寒抿着唇不语。

    “再说清婉那小丫头长得又不丑,你拿她当解药怕什么?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我老头子就不信这件事情和她没有关系。要了她救了你一命,愿意娶就娶,不愿意娶以后再说,啥也没小命要紧。没出息!”云老王爷看着云暮寒,似乎一肚子气,伸手拍着桌子,“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身份是云王府世子?怎可轻易言死?”

    云浅月心里给云老王爷翘起大拇指,想着这老头真狠!

    云暮寒沉默不语。

    “你们两个,真是气死我了!”云老王爷看看云浅月,又看看云暮寒。

    “父王,您消消气,他们还是孩子。一时疏忽被人算计很正常,您就别怪他们了……”云王爷开口劝慰云老王爷。

    “你还不如他们!别忘了你那些女人都是怎么进门的!”云老王爷怒道。

    云王爷顿时住了嘴,脸色有些挂不住。

    云老王爷似乎也训够了人,折腾了一场他也累了,对云暮寒吩咐,“你明日进宫去看看那个清婉公主。据说人是醒了,神智有些不正常了。皇上听说你今日回京,也是让你这段时间多进宫去陪陪她。”

    “不去!”云暮寒语气果断。

    “说你笨你还就真笨了?此事如今她是最有关联的人。我听说臭丫头是吃了她送的糕点,而你那日在她那里用了饭,你们中催情引必是和她有关。即便她是蒙在鼓里也是受害的那一个,但毕竟她身边定能寻到蛛丝马迹。你如今要想查就得从她那里下手!”云老王爷道。

    云暮寒依然语气冷硬,“那也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