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06章 乱棍打出去(1)

第106章 乱棍打出去(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去不行!必须去!我老头子看看是谁在背后弄的幺蛾子敢害我的孙女孙子。 ”云老王爷态度强硬,“反正皇上给你放了两个月的假,让你教臭丫头识字学账本,你就专心去陪那小公主,关于臭丫头学习识字看账本的事儿我另外请人。”

    “你请谁?”云浅月看着云老王爷,这可事关她的前途。

    “你最讨厌谁,我就请谁。”云老王爷抛出一句话。

    她最讨厌的人是夜天倾!云浅月顿时瞪眼,然后又委屈地要挤眼泪。

    云老王爷不等她眼泪挤出来就断然道:“这回挤眼泪也没用,别觉得我老头子真老糊涂了看不出你的招数,你若是不乖乖听话,明日我就进宫向皇上请旨将你嫁出去!省得在我府中让我看了碍眼。”

    “不带这样的!我如今身体虚着呢,需要休养,休养知道不?就是休息,什么都不做!”云浅月彻底急了。

    “学识字也累不着,你有不用动手动脚。况且我看你如今精神的很。多吃点儿好东西补补就好了。”云老王爷堵住云浅月的话,“除了太子殿下就是景世子!你选一个。”

    “我都不选!”云浅月怒道。

    “既然都不选的话,我老头子明日就进宫向皇上请旨将你嫁出去。反正你也快及笄了。皇上没准正琢磨着你的婚事儿呢!”云老王爷道。

    “你……”云浅月恨恨地瞪着云老王爷。

    “你瞪我也没用。别的我老头子都依你,这识字和看账本必须学。”云老王爷很是强硬。

    “你个**独裁!法西斯!”云浅月撇过头,懒得再理会这老头。

    云老王爷虽然不明白,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哼了一声,对云暮寒道:“就这么定了。你明日进宫去陪那小公主。我派人去问问太子殿下有空没?若是有空的话就请太子殿下教臭丫头,总不能老是麻烦人家景世子。”

    云浅月想起夜天倾那副嘴脸就恶心。恼道:“我不用他教!”

    “那你用谁教?”云老王爷挑眉。

    “就那个弱美人吧!”云浅月无奈。容景那丫的虽然嘴毒心毒,但是还是比夜天倾好多了。若是日日对着夜天倾的脸,她估计会疯了。

    “我老头子可不好意思一而再再而三地去麻烦人家景世子了。你既然想要他教你,那就明日去荣王府自己找他说吧!他要答应自然好,他要是不答应,你就只能用太子殿下了。”云老王爷老眼精光一闪,慢悠悠地道:“我听说太子殿下对你进来好了很多,你对他冷脸他也不介意,还拉下架子对你好,这很是难得啊!若是我派人去说让他替了你哥哥教导你,估计他即便再忙也会很痛快地答应的。”

    云浅月脸色发黑,提醒道:“还有半个月就是武状元大会!他能有空理我?”

    “皇上今日早朝提了此事,将主持武状元大会的事情交给四皇子全权处理了。太子殿下自然是有空的。”云老王爷道。

    “就没别人能教我了?”云浅月问。

    云老王爷冷哼一声,“你是我老头子的孙女,云王府的嫡女,别人谁有那个资格教你?”

    云浅月抬眼望天,就看到了棚顶有一只蜘蛛在费力地结网,有一只蚊子颤颤巍巍小心翼翼地飞过,还是不小心就粘在了网上,蜘蛛很快就爬过去将那只蚊子吃了。她忽然觉得老王爷和容景就是那个蜘蛛,结了一张大网将她这只蚊子困住,然后再慢慢地一点点儿地吞食入腹。

    “臭丫头,别看了,再看棚顶上也出不来花。”云老王爷道。

    “浅月,你听爷爷话,爷爷也是为了你好。景世子大才,冠绝天下。你若是能得他教导是你的福气。我看景世子对你还是不错的,你明日去荣王府请他帮忙,他一定会答应你的。”云王爷也劝道。

    “嗯,此事就这么定了吧!明日寒小子早些入宫,你也早些去荣王府。”云老王爷话落,挥手赶人,“你们都下去吧!省得在我面前碍我眼。”

    “放心!我以后再不来你眼前碍眼!”云浅月气哼哼地扔下一句话,一刻也不待了,抬步出了房间。她都打算好了要和那个毒嘴毒舌的混蛋老死不相往来了,如今屁大工夫都没有就要明日上门去求他!这简直是……令人悲愤欲死,情何以堪?

    云浅月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站在门口不走,一脸悲愤莫名。想着她是不是从来这里表现得太软弱了?让人逮住她就使劲的欺负?她是不是应该强硬起来,拿出二十一世纪自己那个身份时候的魄力和架势?让谁也不敢再小看欺负她?

    可是那样的话她又是一个李芸,还是云浅月吗?

    她如今是云浅月,云浅月痴情痴傻于一个男人,云浅月软弱被云王府一堆上不得台面的小妾庶女欺负,云浅月大字不识一个,更别说看账本掌家了?若是她突然什么都会了,从傻子笨蛋废物变成天才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她这辈子打定主意想要好吃懒做,想要当米虫被人养着,想要不张扬不出风头不锋芒毕露不再无私为国奉献一腔热血和才华能怎么办?

    忍吧!

    云浅月深吸了口气,可是这被压迫的日子实在没滋味啊!

    “你若是真不想去的话,我就跟爷爷说,带着你在身边。一边陪着清婉公主,一边教给你识字。如何?”云暮寒走出来,对云浅月询问。

    “不用!”云浅月回头瞥了他一眼,甩开大步向浅月阁走去。

    云暮寒看着云浅月身影很快就走了没影,收回视线苦笑了一下,她大概还在记恨他抓住她让灵隐大师卜算之事。回头看了一眼老王爷的屋子,王爷并没有出来,他抬步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云老王爷屋子内,云王爷待云浅月和云暮寒都走远了,低声道:“浅月毕竟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让她日日和景世子待在一起也会惹起风言风语,这样恐怕不妥。依孩儿看还是等寒儿陪公主一段时间后得了空时再教她也不迟。”

    “有什么不妥?我看没什么不妥。这事情你不用管了。管好你自己那一摊子就行了。”云老王爷摆摆手。

    云王爷还想再说什么,但见云老王爷一副不愿听他说的神情,只能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躬身告退了出来。

    三个人先后离开,云老王爷看着桌子上被弄得凌乱一团,他抖着胡子骂了一句,“臭丫头!还治不了个你的话,我就白当你爷爷了!”

    云王爷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总觉得让云浅月和容景学习不妥。男未婚,女未嫁,如今就算这天圣民风开放,但恐怕也会有风言风语的。不知道老王爷怎么想的。当真是人老糊涂了。难道还想着浅月嫁给景世子不成?皇上怎么可能允许?

    “父王!”云王爷正寻思着,迎面传来一声娇呼。

    云王爷抬头看去,只见云香荷由婢女扶着走来,手上依然缠着白布,他收起心思,出声询问,“你不在院子中养伤,如今怎么出来了?”

    “女儿听说妹妹在灵台寺出了事儿,十分挂念。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妹妹,我以前当姐姐不合格,如今这些日子也醒悟了许多。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所以我就出来了,本来想去父王的院子询问,但听说父王在爷爷的院子里,也就连忙赶过来了。”云香荷低声道。语气十分真诚。

    “嗯,你能想明白就好。你们姐妹以后也能好好相处。她这一回是遭了大难,不过幸好无事,也算是有福气之人。如今她刚回了自己的院子,你过去看看她吧!”云王爷欣慰地点点头。不管怎么说云香荷可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觉得她品行还是不差的,所以将责任都推在了如今被贬为侍妾的凤侧妃身上了。是她教导不利。

    “是,女儿这就去看看妹妹。”云香荷乖巧地垂下头。

    “嗯,去吧!”云王爷摆摆手,向书房走去。

    云王爷刚一离开,云香荷抬起头,一双美眸现出恶毒之色,她可是听说了云浅月武功尽失了,还叫无事?她一个大字不识的女人,什么都不会,唯一拿的出手的也就是武功有两下子了,如今连武功都失了,她还能有什么?她冷笑一声,向浅月阁走去。

    云浅月回到浅月阁,只见彩莲、听雪、听雨三人都已经回来。

    赵妈妈眼角噙着眼泪,带着人迎了出来,拉过云浅月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见她无大伤,才放下心,对她劝道:“老奴听说小姐没了武功,不过也不打紧,武功再好也没有命打紧,小姐如今能平安回来就是最好了。以后小姐喜欢武功可以慢慢再练,千万别伤心。”

    “嗯!”云浅月笑着点点头。看着眼前的赵妈妈和浅月阁侍候的人脸上都真心挂着关心,她心下温暖。郁气顿时散去了大半。抬步向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