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16章 登堂入室(4)

第116章 登堂入室(4)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仔细看着云浅月的神色,听着她细不可闻的叹息,秀眉微微蹙了一瞬,对她笑问:“何人何事竟让你如此感慨?”

    她有这么明显?云浅月面上云雾褪去,又恢复以往大咧咧地样子,将身子没骨头一般地趴在桌子上,瞥了容景一眼,不以为意地道:“能有什么人什么事儿能让本小姐感慨?”

    容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再言语。

    云浅月抿了一口茶水,细细品着,清声道:“春茶碧绿,先苦后甜。夏茶味涩,颜色发黑。白露后采的茶为秋茶。如今你这种毛尖被那药老采来时候大约正赶上春末夏初,所以既有苦,也有甜,也有涩。”

    “浅月小姐当真识得此茶?小老儿正是一个月前采摘的。”外面药老的声音传来,似乎极其惊喜激动,如同找到了久违的知己,“我这里还有好几种采来的茶叶,不知浅月小姐可都识得?”

    “药老吗?不妨拿来看看!”云浅月对外面招手,窗子开着,正好看到那老头一脸激动。她对他笑了笑。

    “好喽!”那老头连忙下去了。

    容景低着头品茶,并未反对,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帘,不知道想些什么。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双手捧着茶杯轻轻晃荡,茶叶和着水在杯中转圈圈,一圈圈荡成碧幽幽的波纹,煞是好看。

    不多时,药老捧着几个精致地盒子进了屋,将几个盒子放在桌子上,一脸期盼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放下茶杯,将盒子逐一打开,当将几个盒子都逐一看过,她对上药老期盼的视线很困难地摇摇头,“我都不认识。只认识这一种茶。”

    药老期盼地老脸刹那一垮到底。

    容景轻笑,抬起眼皮对药老道:“你还真当她什么都懂了?若是什么都懂,哪里还用得着被逼着来学习?她之所以识得这种茶不知是踩了什么狗屎运。”

    药老点点头,垮下的老脸立即又笑呵呵了,连忙收起那几个锦盒,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识得这一种茶也是了不起的,一般女子根本就识不得。”话落,他抱着几个锦盒走了。

    “容景!说话不用这么粗鲁,你可是翩翩公子,你嘴里怎么能吐出狗屎呢!”云浅月见药老离开,神色郑重地提醒容景。她能说识得这几种茶叶吗?能说也不说。反正都不是她喜欢喝的,她就想看看而已,看看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有那个世界那几种茶叶。

    “你还是云王府的嫡女呢!大家闺秀,你不也一样粗鲁?”容景挑眉。

    “我和你怎么能一样?”云浅月话落,闻到一阵菜香问,顿时吸了吸鼻子,“好香,我闻到芙蓉烧鱼的味道了。”

    “那你有没有闻到银子的味道?”容景笑看着云浅月,慢悠悠地道:“昨日晚上云爷爷给我送来了一笔银子,是你的伙食费。我一看数目很多,就给你做了这芙蓉烧鱼。希望够你吃个几日。云爷爷还说不够的话再去找他拿银子。我应了。”

    “你……”云浅月瞪大眼睛,伸手指着容景,半天没说出来话。

    这时候外面响起青裳的声音,“世子,午膳好了!”

    “嗯,端来吧!”容景吩咐。

    青裳端着午膳进来,果然第一道菜就是芙蓉烧鱼。云浅月一见芙蓉烧鱼刹那什么都忘了,那个糟老头子给这个黑心的银子就给呗,反正也不是她的,以后云王府的家业也交不到她手上,要说心疼的人那该是云暮寒才是。这样一想,立即心安理得地吃起鱼来。

    容景笑看了她一眼,也拿起筷子。

    二人不再说话,房中静静,只有菜香缭绕。

    饭后,云浅月将自己仍在了容景的软榻上,四仰巴拉地躺着,吃饱喝足好想睡觉啊!不等她闭上眼睛,只听容景对外面吩咐,“冰泉,你带浅月小姐去我的书房!”

    “是,世子!”外面那叫冰泉的小童立即应声。

    “不要,我要睡觉。”云浅月对着容景摇头。

    “还想不想明日吃芙蓉烧鱼?若是不想吃的话,那你就睡吧!”容景看着她。

    今日才吃过,明日不吃也行。云浅月摇摇头,“不想!”

    “我说的明日是指以后。这芙蓉烧鱼放眼天下也就我身边有一人会做。你确定你现在要睡觉,不去书房?”容景挑眉。

    云浅月躺在软榻上纠结,半晌坐起身,没好气地道:“不吃又死不了。被你说得我好像有多馋似的,离了芙蓉烧鱼还活不了?”

    “你虽然不馋,但这等美味可不是谁想吃就吃的。”容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如玉的手轻轻敲击桌面,发出轻轻的响声,伴随着他温润的声音清浅却清晰,“想想这一生如此漫长,明日不吃是没什么,后日不吃也没什么,可是一辈子再与芙蓉烧鱼无缘岂不是可惜?”话落,他见云浅月还不动,对外面道:“行了,你去做别的事情吧!不用带她去书房了,她说不去了。”

    “谁说我不去了?”云浅月站起身,抬步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容景,“不是说你教我吗?难道就我自己去书房你不去?”

    “你先去,我要去我爷爷书房一趟。”容景道。

    云浅月再不说话,抬步出了房门。

    青泉见云浅月出来对他深施一礼,带着她向容景的书房走去。

    容景顺着窗子看着云浅月跟在青泉身后踢踢踏踏地走路,笑了笑,收回视线落在被她喝的那杯茶水上,凝视半晌,薄唇微抿,玉颜淡淡,看不出情绪。

    容景的书房距离他的主屋并不是太远。不出片刻青泉就带着云浅月来到书房。

    在书房门口他停住脚步,对着云浅月恭敬地一礼,“浅月小姐,这就是我家世子的书房,您自己进去就可。”

    “嗯!”云浅月点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青泉伸手将门关上,转身走了。

    云浅月看着这间书房,入目处一排排的书罗列在书架上,足足有好几十排。若不是看到这里门口没有人在等着她拿了书交费,她还以为进入了书店或者是图书馆。就算是图书馆怕是也没有这里大。她抬步向里面走去,顺着一排排书架走过,只见书架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经史子集,诗词歌赋,人物传记,江湖趣事,人文地理,图文解说,武学类、医学类、药学里、毒术类,甚至还有小市井的小人故事书,当真是包罗万象,无所不有。

    云浅月一边往里走,一边啧啧赞叹。足足用了两盏茶的时间才走到尽头,尽头处不是所谓的墙壁,而是一排水晶帘做阻隔,挡住了这些书架和罗列的书,透过水晶帘,依稀看到那边是一个内室,她挑开水晶帘走了进去,眼前刹那明亮,里面空无一物,无甚摆设,只有中间立着两个巨大的石柱,她顺着石柱底部向上看去,只见这两个石柱顶着上面的棚顶,棚顶上镶嵌着夜明珠。棚顶距离地面大约有几层楼那么高,两个巨大的石柱中间是用白玉石做成的台阶,直通上面。

    云浅月收回视线,回头看了一眼,撇了撇嘴,她倒要看看他这个书房有什么乾坤。遂抬步上了台阶,向上走去。

    足足用了一炷香的时间云浅月才爬到上面,她上去也顾不得看上面情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连抹汗都没力气,想着她这个身体如今真是糟透了。以前这短短的几十个台阶算什么?

    过了半晌,恢复了力气,云浅月这才起身站起来,只见上面居然是一个八角亭台。亭台有两间屋子那么大,四面用一种剔透的透明墙围住,正中间摆放了一张白玉石桌,桌子上放了一套茶具和几盘糕点,桌子旁放了两把软椅,两张软榻,正对着门口的方向放了一排书架,书架上整整齐齐地罗列了大约百本书。其余之外再无别物。

    云浅月扫视了一圈收回视线,走到那透明墙前伸手去摸,触手的感觉温凉光滑,她不由心里暗骂,这家伙真真是有钱烧的,用这么的多的水晶来做墙壁,当透明的玻璃用,当真是奢侈。

    透过透明的水晶向外看去,居然越过紫竹林将云王府一切情形看在眼底。

    云浅月再次啧啧赞叹,怪不得那个黑心的家伙在他老爹老妈死了之后又久病十年没被人从世子之位上拉下来呢!感情都是托了此地的福气,就在这里看着坐着,荣王府发生屁大点儿事儿都瞒不过他。他如何能被人拉了下去?

    看了半晌,云浅月撇撇嘴,回转身,身子一歪,躺到了白玉桌旁的软榻上,闭上眼睛,天窗有风吹进来,煞是凉爽,她舒服地打了个哈欠,想着此地睡觉当真不错。

    就在云浅月刚要睡着,外面的门吱呀一声响起,有人走了进来。步履是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轻缓轻浅。云浅月恍若不闻。

    不多时那人抬步走了上来,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软榻上睡着的云浅月,他眉梢挑了挑,声音温润,“我倒是忘了这里还放了两张软榻,居然方便了你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