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17章 暗无天日(1)

第117章 暗无天日(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困意浓浓,不理会他。

    “我刚刚忘了让青泉告诉你了,我下面的藏书限你半个月看完。”容景一撩衣摆,优雅地坐在了云浅月对面。

    “什么?你下面可是一千多本书,我大字不识一个,半个月看完个屁啊!”云浅月立即不困了,睁开眼睛看怪物似地看着容景。

    容景看着云浅月,声音极轻,“你到底识不识字你知我知。紫竹林外面那几个字可不是一个大字不识的人能看懂的。还会帮着我举一反三说出”擅入者死“的话。所以,你明白的。”

    云浅月眯起眼睛,盯着容景,容景对他挑了挑眉,她无所谓地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本小姐早就说了我天生我才了,不学就会。识字而已,自然难不住我。我如今什么都会,当真不用学的。”

    “嗯,你不仅会识字,还过目不忘。”容景不再看她,目光落在水晶墙壁外,“你既然天生我才,不用学也什么都会,那一千本书对你岂不是小菜一碟?”

    云浅月一噎,怒道:“天生我才也不是这么用的!一千本书才只用半个月看完,你想累死我吗?”

    “你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归我教导,半个月后武状元大会,我大约会出席观看。而武状元大会后会有何变化谁也不知。大约你是再来不成荣王府学习的。所以,我可不想你进来什么样出去还什么样,被人说成大字不识一个,丢了你自己的人是小,也丢了我的面子。让人觉得我连个你都教导不了,奇才之说简直是沽名钓誉。我岂不是被你牵累?所以,你累死也得给我全部都看完了。”容景难得说了一大段话声音还是一个温润平平不起半丝波澜的调子。

    云浅月不屑地哼了一声,“你还怕人家说?”

    “我是怕云爷爷对我失望。你要知道云爷爷对你被我教导识字学得一身才华可是给予了厚望。我自然不能让云爷爷他老人家伤心。”容景一叹。

    “反正半个月我看不完。爱谁失望谁失望!”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

    “喏,你还有一个选择,这里到有百本书,你若是三天将这百本书都背下的话,那么就不用看那些书了。”容景伸手一指云浅月身后的书架,“这个对你来说应该简单。”

    云浅月回头看向书架,刚刚没仔细看,如今这一看才方知那一排书架上罗列的书均是一种书,女戒!各种版本的女戒,从几千年前的第一女子编纂的女戒,到千年前女戒改进完善,再到几百年前被改进完善,又到百年前被改进完善,再到几十年前几年前直到当今被改进完善的女戒……

    她心里寒了寒,收回视线,脸已经一黑到底,“我才不要看这个!”

    “那就看下面那些书!”容景道。

    “容景,你还是不是人?我哪辈子和你有仇吗?你处处要与我作对?看我好欺负是不是?信不信我将你从这楼上扔下去?”云浅月死死盯着容景,看到他如画的眉眼温温润润地看着她,恨不得一拳揍上去。

    “和我有仇的人你认为能进了紫竹林,进了我的屋子,还来我的书房?”容景挑眉,看着云浅月愤怒的小脸,浅浅一笑,“我就给你两种选择,一种是三天看完这些女戒,一种是半个月看完下面那些书。你选一个!”

    “两个都不选!”云浅月断然道。

    容景一叹,伸手揉揉眉心,无奈道:“看来我是真真教导不了你。既然如此,还是让夜天倾教导你吧!”话落,他对外面喊道:“青泉,将刚刚云王府送来的浅月小姐的一应所用都送去太子府吧!你也将浅月小姐护送去太子府,务必亲自交给太子殿下。”

    “是!”青泉在外面应声。难得容景声音很轻,他耳目却是好使。

    容景话落,不看云浅月,对她摆摆手,“想必你是很乐意去太子府。去吧!”

    云浅月坐着不动,心里咬牙切齿。

    容景等了半晌见他不动,抬头挑眉看着她,“不愿意去?”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见夜天倾那副嘴脸还不如她对着这些书呢!一千本书半个月看完是难了些,但她的确是过目不忘的,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看出来的。况且她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又不方便问人,只能从书中了解了。如今容景这里藏书种类齐全,她看了总归是进了自己的脑子里,虽然累点儿,也不算吃亏。半个月能看多少是多少吧!

    虽然是这么想,但终究心里不舒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过目不忘的?”

    容景凤眸眨了眨,“还记得香泉山那局棋吗?你若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如何能赢了我喝一杯酒?”

    原来是那里出了错!该死的酒啊,果然是喝酒误事。云浅月没好气地道:“半个月就半个月!我答应了。不过我不敢保证全部看完,只能说看多少算多少。大不了我出去绝对不辱没了你名声就是了。”

    “好!你若是偷懒故意看不完我大约也是知道的。到时候你那十二尊金佛像就都归我所有了。若是你心疼它们的话,最好就别偷懒。”容景这回痛快地点了点头,没有丝毫意料地笑了笑,起身站了起来,对她道:“那从现在起你就开始看吧!有什么需要对外面喊青裳或者青泉就成。”

    “嗯!”云浅月哼了一声。什么是地主阶级?这就是!

    容景缓步下了玉阶,再不回头,不出片刻就出了书房。

    云浅月依旧躺在软榻上,睁着眼睛看着棚顶,半晌,她无奈地坐起身,前世是孤儿,无父母依靠,她寒窗苦读了二十年也就算了。谁叫天生命不好呢!偏偏今世是个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还得重拾旧业苦学,有她这么倒霉的吗?心里腹徘了半晌,她还是下了玉阶。那十二尊佛像她辛辛苦苦藏了起来,自然不能便宜了这个黑心的家伙被他独自吞了去。

    云浅月来到那间盛满书的房间时,容景早已经离开。她从第一排拿起第一本书,抖了抖,是一本天圣史志,她握在手里,对外面喊,“给我搬一张软榻来!”

    “是,浅月小姐!”青泉在外面应声,脚步声远去。

    云浅月打开第一页,开始翻看。

    不多时青泉打开门,将一张软榻放在窗边,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居然倒着拿着书在读,不由愣了一下,悄声退了下去。

    云浅月看了两页,发现自己还没看下面的那页脑中就自动的现出下面的内容,她翻过去那页下一页的内容果然和她脑中所想一摸一样。不由心中惊异,她快速地翻页,果然还是没等她翻到那页脑中就已经现出那页的内容,一个字都不带差的。她将书合上,闭上眼睛,一本书已经在脑中形成。

    似乎还不止是这一本书,她大脑中像是因为这一本书引开了被关住的闸水一般汹涌而出,诗词歌赋,经史子集,奇闻传记、江湖趣事,人文地理,图文解说,武学类、医学类、药学里、毒术类……种类繁多,将她大脑似乎要涌爆。

    云浅月压抑住心中掀起的惊涛骇浪,握着手中的书,靠着书架坐在地上,闭着眼睛静静地接受脑中涌来的这些东西,一行行一目目,好像是她曾经背过这些东西一般。

    时间静静而过,她脑中的东西依然涓涓如细流,不停地涌出。

    云浅月静静地接收,她清楚的知道这怕是这个身体曾经所学,她人虽然离开了,但是脑中这些东西确是留了下来,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一直抗拒学习识字,所以这些东西就被她给封存了。如今她愿意学习,有了这个突破口,这些东西自然而然就涌出来了。

    一边吸收,云浅月心里一边默默感叹,这个身体主人到底学了多少东西?看了多少书?大约不次于这里这一千多本吧!她想着她的猜测果然是对的。这个身体主人果然不如传言一般,那些传言她大字不识什么都不懂只不过是表象而已。她其实是才华满腹,饱读诗书。

    云浅月不停地叹息,原来这个女子和她前世那个身体一样苦,居然都摆脱不了苦苦学习的命。或许比她还苦,因为这个身体似乎隐忍很久,也藏了很多秘密。她希望她此番得了这些知识,还能得到她这个身体留下的记忆。那么她就能明白她到底为了什么而如此隐忍伪装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云浅月闭着眼睛似乎忘了所有,只剩余满脑子的东西如过电影一般放映。

    这一处书房无人来打扰,静寂无声。甚至整个紫竹苑都静寂无声。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脑中再不接收东西,云浅月才睁开眼睛,小脸上写满浓浓的失望。她只得了这个身体这些年所看的书,其余的无论她多用力去想,想到脑瓜仁都疼了也是一片空白没有记忆。

    她叹了口气,看来这回是寻到了这个机缘,因为她有心想看书,所以引出了脑子存留的这个身体所学的记忆,其它的记忆有没有怕是还要看机缘。不过这已经够她欣喜的了。本来以为容景给她半个月时间是看不完这些书的,如今保不准还真是可以看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