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18章 暗无天日(2)

第118章 暗无天日(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她低头去看手中的书,入眼处漆黑一片,这才一愣,天黑了?她站起身,动了动,屁股传来一阵钻心的疼,腿脚发麻,半天也动不了,看来时间太长被僵住了,她只能伸手去揉腿,半天才缓过劲来,但还是发软不能起身,她只能对着外面喊,“青裳!青泉,谁在?”

    “浅月小姐,奴婢在呢!”外面传来一声惊喜的声音。

    “如今什么时辰了?半夜了吗?”云浅月问。

    外面没了声音,似乎被她给问住了。

    “你先进来,扶我起来!”云浅月道。

    书房的门被推开,青裳挑着灯笼走了进来,书房内刹那亮了。她过来见云浅月在地上坐着,一惊,连忙放下灯笼上前扶起她,她身上沾了一身夜晚的凉气,给云浅月凉的一个激灵。

    “对不起啊浅月小姐,奴婢在外面站得太久了才这么凉的。我先扶您去软榻上坐下。”青裳连忙道歉。

    “你在外面等着我来啊?其实不用的,辛苦你了。”云浅月有些歉意地看了青裳一眼,点点头,“你扶我先去软榻吧,我估计坐得太久了,整个身子都僵了。”

    “嗯,奴婢扶您过去!”青裳点点头,一边搀扶着云浅月向软榻走去一边道:“您哪里只是坐得太久?简直就是实在太久了?从您进来书房到今日都三日了。奴婢想进来喊您,但早先我家世子交待了说不等你喊我们,让我们谁也不准喊您。否则奴婢早就冲进来了。”

    “啊?”云浅月惊了,“你说我进来三日了?”

    “是呢!奴婢不敢骗小姐,您的确是进来三日了。今日是第三日夜。准确说您是进来三日三夜了。”青裳点点头,“小姐大约是看书看的太入神了,所以忘了时间。”

    天!云浅月唏嘘了一声。

    青裳再不说话,将云浅月扶到软榻上坐下,蹲下身子,“奴婢给小姐揉揉腿吧!这样好得快一些。”

    “好,谢谢你。”云浅月点头,依然从那三日三夜的话里回不过味来。

    “小姐客气了!奴婢应该的,不用您谢。”青裳笑着摇摇头,用一双手给云浅月拿捏。她的力道不轻不重,让云浅月很是受用,顿时感觉不那么酸麻了。

    云浅月依然不敢相信,“我绝然就这么过了三日?”

    “小姐的确是这样过了三日呢!你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奴婢几次都想进来喊您,但是怕打扰了您。所以就一直等在外面等您喊奴婢。等到明日早上您再不喊奴婢的话,奴婢是真忍不住要冲进来喊您了。”青裳道。

    “你这三日夜都没睡觉啊!”云浅月歉意更浓。

    “奴婢还是睡了的,青泉和奴婢二人轮班守在外面。他晚上时候下去睡了,奴婢才过来守着的。”青裳摇摇头。

    云浅月点点头,又问,“容景呢?”

    “我家世子有事情没在府中,从那日世子从这书房出去就出府了,奴婢也不知世子去哪里了,就交代了奴婢不等小姐喊就不准来打扰。”青裳轻声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言语。

    青裳也不再说话。

    过了半晌,云浅月摆摆手,“我好了,你起来吧!不用按了。”

    青裳站起身,见云浅月坐着不动,没有要吃饭的样子,轻声询问,“小姐,奴婢一直让药老在厨房给您热着饭菜了。您和奴婢去您的住处用膳吧!”

    “好!”云浅月点点头,站起身。

    青裳连忙在前面引路,二人出了书房。

    外面清风寂寂,夜色正浓。云浅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黑蒙蒙的,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她收回视线,跟着彩莲脚步向她的房间走去。

    “浅月小姐终于出来了,小老儿这就去给您端来药膳。”药老听到声音从屋中出来,显然未曾睡下,也是在等着云浅月的。

    “劳烦您了。”云浅月歉意地一笑。

    药老笑呵呵去了厨房。

    “浅月小姐您不用客气,我家世子走的时候就交代了。我们照顾好您是应该的。”青裳回头对云浅月笑着道。她发现浅月小姐没有大家闺秀的架子,还很体贴下人好说话,很容易让人亲近喜欢。

    “你家世子那是怕我累死了给他丢人!”云浅月哼了一声。想着不知道什么事儿值得那个家伙亲自出去办。

    青裳轻轻笑了,并不言语。

    云浅月看着青裳,觉得容景的这个婢女比彩莲、听雪、听雨可是强了太多。不卑不吭,不多言多语,也不嘴碎。她笑着问道:“青裳,你嫁人了吗?”

    青裳脚步一顿,灯笼照着她的脸庞有些发红,对云浅月摇摇头,“还未曾。”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询问。人家再好也不是她的人,况且人家没嫁人她也娶不来。

    二人再不说话,不多时就来到了东厢的暖阁,青裳挑开帘子,对云浅月躬身道:“浅月小姐,就是这里。”

    云浅月就着青裳挑开的帘子抬步走了进去。屋中珠帘翠幕,浣纱壁窗,轻纱帘帐,布置雅致但不奢华,与她在云王府的房间相差无几。她扫了一眼,走到桌前坐下,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家世子这个院子还曾经住过女子?否则如何会有这样一间屋子?”

    青裳将灯笼熄灭,笑着摇摇头,“这是前几日知道浅月小姐要住进来,世子命奴婢收拾的呢!以前这房间是做世子的小书房的。世子懒得去那间书房的时候,就来这里。”

    “哦,原来这样!”云浅月没骨头一般地趴在桌子上。

    外面脚步声伴随着菜香味传来,青裳立即出去迎接,不多时将各式饭菜摆了满满一桌子。云浅月本来不觉得饿,这饭菜一上来她就立马有了食欲,连忙拿起筷子吃了两口,对青裳问,“这些都是药老做的?”

    “嗯,药老不仅会种植药材,会养花,还会医术和做得一手好菜。”青裳看着桌子上的菜笑着道:“这些都是世子列出的菜单,说浅月小姐您喜欢吃的菜。”

    “这么说那芙蓉烧鱼也是他做的了?”云浅月眼睛一亮。是不是说明她只要围住药老这老头以后都能有芙蓉烧鱼吃了?

    “回小姐,不是呢!药老虽然惯常做许多好菜,但是这芙蓉烧鱼还是做不出的。”青裳笑着摇摇头。

    云浅月脸一垮,“那您知道谁做得好芙蓉烧鱼吗?就那天吃那个谁做得?”

    “回小姐,这个奴婢不能告诉您,我家世子要我们保密。”青裳摇摇头。

    云浅月切了一声,低头继续吃饭,嘴里嘟囔道:“他不就是抓住我这点了吗?等哪天我将刚刚养成这好吃懒做的毛病都改了,看她还拿什么威胁我。”

    青裳笑而不语。觉得浅月小姐着实可爱。如今这么纯碎性情的女子何其少见?

    吃过饭后,云浅月打了个哈欠,困倦地趴在桌子上懒得动。

    青裳将东西收拾下去,回来见她趴在桌子上,心疼地道:“小姐这几日大约累坏了,您赶快休息吧!有什么事情只要喊奴婢一声,奴婢很快就来。”

    “好!”云浅月向床上走去。

    青裳关上门,退了下去。

    本来以为可以睡很久,不想第二日天刚亮她就醒了,而且再无困意。云浅月遂起床,在屋中打了一遍太极,又伸展了一番拳脚,才打开门。

    青裳也刚刚起来,似乎没料到云浅月竟然没睡几个时辰,给她见了礼,进屋来侍候她洗漱用膳。

    吃过早饭后,云浅月惦记着将昨日脑中的东西拿去和容景书房中那些书做对比,看看是不是相差无二。便很积极地去了书房。

    青裳将她送到门口,嘱咐道:“浅月小姐,你要仔细身子,记得喊奴婢。”

    “好!”云浅月摆摆手,关上了书房的门。

    青裳看着书房愣神,想着谁说浅月小姐大字不识?一个大字不识的人如何能在书房痴迷地看了三日书不眠不休?况且世子身上的寒毒顽疾也是因为浅月小姐治好了呢!浅月小姐肯定不如传言一般。

    “青裳,世子刚刚来信了,问浅月小姐情况如何?”青泉走过来,向着书房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

    “浅月小姐昨日半夜刚刚从书房出来,今日早早就起来又进去了。咱们世子怎么就这么狠心,我看浅月小姐在咱们这里住这几日不但胖不了,怕是还会瘦了。”青裳低声埋怨道:“一千多本书呢,才半个月的时间,浅月小姐如何能看完?就是世子当初不也用了一个月才看完吗?”

    “我也觉得世子太狠了。不过世子既然如此吩咐,必然有他的道理。咱们只将浅月小姐的情况告诉给世子就成了。”青泉道。

    “嗯!”青裳点点头,又低声问,“世子到底去了哪里?以往离开的时候都不瞒着我们的,这回怎么连我们也瞒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