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19章 暗无天日(3)

第119章 暗无天日(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世子就只带走了弦歌哥哥。 恐怕只有弦歌哥哥知道世子去了哪里了。”青泉叹了口气,羡慕地道:“我真羡慕弦歌哥哥,可以每年都和世子出去,而我们却要守在这里。”

    “谁叫你没弦歌武功好了。继续回去练吧!世子说了,等哪日你打败弦歌,他也带着你出去。”青裳笑着道。

    青泉哼了一声,“我自然一定能打败他的!”

    青裳看着青泉笑了笑,叹息了一声道:“我以前就想着只要世子能好好的,我们什么都不求,如今上天保佑,世子终于好了。我们也不用再日日提心吊胆,生怕哪一日世子离我们而去了。”

    “嗯,多亏了浅月小姐。”青泉点点头。

    “可惜浅月小姐是那么个身份,若她不是云王府的唯一嫡女的话,我到希望浅月小姐能嫁给咱们世子的。他们看起来言语不合,性情也大不相同,我却是感觉咱们世子和浅月小姐站在一起或者坐在一起的时候是最相配的。”青裳低声道。

    “我还希望呢!别想了。若是咱们世子喜欢,一定有办法娶到浅月小姐的。若是不喜欢,我们喜欢也没用。”青泉看着青裳,打趣道:“姐,你再操心都老了。弦歌哥哥会不要你的。”

    “去你的,死小子,越来越不学好了!”青裳脸一红,佯装伸手去打青泉。

    青泉立即躲开。姐弟二人笑闹着离开了书房。

    书房内云浅月早已经一门心思扑在了书架的书上。她从第一排书架开始,一本本翻看起来,与脑中所接收的东西做一一对照。有些她脑中没有记忆的书单独挑出来,将脑中有记忆的书略过。

    她沉浸在书中,不知不觉天又黑了。直到房间内再看不见什么,但她没有想离开的意思,对外面喊,“青裳,给我点一盏灯!”

    “浅月小姐,您要吃饭吗?”青裳问。

    “将饭菜端来这里吧!”云浅月犹豫了一下道。

    “好!”青裳立即去了。

    不多时青裳拿了一颗夜明珠来,书房内霎时亮如白昼,云浅月瞥了那夜明珠一眼,拳头般大,她撇撇嘴,容景这家伙有的是好东西,她这么成日里在这些好东西里泡着,也见怪不怪了。

    “这颗夜明珠是王妃留下的呢!世子一直没用,如今世子怕浅月小姐将眼睛看坏了。就将这个留下了。”青裳将一应所用准备妥当,问道:“浅月小姐,奴婢侍候您布菜吗?”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你去休息吧!不用在外面守着我的。”云浅月拿着手走到桌前坐下,对着青裳摆摆手。

    青裳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云浅月一边翻着书一边用膳。饭后,又埋入了书架中,直到困乏,便就在青泉搬来的那个软榻上睡了。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她便也是这样日日除了看书就是睡觉,再无别的事情。

    接下来几日,都是天亮了又黑,黑了又亮,云浅月不知疲倦地沉寂在书中。几十排的书架被她看得所剩寥寥无几。而她早已经不知道进来几日,也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青泉和青裳担忧云浅月身体的同时,又是万般绞尽心思地在她膳食上下功夫。

    这一日,云浅月终于将容景书房那几十排书架上的书都略过了一遍,她放下最后一本,看向挑出来的那些没看过的书,大约有一百多本,有几本是古籍典藏,还有几本绝迹的几百年前遗留下来的传记孤本,还有几本有关医术和毒术的书籍,页面都极其陈旧,书页都泛黄,还有几本是用竹简编纂的,显然这些市面上少见或者淘不到而没有被这个身体主人看过,再剩下的那些则是些奇闻趣事,市井的人物故事之类的,她将那百多本书扫了一遍,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对外面喊,“青裳,今日第几日了?”

    她想看看还有没有时间将剩余这几本书熟记脑中。怎么也要对得起她这些天的辛苦吧!这些天她略过那些书,为的就是寻出这个身体没看过的书来。如今找出来了,自然要看完。实在没时间,她就搬走。

    “回浅月小姐,今日第十四日了。如今午时刚过。”青裳在外面道。

    “那好,你就将午膳端来这里,我今日定能都看完。”云浅月一边揉着酸疼的肩膀,一边对外面问,“容景回来了吗?”

    “回浅月小姐,我家世子还没回府。”青裳道。

    云浅月蹙眉,想着容景那家伙干什么大事儿坏事儿去了?居然将她仍在这里一连走了将近半个月还没回来?她也懒得再想,开始端正姿势打太极,以图让自己僵硬的胳膊腿活动开。

    青裳听不到云浅月声音,立即下去准备饭菜了。

    吃过午饭,云浅月继续埋头看那剩余的书,自然先挑选那几本孤本和古籍来看。这回明显脑中没有记忆慢了许多,但她仗着过目不忘,再加上这些日子将这个身体遗留的记忆转化吸收为自己的,如今遇到些艰涩难懂的到也略微一琢磨就能融汇贯通。

    天渐渐暗下来时,云浅月已经将剩余那几本医书毒术孤本和古籍看完。她见天色还早,也不觉得累,颇有兴趣地拿起那些市井故事和小人书看了起来。这种小书以前在那个世界很早以前地摊上也是卖的,只不过后来随着发展,越发的稀少了。如今没想到容景这书房里还藏了这么多。她看了一本,觉得有意思,便又拿起一本,紧接着一本一本便放不下了。

    就在天色全黑下来之时,云浅月看不见了,刚要喊青裳掌灯,听到有人走近门口,紧接着书房的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她一边看着书一边想着这个家伙终于回府了吗?头也不抬地道:“你回来的正好,给我点上灯!”

    那人的脚步一顿,视线向这边看来,并没有立即动作。

    “对了,我忘了根本就不用掌灯了,就将你那颗夜明珠拿出来。白日里不用的时候我给你收进左侧墙壁角落那个盒子里了。听青裳说是你娘留给你的,我可不敢弄坏了。”云浅月又道。

    身后那人依然没有动作,视线却是焦在了她身上。

    “喂,你没听见吗?一走半个月,你到变成聋子了还是哑巴了?”云浅月眼睛焦在书上不离开,用力地睁着,她正看到一处有意思处,舍不得离开一分。

    背后那人呼吸似乎乱了一乱,但很快又归于平静,还是没动。

    “容景,你站在门口搞什么幺蛾子?还不快点儿!”云浅月有些恼,催促道:“快些给我掌灯,没听见吗?”

    云浅月话落,那人终于动了,脚步轻浅地走进来,走到左侧墙角处从盒子里取出那颗夜明珠,书房霎时明亮如昼。他将夜明珠轻轻放下,缓步向云浅月走来。

    “你这半个月干什么去了?不声不响的,不会干什么坏事儿去了吧?”刹那的明亮感觉让云浅月有些不适应,她闭了闭眼,再睁开,问道。

    那人没有言语,则是在她身后停住脚步。

    云浅月这才感觉出不对,看来她真是看书看的糊涂迷糊了。这人的脚步和气息明明就不是容景,容景的脚步是轻缓优雅,即便看不到他的人,听到他的脚步声,也让人感觉那是一幅画卷在慢慢展开,而这人的脚步声虽然也是轻,但却是悄然沉静,像是冬日里簌簌而落的雪,容景的气息是如雪似莲,这人的气息却只是干净。

    她想到这,猛地回头看去。只见她身后的人果然不是容景。

    那人是一名极为年轻的男子,看起来比容景要略微小一些。眉目干净,细看之下与容景有几分相像,他身上穿的不是大家公子所穿的锦袍,而是一身萧萧白衫,白衫质地不算上乘,但贵在洁净无瑕,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纤尘不染。腰间挂着一块同样剔透晶莹的玉佩,再无多余点缀。

    云浅月看着那人,那人同时也在看着他。云浅月眼中的神情是疑惑,那人眸中情绪朦胧如雾,复杂莫测,让她看不清。似乎含了万千情绪,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云浅月被他目光看得不太舒服,仿佛他认识她一般,她抿了抿唇,试探地问:“我是云浅月!请问你是谁?”

    云浅月话落,那人身子猛地一颤。

    云浅月见男子神色不对,暗叫了一声遭,她大约说错话了!

    在这天圣朝中不认识她这个身体的怕是少,而她如今才来这么些日子,认识的人可谓是寥寥无几。她这样一句话,岂不是告诉他自己不是真正的云浅月?但话出口也收不回。她只能看着男子,反正灵魂附身这种奇妙的事情没有灵隐神棍揭穿她的话,别人就算疑惑也没有证据,奈何不得她的。

    男子身子一颤之后,看着云浅月,眸光划过一丝刺痛。

    云浅月一怔,面上却不动声色,坦坦然然地看着男子。见他与容景有几分相像,看来是容景的兄弟了。不过那日在她和容景被救出来的灵台寺后山别院门口她并没有见过这个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