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20章 三千隐卫(1)

第120章 三千隐卫(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男子似乎受不住云浅月的目光,缓缓移开视线,看向别处。 眸光中那一丝刺痛一闪而逝,沉默不语。并没有回答云浅月的话。

    云浅月撇撇嘴,想着容景家的人大约和他一样,都是眼高于顶的怪物。她也懒得再理会,收回视线继续看书。

    这时候外面传来青裳急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她恭敬的声音传来,“是枫公子来了吗?世子早就交代了我们,说您会来,奴婢以为您十多日前就该到了呢!不想今日才到。”

    枫公子?云浅月心思一动,想起那日她随容景进荣王府时候似乎听过容景说容枫要来什么的,看来就是这个人了。

    “我叫容枫!浅月小姐……当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几年不见而已,你便不识得我了吗?还是说我当真不值得让你去记住名字?”男子不答青裳的话,突然开口。他的声音是那种雾气沉沉,似乎从天外飘来。

    云浅月一惊,猛地回头。

    男子不看她,忽然转身向外走去,脚步一改来时的轻浅,有些踉跄。

    云浅月眨了眨眼睛,有些呆怔,这是什么情况?

    青裳正来到书房门口,容枫出来她险些与他撞在一起。连忙躲开,见容枫脸色发白,面色不好,她一惊,连忙唤道:“枫公子?”

    容枫看了青裳一眼,并未说话,足尖轻点,瞬间消失了身影。

    青裳一愣,再抬眼哪里还有容枫的影子,她回头看书房内的云浅月,见她同样是一脸呆怔,不由问道:“浅月小姐,枫公子这是怎么了?”

    云浅月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奴婢从来没见过枫公子这般神色失态。枫公子虽然比我家世子小一岁,但是言行举止有时候比我家世子还要老成呢!世子总是嘲笑他小老头。如今枫公子这般失态,真是罕见。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青裳疑惑地看着云浅月,“浅月小姐,枫公子进来说什么吗?奴婢刚刚听说我家世子回来了,离开了一会儿!”

    “我就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就走了。”云浅月想起容枫说的那一句话,压制住心底冒出的怪异想法,无辜地摇摇头,“估计他怕见生人吧!对了,我还报了自己的名字,是被我吓走了?”

    “枫公子如何会怕生人?浅月小姐这么好,如何会可怕?应该是有什么事情。”青裳笑着摇摇头,想了半天也不得其解,遂不探究了,走进来对云浅月询问:“浅月小姐,您看完了吗?世子如今刚刚进了他房间,您要过去吗?”

    “我还没看完,你先过去吧!”云浅月摆摆手。

    青裳应了一声,关上门走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剩下的几本小书,没了再看的心思,遂扔了书仔细冥想,脑中除了她前世的记忆和如今接收的这些书中知识外再无其它。她叹了口气,想着难道是这个身体主人的一笔风流债?不是她龌龊,而是容枫那句话让她不这样想都不行?

    容枫说几年不见……也就是说他们是认识的!

    云浅月感觉头有些隐隐疼了起来,用手扶住额头,立即打住了探究的想法。爱咋地咋地,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云浅月,自然不必要为此纠葛。想到此,遂起身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抬步向书房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见青裳又急急走来,见到她立即道:“浅月小姐,我家世子说您不必看了。云王府的大管家来接您回去,如今马车就等在门口,说天色晚了,您不必和他告辞了,这就回去吧!”

    云浅月脚步顿住,看向容景的房间,只见那里并没有掌灯,帘幕拉着,隐约有一个身影立在窗前。她收回视线,点点头,“好,我这就回去!”

    “奴婢送你出去!”青裳连忙头前领路。

    云浅月再不耽搁,抬步向外走去。

    出了紫竹林,就见吊桥凉亭上坐着两个年轻公子,正是那日她进来时候在门口见的两人,也是容景的兄弟。她视而不见,由青裳领着上了吊桥。

    距离那座凉亭还有几步的距离,只见亭中那二人齐齐站起身,对着她斯文一礼,“在下容翼,在下容,浅月小姐有礼了!”

    “两位公子好!”云浅月向来是别人对她客气她难以对人冷脸,除了夜天倾。她对二人点点头,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去。

    容翼和容显然没料到云浅月会对他们和颜悦色,一时间面上齐齐染上喜色。他们不敢闯入紫竹林,在这里足足守了半个月才将云浅月守出来,哪里会轻易让她离开,连忙拦住她脚步,“浅月小姐请留步,坐下来喝一杯茶如何?”

    云浅月脚步顿住,摇摇头,“我不渴!”

    二人一愣,一时间不知道再用什么理由去留人家。

    青裳强忍住笑意,看着二人道:“两位公子要邀请浅月小姐喝茶也选得不是时候,如今云王府的马车就等在门口,天色也晚了,浅月小姐急于回去。您们说她能有时间坐下来喝茶吗?”

    “那就让云王府的马车等上片刻!”容翼立即道。

    “不错!”容也立即点头。

    如今距离的近了,他们看着云浅月,越发觉得她清丽脱俗,美艳不可方物。天色将晚,那女子一身紫衣华贵,容颜绝美,她背后是紫竹林,她像是从画中走来。让二人呼吸都不自觉放轻了。

    云浅月想着这就是传说中的搭讪吧!她嘴角抽了抽。

    青裳立即又道:“云王府大总管等片刻倒是没什么,就怕是宫中皇上身边的陆公公可是等不得。两位公子快快让路吧!若是被陆公公知道是您二位截住了浅月小姐让他久等,他怕是会恼了两位的。刚刚传来话,陆公公正等在云王府给浅月小姐传达皇上的话呢!”

    那二人一听,立即让开了路。

    云浅月再不理会二人,抬步过了亭子。由青裳陪着,很快就出了荣王府。

    云浅月走远,容翼和容还移不开视线。

    不多时,有两个小丫头并肩打着灯笼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小丫头见到容翼行了个礼,当先开口,“二公子,二少夫人命奴婢来请您回院子!”

    “三公子,三少夫人也派奴婢来给您传话,说今日给您做了您最爱吃的菜,让你过去用膳。”另外一个小丫头对着容行了礼,也立即道。

    二人这才收回视线,眼中齐齐闪过烦躁的情绪,齐齐摆摆手,“告诉她,今日不过去了。我还有事儿!”

    “二公子?这……”

    “三公子,三少夫人可是等着您呢,您不去的话……”

    “不去就不去,能怎么着?赶紧离开!”容翼和容冷下脸挥手赶人。

    两个小丫头对看一眼,只能转身离开。心头想着二少夫人和三少夫人这回怕是又要发脾气了。这一连半个月两位公子都守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先前她们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后来终于打听出原来是云王府的浅月小姐住进了紫竹苑。这两位公子也不想想,他们都是成了家,有了妻妾的人了,如何还能再娶浅月小姐进门?就算浅月小姐行为不端,名声污秽,但那也是云王府的嫡女,轮谁也轮不到这两位公子。不知道这两位公子怎么突然就齐齐犯了疯,迷恋上了浅月小姐。

    两个小丫鬟走远,容翼和容收回视线,对看一眼,叹息一声,坐了下来。

    “二哥,我看我们不应该喝茶,今日喝酒吧!”容道。

    “你说得对。早不知道原来浅月小姐如此……如此美好,若是早知,为兄定然不这么早娶妻。”容翼黯然地道。

    “如此美人,若是能一亲芳泽,也不枉此生。”容惋惜地道。

    “哼,便宜那个人了,这些日子都在他的院子里,恐怕如今她早就不干净了。”容翼的口气像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容向着紫竹林看了一眼,哼了一声,“他还能活几年?等着看吧!”

    容翼也向着紫竹林看了一眼,也哼了一声,“这荣王府的确该换主人了!”

    二人齐齐收回视线,心照不宣,不再说话。心中却是各自想着有什么办法将刚刚那离开的女子弄到身边,就算不弄到身边,一亲芳泽,风流一夜也行。

    云浅月自然不知道那二人的龌龊想法,脚步不停,很快就来到了荣王府门口。果然见她的那辆极为显眼的马车停在那里。车前坐着云孟。

    “行,辛苦你送我出来了。回去吧!”云浅月对着青裳摆摆手。

    “浅月小姐慢走!”青裳停住脚步。

    云孟连忙挑开车帘,对着云浅月心疼地道:“浅月小姐瘦了呢!快回府吧!如今宫里的陆公公正在府中等着,说皇上派他去传话,要亲自见到浅月小姐交待一番。”

    云浅月点点头,上了马车。

    云孟急急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荣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