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21章 三千隐卫(2)

第121章 三千隐卫(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青裳还为刚刚云孟的那句“浅月小姐瘦了”而自责。 这浅月小姐本来就瘦,但是来荣王府之前气色还稍微好些,这些日子没有吃好睡好不停地看书,着实是又瘦了一大圈。她本来想等浅月小姐看完那些书好好给她补一补,不想这么快就离开了。她有些不舍,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去。

    青裳刚走回两步,便见有两个女子在婢女的簇拥下急急赶来。正是二公子容翼的夫人和三公子容的夫人。她皱了皱眉,不理会,向内走去。她自小跟在容景身边,在紫竹苑侍候,自然无须给这些人行礼。荣王府的小姐都没有她作为世子身边侍候的人尊贵。

    “青裳,那云府的浅月小姐呢?”容翼的夫人当先出声质问。

    “回二少夫人,浅月小姐刚刚离开。”青裳停住脚步,虽然心里不以为然,但面上还是规矩地回了一句话。

    “什么?她居然这么快就离开了?”容的夫人声音微微尖锐。

    “怕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怕我们找她算账急急走了吧?”容翼的夫人面色含怒,这些日子她受够了容翼的气,如今自然一肚子对云浅月的恼恨。

    “哼,我看她就是。如今知道怕了?那就别勾引别人家的男人啊!”容的夫人也是一肚子恨恼。这些日子容都不去她的房间了,着了魔似地日夜守在紫枫林外的凉亭,她对自己的丈夫无可奈何,只能来寻云浅月,打算警告一番。

    青裳本来不打算说话,但见她们这么污秽云浅月,实在有些气愤,不卑不吭地道:“两位夫人怕是说错了,浅月小姐从那日进府后就一直待在我家世子的书房,从来没勾引别人。刚刚也是宫内皇上身边侍候的陆公公亲自去云王府给浅月小姐传话,浅月小姐才急急离开的,根本没有怕了谁逃跑一说。”

    那二人一愣,似乎没想到青裳维护云浅月。

    青裳又不冷不热地警告道:“两位夫人可要慎言,被我家世子听到的话,奴婢不知道世子会不会生气,毕竟在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奴婢发现我家世子是最见不得有人说浅月小姐半句不是的。”

    话落,青裳再不理会二人,抬步向府内走去。

    那二人张了张口,两张脂粉覆盖的脸有些发白,对看一眼,终是再没言声,转身各自回了各自的院子。她们清楚地知道在这荣王府虽然是容老王爷最大,但是真正当家掌家的人是大病了十年如今出府的景世子。她们从进门两三年到现在都未曾有机会见到过景世子一面,但荣王府无人不对景世子尊敬,无论是丫鬟,还是小厮,还是仆人,以及各院子侍候的人明地里背地里都不敢说景世子半句坏话。青裳是景世子身边侍候的人,她们如今一听景世子维护浅月小姐,哪里还敢再多说半句?虽然心下有些不甘,但一想着景世子既然如此维护浅月小姐,她们的男人就算再鬼迷了心窍也是得不到手的,心里总算踏实了些。

    云浅月此时坐在车里,哪里知道她走后还有这一幕小插曲。更是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居然勾引了人。她只是想着皇上身边的大总管找她做什么。

    马车一路顺畅地回到了云王府,车还没停稳,门口就传来陆公公公鸭嗓子的声音,“哎呀,浅月小姐这是终于回来了,可让老奴好等!”

    云浅月伸手挑开帘子,看着陆公公,露出一抹灿烂的笑,“我哪里知道公公要来?要是早知道的话我早早就沐浴换衣回来等着您大驾。”

    陆公公一愣,顿时老脸笑成了花,“哎呦,数日不见,浅月小姐越发的嘴甜会说话了,您这话说得可让老奴的心花儿都开了。”

    云浅月身子抖了一下,坐在车上不动,挑着帘子看着陆公公,脸上笑意不减,“不知公公找我何事儿?”

    “哪里是老奴找您啊!是皇上命老奴来告诉浅月小姐,明日在较场举行武状元大会,皇上知道浅月小姐一直喜好武艺,特意恩准浅月小姐去观看。”陆公公笑着道。

    “皇上恩准我去观看武状元大会?”云浅月看着陆公公。

    “是啊,浅月小姐,这是只准男子才能参加的武状元大会。女子从不准涉足,连皇后娘娘和后宫的娘娘公主们都没有资格参加的,皇上只准了您一人呢!还特意命老奴亲自传达给您。这可是天大的恩典啊。”陆公公又笑道。

    云浅月心里猜测着皇上的意思,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笑得越发开心,立即欢喜地道:“那感情好了,皇上姑父对我真是太好了。我早就想着目睹我天圣男儿的武技英姿呢!如今有机会,自然令人欣喜。我明日一定去!”

    “老奴就知道浅月小姐一定会欢喜的。”陆公公笑呵呵对一作揖,“那老奴就回宫向皇上复旨了。”

    “好!”云浅月笑着点头。

    云孟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塞进陆公公手里,极为恭敬地送客,“陆公公辛苦跑了一趟,天黑路滑,公公慢走!”

    “客气!客气!”陆公公也不推脱,笑着接了,上了马车。

    陆公公的马车走远,云浅月才从车上下来,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心里寻思着皇上的用意,天圣所有女子连皇后都没有资格参加而她却得了恩准,这的确是陆公公所说的天大的恩准了。但她总觉得她一人太过鹤立鸡群不是什么好事儿。偏头看云孟,云孟也是一脸愁容,她挑眉问道:“孟叔,您可有想法?”

    云孟一怔,似乎没料到云浅月问他,他连忙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叹息一声,“这虽然是天大的恩典,但老奴总觉得不是这么简单。皇上必有其他用意的。不过明日景世子也是去的,咱们世子也是去的,若是有什么事情景世子和咱们世子会照顾小姐的,小姐不必担心,皇上既然派了陆公公亲自来传话,您总不能违抗圣旨不去。”

    “嗯!”云浅月点点头,她想起半个月前容景说她只有半个月的时间,看来还真要他说对了。明日的武状元大会怕是不那么平静。

    “小姐去老王爷那里吧!也许老王爷会指点小姐一二。”云孟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才不去,那糟老头就知道欺负我。”

    云孟顿时笑了,“那是老王爷喜欢小姐,他欺负您成,若是别人欺负你他早就不干了!咱们府中其她小姐还巴不得老王爷欺负呢!可是老王爷连看都不看一眼。”

    “那容景欺负我呢?我也没见着他替我出头啊?”云浅月又哼了一声。

    “景世子如何会欺负小姐?小姐快别说笑了,景世子对您好着呢!老奴可是亲眼见到他待小姐不同的。”云孟笑呵呵地催促,“如今老王爷怕是正等着小姐呢,小姐快去吧!”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为什么容景的黑心都没人看到呢?尤其是跟这个棋篓子云孟说容景坏话他自然更不爱听的,云孟可是将容景当祖师爷供着的,她叹了口气,以一副谁也不能体会的郁闷抬步向府内走去。

    刚走了两步,迎面走来一女子,年纪不算年轻,但梳着姑娘的发髻,一身绿衣,颦颦婷婷,摇曳多姿,面貌极美,至少比云浅月所见的府中王爷那些侧妃贵妾小妾要美很多,她的美不是外表,而是气质,独有一番风韵。

    云浅月看着这名女子,远远就闻到一丝墨香,她隐隐猜出了这人是谁。云暮寒教她认识府中人名识字的时候这人是排在前面的。王爷身边的侍墨绿枝。

    这样的女子能在身边日日侍候笔墨,她那个风流爹爹到是好福气!

    “奴婢给浅月小姐见礼!王爷有请浅月小姐去他书房一趟。”绿枝走近云浅月,拦住她的去路,弯身一礼,声音清淡,却是极为恭敬。

    “父王找我何事?”云浅月点点头,问道。

    “王爷没说,只说让奴婢亲自来请浅月小姐过去一趟。”绿枝道。

    云浅月犹豫了一下,想着云王爷怎么来说也是这个身体的父亲,她点点头,“好吧,劳烦你带路!”

    “是,浅月小姐请随奴婢来!”绿枝转身,向来路返回。

    云浅月跟在绿枝身后,见她整个人如墨染了一般,浑身上下都是墨香,天色已晚,夜色照得她身影朦朦胧胧,隐隐约约,当真是个令人心动的女子。不知道怎么就跟随在她那个风流爹身边了,真是难以理解。

    来到云王爷的书房,绿枝在门口停住脚步,恭敬地道:“王爷在书房里等着浅月小姐,小姐直接进去就可。”

    云浅月见书房亮着灯,王爷的身影坐在窗子前似乎写着什么,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云王爷的书房不算大,罗列的书自然不能和容景的那个藏书千本的书房相比,但是贵在舒适干净,空气也是极好,墨香缭绕,窗前还放着几盆茶花。一应摆设都干净整齐,书桌前丢了厚厚一摞累死奏折之类的本子,云王爷正在埋首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