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22章 三千隐卫(3)

第122章 三千隐卫(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着云王爷,面色淡淡。 从那日她初来乍到不问青红皂白就领了凤侧妃要治她的罪之后,无论这个男人对她再和颜悦色或者是示好,她都难以对她有任何父女之情。她不知道若是这个身体主人还活着会对此时的已经改观的云王爷如何,反正她是做不到像对云老王爷那样对他这个父亲好。

    “回来啦?”云王爷听见门声,抬头看向云浅月。

    “嗯,刚回来!”云浅月点头。

    “这些日子瘦了?景世子定是给你布置的课业极为辛苦吧?”云王爷看着云浅月消瘦的下巴和脸颊蹙眉。

    云浅月沉默不语,她能说何止是辛苦吗?简直就是不人道!若她没有接收那些这个身体的记忆,打死她怕是也看不完,即便能看完此时也是一具尸体了。

    “这也是怪为父这些年没对你负起责任,否则你早就识字的话,何必如此辛苦?”云王爷愧疚地一叹,看着云浅月站在门边一动不动,与他极为疏远,他心中不好受,但也知道是他这些年伤了这个女儿的心,只能往后慢慢补救了。他语气和气地道:“如今学得如何了?可能掌家?”

    云浅月寻思着,她能说她根本就不用学掌家就会吗?不识字也只是这个身体主人一直在伪装的?她来了之后继续伪装的?可是这个身体为何伪装她到如今也没弄明白,一时间不好开口,只是沉默不语。

    “你才学习了几日而已,自然怕是还难以掌家,是我太急了。”云王爷见云浅月犹豫不定,以为她没有把握还不会,立即转了口气安慰道:“反正也不着急,你如今短短时间没学会没什么。再学一些日子就是了。”

    云浅月继续沉默,想着只要容景不嫌她丢他的人就成!学多长时间都没问题!

    “刚刚宫里的陆公公前来传皇上的话,特意恩准你明日去观看武状元大会。这是自天圣建朝百年唯一一次女子观看武状元大会的先例。为父也不明白皇上用意,使了人在宫中也没打探出个所以然来。皇上在朝堂上也没提起此事。所以,你明日前去还是要小心,我怕皇上此回不简单,你快要及笄了。也该议亲了,皇上怕是借这次来考察你,或者不中意你入宫的话另给你择一亲事赐婚也说不定。”云王爷缓缓道。

    云浅月心里咯噔一下,她这个身体今年十五,应该还没满十五周岁。在这个世界古代女子十五及笄,男子十八及冠。算是成年人了,就可以谈婚论嫁了。可是在那个世界这个年岁她还是个孩子。就议亲?摧残幼苗啊!她只感觉心里发寒。

    “古有女子不涉及朝堂的先例,即便当年的贞婧皇后才华冠盖,但也从未涉足朝堂。而且历来天圣的文试会和武试会都是为朝廷择选人才所用,自古都是男子的天地。女子的文采大多都是皇后考校,私下里聚在一起论论才艺,不过是无伤大雅之事。就像不久前皇后在宫中因为你之事没举办成的赏诗会一般。如今皇上特意恩准你去观看武状元大会,此举实在令人深思,为父将此间门道与你说上一二,让你有个心理准备,此番万万不是单单因为你喜欢舞枪动棒让你去观看这么简单,所以到时候要随机应变,多加小心。”云王爷见云浅月认真在听,又郑重其事地道。

    “嗯!”云浅月点头。

    “另外这些年天圣皇朝外表看着繁华,但实则内部早已经空虚不堪。而当初始祖皇帝建朝之始降伏归顺的一些小国已经成长起来,尤其是以南梁为首,南梁早在几年前就已经不对我天圣朝贡,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威胁,皇上虽然有心威慑南梁,但是南梁一直乖顺,令皇上找不出毛病,所以这算是皇上的心腹大患。如今南梁太子借祈福节沐浴佛音前来天圣,不知有何打算。据说明日南梁太子也会被皇上邀请观看武状元大会。”云王爷话落,对云浅月问道:“祈福节在香泉山灵台寺你可是见过那南梁太子?”

    “没有!当时我喝醉了。”云浅月摇摇头。

    “嗯,此事我听闻了,就是因了你喝的那酒,后来据说剩下的都被景世子送去给了灵隐大师,灵隐大师拿出款待了南梁太子。南梁太子才大醉了数日,据说前两日才醒转,景世子这酒酿得着实烈性啊!”云王爷赞叹道。

    云浅月抬头往棚顶,想着容景那个黑心的!

    “南梁睿太子生性风流,不喜朝事,据说长年游荡花丛,但是却是得南梁王厚爱,将其视若珍宝,而且也得南梁百官拥护。所以,恐怕此人不如外表这般简单。你既是未见了他,那明日得见还是要对其能避则避。毕竟你的身份不宜和南梁太子走得近。”云王爷又嘱咐道。

    “嗯!”云浅月点头,算是听进了心里。

    “而且你半个月前去荣王府的路上遇到了孝亲王府冷小王爷且将其打伤,将其十二隐卫全部都杀了之事,虽然由景世子出面压下了冷小王爷将此事私了了。但为父觉得那冷老王爷和冷小王爷必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要知道培养一名隐卫要花出许多心血,如今据说损失的还是冷小王爷贴身的一等十二隐卫,所以,你以后出门更要多加小心。”云王爷又道。

    “嗯!”云浅月点头。想着那个冷邵卓最好别再找她麻烦,否则她保不住真会动手杀了他,她又不是没杀过人?

    “我们荣王府和孝亲王府虽然都是曾经始祖皇帝封赐的四大王府,但到底咱们云王府自始至终枝叶繁密且百年几代后宫之主繁衍到如今势力庞大,定是得了皇上忌讳的。哪个天子会容许卧榻之侧有人对他形成威胁?尤其最嫉恨外戚专权。况且咱们当今的皇上可不是当年的始祖皇帝,没有始祖皇帝的心胸。他对你姑姑,也是不冷不热。”

    “嗯!”云浅月点头。想起她那日在皇宫见的那个姑姑,也无甚好感。

    云王爷觉得今日自己的话多,不知道他说的云浅月能听明白多少,但还是想都说与她知道,继续道:“孝亲王府这些年每代的嫡子都是不堪大用,渐渐的便有些衰败之势,自古帝王都是要维持平衡,为父以前不觉,最近些年却觉得皇上每每都有扶持孝亲王府的势头,所以,就形成了孝亲王府的人如今天不怕地不怕的作为,这中间事情牵扯太多,再加上你屡次和那冷小王爷结了不少仇怨。我怕他私下暗箭伤人,你会吃亏。就像那日若景世子不出现,吃亏的便是你了。所以,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嗯!”云浅月再次点头。帝王之术,她自然是明白的。以前也许不明白当今这个世界的形式,但从她脑中接收了这个身体留下的那些记忆又从容景那里看了那些书之后,她对这个世界却是极为通透了。书中所描述的朝局之事虽然隐晦,但也是不难探究一二的。

    “你明白就好!以后出门不止要莫离跟在你身边,也要多带些隐卫。”云王爷看着这个女儿,见她镇定如常,神色不变,他觉得她是全部都能听明白他所说的这些话的,也许更甚至比他所说的还要明白,他心下微宽,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牌递给云浅月,“这是可以调动王府所有隐卫的令牌,今日为父就给了你吧!”

    云浅月一愣,“所有隐卫?”

    “嗯,咱们王府有三千隐卫。每个王府都可以私养一千隐卫。但自从十多年前得知皇上的心思后便徇私养了三千隐卫。”云王爷点点头,“你以后要掌管这云王府的家,我就将这隐卫全部给了你也不为过。”

    “你还是给哥哥吧!他是世子,我能在这王府待几年啊?”云浅月不接。

    “我本来想给你一半隐卫给你哥哥一半隐卫,但你哥哥却是不要,将另一半也给了你。既然如此,你就都要了吧!”云王爷心下甚宽,一般的儿子女子若是能接手这隐卫不知该多欢喜,他的一双儿女却是不甚热衷。他见云浅月不过来接,抬步走过去,将令牌塞进她手里,缓缓道:“父王知道这些年对你疏忽冷落了,虽然我也恨恼你不学无术,不识礼教,纨绔不化,但心里其实从未忘记你,早先给凤侧妃的不过是几十隐卫而已,若是她手中有这些隐卫,早便掀塌了这云王府的天了,焉能有你存在?为父还不至于太糊涂。你也……莫要嫉恨从前了吧!”

    云浅月看着手中的令牌,想着那日确实是只见凤侧妃亮出几十隐卫,她不怀疑云王爷说的是事实。暗暗叹息一声,她不是真正的云浅月,没有享受到云王爷的冷落不爱,她自然也没有理由对云王爷有什么恨意,当然也不会因为他一席话就原谅了他以前所做的,抬头看着云王爷,点点头,淡声道:“既然哥哥也说给我,那这令牌我就收了,以前的事情我大抵也记不得多少,父王也不必介怀。今日多谢父王关照嘱咐,我明日会多加小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