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26章 比武大会(4)

第126章 比武大会(4)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好,你去禀告父皇,就说我们这就进去!”夜天倾点头。

    “是!”陆公公又转身急匆匆跑了回去。

    云浅月、夜轻染、容景、夜天倾四人先后进了校场。

    这一处校场占地面积宽大,方圆大约几里,地势宽广平坦。东面是一座亭台,亭台上早已摆设了一排桌椅座位,上面有华丽的人影晃动,且有两面明黄大旗挂在亭台上,彰显着皇家仪仗队的风仪。其中有一明黄身影坐在最上面的首位,尤为显眼。他身后立着太监婢女侍卫打扮的数十人,毫无疑问正是天圣如今的老皇帝。

    距离的有些远,云浅月看不清老皇帝的面貌。

    老皇帝下首或站或坐了十多人,云浅月依稀看到有她的父王云王爷,有一身皇子服饰锦袍玉带的四皇子夜天煜,还有一身青衣锦缎的云暮寒。看不清那些人的表情,但可以感受到那些人的目光此时正向他们四人看来。

    云浅月移开视线,打量较场内的设施,只见亭台下一百米的位置是一处十丈方圆的高台,高高的拱柱支起,距离地面大约三丈距离,上面有简易的石柱将高台四周护住,很像书中所说的擂台。高台上放着各种各样的长短兵器,刀、矛、戟、槊、镗、钺、棍、枪、叉、斧、戈、牌、箭、鞭、剑、锏、锤、抓等十八般兵器。毫无疑问,比武就在那里。

    云浅月看着上面的古代兵器眼睛顿时一亮,问夜轻染,“喂,你那军机大营是不是也和这里一样?都有那些兵器?”

    夜轻染切了一声,不屑道:“这不过是个小小的花架子较场而已,寻常不过是用于皇子和王府公子们来此玩耍较量,皇伯伯偶尔会来此考较皇子们武艺骑射,只有每年一届的武状元大会这里才有用武之地。哪里比得过军机大营?”

    云浅月点点头,眼睛盯着那些兵器,“那些兵器不错!”

    “这才几个兵器,小丫头,你别像井里的蛤蟆没见过大天的样子,等哪天你若是去了军机大营的兵器房,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兵器。”夜轻染再次不屑地道。

    “轻染!不可胡说,军机大营是兵之重地,如何能是月妹妹一个女子能去的?”夜天倾见云浅月和夜轻染靠得极近,关系极好的样子,在后面板起脸斥道。

    云浅月刚刚要吐出嘴边的那个“好”字吞了回去。

    “我就是说说而已,我自然知道军机大营是兵之重地。”夜轻染不看夜天倾,而是对云浅月道:“不去军机大营也没什么,等你哪日去德亲王府,我让你见见我的宝库,我的宝库了可是收藏了许多兵器,可都是上好的。”

    云浅月眼睛一亮,夜轻染家里还有兵器房?偏头看向他。夜轻染对她眨眨眼睛,她立即笑着点头,“好!改日就去你家看看你的宝库。”

    夜天倾沉着脸再不言语,夜轻染自幼爱收集兵器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德亲王府有他自己的小宝库自然不令人感到意外。他也无权制止云浅月去看。

    夜轻染高兴地挑了挑眉。

    容景在后面平静的眸光轻飘飘地扫了一眼云浅月和夜轻染,垂下眼睫。

    四人再无人说话,向那处亭台走去。

    距离的近了,云浅月这才看到老皇帝的面相,她心里不由一阵失望,这老皇帝也就是一个威严一些的老头而已。和古书上形容的皇帝相貌说得什么雄姿杰貌龙凤之姿简直相差太远。宽大的龙袍穿在他干干瘦瘦的身上,除了一双眼睛较为深邃有神外再看不出任何特别,若是脱去了这身龙袍,换上一身乞丐衣服的话,她觉得将他仍在大街上也没人怀疑他不是乞丐而是执掌庞大的天圣皇朝的一国之君。

    但是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云浅月深深明白这句话的道理,看人不能看表面,若是这老皇帝当真如他表面这副样子的话,如何执掌偌大的天圣皇朝二十余年没被四方小国给吞了?所以她失望的情绪只是在心里一闪而过,便垂下头跟随夜轻染之后上了亭台。

    “呵,月丫头今日怎么如此淑女了?往日一见到这种场合依你喜欢武艺来说早就欢欢喜喜一路蹦到朕面前来了。当真是这些时日景世子教导有方?使我们天圣的纨绔小姐改了性子?”云浅月还没上得亭子,老皇帝笑呵呵的声音传来。

    她脚步一顿,想着自己是谨慎过头了,依着这个身体这些年一直伪装的模样遇到这种场合如何能安静缓步走来?她定了定神,刚要开口。

    只听走在她前面一步的夜轻染笑着道:“皇伯伯,您还不知道吗?这个小丫头失去了武功,如今怕是心里懊恼不能也上去和我天圣众多男儿较量一番呢!若是往日她如何会这么安静?”

    “哦?是这样?月丫头?”老皇帝看着云浅月挑眉,那一双眸子瞬间射出精光,深邃的老眼锁定她。

    云浅月心下一紧,想着果然人不可貌相。她抿了抿唇,眼中立即蓄满委屈的神色,缓缓抬起头,嘟起唇瓣,对着夜轻染恼道:“你明明知道人家心里郁闷难受的紧,偏偏要说出来。”话落,她看向上首的老皇帝,不满地埋怨道:“还不是皇上姑父不疼我,和我爷爷合起来让我学识字,天天和那个烂人……嗯,景世子哪里教导有方了?简直就是虐待,我的手都被他的戒尺给打肿了。”

    云浅月话落,容景脚步一顿,清淡的眸光闪过一抹神采。

    夜轻染也脚步一顿,收了嬉笑,回头问云浅月,“他当真打了你的手?我看看,肿成了什么样子?”话落,就要去抓云浅月的手。

    云浅月躲在袖子里的手立即一躲,对他不满道:“不给你看!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你以为被打得红肿不堪很好看吗?”

    夜轻染手顿住,看着云浅月,干咳了一声,小声道:“这里也没有外人,皇伯伯也不是外人,皇伯伯不笑话你,谁敢笑话你?你别恼,我不看就是了。”

    云浅月哼了一声,回头狠狠挖了容景一眼。

    容景苦笑了一下,伸手抚额。

    老皇帝看着云浅月,又看看容景,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看来还就景世子治得了你这小丫头!朕听说你被景世子关在荣王府学了半个月的识字,如今可是学得不错了?景世子可是我天圣奇才,想来定不辜负云老王爷一番期望。”

    云浅月垂下头不语。关于这学字到底学会没学会她交给容景来说。反正他知道她不识字是伪装的,如今就看他想不想她给他丢人了。

    “哎,这小丫头纨绔不化,且愚钝不堪。恐怕让云老王爷失望了,恕景也未曾将她教导好,如今也不过是勉强能识几个字,能勉强掌云王府的家而已。其他的景实在无能无力。”容景叹息一声,苦恼地对老皇帝摇头,“戒尺打下去也是不顶用。”

    云浅月心里翻了个白眼,容景,这是你自己说的,以后别嫌弃我丢你的人!

    “哈哈,能学会识字掌家已经不错了。这小丫头是朕从小看着长大的,她什么德行我自然清楚的很,云老王爷将她宠得无法无天,云王爷对她也莫可奈何。朕平日训她两句她不高兴了能顶朕八句,她姑姑提到她也是每次都摇头叹气。朕原来还以为这小丫头这辈子也就大字不识一个了,如今能识会了字,还学会了掌家,朕已经很满意了。”老皇帝再次大笑道:“辛苦景世子了!”

    “容景不过辛苦几日而已,最辛苦的还是云老王爷和云爷爷。”容景摇头。

    “是啊,这小丫头和轻染这个臭小子一样,从小到大就让人操心,屡教不改,朕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老皇帝一直盯着云浅月,见她小脸板着,一副被说了不服气的神色,笑得更是大声,偏头对他下首坐着的云王爷笑道:“云王兄,你看看,朕说她两句不好,这个小丫头又给朕甩脸子了。”

    云王爷心头疑惑,昨日他给云浅月塞王府隐卫令牌的时候没见到她手被打肿啊!难道他当时没注意,不可能啊!他看看云浅月,又看看容景,压下心头的疑惑,对皇上一拱手,叹道:“小女顽劣,让皇上也跟着操神,实在是老臣之过!”

    “云王兄哪里话?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月丫头虽然纨绔不化,不服管教,不守礼数,但她性情真,是我天圣多少闺中女子所不及。你也毋庸对她太过苛责。这些年月丫头在你手里受了冷落,以后万不要如此了。怎么说她也只是个小丫头而已。及笄之后,嫁了人,性子慢慢就收敛了。”老皇帝对云王爷劝道。

    “皇上说得是!”云王爷立即颔首。

    云浅月心里一紧,这老皇帝后面那一句话让她心里打了一百八十个弯弯。果然如她父王所说皇上是借此查探她,有所预谋吗?她只是一直听大家说她快要及笄了,到底是还有多长时间她过十五岁的生日至今不知道,也只有静观其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