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27章 字字珠玑(1)

第127章 字字珠玑(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说话间四人上了凉亭,容景对老皇帝行了站礼,他经老皇帝恩准可以免跪礼。 而夜天倾、夜轻染当即就要向地下跪去,云浅月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也清楚这是古代,皇权至上,也连忙跟着向地上跪去。

    “免了!今日在外,就无须计较这些礼数了!”老皇帝对四人笑着摆摆手。

    容景直起身,夜天倾、夜轻染也齐齐直起身。云浅月松了一口气,若是真跪下去的话她心里指定不舒服,如今不跪正好,她求之不得。

    “月丫头和景世子这回去青山寺遭了难,朕已经着大理寺严查此事。只不过如今依然未查出是何人陷害。此事只能慢慢彻查了。”老皇帝看着云浅月,再次开口,“失去武功再学就是了,月丫头也不要苦着小脸了。否则你今日就枉费了朕一番让你观看我天圣男儿武技丰姿的心意了。”

    “皇上姑父一定要好好彻查那件事情,我小命险些丢在那里。”云浅月闻言一副恼恨的神色,点点头,苦着的小脸脸色好了几分,“我一定会再练好武功的,等到明年武状元大会的时候我也要上去较量一番,那样才真正的领略我天圣男儿的武技英姿了呢!才不是在这里看着上不去而难受。”

    “哦?你还想上去?”老皇帝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一仰脖,“那是自然!只要皇上姑父准许就成!”

    “浅月,不准胡闹!”云王爷低喝了一声。

    云浅月不看云王爷,而是期盼地看着老皇帝。

    老皇帝哈哈一笑,点点头,“好,只要你明年能将你失去的武功学回来,等明年的武状元大会朕就准你上去试炼一番,如何?”

    “这可是您说的哦,不能反悔!”云浅月顿时一喜,当真是喜色溢于言表。她顿时没了顾忌,大胆地上前一步,来到老皇帝的面前,将小母手指对他面前一身,一副孩子气地道:“拉钩钩!”

    “浅月!不得无礼!”云王爷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以前见过云浅月胆子大,在皇上面前屡屡出言顶撞,但也未曾见到如此行止无忌地要和皇上拉钩钩。

    “朕金口玉言,自然说话算话!”老皇帝看到伸到他面前的手指一愣,大笑。

    “也是,这么多人都在作证呢,我也不怕皇上姑父明年反悔。”云浅月她根本就没想要和这老皇帝真拉钩钩,立即撤回了手,一副得意洋洋地模样看着夜轻染,“你今年上去玩有什么了不起?明年我也能上去。哼!”

    夜轻染“呃”了一下,看着云浅月大笑了起来,她觉得这个小丫头真是聪明。今年是皇伯伯特许她来,明年还不一定呢!但她将明年的武状元大会就让皇伯伯亲口许下了,不止能来,还能上去比武。他顿时佩服不已。

    “看来朕是被这个小丫头给糊弄了!”老皇帝不但不恼,反而也大笑着对云王爷道:“云王兄,谁说这小丫头愚钝不堪了?依朕看她聪明的很。”

    云浅月心思一动。

    “聪明都不用于正道罢了!”容景清清淡淡地飘出一句话。

    云王爷也立即开口,“皇上怎能由着她胡闹?武状元大会在她口里成了玩耍了,景世子说得对,老臣看她聪明都用到了别处,用不到正经之道。哎……”

    “就是,皇伯伯您就别夸她了。这小丫头尾巴会翘上天的。”夜轻染也笑道。

    “你们是嫉妒皇上姑父对我好!”云浅月对容景和夜轻染齐齐挖了一眼。觉得站在这里这么大一会儿的功夫像是无数刀剑对她身上扎来,想着这狗屁古代的话语锋机暗潮汹涌比现代的破解拆装定时炸弹还难以应付。

    皇上再次哈哈大笑起来,“你们说得对,这小丫头是真不能夸的!再夸两句尾巴当真能翘上天去的。”

    云浅月扁扁嘴,不再言语。几人也都含笑不语。

    皇上下首依次而坐的文武大臣更是从云浅月等人上来就半丝声息也不闻。齐齐都看着云浅月,想着云老王爷就算让这个女子被景世子教导识文断字又能如何?烂泥扶不上墙就是扶不上墙。怎么也是白费心思。不过见皇上龙颜大悦,心中尽管再对云浅月那一副没有任何女子形象规矩的样子鄙夷不屑,也都不敢表现出来。

    和云王爷并排坐在一起孝亲王爷则是心里冷冷哼了一声,看着云浅月,一双老脸偶尔射出的目光仿似要吃了她,他儿子冷邵卓和云浅月结仇已久,且从来没在云浅月手中讨得了好处去,让他颜面尽失,很是恼火。想着只要寻到机会,揪住了云浅月的错处,他定然饶不了她。

    而德亲王爷则是看着自己的儿子夜轻染对云浅月笑得开心,面上现出忧色,又眸光一一扫过容景、夜天倾和一直不语的云暮寒、四皇子等人,见几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容景目光清淡一如既往,看不出任何不用,夜天倾却是看向云浅月的目光和以往大相径庭,再没嫌恶,而是脸上挂着和煦的笑意,四皇子脸上也挂着颇为有趣的笑,就连云暮寒淡漠的脸上都是舒暖的。他心中打着思量,她隐隐觉得这个小丫头与以往有些不同,但又说不出是何不同,她依然大胆,依然言行无忌,依然无法无天,但偏偏今日里看起来不招人嫌恶。

    有几位年纪稍小一些的皇子都瞪大眼睛看着云浅月,云浅月虽然时常入宫,但是他们皇子所安排的课业颇多,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而云浅月又是除了在夜天倾面前外就是一副鼻孔朝天谁也不搭理的模样,自然谁都不待见她,今日这样看着她,觉得这位浅月姐姐似乎也不错。尤其是她盈盈弱弱的,风吹起她青丝衣袂飞扬,脸上神情不断变化,颇为生动清丽,看起来好美。

    云浅月觉得她是被架在大火炉上烤的红薯,这些人的目光她统统接收,然后再统统无视。想着果然没有躺在床上睡觉舒服。

    “皇上,时辰不早了。”陆公公此时在老皇帝身后轻声提醒。

    “嗯!”老皇帝点点头,这才从云浅月身上收回视线,刚刚一番话语除了看出他面上大悦外看不出他心中所想任何情绪,他对陆公公问,“南梁睿太子为何还没到?你可曾派人去请了?”

    “回皇上,老奴去请了,睿太子说让您先开始着,他稍后就来。”陆公公靠近老皇帝耳边,忍着笑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悄声道:“睿太子昨日宿在了烟柳楼,派去的人回来说刚刚醒来,没那么快赶来。听说昨日烟柳楼素素的房间因为睿太子到来,闹腾了一夜动静,老奴觉得睿太子肯定是累坏了,一时间赶不过来也是正常。”

    云浅月想着这老太监也懂风花雪月啊!看他张老脸上笑得像是那风流了一夜的人是他似的,她不由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想着这南凌睿这样的日子口居然还能风流得起来,当真是风流无匹了。

    “果然是十年如一日,这睿太子风流的德行是改不了了。”夜轻染嘲笑道。

    “你这小魔王也是十年如一日的魔王德行。同样改不了了。”老皇帝笑骂了夜轻染一句,对陆公公摆摆手,“既然如此就不用理会了,睿太子醒来自然会来。”

    “是!”陆公公住口不再言语,身子退到了老皇帝身后。

    “煜儿,可以吩咐人开始了!”老皇帝对站在一旁的四皇子威严开口。

    “是,父皇!”夜天煜规矩地对老皇帝一躬身,回头看向场中,对他身边跟着的一名小太监道:“吩咐下去,武状元大会开始。”

    “是,四皇子!”那小太监得到吩咐立即跑了下去。

    “众卿都依次就坐吧!”老皇帝对容景等人一挥手,对云浅月吩咐道:“月丫头坐到朕身边来!”

    容景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清淡的眸光破碎出一抹幽深,转瞬即逝。

    众人闻言大惊,看向皇上身边,果然设了个空座位。再看向云浅月,眼神都微变,这是何等的殊荣,难道皇上是真想让云浅月入宫?下一代皇后人选非她莫属?

    云浅月一愣,心里一紧,顿时怕怕地后退了一步,摇摇头,“皇上姑父,您饶了我吧!我本来就招人嫉恨,被人说成是无法无天呢!若是再坐到您身边去那岂不是更要被人恨死?以后日日都有人做成我的模样的小人偶拿针扎我,不要!”

    似乎没想到云浅月拒绝,老皇帝一愣。

    众人再次转换了一种神色,有些人想着这云浅月真不识抬举,皇上给了如此天大的殊荣居然不要还怕得要死的样子,简直没出息!

    “哈哈,皇伯伯,您的好意这小丫头怕是消受不起。”夜轻染眸光也飞快地闪过一抹讶异,看着云浅月怕怕的样子,对老皇帝大笑道:“您看看她吓得……”

    “皇上,这可使不得,小女顽劣,万一调皮……”云王爷也连忙请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