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29章 字字珠玑(3)

第129章 字字珠玑(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天倾面色一变,沉沉地看了夜轻染一眼,连忙上前躬身道:“秉父皇,儿臣当时也觉得有些怀疑不是月妹妹所为,但当时好多人都亲眼所见,证据确凿,儿臣才并未深查,着实是冤枉月妹妹了,儿臣请罪,请父皇责罚!”

    云浅月终于明白为什么夜天倾做了二十年太子屹立不倒了。 这般见机认错的态度来得快,着实令人佩服。她心里冷笑一声,就不信夜天倾不知道那火烧望春楼不是她所为。

    老皇帝沉默不语,看了夜天倾一眼,又看向孝亲王,脸色极其难看。

    孝亲王心里一惊,也立即躬身道:“不过是死伤了望春楼几百性命,如何能和国家大事相提并论?景世子莫要小题大做。老臣虽然年岁大,但也不至于公私不分。请皇上明察。老臣赤胆忠心,日月可鉴。”

    “蝼蚁之穴可以溃千里之堤!望春楼被烧几百条人命是小,但望春楼背后诸多牵连是大。孝亲王连这等小小道理都不明白,依我看你当真老了。”容景一叹。

    “孝亲王叔今年年逾六十了吧!冷邵卓是您唯一的儿子,又是年近四十才得了一子,自然爱护的紧,这谁都可以理解,但是当街杀人,无恶不作,你不知教导,还私自维护,可就是大错了。您年轻可是不这般私心的,如今当真老了吧!”夜轻染也附和容景道。

    孝亲王老脸惨白,额头有汗水滚落。没想到他仅仅是针对了云浅月,就惹了这景世子和染小王爷双双庇护,而且句句拿他私心年老说事儿,偏偏他还反驳不出一句,一时间气得手都哆嗦了,只一个劲地道:“请皇上明察!老臣虽然教子无方,但对天圣对皇上可是忠心可昭日月……”

    夜轻染撇撇嘴,容景面色清淡,不再言语。

    云浅月此时腰板挺得笔直,既然她没杀人放火,没做十恶不赦的事儿,那她还怕什么?该怕的人是背后搞阴谋害她的人,还有纵容儿子当街杀他的这孝亲王才是。她今日就看看这老皇帝怎么个论断法。

    “月丫头既然没有放火杀人,便也说明心地纯真良善,这些年不辜负朕一番厚爱苦心。天倾身为太子,太过武断处理望春楼之事,让月丫头蒙上黑锅,让别有用心之人陷害她,着实令朕失望,罚你半年俸禄。”老皇帝沉默半晌,威严的声音缓缓开口。

    云浅月低下头,她这个身体背负了多大的黑锅居然老皇帝轻飘飘一句她心底纯真良善就算了?而夜天倾不查望春楼一心认定她有错险些将她押入大牢迫害才罚俸半年?她心中冷冽,并未言语。

    夜天倾立即谢恩,“儿臣遵旨!多谢父皇!”

    “至于冷王兄对朕的忠心朕自然心中有数。不过冷世子所作所为着实令朕失望,若是将来孝亲王府传到他手中的话,这般当街杀人,胡作非为之举,如何能让朕放心?”老皇帝声音发沉。

    孝亲王顿时惶恐地跪在地上求饶,“皇上恕罪,犬子还年幼无知,老臣定会好好教导犬子!再不让他胡作非为!”

    “既然月丫头蒙景世子相救平安无事,而冷世子也失去了十二隐卫,算是损失惨重,此事朕今日就不予追究了,若是再有下次,朕定严惩不贷!冷王兄,你可要好好教导好冷世子!”老皇帝道。

    云浅月心底一沉,想着果然她父王说得对,皇上是在包庇孝亲王府。

    “多谢皇上,老臣定好好教导犬子。定不辜负皇上一片苦心。”孝亲王大喜,立即谢恩。

    “起来吧!”老皇帝摆摆手。

    孝亲王立即从地上爬起来,片刻的功夫就已经汗打衣襟。

    夜轻染蹙眉,似乎对老皇帝这样轻的判有些不满,他刚要开口,接收到了德亲王的警告眼神,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偏头看云浅月,见云浅月低着头,并未有何不满和表示,也就并未言语。

    容景似乎早就料到,面色清淡一如既往,也未言语半句。

    “月丫头,你就坐到朕身边来!”老皇帝再次对云浅月开口,威严的面色一改,和蔼可亲,笑道:“朕就觉得你这小丫头是个面善之人,虽然调皮纨绔了些但不会真的去做恶事儿。果然不辜负朕一番期望,你姑姑也就不必日日愧疚没教导好你了。”

    云浅月心里冷笑,果然帝王都是要有两面三刀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本事的。她垂着头站着不动,仿佛没听见老皇帝的话。

    “难道你还怕孝亲王?”老皇帝也不怒,笑着对孝亲王摆摆手,似乎无奈道:“冷王兄,你就去坐远一些,这个小丫头就是个孩子,都没吃亏还使性子呢!这要是真吃了亏的话还不得翻塌了朕的天,她既然对你不满,今日就由了她吧!”

    “是!”孝亲王心中虽怒,但是面色不敢表现出来,连忙退远了些。

    “月丫头,这回你总该坐过来了吧?”老皇帝盯着云浅月。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想着这么点儿的不公平对她来说算什么?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公平,只要能力,实力,权利,如今她什么都没有,只占了个云王府嫡女的身份,自然任人拿捏。她心中冷然,但面上不动声色,抬起头,对着老皇帝扁扁嘴,一边向他走去一边嘟囔道:“皇上姑父若是早早发了话,让孝亲王挪开,我不早就过去了嘛!他那么大岁数,还这么吓死人。以后有孝亲王的地方,我坚决都躲着,对了,还有他儿子,我也躲着。惹不起我躲得起!”

    孝亲王即便隐忍的功夫再好,还是露出怒意。这云浅月真是不懂得见好就收。真当以为有景世子和染小王爷护着她就能平安无事为所欲为胡言乱语了?笑话!

    “小丫头,你这是怪朕处理不公平了?那日有景世子帮你杀了他十二个隐卫也算是惩罚了,你不是毫发无伤吗?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件事情就算了吧!若是冷邵卓再有下次拦截你找茬害你,朕一定不饶他。”老皇帝话落,对一直没言语的云王爷笑道:“云王兄,你这个小丫头可真是厉害啊!朕都有些怕了她了。”

    云王爷看了云浅月一眼,又看了一眼忍得青筋直突的孝亲王,叹了口气道:“皇上有所不知。这也不怪浅月恼恨,她背了这么久杀人放火的名声,心里不痛快很正常,又半个月前被冷世子当街拦截意图杀害,幸好景世子相救及时。当时老臣得知也是气愤不已,但是念在不想让皇上忧心,也念在和冷王兄同僚情意,不想因为小儿女之间的过节而彼此生出间隙,也就压下了。如今冷王兄不过是离这丫头坐远一些而已。冷王兄别与她小丫头一般见识,海涵吧!皇上也请多多包涵。”

    “嗯,云王兄说得不错。月丫头是受了委屈了!”老皇帝点点头,将手中的密折握了握,递给容景,沉声道:“辛苦景世子了,幸好查出不是月丫头所为,还给了她个公道。这个你好好收起来,此事朕今日结束了武状元大会后好好与你商议。看看到底谁在幕后捣乱,陷害月丫头!”

    陆公公立即上前将密折接过,递还给容景。

    “是!”容景点头,伸手接过密折,放入袖口里。

    在坐的文武大臣都看向容景袖口,只见到他洁白的衣袖盖住了密折,都猜测密折里面的内容。皇上未曾展示出来,虽然心下好奇想看,但也无人言语。而有些人听到皇上要和容景密谈彻查此事,一时间脸上分外僵硬。

    云浅月这回大大咧咧自自然然地在老皇帝身边的座位上落座,看着下面的众人,一眼望尽所有人的脸色,她心中冷哼,看着些大臣神情,恐怕这朝中没剩几个人没去望春楼风流过,如今一听彻查,才脸色都挂不住了。

    她眸光扫向夜天倾,见夜天倾面色不变,她移开视线,想着火烧望春楼陷害她和灵台寺中了催情引之事到底和夜天倾有没有关系她定会查明,早晚会水落石出。若是有关系,她定不让他好过。

    夜天倾似乎感受到云浅月的视线,向她看来,云浅月不看他,低头看地。

    “都别站着了,坐吧!”老皇帝对容景、夜天倾、夜轻染、孝亲王等人摆摆手,待几人缓缓落座,他转头询问夜天煜,“煜儿!时候不早了,你那边的人准备得如何了?”

    夜天煜一直看好戏没开口,此时闻言立即恭敬垂首,“回父皇,早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刚刚儿臣未敢打扰您。”

    “嗯,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老皇帝点头。

    “是!”夜天煜应了一声,运用真气对下面扬声道:“比武开始!第一轮!”

    众人目光这才都看向下面。

    云浅月此时也抬头看向下面,只见她和孝亲王一番争执的功夫较场下面已经站满了人,均是清一色的年轻男子,人人精神抖擞,一张张年轻的脸上是写满兴奋。她刚要移开视线,只见下面人群中突然有一人飞身而起,一身白衣,翩翩然落在了高台上,端的是飘逸俊雅,清骨风流,显然轻功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