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30章 就嫁给他(1)

第130章 就嫁给他(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看着落在台上那男子一怔。

    “好!”只听身边老皇帝大赞了一声。

    “这一手轻功的确是端得极好!这是谁家公子?怎么和景世子长得有几分相像?荣王府除了景世子外何时有了这样的人物?”德亲王也是大赞了一声,偏头看向容景。

    “是啊!朕怎么也未曾见过?”老皇帝也看向容景。

    容景瞟了云浅月一眼,见她盯着台上的容枫愣神,他凤眸眯了眯,清淡的眸光微暗,只是一眼便收回视线,幽暗褪去,只余清淡,对老皇帝和德亲王淡声道:“他叫容枫,是荣王府曾祖父一脉的旁支,这一旁支因为出了一个有才华之人,蒙先皇封赐文伯侯府。十年前文伯候随父王征战为国捐躯再未归来,文伯候府后来又经过一场被暗杀的大祸,满门三百余人一夜之间被杀,自此就没落了去。当时这件事情皇上也是追查的,最后没查到凶手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文伯候府没就此绝后,而是遗留了自小被送去了天雪山习武的容枫一人,他如今学艺归来,要为国效力。昨日刚刚进京,暂住在荣王府。所以,皇上和德亲王未曾见过他也不奇怪。”

    “原来是文伯候府的后人!”老皇帝点点头,看向高台上的容枫老脸深邃。

    “怪不得他与景世子长得有几分相像呢!原来是荣王府的旁支!”德亲王爷点点头,也看向容枫,叹息道:“当年文伯候府一夜之间被灭门,是百年来的大案,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文伯候当年可是我天圣最有才华之人,恐怕不次于如今的景世子。可惜随容王兄出兵再未归来,如今一晃十年过去了,能有文伯候的后人也甚是令人欣慰。”

    “不错!容王兄和文伯候离朕而去也十多年了!”老皇帝也是一叹。

    云浅月心思一动,从高台上移开视线去看向容景,只见他脸色淡淡,眸光淡淡,仿佛老皇帝和德亲王说的不是他家的事儿。她秀眉微微蹙了一瞬,便转过头去继续看向场中,正好对上了容枫向她看来的视线。

    四目相对。容枫刹那移开了目光,背转过了身去。

    虽然距离的有些远,但云浅月还是清晰地从他眼睛看到了一闪而逝的痛苦。她唇瓣抿起,想着这个身体主人以前看来的确是与容枫认识且有某种极深的联系。到底是什么联系呢?她想起他那日的话,忽然觉得心口莫名地疼了起来。她低下头,伸手捂住心口,有些不明白地看着自己。

    容景视线忽然看过来,目光定在云浅月捂着心口的手上,清淡的眸光瞬间形成了黑色的漩涡,似乎要将她捂着心口的那只手吸进去。

    那疼痛不过是一瞬,待云浅月想要探究的时候便消失于无形。她用力在脑中搜索记忆,却是没有丝毫,她叹了口气,重新抬起头。只见容枫对面已经站了一个人,一个和容枫差不多年岁的年轻男子,她不认识。

    “弱美人,你倒是本事,居然将他请了回来。为了那把碎雪?”夜轻染看着容枫出现,凑近容景,压低声音道。

    容景瞥了夜轻染一眼,沉默不语。

    夜轻染哼了一声,“就算他是雪山老人的徒弟又如何?本小王也不怕他,照样赢回碎雪给月妹妹把玩。”

    “只要你赢得了他就行。”容景淡淡道。

    “那你就看着!本小王自然赢得了他。反正你武功尽失,那碎雪你是别想了。弦歌不是我的对手。”夜轻染一副胸有成竹自信满满的神情。

    “碎雪虽好,也不过是在天下三大名剑中位列第三而已。”容景道。

    “那第一第二名剑在百年前就早已经失去踪迹,只要那两把剑一天不出来,这碎雪就是最珍贵的剑。本小王今日就非要拿它到手不可。”夜轻染不以为然道。

    “嗯,希望你能成功,不要让她失望。”容景听不出情绪的扔出一句话。

    “那是自然!”夜轻染闻言看向云浅月,只见她看向场中,面上神情和目光与以往不大一样,他顺着她视线看去,就见她目光是落在容枫身上,那样的目光不是她以往的纯碎清澈淡然,到底是什么她说不出来,但总感觉是不一样的。他收回视线,疑惑地问容景,“月妹妹和容枫认识?”

    “我哪里知道!”容景不去看云浅月,声音淡薄,“不认识她的人怕是少!”

    夜轻染一怔,随即撇撇嘴,哼了容景一声,“不过是问问你而已,你怎么跟吃了土炮似的?别人认识月妹妹不奇怪,我只是奇怪月妹妹居然看着像是认识那小子似的。他不是自小被送去了天雪山拜在了雪山老人门下吗?月妹妹如何能认识他?”

    “那就需要你去问问你的好月妹妹了。”容景声音依旧淡淡,似乎漠不关心。但仔细听来还是觉得与以往不大一样。

    “我自然会问的,但不是现在。”夜轻染不再理会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见她专注地看着场中,也向场中看去。

    “第一局,文伯候府公子容枫对文将军府的公子文胜。比武开始!”四皇子身边一个裁判高声大喊了一声。

    众人三俩低语的人都直起身子,停止了交谈,向场中看去。

    只见喊声落,高台上二人瞬间交起手来。众人还没看清如何出手,就见文将军府的公子文胜以一个漂亮的弧度被打下了高台,偏偏还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直到站稳身子,还茫然地看着高台,一副不明白自己怎么还没过一招就被人打下来的。

    “好!果然不愧是文伯候的后人!”老皇帝大赞了一声。

    “是啊!这等身手当真了得!”德亲王也大赞。

    “半招定输赢,出手不伤人!有君子风范!”云王爷也称赞。

    “当年文伯候才华冠盖,他的后人有此身手也不稀奇。”孝亲王爷在几人话落,觉得应该说些什么,但容枫是荣王府的旁支,他自然不想夸,只能变相地说了一句应的话。

    “果然是雪山老人的徒弟。”夜轻染也赞了一声。心中掂量着若是自己半招之内是不是能将文将军那个小子扔下高台去,这样一想觉得文胜本来就是草包,自己也可以将他扔下高台去。

    容景面色清淡,似乎此等情形早就在他预料之中,没任何表态。

    “第一轮文伯候府公子胜出!第二轮,凤老将军府小公子凤杨上台!”裁判高喊了一声。

    下面人群中一人飞身而起,还没等裁判说开始,他就当先出招。招式狠辣,直击容枫面门。容枫轻轻躲过,衣袖摆动间,只见他轻松一挥手,凤杨身子如一抹柳絮般飘了出去,众人再次惊呼一声,再看他已经被扔下了高台,只不过这回凤杨重重栽了一下子,显然是容枫故意为之。

    “好!”老皇帝再次高喊了一声。

    德亲王等人齐齐点头,赞扬的话虽然没说出口,但面上神情着实显现着赞扬。

    云浅月如今虽然武功尽失,但目力比常人还是要好。她见容枫出手简单,却轻飘飘将人扔了出去,而那二人显然连他半丝衣边也未曾沾到,显然他内力强大。

    “第二轮文伯候府公子胜出!第三轮兵部侍郎公子王听译上台!”裁判再次高喊。

    他话音刚落,一名年岁稍微大一些的男子飞身上了高台。

    与刚刚前两名一样,不过须臾功夫再次被打下了台。

    “第三轮文伯候府公子胜出!第四轮,文昌郡府尹公子上台!”裁判再次高喊。下面又有一人飞身而起。与刚刚那人一样,很快就被打下了台。

    “第四轮文伯候府公子胜出!第五轮……”裁判重复同样高喊。

    紧接着重复一样的动作,那人刚上台片刻,便被扔下了台。

    接下来有人上台,又有人下台,盏茶十分已经二十多人被打下了台。

    这一处亭中众人静静,只有老皇帝偶尔叫好声。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后,百多人都被容枫打下了台。而那裁判依然在继续高喊,没有停顿的势头。而高台上容枫也没有任何异议。

    云浅月蹙眉,从台上移开目光看向台下,只见黑压压一片,大约千人。她想着若这样车轮战下去的话,千人对付一人,如何受得了?她收回视线看向在坐的人,众人都无人有异议,眸光扫过容景清淡的面色和夜轻染认真观看的面色,那二人显然也无异议。她抿了抿唇,转头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他若是不输的话就一直在这台上了吗?您看下面还有那么多人呢!若是这样下去,他岂不是赢了也要累死?”

    云浅月的声音不低,足够亭中众人都听到。众人闻言都转头看向她。

    老皇帝也从场中收回视线,笑着道:“这是历年来武状元大会的规矩,我天圣男儿要的不仅是武功,还要有耐力体力。若是坚持不住,也当不上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