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37章 请旨赐婚(4)

第137章 请旨赐婚(4)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煜儿,今日参加笔试的人可都着人记录好了成绩?在容枫和轻染手中各过了几招?”老皇帝转头对夜天煜询问。

    “回父皇,儿臣照您吩咐都早就命人记录好了。”夜天煜立即回话。

    “嗯,稍后回宫将记录好的名单拿给朕看,朕会择优授受官职。”老皇帝点点头,缓缓站起身。陆公公立即上前为他抚平身上龙袍被压出的褶皱。

    “是!”夜天煜垂首应声。

    “摆驾回宫!”老皇帝对陆公公吩咐了一句。

    “摆驾回宫!”陆公公立即搀扶住老皇帝,高喊了一声。

    皇家仪仗队立即归位,跟在老皇帝身后,老皇帝抬步,一行人下了亭子。

    “恭送皇上!”除了依然闭着眼睛坐着的容景和依然揉着脖子坐着的云浅月没跪外,众人顿时跪倒一片。

    “都免礼吧!”老皇帝不回头,对着众人摆摆手。

    众人等老皇帝下了亭子,才缓缓起身。

    德亲王对容景道:“景世子,你身子不太好,若是劳累,明日便不必来观看了!皇上必定会体谅的。”

    容景闭着眼睛睁开,不起身,对着德亲王点点头,“多谢德王叔!景晓得。”

    德亲王点点头,似乎叹了口气,再不说什么,转身下了亭子。

    孝亲王看了容景一眼,又看了云浅月一眼,冷哼一声,没说话,跟在德亲王之后也下了亭子。

    其他文武大臣见云王爷没有走的意思,互相谦让一番,也缓步走下了亭子。

    转眼间亭中就只剩下容景、云浅月、云王爷和云暮寒四人。

    云王爷看了一眼容景,缓缓开口,“景世子,您既然身子不太好。就让浅月坐我的车和我一起回府吧!就不劳烦你送她回去了。”

    容景抬眼看云王爷,淡声问,“云王叔不是还要进宫吗?今日的比试名单一出,皇上必然会找几位王叔商量的。德王叔和冷王叔看起来是追随皇上进了宫里了,云王叔也快去吧!我虽然身体不太好,但是多走一程将她送回去还是可以的。”

    “这……”云王爷见容景脸色实在白,有些犹豫。

    “父王,我先送妹妹回府,然后再回皇宫!”云暮寒立即道。

    云王爷觉得这样最好,刚要点头,只听陪皇上已经走远的陆公公又折了回来,对着亭子内大喊,“云世子,刚刚来人传话,说公主醒来不见你闹得厉害,您快些进宫吧!”

    云暮寒皱眉,脸色极为不好。

    “还不快去!那浅月就劳烦景世子吧!”云王爷立即催促。

    云暮寒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无所谓的样子,只能连忙下了亭子走了。

    “浅月,不准再调皮,你……哎,今日之事定然不出明日就会传得天下皆知,你等回府之后挨你爷爷的拐杖吧!”云王爷想教训几句,又怕好不容易和好的父女关系又招了云浅月的恼,他只能叹了口气,扔下一句话,也疾步下了亭子。还是要进宫再探探皇上的意思比较妥当,今日的事情着实吓了他好几身冷汗。

    云浅月看着云暮寒和云王爷匆匆离开的身影,撇了撇嘴,回府那个糟老头子要打她的话,她就揪了他的胡子。觉得脖子不那么酸了,起身站了起来,见容景没有起身的意思,也懒得理他,抬步就走。

    “我竟不知你何时非容枫不嫁了?”容景轻飘飘的声音反问。语气似冷似嘲。

    “就在今天!怎么了?要你管!我就非他不嫁了。我看容枫比你这个黑心的家伙好多了。”云浅月回头冲容景也挑了挑眉。

    “我的确是管不着你,不过希望你真能嫁给他。论起辈分他要管我叫声叔叔,你若是嫁给了他,他再无别的亲人,我也算是他的长辈,也算是你的叔叔了。以后每日你要去给我晨昏定省请安问好。想想那样的日子,我便觉得其实很是值得期待的。”容景起身站起来,动手优雅地抚平了月牙锦袍上的褶皱,慢悠悠地道。

    “什么?”云浅月一惊,睁大眼睛,声音扬高了一百八十度。

    容景淡淡瞟了她吃惊的小脸一眼,再不理会她,转身向亭子下走去。

    “喂,等等,你刚刚……刚刚说什么?你是他……容枫的叔叔?”云浅月急走一步,伸手拉住容景,不敢置信地盯着他。要是嫁给了容枫,她还得每日去给他晨昏定省?

    容景甩开云浅月的手,没说话。

    云浅月死死拽着他衣袖不松手,“快说明白,否则我不让你走!”

    容景被迫停住脚步,挑眉看着云浅月,“你确定你要在这里与我拉拉扯扯?容枫可是在下面看着了。你刚刚还说要嫁给他,这么快就与我纠缠不清。你猜他会怎么想?”

    云浅月转头,果然见容枫正向这处亭子看来,不止是他,还有夜轻染。距离有些远,她看不到两人的眼中神色。她手一松,容景抬步就走,她立即又将他胳膊拽住,“他爱怎么想怎么想,你快说明白!”

    若真是这样的话,打死她也不嫁了!想想以后管容景叫叔叔,每日去给他晨昏定省请安问好,比吞了苍蝇还叫她难受,靠!她还嫁个屁啊!

    容景偏头看云浅月,目光落在她极为难看的小脸上,须臾,眸光移开,又看向她紧攥着他胳膊的手,清泉般的凤眸微凝,她刚刚也是这般拽住容枫的,不过拽住他的是整个胳膊,而拽住容枫的只是一片衣袖……

    “喂,你说话啊!快点儿!”云浅月催促容景。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好不容易看到一个顺眼的。怎么就成了容景的侄子?她想拿块豆腐去撞墙。

    容景从云浅月拽住他胳膊的手上移开视线,淡淡道:“你确定要在这里说?”

    “就在这里说!”云浅月点头。她下定决心要嫁人的,如何允许出了差错?这让她刚刚还信誓旦旦的非容枫不嫁的人情何以堪?

    容景蹙眉,问道:“如今都响午了,你难道不饿?”

    “不饿!饿也不饿。”云浅月摇头。

    “可是我饿了。你知道的,饿了的人就没力气,没力气就说不动,外加我本来就染了凉气,身子不大舒服。”容景慢声慢语地道:“想要听我说明白,那就请我吃饭吧!否则我是不说的。”

    云浅月脸一黑,“不请!”

    “那你去找别人问吧!不过文伯候府的事情除了我怕是无人敢说。你是知道的,当年文伯候府被人灭了满门。对了,就在我父王母妃死后不久,我被人下了催情引中了寒毒丸又受了致命一击之后,文伯候府也出了事情。都是同一年。”容景声音清淡,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情,继续道:“容枫的存在以前一直无人知道,所以,他和我的关系只有我和他知道。就算夜轻染也是不知道的,只知道他是文伯候府唯一幸存的后人。你确定你去问容枫?让他再难受想起自己家被灭门的惨案?”

    云浅月皱眉,这种伤害人摧残人痛苦的事儿她才不做。自然不能去问容枫。

    “所以,只有我能告诉你了。你确定不请我吃饭?”容景挑眉。

    “你不是染了凉气身子不舒服吗?”云浅月瞪眼,身子不舒服还吃什么饭啊?

    “身子不舒服才要吃饭。”容景道:“不吃饭身体更会不舒服,我还想多活几年,等着看你嫁给容枫,也好等着你每日去给我晨昏定省请安问好喊叔叔。”

    “别做梦了!”云浅月恼恨。每听到这晨昏定省四个字她就有种抓狂的冲动。

    “请我吃饭。”容景继续强调。

    “好,那走吧!先喂饱你这个饿死鬼!”云浅月没好气地拖着容景就走。

    容景似乎笑了一下,身子懒洋洋地被她拖着,自己不用半分力气跟着走。眸光瞥见容枫转身走了,夜轻染皱着眉头等在那里。收回视线,容颜淡淡沉静。

    “上你家吃还是上我家吃?”云浅月心里虽然气,但有求于人,也没有办法。只能冷着脸问。她想着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上一世没人敢要,这一世她厚脸皮自己送上门了还摊上了这事儿,她就不能顺顺利利将自己嫁出去吗?

    “上你家吃的话估计会看到一幕云爷爷拿着拐杖打你的戏码,嗯,似乎很不错,就上你家吃吧!”容景想了想道。

    “不要!我不回府去吃,上你家吃。”云浅月立即摇头。她准备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去见那个糟老头子了,免得挨打。

    “上我家吃还叫请我?不成!哪里有请人吃饭跑人家吃的道理?”容景否决。

    “那你说去哪里?”云浅月横了容景一眼。

    “就去京城最著名的醉香楼吧!”容景思索了一下,给出建议。

    “听着像是烟花柳巷之地。”云浅月怀疑地看着容景,“你那里有相好的?”

    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眸光微黑,“那里是酒楼,有一味荷叶熏鸡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