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49章 佩服十分(3)

第149章 佩服十分(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立即摇摇头,对夜轻染道:“你的好心我领了,我虽然好吃,还没那么矜贵。 还是算了吧!况且我以后也没时间去荣王府蹭饭的,皇上不是让我武状元大会之后去上书房和那些皇子公主们一起上课吗?然后我还要一边掌云王府的家,肯定是日日会累个臭死,想跑去吃饭也跑不动啊!”

    夜轻染脸色这才好看些,点点头,“那就不找了吧!”

    “嗯,别找!”云浅月坚定地点头。想着夜轻染若是真劳师动众,她恐怕更没好日子过了。首先不饶她的估计就是德亲老王爷,然后就是皇上。她风头够盛的了,还是夹着尾巴做人比较好些。

    容景再不开口,又换了一双筷子,继续慢慢品食。

    南凌睿看着三人,从夜轻染身上转到云浅月身上,又从云浅月身上转到容景身上,最后用怪异无比崇敬无比的眼光看着容景,用传音入密只要容景一人能听到的声音在他耳边道:“景世子,若说本太子以前佩服你三分,如今就佩服你十分。”

    容景筷子一顿,不看南凌睿,声音浅淡,“好说!”

    南凌睿面皮抽了抽,手中的扇子刷刷煽动,他觉得今日来这醉香楼真是来对了!

    夜轻染见云浅月吃得香,他本来吃过饭了也忍不住拿起筷子,刚吃了两口忽然想起什么,立即问道:“小丫头,你今日在武状元大会上是怎么回事儿?”

    “嗯?什么怎么回事儿?”云浅月头也不抬。

    “就是你向皇伯伯请旨赐婚的事儿,我回府后才听说,如今大街上都传扬开了。”夜轻染看着云浅月皱眉,刚刚缓和的脸色又不太好,但更多的是疑惑。想着她怎么突然就向皇伯伯请旨赐婚嫁给容枫呢!这也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唔,你说这个啊!”云浅月一边吃着一边咕哝道:“我觉得容枫很好,长得好,武功好,且人品看着也很不错,觉得嫁给他应该很不错,这等机会要是不及时抓住,万一过了今天明天有人上门给他提亲,我岂不是后悔得撞了南墙去?”

    “就因为这样?你看着他好了?就请皇伯伯请旨赐婚?”夜轻染有些不能接受,“你才见了他一面吧?第一面吧?怎么能如此草率认定就嫁给他好了?”

    “你没听说过一见钟情吗?”云浅月抬头看了夜轻染一眼。

    夜轻染眉头拧成一根麻花,“本小王怎么就没看出他哪里好?不就是武功不错吗?我武功也不错啊,他长得好我也长得不错啊!你怎么就没对我一见钟情?”

    噗!云浅月刚到嘴边的一根笋险些吐出来,她将笋咽下,终于停止了食指大动,看着夜轻染,费力解释道:“这个一见钟情需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我当初见你的时候正被夜天倾拿剑指着要押入刑部天牢,担心小命没了,还哪里有心情一见钟情?而见容枫就不一样了。当时他在高台上比武,端得是英姿俊逸,我对他一见钟情不奇怪啊!”

    “这也说得过去,但当时你见弱美人时候没有人拿剑指着你,他比容枫长得好,也比容枫武功好,你当时怎么就没对他一见钟情?”夜轻染又问。

    容景眸光闪了闪,静静看着云浅月,似乎在等着她回答夜轻染的话。

    南凌睿也立即来了精神,扇子也不煽了,一眨不眨地看着云浅月,也等着她回答。

    云浅月感觉这话让她头皮发麻,对上三双视线,她回想初见容景的情形,当初脑中只有一句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她掩唇轻咳了一声,极其淡定不以为然地道:“当初他由一个老太监陪着出来,且用伞遮住了脸,我就能看到半边身子,你觉得换做是你,能有什么感觉?”

    容景移开视线,抬头看房顶,脸色有一瞬间一抹异色一闪而过。

    南凌睿盯着云浅月的脸部表情,须臾,手中的扇子继续煽了起来。

    夜轻染得到云浅月这样的回答圆满了,转头对容景嗤了一声,嘲笑道:“还以为奉是女人见了你都拔不动脚呢!原来也不是。”

    容景闲闲地瞥了夜轻染一眼,漫不经心地道:“你以为被她一见钟情能是什么好事儿?要才没才,要貌没貌,琴棋书画不懂,诗词歌赋不会,针织女红不精,且脾气暴躁,纨绔不听教化,无法无天,好吃懒做,如今那花拳绣腿的武功也没了,她浑身上下无一是处,这样的她谁要?”

    云浅月心里猛翻白眼,恼恨地想着她一定会嫁出去的,到要让他看看她有没有人要,闪瞎了他的铝合金狗眼。

    “这小丫头没你说的那么差吧?”夜轻染看向云浅月,见她虽然没骨头一般地爬在桌子上,手中的筷子和嘴一直没停止动作,但那模样怎么看怎么灵动秀美,比端端正正一板一眼的大家闺秀不知道要赏心悦目多少倍,他不敢苟同地对容景道:“那是你这个弱美人欣赏眼光不行,我看这小丫头就很好!”

    “你当初看着那个南江第一美人时候也是好的。”容景道。

    夜轻染一噎,顿时恼恨,“本小王怎么知道她看着一副清纯的模样,那心地手段怎么就那么狠,若是早知道,我连南疆的边都不踏。”

    “明明是乐在其中,还偏偏说得一副受了苦的样子。难道这就是所说的最难消受美人恩?据说当初那南疆第一美人救了你的性命。”容景瞥了夜轻染一眼,眸光扫见掌柜的端了两盘荷叶熏鸡来到门口,他对正看着夜轻染的云浅月提醒,“你的荷叶熏鸡来了!还吃得下吗?”

    “自然吃得下!”云浅月立即转头看向门口。心里想着原来夜轻染和南江第一美人两情相悦的初始是因为那个第一美人救了他,他最难消受美人恩啊!啧啧,又是一个美人救英雄,英雄被感化的故事。

    “我当初被她救了性命不假,可是也不看看那是谁害的我,除了她还有谁!”夜轻染冷哼一声,似乎想起往事,有些咬牙切齿之感。

    “原来还是个美女设了圈套等着英雄往里钻的故事!”云浅月闻言咕哝了一句。

    夜轻染一时没听清,不明所以地看着云浅月,“小丫头你嘀咕什么呢?”

    “我说荷叶熏鸡来了!”云浅月看到掌柜的手中的两盘荷叶熏鸡无比亲切,对他招了招手,“喂,你走快点儿!”

    “是!”那掌柜的连忙端着两盘荷叶熏鸡快走了两步,来到桌前放在了云浅月面前。转头看容景,恭敬地问,“世子还有何吩咐?”

    容景看向云浅月,“你还想吃什么?”

    “不用了!够了。”云浅月摆手。

    容景不再说话,掌柜的心领神会退了下去。

    “这一盘给你!”云浅月将其中一盘荷叶熏鸡递给夜轻染。将另一盘荷叶熏鸡放在自己面前。

    夜轻染伸手接过,这回不用做任何防范也没人拿筷子去打掉他手中的盘子,他不由失望地看了容景一眼,“你如今的筷子怎么就抓得牢固了?”

    “再一不可再二,刚刚那筷子不听话,如今这筷子很听话!”容景道。

    夜轻染哼了一声,不再理会容景。

    南凌睿放下扇子,快速地伸手从夜轻染的盘子里扯下一个鸡腿,学着云浅月刚刚的样子放在嘴里大啃了起来,啃了两口,皱眉道:“这个也没有本殿下府中的厨子做得好吃,浅月小姐,你什么时候去南梁,本太子可以请你品尝一番。我府中的厨子会做一道清水鲈鱼,天下独一无二。而鲈鱼只有南梁产,路途遥远运不来天圣,所以在天圣是吃不到的。就算景世子府中的药老会做,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嗯,好,等我那日心情高兴了跑去南梁溜一圈,就去你府中吃那个清水鲈鱼。”云浅月立即点头,南凌睿这个人花心大萝卜,但至少比夜倾天讨喜多了。

    “鲈鱼有毒。”容景提醒云浅月,“你的确是该好好识字看书,否则被毒死怕是都不知道。”

    云浅月摇摇头,叱了容景一声,“鲈鱼只有小毒,但不会致人性命。我虽然不看书什么都不懂,但也是知道这个的。至少比你的毒嘴的毒少。”

    “你又没吃过鲈鱼,怎么能知道我嘴的毒和鲈鱼的毒谁的毒少?”容景挑眉。

    云浅月手一抖,手中托着的盘子险些脱手而飞砸到容景脑袋上去。这个混蛋,这个混蛋……他这是在告诉别人她吃过他的嘴了?她顿时恼怒地瞪着容景,“我就吃过鲈鱼,怎么样?”

    “哦!怪不得你知道它的毒比我的嘴的毒少呢!原来吃过!”容景恍然大悟。

    云浅月险些一口气背过去,愤怒已经不足以表达她此时的恨。她腾地站了起来,死死地看着容景,“你想死是不是?”

    “哎,你的性子太容易动怒了。这实在不好,容易伤身。”容景无视云浅月的怒意,无奈地摇摇了头,“刚刚你不是险些将我杀了吗?都说了不能让睿太子免费看好戏了,如今这里又多了一个人来看戏,你确定要当着睿太子和染小王爷的面再将刚刚的场面表演一回?”顿了顿,又补充道:“你要是想,我没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