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50章 佩服十分(4)

第150章 佩服十分(4)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刚刚你们怎么了?什么场面?掩什么戏?”夜轻染果然关心,看着二人。 觉得容景话中有话,而云浅月也因为他这句话太过激动,目光落在云浅月愤怒的小脸上问道。

    “刚刚嘛,本太子正好来时候赶上一出好戏,嗯,此生仅此一见,景世子和浅月小姐百闻不如一见啊!令本太子佩服的五体投地。”南凌睿抚着下巴,笑看着二人,风流无比的笑得变得贼贼的笑。

    云浅月深吸了一口气,又深吸了一口气,才将怒意压下,狠狠瞪了容景一眼,眼含赤果果的警告,须臾,她回头对着南凌睿一笑,极其温柔,眼神却是冰冰冷冷如带着巨刺,“你最好将刚刚的事情忘记,否则,我不介意拿你做示范!”

    南凌睿立即住了口。那场面将容景换成他的话……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云浅月又转头看向夜轻染,对着她无所谓地一摆手,避重就轻地道:“这还用说吗?明摆着是这个黑心的弱美人毒嘴毒舌,试问对于我们俩个知道他黑心黑肺的人来说鲈鱼就算没吃过也知道比他的嘴毒,想想就知道了,是不是?”

    夜轻染总感觉哪里不对,他似乎还是来晚了错过了什么,看看容景,见他一派从容,再看云浅月,她一脸无所谓不以为然,心里想着这小丫头虽然看着好欺负,但是她其实狠着呢,应该吃不了什么亏,遂打消疑惑,同意她的话,点点头,“不错!你说得对。鲈鱼我吃过,的确没有这个弱美人的嘴毒。”

    南凌睿看着夜轻染,眼神怪异地看了半响,转过头,似乎不忍再看。

    云浅月想着夜轻染多么可爱的孩子啊!怎么就偏偏被那个南疆第一美人捷足先登了呢?她还有抢过来的希望吗?脑中刚冒出一个想法立即又被自己打掉,她以防老皇帝在武状元大会给她胡乱点鸳鸯谱,她不小心一时冲动如今招惹了容枫,如今得知容景是容枫的叔叔,她就够头疼的了,还是想着怎么处理吧!夜轻染就别肖想了。

    想起容枫,云浅月没了食欲,她放下筷子,无精打采地道:“我不吃了,回府!”

    “不吃了?小丫头,你的这一盘荷叶熏鸡还没动呢!”夜轻染一怔。

    “吃饱了,没食欲了,不吃了。都给你吃吧!”云浅月摆摆手,说走就走,片刻不耽误,抬步就向门口走去。

    “你要徒步走家去吗?等等我送你回去。”容景也起身站起来,缓缓抬步跟上云浅月,脚步依然是他惯有的不紧不慢,不慌不忙,舒缓雅致。

    “那你快点儿!”云浅月头也不回,她如今闹了这么大的轰动,可不想被人一路看回云王府去,还是坐车保险些。

    “嗯!”容景应了一声,二人很快就出了房门,转眼间就下了楼。

    夜轻染愣愣地看着二人离开,转头问南凌睿,“我没说错什么话吧?小丫头怎么突然一副蔫头耷拉脑的模样?”

    南凌睿从门口收回视线,将折扇摇了摇,“据说她今日向皇上请旨赐婚嫁给容枫皇上没答应,如今你提起了她的伤心事儿,她自然心里不舒服了。如今大概想着怎么让皇上答应嫁给容枫呢!”

    “这样?”夜轻染眉头竖起来,皱眉道:“容枫有什么好?一面之缘就如此得了她的心?当真非他不嫁了?”

    “这本太子哪里知道?你不如去问问容枫。问问他哪里让她刮目相看了。”南凌睿起身站起来,抬步向外走去,扔下一句话道:“我要去云王府转一圈,来了天圣这么些日子还没拜见云老王爷呢!你自己慢慢吃吧!”

    话音未落,人已经追随着容景和云浅月下了楼。

    夜轻染坐在桌前皱眉思索,想了半天怎么也想不通容枫哪里得了那小丫头的顺眼了。他起身站起来,想着南凌睿说得对,他如今就去荣王府找容枫问个清楚。总不能由着小丫头一时心血来潮就胡闹!

    夜轻染快步走下楼,楼下早没了容景、云浅月、南凌睿的身影。他连忙追出门。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掌柜的迎头喊住,“小王爷请留步!”

    “何事?”夜轻染虽急,还是停住了脚步。

    “回小王爷,景世子走时交待了,说最后走出来的那人结账,一共是一千八百一十二两银子。”掌柜的对着夜轻染躬身恭敬地道。

    夜轻染伸手去怀里摸,他怀中比南凌睿强些,但也就几十两银子,他抖了抖,脸色发黑地递到掌柜的手里,颇有些咬牙切齿地道:“先给你这些,回头去我府上拿!”

    话落,他身影一闪,飘出了醉香楼。

    那掌柜的生怕夜轻染劈了他,没想到他扔下了身上仅有的银子后就走了,他松了一口气,抖了抖手中的银袋子,向着楼内化成了雕像这么久后终于回过魂来的客人看了一眼,转身颤着走到了柜台前拿起算盘和账本,噼里啪啦就一阵算。

    他很快就算好了账,对着一个小伙计吩咐,“染小王爷付账的银两是四十五两,还差一千七百六十七两。你跑一趟德亲王府去取回来。”

    “是!”那小伙计立即应了一声,拿着天字一号房的菜单出了醉香楼。

    掌柜的抹了抹额头的汗,想着人老了,果然不中用了。经不起刺激惊吓啊!

    “刚刚进来的是人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吗?”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声音极为清晰,似乎不敢置信。

    “是吧!”有一人不确定地回道。

    “那人是被浅月小姐拽着进来的,据说景世子从来不让人靠近三尺之内,那人怎么可能是景世子?再说就刚刚那人那副模样,就是清倌楼的花魁也不如啊!”又一人道。

    “难道不是景世子?那是谁?”又一人询问。

    “难道是容枫公子,我早先从墨宝斋出来见过容枫公子的画像,是和刚刚那人有些相像。”其中又一人接过话,有些犹豫地道。

    “那大约就是了!景世子不可能和浅月小姐如此亲密的,容枫公子今日在武状元大会上被浅月小姐向皇上请旨赐婚,武状元大会今日早早就结束了,浅月小姐和容枫公子一起也不意外。”另一个人立即猜测得条条是道。

    众人连连点头,想想刚刚二人进来时像是拧着麻花连成一体的样子就觉得实在心灵受到冲击。这光天化日之下,当真只有浅月小姐行止无忌啊!试问哪个大家闺秀敢如此和拽着胳膊亲密相携而来?不是容枫公子又是谁?

    “可是刚刚外面停着的是景世子的马车啊!”一个后进来的人疑惑地道。

    众人齐齐一愣,都看向那人。

    那人脸腾地红了,在众人充满求知欲的目光下怯怯地道:“我本来没想进来,是因为在外面看到了景世子的马车停在了醉香楼,所以也跟着后面进来了。”

    众人恍然,其中一人连忙问,“那你可知道那人可是景世子?”

    “应该是的吧!”那人犹豫不定,因为他以前一直没见过景世子。

    众人都想着景世子十年未出府,更别说来醉香楼这种热闹的地方吃饭了,同一个荣王府的人十年都不准见景世子一面,这天圣京城见到景世子的人实在寥寥无几,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也拿不准那人是不是容景。

    “听说见过容枫公子和景世子的人都觉得二人有些相像的。”一人又道。

    “我这里有刚刚从墨宝斋买来的容枫公子的画,大家看看对比一下不就知道了!”一个年岁颇小,有些清秀的女子见大家猜东猜西,犹豫了半响,才脸红地将画拿出来。

    “原来有容枫公子的画像啊!大家快过来看!”有人喊了一声。

    “快来看!快来看!”众人都喊着向那女子围了过去。

    画卷很快被人打开,容枫立在高台上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一身白衣,临风而立,眉目清俊,清风吹来,衣袂飘逸如风,刹那就吸住了众人的视线。

    “刚刚那人不是容枫公子!”有人一看到画像立即道。

    “不错,虽然那人面容和这画像之人长得有几分相似,但那人显然更是俊美许多,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而这画像上容枫公子眉眼英气逼人,清逸出尘。一看与刚刚和浅月小姐一同进来的那位公子就不是一个人。”

    “对,不是一个人!”众人都附和。因为那样的美男子太过罕见,如诗似画,虽然孱弱病弱但不失雍容高雅从容不迫,断然不是这副画中人能比的。若是这副画中的人是一把快剑,杀人一刀见血,而那人就是被时间经久打磨的绝世宝剑,能烙烫到人的心里灵魂。

    “这么说那个人是景世子了?”有人试探着出声。

    众人都点点头,想着那样的容貌从容雅致风华除了景世子外不做第二人之想。

    “可惜市面上从来买不到景世子的画像!”刚刚拿出画的那名娇小清秀女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