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52章 再次轰动(2)

第152章 再次轰动(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啊,景世子,您辛苦送妹妹回来,下车进府喝一杯茶吧!”云香荷此时也立即附和。 她刚刚从宫中回来,听说容景还没送云浅月回府,就在门口等着了。

    云浅月瞥了云香荷一眼,见她目光直直地盯着容景的马车,心里冷哼一声。

    “看来景世子威望甚高啊,让本太子都嫉妒了。景世子,要不下车进府中喝一杯如何?本太子可没忘记你那一坛兰花酿呢!”南凌睿扫了一眼众人,笑着道。

    “不进府了!我今日身体不舒服,改日吧!”容景浅淡的声音从车内飘出,“我还有好酒的,睿太子若是想喝可以改日去荣王府寻我。”

    “好!”南凌睿答应的痛快。

    众人听得容景拒绝,脸上又齐齐现出失望之色。

    “那也好!今日府中是乱了些,等改日都安顿好了清静些再请世子过来。”云孟扫了一眼门口停着的车辆和众人,笑着对容景道。

    “嗯!”容景应了一声,再不多说,对弦歌吩咐,“回府!”

    “是,世子!”弦歌看了云浅月一眼,立即上了车,一挥马鞭,马车稳稳离开。

    “妹妹真是好本事,居然能得到景世子另眼相待,亲自接送。”云香荷又没见到容景,目送着他马车消失视线,回头看着云浅月,一双美眸眸底有着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嫉妒,话语尖锐,“今日妹妹可是又大出风头了,我和皇后娘娘在宫中都听闻了武状元大会之上妹妹的壮举。居然向皇上自行请旨赐婚,当真是千古罕见啊!”

    “千古罕见的事情多了,只要你一直活下去,活个千年万载,定还能见到很多的。”云浅月虽然话语平静,不带丝毫锋芒,却是顷刻间就将云香荷的话堵了回去。

    云香荷脸色一青,谁人不知道千年王八万年龟的说法,这云浅月是变了相的在骂她王八乌龟呢!她生生压下恼怒,当没听出来云浅月的话中所指,继续笑着道:“当时皇后娘娘和我都为你捏了一把汗呢!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的身份,如何能胡闹?你从来做事情就不考虑后果,若是皇上大怒,你岂不是要连累整个云王府的人给你陪葬?”

    “不是没有如果吗?”云浅月面色淡淡地看着云香荷的笑脸,漫不经心地道:“再说陪葬也是要够资格的,有些人连陪葬的资格估计都没有。顶多我出了事儿连累爷爷和父王、哥哥,其余人比如庶女啊之类的,大多数似乎有两种处置办法,一种是发配苦寒之地,一种是发卖青楼。”

    云香荷脸色一变。

    云浅月忽然笑了笑,极其温和地看着云香荷,清泠的声音忽然柔声细语,“所以大姐姐还是要日日烧香祈祷我别出事儿为好,我一旦出事儿,死了一了百了,有些人活着可就是生不如死了呢!”

    云香荷恼怒地瞪着云浅月,杏眸圆瞪,想要发作,但是大门口这么多人,她顾忌自己一贯以来爱护姐妹遵守礼数的淑女形象,怎么也发作不出来。只能压下恼怒,勉强笑道:“多谢妹妹提醒,姐姐以后定然好好每日三炷香保佑妹妹……”

    她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意思不言而喻,保佑妹妹早登极乐!

    “嗯,希望上天的诸位神仙能听到姐姐的祈祷,让我百年之后可以位列仙班!”云浅月笑容扩大,对云香荷道:“阎王爷对我避之唯恐不及,地府是不会收我的,提前告诉姐姐一声,你就不要日日烧香祷告的时候在阎王爷耳边唠叨了,小心他一怒之下将你抓去地府。”

    云香荷怒意直抵心口,她看着云浅月,终于打破了笑脸,声音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你放心!阎王爷也不喜欢我,绝对不会的。”

    “哦!原来我和姐姐是一样令人讨厌的人啊,那就好!”云浅月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见云香荷有抓狂之态,她笑了笑,懒得再理会她,抬步向府中走去。

    众人看着脚步轻盈地向府内走去的云浅月目瞪口呆。

    云孟也愣了片刻,回过神时见云浅月已经走出老远,连忙喊道:“浅月小姐,您等等,您还有事情没处理呢!”

    “什么事情?”云浅月停住脚步。

    “这些都是咱们府的旁支来投靠。老王爷和王爷都说既然府中如今是小姐掌家,这些人从今以后就住进云王府,也算是府中的人员。让浅月小姐来安排此事。”云孟立即道。

    云浅月断然拒绝,“我如今没空!”

    “小姐,您怎么会没空呢!皇上虽然让您去上书房上课,但也就上午半日而已,下午时间您还是有空的,况且今日天色还早。”云孟立即摇头,连忙道:“这是老王爷吩咐的,这些人都在门口等了半响了,就等到您回来给安排住处呢!王爷如今在宫里没回府,世子如今也在宫里照顾清婉公主回不来,老王爷一把年纪了,您总不能让他再为这些事情再操心吧?再说近来老王爷身体不太好,如今这府中就您当家了。您不管谁管啊?”

    靠!感情她还非管不可了!云浅月皱眉。

    “若是妹妹实在不想管,姐姐愿意代劳!”云香荷立即抓住机会,笑着道。云浅月不想掌家正好,她求之不得呢!到时候看她不整死云浅月不足以平息心底的恼恨。

    “怎么敢劳烦姐姐,姐姐的手如今恐怕还是连账本也拿不了吧?”云浅月心中冷笑,转身走了回来。淡淡瞥了云香荷一眼,毫不留情地揭她伤疤。

    以前她不想掌家是觉得不想和前世一样累死累活,总想着上天眷顾好不容易重新活一回怎么也要对得起自己。但如今她算是知道了,她这个身份存在一日,她就不会安逸的了,所以,为了以后的长久安逸,她彻底地认识到自己在这样懒下去肯定是不行的。更何况她今日又弄了这么一出请旨赐婚,如今怕是老皇帝,其他三王府,满朝文武大臣,还有许多人都盯着她的,她不想被制肘,所以必须要有本事,如今没有武功,她手中唯一能抓住的也就只有云王府了。

    云香荷闻言再也没了淑女矜持,大怒道:“这手还不是被你废的?你还有脸说?”

    “那也要看看起因为何,我为何废了你的手?还不是你的手非要喜欢我的脸,我的脸讨厌死你的手了,不让你碰,所以,我的手就帮着我的脸将你的手废了。”云浅月依然淡笑地看着云香荷,缓缓提醒,“大姐姐,这里是门口,注意形象,你如今这副样子会让人家以为我们云王府的大小姐是泼妇呢!”

    云香荷怒意顿时一僵。

    南凌睿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云浅月听到南凌睿的大笑这才想起还有一个花花太子给忘了。她虽然讨厌云香荷,但是云香荷毕竟是云王府的女人,她如何愿意让这个南凌睿看了好戏去?她脸色微冷,“睿太子,你不是来拜见我爷爷吗?怎么还站在门口?”话落,她不等南凌睿开口,就对云孟训斥,“孟叔,还不快请睿太子入府?您老糊涂了吗?他可是南梁太子,别让人家说我们云王府不懂待客之道!”

    南凌睿嘴角抽了抽,知道云浅月这是在赶他。

    “是,小姐说的是!”云孟立即躬身,对南凌睿恭敬道:“睿太子请!老王爷还不知道睿太子光临云王府,想必见到睿太子来还是很欢喜的。您随老奴请进府!”

    “不急!”南凌睿偏偏不识趣,笑着对云浅月眨眨眼睛,“浅月小姐刚刚回府难道不去云老王爷处吗?我就同她一起去好了。”

    “睿太子,你没看到我如今要处理家事儿吗?短时间内自然不会去爷爷那里的。您还是先请吧!”云浅月自然知道这个家伙是想留下来看戏,她自然不让。

    “那也没关系,本太子等着你就是了。本太子别的不多,时间可是多的是。”南凌睿笑着摇摇头,看了一眼天色,对云浅月催促,“你快些处理吧!你这些族亲都等了很久了吧?你看如今天色阴沉沉的,不久后怕是会下一场好雨,你总不能让他们远道而来就在这里淋雨吧!”

    云浅月也抬头看天,天空灰蒙蒙的,看起来像是有一场大雨的征兆。她收回视线,看向南凌睿,南凌睿轻轻摇着鳝,一副我就不走的架式,她皱了皱眉。

    “睿太子,您还是随老奴请进府吧!我家小姐处理的是家事儿,怎么能有污您的耳目呢!”云孟连忙道。毕竟南凌睿是南梁太子,南梁虽然是天圣的附属国,但是已经和百年前大不相同,如今南梁国势直逼天圣繁华,他自然不敢得罪,语气还是很恭敬。

    “没事儿,本太子不怕污了耳目!”南凌睿笑着摇头,还对云孟摆摆手,“你先去知会云老王爷一声,就说我来了,一会儿就和月儿一起去看他。”

    这么大一会儿的功夫,南凌睿对云浅月的称呼已经由浅月小姐变成月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