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53章 再次轰动(3)

第153章 再次轰动(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和你很熟吗?”云浅月脸色立即黑了下来,目光清凉地看着南凌睿。 还月儿?

    “嗯,我们自然很熟了!今日在醉香楼我亲眼目睹了一件很令人千载难忘的事情。若不是关系很近,如何会有此眼缘?”南凌睿迎上云浅月的黑脸,笑得意味幽深。那一双桃花目似乎在说你要想让我封口不对别人说那件事情,就要拿出点儿诚意来。

    云浅月成功地接收到了南凌睿那深一层的意思,想起在醉香楼她正要咬掉容景的耳朵却被他打断,她眯起眼睛危险地看着南凌睿。她早就说过能威胁她的没有几人。容景比她黑,她黑不过他只能认栽,云老王爷威胁她,那是因为他是她爷爷,尊老爱幼是她从入学就学习的品德,云暮寒威胁她,看在他是她哥哥的份上她也勉强可以忍受,但别人休想!南凌睿也不行!

    “既然睿太子不着急着去看爷爷,那也就不在乎这一日半日了。如今这天色的确是不好,没准转眼就是一场大雨,睿太子还是赶紧回南梁行宫改日再来吧!免得等大雨下起来您要顶着雨回去,云王府如今人满为患,实在没您的地方。”云浅月话落,不等南凌睿说话,就对云孟道:“孟叔,送客!”

    南凌睿愣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云浅月不受他威胁,他眨眨眼睛,“我没听错吧?”

    “你没听错!我很愿意你将你那件令人千载难忘的事情拿出去和天下所有人分享。反正我做得轰动的大事儿又不是一件两件,也不差这一件。”云浅月难得地对南凌睿笑笑。

    南凌睿抬眼望天,终于接受了云浅月是真不受他威胁的事实,再待下去别说看戏了,连云王府的门估计都进不去了。权衡利弊之后,他立即打消了看好戏的心思,“那好,本太子先去云老王爷那里拜会,你忙完了就过去啊!听说你酒量不错,本太子还想和你喝一杯呢!”

    话落,南凌睿抬步向府内走去,如进自己的家,都不带用云孟引路的。

    “睿太子,老奴给您引路!”云孟没想到云浅月这么厉害就将明显想看好戏的南凌睿打发了,他愣了片刻,连忙快步向前走去。

    “不用,不用,本太子认识路!”南凌睿对云孟摆手。

    “孟叔,还是我给睿太子引路吧!我正好也要去爷爷那给他老人家请安!”云香荷连忙快走几步开口。心里恼恨,她就不明白了,怎么这段时间一个两个的好男人都对云浅月另眼相看了。她虽然知道据说这位南梁太子生性风流,人品不好,但就因为这样才有机会接近他不是吗?夜天倾那里照今日太子府传出他因为云浅月请旨赐婚而大怒砸了书房的情形来看,她大约是没戏挤入太子府了。但她自认貌美不输于任何女子,所以,如今这南凌睿自己送上门来,这个机会她一定要想办法抓住。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想着这个女人怎么逮住谁都想贴上去?先是她和凤侧妃对阵那日她见到夜天倾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后来容景来接她,她站在门口连容景的面都没到就搭讪,如今见到南凌睿来府内,这个女人又要把上去,她真是服了她了!

    “哦?这位美人是谁?”南凌睿听到云香荷的话,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她。

    云香荷见南凌睿居然理她,顿时一喜,连忙又小碎步快走了两步来到南凌睿面前,对着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礼,声音娇软地道:“见过睿太子,小女子是云香荷,云王府的大小姐!”

    “噢!我知道你。”南凌睿了悟地看着云香荷笑道。

    “睿太子知道我?”云香荷瞬间更是惊喜地看着南凌睿,想着是不是她的才貌名声传得连睿太子都对她另眼相待了?

    “嗯,知道的!本太子前一段时间听闻了一桩趣事,说云王府的庶母庶姐欺负月儿,后来那庶母被贬为侍妾关入了云王府祠堂思过,那庶姐被废了一只手。这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呢!本太子一直好奇,今日得见大小姐终于能与那庶姐对上号了。”南凌睿笑看着云香荷道。

    云香荷惊喜的脸色瞬间僵住。

    云浅月撇过头去,想着这南凌睿真是阴损!云香荷这颗芳心此时估计被摔了八瓣。不过也是她自找的,南凌睿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能笑着脸损人的,她就见过容景和这个南凌睿。

    “看大小姐气色不是太好,女儿家容貌是最重要的,大小姐想必从皇宫里回来累着了,还是先回去洗洗尘土再出来为好,你本来美貌十分,如今这样凭白地减去了八分,实在有损你美貌。本太子连天圣皇宫都无比熟悉,何况一个小小的云王府?就不用大小姐引路了。”南凌睿用挑剔的眼光将云香荷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然后不理会她忽红忽白的小脸,转身继续向前走去,玉扇轻摇,风流倜傥。

    云浅月抬眼望天,生生憋住才没笑出来,想着这南凌睿损人真是一绝。

    云香荷看着南凌睿绕过了前院直奔后院而去,将云王府当成比他自己的家还熟悉,她想恼又发作不得,只又羞又恨地看着他身影消失,回头瞥见云浅月憋着笑的样子,终于怒了,对云浅月大吼,“你别得意!你以为你是谁?别人不过是想逗弄你罢了,你以为景世子、染小王爷、睿太子等人都对你另眼相看吗?若你不是云王府的嫡女,估计谁人都不会看你一眼的。”

    云浅月慢悠悠从天空收回视线,淡淡地看着云香荷恼羞成怒的样子,缓缓道:“嗯,你说得也许对。不过我就是好命啊,也没有办法。谁叫只有我是云王府嫡女而别人不是呢!别人想要别人逗弄都没有资格的。”

    云香荷闻言更是一双美眸喷火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拂了拂身前的衣襟,动作端得是无比优雅,她腰板挺得笔直,神情瞬间端得高高在上,用不屑轻慢的眼神看着云香荷,又继续慢悠悠地道:“女人如花,高挂于枝头,则芬芳艳色,观者仰头钦羡,落于枝尾,则零落飘摇,路人可摘。命运生得不好,能怪父母,可是若没有自知之名,没有本事却还要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是自己愚蠢了。”顿了顿,她似笑非笑地看着云香荷,“大姐姐,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云香荷被云浅月尊贵夺人的气势震得身子一颤,一时间忘了恼怒,答不上话来。

    “哈哈,好,说得极好!”一声大赞声突然从大门口传来。

    云浅月一惊,猛地转头看向门口。只见两辆马车正刚刚停在门口,两辆车的帘子同时挑开,露出两个人的脸,一个人是云王爷,一个人是德亲王。她心里一沉,瞬间泄了气势,将手臂上挽着的锦绸拧成了麻花模样,转眼间就变成站没站相的纨绔形象了。然后不顾形象地踢了一脚玉石地面,不满地瞪着德亲王,“您没事儿笑什么?怪渗人的,吓死我了。”

    “呃……”德亲王一怔。

    “算了,念您老了,我就原谅你了。”云浅月摆摆手。这个人是夜轻染的父王吧?这老头还是不错的,至少目前和她没有什么冲突积怨。不过德亲王府是正儿八经的皇族,她还是要小心为上。

    德亲王又愣了一下,看着云浅月,老眼碎出一抹精光,又刹那隐去,不理会云浅月,转头对云王爷大笑道:“云王兄,你这个女儿真是一个宝贝啊!”

    “这孩子自小没了娘亲,就这副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样子。你看看她这副样子哪里有大家闺秀的做派?像什么话!你还是别磕碜我了。她哪里是宝贝?让我日日头疼还差不多。”云王爷摇头,连连叹息。心里却惊异他这个女儿刚刚的话,如何能是一个没学了几日字的人说出来的?他真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女儿了。或者说从来就没看透过。

    “哪里哪里?本王看这小丫头极其有灵性和悟性!”德亲王笑着道。

    “德王兄,你还是别夸她了,她有什么灵性和悟性?就会胡闹闯祸还差不多。”云王爷一边下车,一边道:“谁要夸她一句,她尾巴能翘上天!”

    “哼,父王就是看不得我好!”云浅月立即摆出一副傲娇的神色来。

    “哈哈哈……”德亲王又大笑起来,看着云浅月显然一副嚣张被宠惯坏了的娇俏模样,点点头,认同云王爷的话,“这小丫头果然是禁不得夸的!与我家那个赖皮小姐一个德行,着实是个让人头疼的主。”

    “不错,就是禁不得夸!”云王爷笑着点头,目光看向门口等候的众人,有人接受他的目光就要上前来见礼,他立即摆摆手,“不用那些虚礼,你们一路舟车劳顿而来辛苦了。这就让这小丫头给你们安排落宿,以后就安稳在云王府落脚就好。这府中之事全全由这个丫头掌管。你们谁有何事直接找她就行。”

    “是!多谢王爷!”众人连忙诚惶诚恐地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