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54章 众口铄金(1)

第154章 众口铄金(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从众人来到被拒之门外等候姗姗迟来的云浅月,到景世子亲自送浅月小姐回来,再到南梁睿太子被她三言两语赶进了院中,再到云香荷半分好处没从她手里讨到却碰了一鼻子灰,再到如今云王爷亲自对他们说这云王府一切事情都交由云浅月打理,无论是大事儿还是小情,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让他们清清楚楚地知道云浅月才是这府中真正的掌家人,看向云浅月的目光再不像早先那般大胆探究,人人都现出了三分恭谨和小心谨慎。 再不敢因为传言而有半分不屑。

    “哼,父王你就是偏心,奉着府中这么多人不用,偏偏就知道累我!”云浅月哼了一声,不满地嘀咕了一句。

    “你这孩子!整日里没大没小,德亲王在,没白地被看了笑话!”云王爷随时斥责云浅月,语气和面色却是不见半分斥责,看着她不满控诉的脸色,无奈地道:“我和你爷爷不是给你指派了两个助手吗?从今日起,玉镯和绿枝都分配给你用,帮着你掌家。他们可是一直在我和你爷爷身边的近身人。这回你总该满意了吧?开始会难些,等你熟悉了府中事务,就轻松了。”

    “这样啊!”云浅月心里一喜,有人帮助她自然好,更何况还是云王爷和云老王爷身边侍候的玉镯和绿枝呢!这么长时间以她的观察,这两人是百分百可以用的。她脸色好了些,但还是对云王爷哼道:“算你和爷爷还算知道我是你们的女儿和孙女,若是给我累坏了。你们后悔去吧!”

    “哈哈,这个小丫头,真是半分也不肯吃亏!”德亲王又笑道。

    “哎,可不是?”云王爷笑着摆摆手,对德亲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德王兄请,我们进去叙话,就不用理会这个让人头疼的丫头了。由着她折腾去吧!”

    “好,请!”德亲王笑着点头。

    云王爷和德亲王二人并肩向府内走去。

    云浅月目送二人离开,觉得相比她这个云王爷爹来说,德亲王更显得胸有城府。看来她以后一行一止要更加小心了。

    云香荷看着云王爷和德亲王离开,二人就跟没看到她似的,自始至终连个眼神都没递给她,德亲王情有可原,但云王爷以前可是对她寄予厚望。如今她的光芒都被云浅月抢了去,她转头愤恨地看着云浅月,若是眼光能当利剑的话,云浅月此时已经被她刺烂了。

    “大姐姐气色看起来真的不好。女人的确要在意自己貌美的。大姐姐本来十分美貌,如今被尘土烟尘这么一污染,也就剩下三分了。你还是听从睿太子的建义回去洗洗吧!”云浅月对云香荷摆摆手。她自然清楚这个女人怕是此时恨不得杀了她,但那又如何?想杀她也要有本事。别自己掂不清自己的几斤几两。

    云香荷也觉得再待下去没意思,这里是云王府大门口,再待下去也是被人笑话了她斗不过云浅月。她狠狠地瞪了云浅月一眼,转身向自己的香荷院走去。

    云浅月接连打发走了几人,这才回头看向门口等候的百人,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掠过。这些都是云王府的旁支族亲,她目前还不知道是何原因迁来云王府,但既然是以后住进这云王府,既然她掌家,就不允许任何人在她眼皮子地下搞破坏给她添乱。所以,必须要费心规整一番的。

    云王府的旁支众人接受到云浅月的目光,那样的目光平静审视清淡,但他们确是感觉到了一阵压力扑面而来,不少人心下不由紧张起来。尤其是几位老者,更是不敢露出丝毫不敬,毕竟相较于云王府嫡系一脉来说,他们旁支属于微不足道。尤其是他们以后的一切吃穿用度衣食住行都要听云浅月的话语行事儿,年轻的人大多是迫于云浅月的气势,想必也是得到了族中长辈交待了一番,所以也都安安静静,偶尔偷看云浅月的目光也是紧张怯意的。

    “孟叔、玉镯、绿枝!”云浅月移开视线,看向三人。

    “小姐请吩咐!”三人齐齐躬身。

    “想必我父王和爷爷早早就吩咐人已经腾出院子来了吧?”云浅月问。

    “回小姐,都腾出来了。这些族亲都安排到了西跨院。”云孟立即道。

    “嗯,今日天色看起来不久后就有雨,就由你先带着人安排大家住下吧!”云浅月想了想,吩咐道:“这族亲中先寻两个主事儿之人将所有入住云王府的人员名单都给我拟一份拿来,名单要标注清楚每个人的身份,还有从出生到迄今为止重要经历或事迹,喜好什么,所学什么,有什么本领,越是详细越好。”

    云孟一怔,立即点头,“是!”

    云浅月转头看向众人,见众人都疑惑地看着她,她淡淡解释道:“既来之,则安之。你们以后就是云王府的人,就安心在这里住下。云王府的人所享受的待遇你们也同等有,若是犯了错,当然处罚也是一样。你们放心,既然是我掌家,尽最大可能做到公正公平,云王府有商铺,有产业,有良田,有许多需要用人的职位,只要是有本事的人,将你的强项和想要做的事情都写清楚,我虽然没什么才华,但绝对不会埋没了人才。”

    云浅月话语,不少人眼睛齐齐亮了一分,尤其是很多年轻男子,本来是颓靡认为寄人篱下怕是受尽苛刻欺凌,如今似乎看到了希望。男儿谁不想做一番大事业?而年轻的小姐们也齐齐松了一口气,她们不求别的,只求将来能有一个好姻缘就好。而族亲旁支的几位长者都点点头,不少孩童纯真地脸睁大眼睛看着云浅月,小小心里想着这个姐姐看起来很好。

    云孟看着众人的神色,心下暗叹,浅月小姐这一句话就最起码收服了三分之二的人心。早先他还担心浅月小姐还没开始掌家这些旁支就早早来了,还怕她手忙脚乱怯阵应付不过来,如今看这样子是他瞎操心了,还是老王爷明智。

    玉镯和绿枝对看一眼,似乎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行了!孟叔你带着大家去安顿吧!一切吃穿用度都依照云王府各院的规制来。”云浅月觉得这两句话就够了,多了就是画蛇添足。她对云孟摆摆手,又对玉镯和绿枝道:“你们二人随我去我的院子吧!我们研究一下分配工作,将账本理起来。”

    “是!”二人立即应声。

    云浅月再不理会众人,抬步向浅月阁走去。玉镯和绿枝二人跟在她身后。

    三人走远,云孟带着众人向西跨院而去。两百多人浩浩汤汤,极为壮观。

    回到浅月阁,彩莲、听雪、听雨、赵妈妈等众人都齐齐迎了出来。一个个的不像往日的欢喜,每个人脸上都藏了一脸心事儿,尤其以彩莲为重。赵妈妈毕竟年岁大些,有些心事儿隐藏着,但脸上还是不见了往日的笑容,眉眼间有隐隐担忧。

    “这一个个的都是怎么了?”云浅月笑看着几人。

    “小姐,您还说,您怎么会向皇上请旨赐婚要嫁给容枫公子呢!”彩莲嘴快,立即问了出来,她觉得要请旨赐婚也该是景世子和染小王爷,再不济也要是四皇子啊!

    “是啊,小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当时消息传回府中将我们都吓坏了。后来知道小姐没事儿才安了心。”赵妈妈犹豫了一下,也道。

    “就是,小姐,您怎么突然就请旨赐婚了呢?奴婢觉得景……”听雪也开口。

    “容枫很好!你们如今不喜欢他是因为没见过他,见过他之后就知道我的决定是对的了。”云浅月打断听雪的话,笑着摆摆手,对几人道:“这事儿等晚上再说,如今去将账本都找出来,玉镯和绿枝过来帮我,现在就开始研究掌家。”

    听雪立即住了口。

    彩莲等人这才发现跟在云浅月身后的玉镯和绿枝,连忙给二人请礼。这二人因为一直在云王爷和云老王爷身边时候,身份自然不同于一般侍婢。在奴婢中是一等级别的。

    玉镯和绿枝对着几人笑着点点头,没有什么架子,但有一种气派。

    云浅月想着彩莲、听雪、听雨等人还是不行,一个个的都是小家子气,且没经过训练,不够沉稳。她看来要寻找一个贴身助理了。就像是玉镯和绿枝这样的。

    一行人进了房间,彩莲将账本都找出来。云浅月和绿枝、玉镯三人就坐。开始就着账本研究起来。

    玉镯和绿枝不愧是云老王爷和云王爷身边的得力助手,经过二人的协助解说,云浅月很快就了解了府中的大概情形。如今云王府看着支架庞大,却是中看不中用,因为凤侧妃假公济私中饱私囊,如今的云王府是外表繁荣,内力实则是一盘散沙,店铺产业多处亏空,入不敷出。她越看脸色越不好,想着这凤侧妃真该拉出去枪毙。可惜她手中如今没枪。

    大约一个时辰后,将云王府内外所有的店铺、良田、产业都过滤了一遍,云浅月让玉镯和绿枝二人说说看法。二人对看一眼,分别说了各自的意见。云浅月仔细倾听,当二人说完,她又提点了几处主要的意见,从始至终她的话语虽少,但是却指出了最关键的地方,让二人暗暗佩服不已。若是二人早先还报着想必这个差事儿会很难的心思,如今却是不这么看了。三人又就着云王府内外的方方面面合计了大约一个时辰,最后达成一致意见,先整内再整外,在原来的基础上改进完善,打破了早先的一些陈旧规制。重新将各房各院调派了人手,一应惯例不符合规制的通通撤销,不公平黑暗之处重新洗礼。这样下来,云王府自上而下进行了一番大换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