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55章 众口铄金(2)

第155章 众口铄金(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然后又对外部的产业做了简单的计算合计。 研究了一套初步的实施计划。等待将云王府内部整理妥当走上轨道之后,就开始伸向云王府外面的产业。要养活这么庞大的家族,没有银两自然不行,而最主要的一点是云浅月决定从今以后将云王府除了干不动活的人外,不养活吃闲饭的人!要想过得好,自然要动手。她这个想要安于享乐的人都没有了享乐的福气,别人也休想拿着银子好吃好穿不干活舒服过日子。尤其是以云香荷为代表的那些小姐们。

    天色彻底黑下来时,三人终于整理出了荣王府内部人员管理和外部产业管理的简易方案。都齐齐松了一口气。云浅月觉得今日时间虽短,却是收获不小。而玉镯和绿珠却是觉得今日何止是收获不小?简直是她们曾经都不敢想象。本以为就算浅月小姐接手云王府掌家钥匙,识了字,学了账本,也要半年以后才能有所动作,却不想才不过半日时间而已就拿出了规制,明日就可以实施,这等果断手腕,让她们心中的震骇可想而知。二人看向云浅月的目光由早先的恭敬外多了一丝钦佩。

    云浅月对着二人笑笑,没有身居高位执掌云王府大权的盛气凌人和高高在上,而是一改早先的认真和挺得笔直的身板,整个人没骨头一般地趴在了桌子上,对二人道谢,“两位姐姐辛苦了!留下吃饭吧!”

    二人一惊,连连站起身,有些惶恐地道:“多谢浅月小姐,我们回去用饭。奴婢二人可当不起小姐的姐姐,您这不是折煞奴婢二人吗?若是被人听到,奴婢二人就离死不远了。”

    “没有这么严重啦!”云浅月呵呵一笑,也不强求,对着二人摆摆手,“那好吧!你们今日累坏了,去厨房吩咐做些好吃的犒劳一下自己。”

    “谢谢浅月小姐!”二人看着云浅月,见如今的她和刚刚的认真果断模样判若两人,也笑了笑,对她齐齐一躬身,“奴婢二人回去了!”

    “嗯!我爷爷和父王那里就不用一一禀告详情了,另外要将我们荣王府下人的嘴都想办法堵严实了。总之我掌家嘛,我就不喜欢谁都来盯着我说三道四的。你们明白的!”云浅月笑看着二人,她知道这二人是聪明人,她如今还不想这么早就让所有人都知道她隐藏的本事儿。云王府内部的掌家之事她要做得不动声色,让外面的人探不出丝毫来。尤其是一直盯着云王府和她动静的老皇帝。

    “浅月小姐放心!奴婢二人还是晓得轻重的,老王爷和王爷信得过奴婢二人,将奴婢二人给了浅月小姐来帮忙,奴婢就一定会听从浅月小姐吩咐。”玉镯立即道。

    绿枝也笑着点点头。

    云浅月点点头。二人对她行了个告退礼,转身走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看着二人离开,想着这两个女子的确聪明好用。她收回视线,打了个哈欠,觉得有些累了,以前对着电脑和一大堆方案资料浴血奋战三天三夜她也不觉得累,如今这个身体真是娇生惯养啊!她伸了个拦腰,对外面喊,“彩莲!”

    “小姐,来了!晚膳已经做好了,奴婢这就给您端来吗?”彩莲立即跑了来,显然是刚刚从厨房出来,身上还带着一股饭菜香味。

    云浅月想起在醉香楼时候容景说晚上让药老做了晚膳给她送来,她看看外面,如今天都黑了,晚饭时间早过了,他说的送饭菜也没动静。撇撇嘴,看来那个家伙是没指望了。她点点头,“嗯,端来吧!”

    彩莲立即跑了下去。

    就在这时,外面有匆匆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云孟快步走了进来,人未到,声先闻,“浅月小姐,老王爷让您去他那里用晚膳。睿太子今日没走,还在老王爷处呢!说您辛苦了半日,总也要喝一杯。”

    “不去!”云浅月懒懒地窝在椅子上,想着孟叔这老头每次来浅月阁都跟长了飞毛腿似的,他这一天天的总是来去匆匆,可着实辛苦啊!

    “小姐,您去吧!老王爷和睿太子也还没用晚膳,在等着您呢!”云孟立即道。

    “就告诉爷爷,我累坏了,不想动。”云浅月摇头,很是果断。她可没忘记今日在文武大会上的事儿,恐怕那糟老头子正等着训她呢!她疯了才去找打找骂。不过看起来南凌睿还很得那个糟老头子的心啊,那个花心大萝卜居然没被赶出来还留下来吃饭。

    “那好吧!老奴一会儿就去回了老王爷。”云孟点点头,将手中的一叠东西递给门口的听雪,对云浅月道:“这是西跨院那一支云王府族亲的资料,都着人拟好了,很是详细。小姐过目吧!”

    听雪拿着那一叠子纸张走了进来。

    云孟并没有立即走,而是等在门外,显然在等云浅月的吩咐。

    云浅月伸手接过那一叠纸张,借着灯光看了一眼,翻弄了两下,点点头,询问道:“孟叔,这纸张是谁提笔写的?”

    “当时比较急,平时拟墨的账房不在,老奴就在那一支旁支的公子中随意找了一个,没想到这位公子倒是写得一手好字。老奴忘记问他的名字了,小姐若是想知道他的名字,老奴这就着人去问问!”云孟连忙道。提起那拟笔之人,语气赞叹。

    “今日天色晚了,就算了!等明日我回府后再说吧!”云浅月看了一眼外面阴沉沉的天色,憋了一日的大雨估计很快就会来。她从来到这个世界还没见下雨呢!这一场大雨将各处的尘土洗洗,换换湿润的空气也不错。只不过不知道这一场大雨会下多久,会不会影响明日的容枫和夜轻染比试。

    “是!那小姐还有别的吩咐吗?”云孟询问。

    “没有了!您也劳累了一日,去禀告爷爷后就去休息吧!”云浅月摇摇头。

    云孟应了一声,又脚步匆匆地出了浅月阁,转眼间就走没了身影。

    这时候彩莲、听雨端着饭菜进来,赵妈妈端着汤羹跟在二人身后,云浅月放下手中的纸张,就听彩莲道:“小姐,你可得好好和我们说说这容枫公子哪里就好了?能好得过景世子吗?您怎么就当众向皇上请旨赐婚非他不嫁了?”

    “好就是好!是感觉好,能说出来的就不叫好了。”云浅月白了彩莲一眼,拿起筷子,哼了一声,“反正比容景那个黑心黑肝黑肺的人强多了去了。”

    “小姐,您怎么能这样说?景世子在所有人心目中可都是极好的呢!就您不待见他。”彩莲嗔了云浅月一眼,犹豫了一下道:“而且奴婢听府中负责采买回来的人说您居然虐待威胁景世子,据说将景世子折磨的不成样子……”

    “谁说的?”云浅月筷子一顿。

    “据说外面的人如今都在传,好多人在醉香楼亲眼目睹了的。开始奴婢也不相信,但是众人都说得一板一眼的,这件事情不止在外面传开了,如今在咱们府中和京城各大府中怕是都传开了。说您没有得到皇上指婚就迁怒于景世子,正逢景世子大病,不是您的对手,您就对景世子行不轨之举……”彩莲见云浅月脸色越来越难看,声音小了下来,最后一句话声音几乎都吞回了肚子里。

    云浅月脸色阴沉地看着彩莲,见彩莲不像说假,目光又转向赵妈妈等三人。赵妈妈三人齐齐点了点头,几乎异口同声地道:“回小姐,是这样的。如今外面都在传。”

    “该死的!怎么是我虐待他?这个天下谁能欺负的了他?”云浅月气怒。

    “奴婢开始也不相信,就在小姐和玉镯、绿枝两位姐姐在屋中商量掌家之事时我出府特意去转了一圈,外面人都在这么说。”听雨看着云浅月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道。

    云浅月闻言脸色更沉了,那个黑心的!明明是她被他欺负了好不好?她的初吻都没了。居然还反过来被诬陷,她腾地起身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抬步就向外走去。

    “小姐,您要去哪里?”彩莲立即拉住云浅月。

    “去找他算账!”云浅月甩开彩莲,大踏步就向门外走去。

    “可是外面要下雨了……”彩莲被云浅月甩了一个趔趄,连忙急急地道。

    彩莲话音刚落,外面一声惊雷炸响,大雨瞬间倾泻而下,噼里啪啦的雨滴如豆子一般砸在地面上,发出清晰的响声,正好将云浅月截在了门口。

    云浅月脚步顿住,恼恨地看着大雨。老天都要和她作对!

    “小姐,这事情可能是个误会,况且外面人从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众口铄金,景世子被这样说于他声明可是大大受损的,他此时也许比小姐更气呢!您快别去找他了。”彩莲站稳身子,连忙走到云浅月身后,急急劝道。

    “是啊,小姐,您想想景世子是什么样的人?那可是一直以来站在云端上的人。我们天圣上下子民无不对其敬仰。如今出了这种事情,他定也是恼怒的。”赵妈妈也立即走过来劝道:“况且这么大的雨您怎么能出去?就算去了荣王府找到景世子也于事无补,难道能堵得住天下悠悠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