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60章 狼狈为歼(2)

第160章 狼狈为歼(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顺着声音转头,入眼处十几辆马车停在皇宫门口,每一辆马车都无比华丽,装饰着或红或绿或明丽的彩带点缀,车前都不约而同站了不少年轻男女。 人人手中或是拿着书匣或是挎着花篮。她扫了一眼那些人,都不认识,看到就玉凝一个熟悉的,她此时正向这边走来,颦颦婷婷,温软端庄,实在无愧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

    云浅月眨了眨眼睛,眸光扫了容景一眼,见他玉颜清淡,她淡淡一笑,“原来是秦妹妹,你今日也来皇宫?”

    “我是日日都来皇宫的呢!姐姐难道不知道吗?皇上早就在朝中大臣府邸中选拔了几名子女陪伴皇子和公主们做伴读的,我是七公主的伴读。可能是月姐姐一直不喜欢识字,也不喜欢学习,所以才从来不理会这个吧!”玉凝停住脚步,笑着对容景屈膝一礼,“景世子有礼了!”

    “秦小姐不必多礼!”容景淡淡点头。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想着看着她来上书房上课的日子不会很无聊啊!

    “那日在灵台寺出了事情,我吓坏了,后来幸好景世子出现,将我和太子殿下打了上来,才免于被困入地下佛堂。不过我也伤了额头,被父亲接回去养伤了数日,听闻姐姐和景世子无事回来了,心下高兴,本来想去探望,不想姐姐第二日就去了荣王府,我只能去了荣王府,却被告知说景世子和姐姐在专心学教,不便打扰。我只能回府了。前日好不容易盼着姐姐从荣王府出来,却是昨日又去了武状元大会,听说今日因为染小王爷淋了雨生了病将武状元大会取消了,我就想着大约今日是能见到姐姐的。没想到还真是如此。更让我意外的是居然景世子要代教上书房的课业,我早就想着若是能得到景世子的教导才是福气,还私下里羡慕月姐姐,没想到今日就将我的心愿实现了。”玉凝直起身,笑看着容景和云浅月,一大段话说得卖乖讨好左右逢源。

    云浅月心下佩服,想着甭管这个女人心里是什么想法,但至少面子上做得滴水不漏,这副语言表达和表情的功底实在是令人望尘莫及。话语如舌灿莲花,堪比王熙凤啊!

    “秦小姐高抬容景了,我不过是暂代几日课而已。”容景面色一如既往,连个表情都不带变的,话落,不再理会玉凝,抬步向宫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对云浅月吩咐道:“我的书匣在车中,你顺便帮我带进去吧!”

    这么个大美人娇滴滴巴不得的赶来还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这个男人却是不咸不淡不搭不理,真是绝了!云浅月无比佩服容景的同时又不甘地道:“凭什么我给你拿?你没长手吗?自己拿!”

    “昨日为了给你做芙蓉烧鱼累坏了,你也知道那一道菜程序很是繁琐的,我做了整整一个下午连带一整个晚上,如今手很累,拿不动了,你帮我拿吧!”容景头也不回,说得理所当然。

    云浅月张了张嘴,没言语,算是默认了。总的来说是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

    “月姐姐,景世子居然……亲手给你做菜?”玉凝见容景看都不看她,脸色一僵,听到容景的话又转头看向云浅月,轻声询问。

    “别听他胡说,他就是懒得拿东西,你想想一个整日里舞文弄墨文文弱弱十指不沾阳春水信奉君子远庖厨的男人能会做菜?别忘了他是谁,他可是容景!从来都是一副鼻孔朝天高高在上的主,你指望他会做菜不如说母猪都会上树了。”云浅月应上玉凝的视线,嗤了一声,哼道:“他就是不欺负我不快,让我给他当书童拎着书匣而已。”

    “也是!”玉凝也觉得景世子不可能亲自做菜,刚刚提到嗓子眼的心骤然落下,僵硬的脸色霎时暖意融融,对云浅月呵呵一笑,嗔怪道:“月姐姐快别这样说,别人想有这样的福气还不能呢!我觉得景世子待姐姐是不一样的。这京中这些个女子哪里有一个有姐姐这般福气和景世子同坐一辆马车,能日日得景世子去亲自接送,那是想也想不来的。”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觉得她和天下人都没有共同语言。不屑地撇撇嘴,转身掀开车帘子将容景的拿过书匣子拿了出来,骤然觉得两只手沉甸甸的。估计这么拿到上书房她非要累得胳膊酸膀子疼不行。

    “月姐姐若是真不想提景世子的书匣,就给我吧!我帮着景世子拿进去。”玉凝看着云浅月苦着的脸笑着道:“反正我们要一路走进去。”

    云浅月眼睛一亮,有人乐意效劳,她自然不会推脱,立即将书匣递给玉凝,“那正好!就给你提吧!”

    玉凝伸手去接,手还没碰到书匣就听到弦歌的声音响起,语气冷硬,“浅月小姐,除非我家世子允许,否则他的东西从来就不让别人碰的。若是那个人碰了,就要清楚后果,断手是轻的。”

    玉凝收顿时一僵,含笑的面色也瞬间僵硬。

    云浅月也愣住了,回头看向弦歌,见弦歌一脸冷峻冷硬地看着她,眸光不满显而易见。她哼了一声,将书匣撤回来跨在自己胳膊上,嘟囔道:“真是毛病大!”

    “景世子对月姐姐果然是不一样的。”玉凝幽幽地道。看云浅月的眼神也变了颜色。

    “我不都说了他以欺负人为乐了吗?这种福气宁愿不要,我等走到上书房不累死估计胳膊也被压废了。”云浅月懒得再和这个小美人磨叽,抬步向前走去。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她走了两步,忽然心思一动,猛地转回头,对玉凝笑道:“秦妹妹,要不你帮我拿着花篮?”

    玉凝一愣,看着云浅月,她的笑颜如阳春白雪,分外明艳。

    “难道你重色轻友?你的眼中只有那个弱美人,我这个姐姐就没有?你没看我拿不动这两个吗?你真忍心看着我被累得胳膊垮掉?”云浅月对着玉凝撇嘴。

    玉凝面上僵硬的颜色霎时褪去,连忙走上前,对着云浅月伸出手,笑着道:“看姐姐说的,玉凝的面子都挂不住了。还不是看姐姐不愿意拿景世子的匣子我才要帮你拿,到让姐姐对我倒打一耙了。既然姐姐嫌累,如今拿你的和景世子的书匣还不都是一样道理?给我吧!我帮你拿!”

    “那好!谢谢啦!玉凝你真好!”云浅月顿时笑逐颜开,不吝褒奖。将自己的篮子放到了玉凝的胳膊上,脚步轻身地转身向前走去,还不忘催促道:“快走啊,我还没去过上书房呢!看看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玉凝胳膊一沉,看着手臂上的花篮颜色微微暗了暗,不过瞬间就恢复如初,她回头看向弦歌,弦歌正抬眼望天,根本没看这里。她又看向等在丞相府马车前的婢女,那名婢女立即提着她的篮子走了过来跟上她,她抬步追上云浅月,笑着道:“月姐姐尽说笑话,您以前来过上书房的啊,不过没两日你就闹着不来了,最后果然就不来了。”

    “嗯?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了?”云浅月心里咯噔一下。

    “嗯,想想大约有十年了吧,差不多是的。那么久远了,难怪姐姐不记得了。那时候你是六公主的伴读呢!”玉凝笑着道。

    “哦,都十多年了啊,那么久远的事儿谁记得!”云浅月松了口气,摆摆手,“看来上书房是没什么好玩的,要不然我怎么待了两天就不待了呢!”

    “上书房就是个读书的地方,月姐姐不喜欢读书,自然不喜欢上书房的。不过据说你离开不是因为不喜欢读书,而是因为太子殿下,那时候太子殿下单独被皇上请了太子太傅教导,你来了两日不见太子,自然也不来了。”玉凝压低声音笑着道。

    “原来是这样!我记性没你记性好,看来真不是一块读书的料。”云浅月点点头,想着夜天倾这个混账,不知道哪辈子积了德让她这个身体主人爱得死去活来。

    “据说当时本来皇后娘娘听说你不来颇有微词,皇上也是想让你继续来的。不过后来荣王府的容王爷在胜仗归来时被害于途中,容王妃殉夫,景世子又遭了大难生了一场大病,幸得灵隐大师救了景世子。云王府云世子失踪被找回来昏迷了好几个月,也是得灵隐大师相救,再后来文伯候府被人一夜之间灭门,那一年天圣不太平,还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皇上和皇后娘娘无暇顾及你,也就由了你了。后来你越发顽劣,就这样一晃十年。姐姐的课业也就是这样耽搁了下来。”玉凝叹了口气,有些疑惑地看着云浅月,“这些难道姐姐都忘了吗?”

    “有些记得,有些忘了。你也知道,我这些年一心里只要夜天倾那个讨厌鬼,哪里有心思理会别的?不记得也不稀奇,浑浑噩噩过了这十多年,如今总算清醒了。”云浅月也装模作样地叹息了一声。

    “其实太子殿下还是很不错的。”玉凝咬了咬唇瓣,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