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62章 真敢下手(1)

第162章 真敢下手(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一惊,腾地站起身,猛地回头,当看到容景顿时睁大眼睛,讶异地道:“容景?”她没看错吧?那个已经去了上书房的男人!

    “嗯,是我,才一会儿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容景目光落在云浅月的手里,见她自己的篮子没有,却是紧紧拿着他的书匣,眸光闪过一丝笑意。

    “你不是去上书房了?”云浅月挑眉。虽然不知道上书房在哪里,但是从宫门口分叉的这三条路可是清清楚楚,一条是通往正门圣阳殿,御书房的,一条是通往御花园的,还有一条刚刚玉凝领着她走的路,那一日她从皇宫出来走的就是这条路,所以她自然知道是御花园。这个人难道还能走错路不成?

    “我知道你会来这里逛逛,所以就在这里等你。既然都说了顺路,我总不能真扔下你不管的。”容景走过来,笑了笑,温声道:“走吧!我们一起去上书房。”

    云浅月无语地看着容景,早就算到她会跑这里来?难道他根本就是知道夜天倾那个讨厌鬼会出现和她一路,她会受不了离开?那他还是人吗?盯着他看了半响,道:“你真是堪比诸葛亮!”

    “诸葛亮是谁?”容景偏头问。

    “腹黑的鼻祖!不过有你在,他退位让贤了!”云浅月想着诸葛亮若是活着,估计也是不及他的。诸葛亮尚有败的时候,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从无败绩。尤其在欺负她身上,她服了。

    “嗯,既然老了,是该退位让贤了!”容景脚步一顿,附和地点点头。

    “不是老了,是死了!”云浅月故意恶心他,转着弯骂他。

    容景脚步又一顿,回头看着云浅月,浅浅一笑,“你放心,我会好好活着的,你没死之前我不会死的。免得我死了你会被人欺负。”话落,他又温声道:“走吧!时间到了,上书房该到开课的时间了!”

    “除了你还有谁会欺负我?”云浅月没好气地道。

    “刚刚夜天倾不是就欺负你了吗?否则你怎么会生气跑到这里来?”容景斜睨了一眼云浅月,缓缓道。

    云浅月想起夜天倾那张脸就恶心,“你能不能不说他!”

    “能,走吧!”容景点头,催促道。

    “我不去!”云浅月想着夜天倾那恶心的人也要去上书房,她站着不动。

    “你放心,夜天倾被你气了一通,此时哪里还会去上书房?他怕是去御书房了。”容景眸光闪过一抹深邃,抬步向前走去,对后面依然站着不动的云浅月温声道:“听说皇后娘娘和各宫的妃嫔今日都在御花园赏雨后荷花呢!你确定你要去御花园转悠?”

    那还不如去上书房呢!云浅月立即抬步跟上容景。容景看着云浅月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笑了一下,不再说话,向上书房走去。只是背对着的眸光细细地眯了眯,如诗似画的容景闪过一丝冷意,秦玉凝不辱没了他的身份吗?好一个夜天倾!

    云浅月跟在容景身后,一边踢踢踏踏地走着,一边顺便观赏皇宫的精致。有太监宫女来回穿梭,见到二人很远就跪在地上见礼。云浅月看着战战兢兢紧张地跪在地上的人无奈,想着这就是古代。尊卑深入人的灵魂。

    “说了你几次都不改,总有一天脚崴了,你就能端端正正好好走路了。”容景回头看了云浅月一眼,温和的声音含着无奈。

    云浅月不以为然,瞥了容景一眼,“我发现你管得真宽。”

    “你也发现了?那你有没有发现我就对你管得宽?”容景停住脚步,仔细地看着云浅月,声音低浅,含了一丝别样的意味。

    “发现了!你喜欢欺负我嘛!我没有奶奶,你让我想到奶奶。”云浅月道。

    容景身子一抖,抬步继续向前走去,走了两步,声音传来,似乎有些赌气,还有些磨牙,“你真是没救了!”

    “嗯,我也觉得!所以你不用总管着我了!我是真没救了。我都自暴自弃了,你还管着我做什么啊!”云浅月觉得气到这个家伙真是大有收获,她脚步立即轻快了,两步追上容景,歪头看他脸色,笑嘻嘻地道:“喂,你去管秦玉凝吧!她一定喜欢让你管的。你没发现那小丫头见到你都挪不动腿了吗?她……”

    容景脚步顿住,偏头看着云浅月,目光黑幽幽的。

    云浅月身子一个瑟缩,声音戛然而止。

    容景认真地盯了云浅月半响,在云浅月心惊胆战以为他要发飙的时候,他缓缓吐出一句话,“你果然没救了!”

    话落,他继续抬步向前走去。

    云浅月眼睛眨了眨,扁了扁嘴角,脸部表情变化了一阵,默默无声地跟上容景。

    二人再不说话,一前一后来到了上书房。

    上书房是皇宫中**的一处宫殿,四周无其他宫殿,端得是清净无比,的确是个适合读书的地方。

    容景脚步不停走了进去。

    云浅月低着头,踢踢踏踏地跟在容景身后,手中拿着书匣,俨然是个小书童。

    “景世子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是景世子呢!”里面又有人喊了一声。

    “真的是景世子,我们等了这么久都没见到景世子来,还以为不来了呢!”里面又有人说了一句。

    紧接着殿内想起七嘴八舌的声音。

    云浅月听着里面不停传出的声音,有男有女,看来是不少人。她小声嘟囔,“这个老皇帝也太能生了吧!也不怕累死。”

    “大多都是王府和朝中大臣的子女来陪读的,皇上有算上太子外十三位皇子,十五位公主。后宫妃嫔三千,也不算是太能生的。”容景回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不过你这个小身板,估计这辈子也别指望有这些儿女了!”

    云浅月立即挺直腰板,对容景怒目而视,“不打击我你难受是不是?我生不了这么多少生优生总行了吧?我的儿女也不用多,就一个两个就够用了。将来都是才华冠盖之人,比一堆成不了气候的小萝卜头岂不是强多了?”

    “嗯,你说得有道理!”容景深深看了云浅月一眼,似乎笑了一下,抬步走了进去。

    云浅月被容景那一眼看得浑身不舒服,她觉得她是疯了才和她说生儿育女的事儿。这简直就是自己找罪受。她难得的脸红了一下,又很厚脸皮地将红色用手搓了两下搓没了,跟着容景身后走了进去。

    容景一进门口,里面顿时鸦雀无声。

    云浅月想着这就是容景这丫的的个人魅力了!皇上来了也不过如此吧?她扫了一眼大殿内,顿时惊住了,黑压压的一片,有男有女,大约有百人还多。她做梦也没想到上书房居然有这么多人。一张张或年轻或稚嫩或明丽或温婉的脸,最大的不过二十出头,最小的也才七八岁的模样。她停住脚步,一副惊骇地模样看着众人。

    众人也都看见了容景身后的她,一改看容景的崇敬目光,百多张脸孔神色也是百种千样。有疑惑,有不解,有鄙夷,有不屑,有羡慕,有淡漠,有惧怕等等多种情绪,独独不见欢喜。

    云浅月想着她的人缘真是奇差无比啊!

    什么是天差地别的对待,云浅月今日是彻底领教了。她觉得容景特意等她一起来上书房就是要打击她的。这个男人果然无处不欺负她,黑心到人神共愤!

    云浅月瞪向容景,看着他清清淡淡的脸,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对着大殿内坐着的百多人连多余的神色都没有,她顿时圆满了!觉得做人还是不要十全十美的好。十全十美也是一种负担。

    “将书匣给我吧!”静寂中,容景对云浅月温声开口。

    他刚刚一开口,四下响起一阵抽气声。

    云浅月不明白这么一句话能起到什么效用,让这些人如此大的反应。她将垮了一路的书匣递给他,目光没看他,却是搜索有没有空座,却一眼看到了玉凝在那里坐着,她的身边有一个空座,上面放着她的花篮,玉凝正看着她和容景,脸色僵硬,神色极其不好,她暗暗觉得这小美人内心估计又恨她了,她无奈地抬步向她走去。

    刚走一步,不妨容景根本没接住书匣,书匣向地上砸去,她一惊,立即转身跨了一步伸手去接,不妨踩到了裙边,身子一个失重向容景砸去。

    容景似乎无奈地叹息一声,伸手扶住她的身子,自己的身子被撞得后退了两步。二人身子还没站稳,只听“砰”一声重响,书匣砸到了地板上,里面的书四散飞出。

    四周再次响起一片抽气声。

    “我给你书匣,你怎么不接住?”云浅月也懒得理会那些人,瞪了容景一眼,推开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裙边,想着古代的衣服就是麻烦。然后抬起头,对容景嘲笑,“果真是个弱美人,连个女人都接不好,还倒退了好几步,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