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70章 故地重游(2)

第170章 故地重游(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脚步一顿,不回头,若无其事地对云浅月道:“孙嬷嬷怕是奉了皇上之命来请你的。 我在宫门口等你。”

    云浅月皱眉,断然道:“不去!她请我凭什么我就得屁颠屁颠跑去?”她可没忘了她那位好姑姑要将她关进刑部天牢的事情。初来时候的处处惊心,她一辈子也忘不了。

    “你不去怕是不行,违抗了皇后娘娘的懿旨,会留下话柄。”容景道。

    “我还怕话柄?”云浅月哼了一声,不以为然。

    “也许你去了会有好处也说不定。”容景声音极浅,只有两个人听到。

    “嗯?”云浅月眼睛一亮,“什么好处?”

    “你不去哪里会知道!”容景瞥了她一眼。

    云浅月想着若是有好处的话她自然去了。见容景不再理她,她细细思量,但脑中空空如也,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又对容景道:“喂,说明白点儿,要不我不去。”

    “你不去就没好处拿,与我何干?”容景轻飘飘扔出一句话。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从上次一个多月前她初来见了她那个姑姑一面后,到如今也没见到她,她去探究一下那个女人的虚实也好。看看她到底对云王府对她端得是什么态度。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若能趁机见到清婉公主最好,灵台寺有人迫害她中了催情引之事皇上交给了大理寺卿彻查,她根本就没报什么希望,等着大理寺查出结果的事情向来是没什么结果。这个她从十年前文伯候府满门遇害之事到至今仍是谜团就能知道。

    有了个两种心思,云浅月想着自然要去一趟的,对着容景摆摆手,“那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到时候我自己回去就成。”

    “我等你!”容景丢出一句话,继续向前走去。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想着他愿意等就等呗,不再反驳,也继续若无其事向前走去。

    “奴婢给景世子和浅月小姐请安!景世子大安,浅月小姐吉祥!”孙嬷嬷见二人走近,立即迎上前一步,极为恭敬地见礼。

    容景沉默不语。

    云浅月“咦”了一声,似乎才看到孙嬷嬷似的,笑着打招呼:“孙嬷嬷好啊!好久不见,你不在我姑姑身边侍候着,跑这里来做什么?”

    “回浅月小姐,正是皇后娘娘差遣奴婢来等小姐下学,皇后娘娘说数日不见小姐进宫了,着实想念,让老奴来请。”孙嬷嬷立即恭敬地道。

    “可是我还要回府去掌家啊!昨日云王府的一支旁支族亲住进了云王府,姑姑想必也是知道的吧?我实在没时间啊!”云浅月装模作样地道:“我其实也挺想姑姑的呢,不过还是改日吧!等我将府中的事情料理完,再去拜见姑姑。”

    “回浅月小姐,皇后娘娘知道浅月小姐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识字学账本,如今又来上书房上课和掌管云王府家事,定是很忙的,也肯定累瘦了。不过娘娘说也耽搁不了多少工夫,也不在这一时,如今皇后娘娘和各宫娘娘在后花园赏花,距离这里没几步路。”

    云浅月闻言面色犹豫。

    “浅月小姐,皇后娘娘说让小姐务必去一趟。还有几日就是云王妃的忌日了。她出不去宫,给王妃准备了亲手绣制的礼物,还要让小姐带回去给王妃坟前烧了。皇后娘娘这些年每年都会给王妃准备一份礼物的,浅月小姐您该是知道的。”

    “这样啊,那好吧!”云浅月想着云王妃是她娘,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老奴给小姐引路!”孙嬷嬷连忙头前带路。

    云浅月见容景已经向宫门口走去,而且已经走出了老远,她拎了拎手中的书匣,想着刚刚怎么就忘了将这个书匣给他了呢!算了,拿了去吧!走了几步,她似乎漫不经心地问:“我娘的忌日还有几日了?我这些日子我被折磨得要死,早就忘了日子。”

    “云王妃的忌日是每年的七月初一,还有五日,小姐这些日子太忙太累,云王妃定不会怪您的。”孙嬷嬷很会说话地安慰云浅月。

    云浅月笑了笑,“是啊,我娘怕是此时在天上正心疼我被折磨呢!怎么会怪我?”

    “皇上和老王爷也是为了小姐您好。皇后娘娘以前不知道劝过小姐您多少回识字,可惜您偏偏不喜识字,皇后娘娘背地里也不知唉声叹气多少回,如今您识字了,还很用心,娘娘知道的时候可高兴了。”孙嬷嬷道。

    “姑姑用心良苦啊!”云浅月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句。

    孙嬷嬷脚步一顿,沉默片刻,压低声音道:“浅月小姐,皇后娘娘这些年在宫中其实一直很苦的。只是娘娘从来都不说而已,我在娘娘身边侍候着这么多年,也明白几分。娘娘她……”

    “孙嬷嬷,你这是带了月妹妹去母后那里吗?”夜天倾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孙嬷嬷一惊,连忙止住了话,回头对夜天倾一礼,恭敬地回道:“老奴拜见太子殿下!回太子殿下,皇后娘娘这些日子都不见浅月小姐进宫,着实想念她了,派奴婢前来请浅月小姐过去叙话。”

    云浅月此时也回头,只见夜天倾和玉凝从后面走来。夜天倾走在前面,玉凝低着头跟在他身后,虽然距离的有些远,但不妨碍说话。她冷哼一声,这夜天倾可是真正的动作快,容景刚刚说秦玉凝大才堪当国母,他这立即就想将秦玉凝收入囊中了吗?

    “月妹妹是有月余没进宫看望母后了!以前月妹妹是隔三差五就会到母后那里叙话的。”夜天倾点点头,目光落在云浅月身上,见她淡淡清雅,亭亭玉立,早先那种感觉又回来了,他眸光不禁温暖了下来,一边走来一边温声道:“既然如此月妹妹就快去吧!免得母后等得急。母后可是一直都对你爱护的,就不要因为上次的事情和母后闹脾气了吧!”

    云浅月连呕吐的心情都提不起来了,懒得和这个人说话,转过头向前走去。

    “月姐姐!”秦玉凝娇呼一声。

    云浅月脚步一顿,缓缓回头,看向秦玉凝,只见她面色已经恢复如初,只是一双眸子与往常有些不一样,她笑了笑,“秦妹妹有何事?”

    秦玉凝看着云浅月,目光复杂,复杂中似乎还藏了深深的恨意。

    云浅月识人无数,前世心理学满分的学位,她自然清楚地看见了秦玉凝眼中的恨意,自然是因为对容景爱而不得,又被心心念念的男人推了出去,她转为恨上她了。她有些好笑。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但偏偏有些女人就喜欢玩为难女人的把戏。她不以为意,恍若未查觉她眼中的恨意,笑看着她,等着她说话。

    “我只是觉得景世子真是待月姐姐很好的,有些羡慕姐姐能得景世子另眼相待。所以有些疑惑月姐姐是如何得了景世子的心?不知姐姐是否可以告知玉凝一二。”秦玉凝看着云浅月,也不知道看云浅月要离开为什么会一时冲动叫住她,她就觉得心头有一股恨意,有一股恼火,不做点儿什么,那股火会一直憋在她心口。所以,这是她第一次毫无顾忌,抛去矜持大胆地问了出来。

    云浅月没想到玉凝如今倒是胆大了起来,她见夜天倾也正看着她,孙嬷嬷立即垂下头,很是自觉地退远了些。她眸光一闪,笑容艳艳,“他对我另眼相待?秦妹妹快别说笑了。他对你另眼相待才是。我在她眼里就是一堆粪土,哪里如秦妹妹一般得他夸奖?没听他说秦妹妹大才,堪当国母吗?而说我天生纨绔愚昧,一辈子怕是也赶不上秦妹妹一分。”

    玉凝听到那句“秦妹妹大才,堪当国母。”的话,再次被捅到了心窝,她看着云浅月明艳的笑,心头越发恼恨起来。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她绝对相信景世子对云浅月是维护的,更甚至她如今更相信景世子对她维护不想她嫁入皇家,所以才将她推了出去。

    云浅月眨了眨眼睛,笑看着玉凝,继续揶揄道:“秦妹妹,等你有朝一日当了国母,可要念着你我情分多加对我照拂哦!尤其是有什么好东西,金银啊,珠宝啊,玉石啊,翡翠啊什么的,都想着给我送去一份。我嫁给容枫那个穷小子后,将来定是没有你阔绰的,可是需要你多多帮助我些呢!”

    夜天倾脸色一变,没想到云浅月还惦记着要嫁给容枫。

    秦玉凝本来恢复的小脸又是刷地一白,她只听到了前半句话,没注意后半句话。

    云浅月仿佛没看到二人脸色变化,又继续笑着道:“不过看你和太子殿下很般配的呢!真希望皇上姑父明智,很快就给你们赐婚。我也好去讨一杯喜酒来喝。”

    秦玉凝小脸已经不能用白来形容了,她身子一颤,不由后退了一步。

    “呀,秦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像是生病了的样子?既然如此还是赶快回复休息吧!如今虽然是夏季,但昨日一场大雨着实令不少人发了病,夜轻染,南梁睿太子,上书房的大学士,还有容景今日是勉强撑着前来上课的呢,没见他挺不住先下了学吗?你若是再病了,这可倒好,都赶在一起了。我岂不是要挨个府里去串串门看望你们去?要知道我最近是真的很忙啊,所以,秦妹妹,还是赶紧快请太医吧!”云浅月担忧地看着玉凝,面上实实在在显现着关心,心里却是冷哼。比装吗?谁不会?比狠吗?她更拿手,这个小美人要不来招惹她也就罢了,若是来招惹她,她就让她尝尝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