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71章 故地重游(3)

第171章 故地重游(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多谢月姐姐关心!”秦玉凝深吸了一口气,才没晕倒,她心里警告自己,让自己快速地冷静下来,很快她便真的冷静下来,也将刚刚云浅月的话清晰地在脑中过滤了一遍,她惊讶地道:“姐姐说你要嫁给容枫?”

    “嗯,是容枫。 不是容景,秦妹妹没听错。”云浅月想着这个女人的确是不简单,看来她还真是小看她了,她也懒得再和她纠缠,“秦妹妹,你要是没事儿我就去我姑姑那里了,她可是还在等着呢!”

    玉凝这才想起昨日听说武状元大会云浅月向皇上请旨赐婚容枫的事儿,她胸中的恨意忽然被什么东西阻住,既然云浅月想嫁给容枫,那么她对景世子当真是无心了。景世子即便再维护她也没有什么结果,她脸色好了几分,脸上的笑也真了几分,连忙道:“月姐姐快去吧!都是玉凝不知礼,胡言乱语,耽误了月姐姐时间,让皇后娘娘久等,月姐姐莫怪!”

    “没事儿!那我走了!”云浅月摆摆手,转身向前走去。

    孙嬷嬷对着夜天倾和秦玉凝一礼,立即抬步跟上云浅月,在宫中生存的时间长,该听的听,不该听的她会尽快忘记。

    二人走没了身影,秦玉凝看了夜天倾一眼,缓缓垂下了头。

    “走吧!”夜天倾收回视线,不看秦玉凝,抬步向前走去,语气冷了许多。

    云浅月本来很认真地听孙嬷嬷说,如今见她不再开口,她也没了再探听的心情。宫中的女子哪个不苦?哪个没有一把辛酸泪?但这不能成为迫害别人的理由。她自小是孤儿,虽然渴望亲情,但若是别人对她没有亲情,她对别人也不会升起一丝一毫。皇后的姑姑又怎样?最好别再做招惹她的事儿。

    二人一路再没遇到任何阻拦,顺顺利利地来到了御花园的鸳鸯池,正是那日云浅月醒来的地方。

    故地重游,想起那日的懵懂和惊险,云浅月不免叹息一声。

    此时鸳鸯池内围坐了数名女子以及太监宫女,一眼望去衣着光鲜花红柳绿一片。皇后坐于正中,她左边坐了一个头发花白身穿紫金罗裙年岁颇老一些的女人,右边坐了两名和皇后年纪相仿的女子,皇后头上的是九尾金凤,而那名老女人和另外两名女子则是八尾金凤,云浅月猜想着宫中据说是没有太后的,这老女人大约是宫中的某位太妃,而那另外两名和皇后年纪相仿的女子大约是贵妃的品级。

    皇后的下首坐了几名较为年轻一些的女子,看起来品级都不是太高。

    云浅月正想着要不要屈膝行礼,就听皇后温和慈爱的声音笑着招呼,“月儿不用见礼了!快过来让姑姑看看,你果真受了好多。”

    云浅月正懒得行礼,闻言抬步走向皇后,越过那些妃嫔打量的眼神,直接走到皇后身边,心思转了转,嘟起嘴,对皇后哼道:“姑姑那日那般狠心地要将我押入刑部天牢,我还以为姑姑不喜欢我了呢!”

    皇后面色一僵,随即笑着叹道:“我就知道你这个孩子会记我的仇,那日是姑姑想着给望春楼受害的人一个交待,后来也一直后悔。昨日听闻说景世子找到了证据,望春楼的事情是有人故意蓄谋害你,不是你做的,我才知道错怪了你,就觉得你这小丫头虽然嚣张纨绔,但也不是那等心狠手辣的主,是姑姑错怪你了,你别恼了好不好?姑姑给你赔礼了。”

    皇后一边说着,一边拉住云浅月的手,她的手温暖,包住云浅月清凉的指尖。

    在坐的人都看着云浅月,若说从那日赏诗会之事后,关于云浅月的传言可是一波一波地传入皇宫,当然她以前在这天圣京城也大名如雷贯耳,但那些说的都是她纨绔嚣张的事情,而今和她名字联系最多的就是景世子和染小王爷,在坐的人几乎没有人不好奇她怎么突然就得了景世子和染小王爷的另眼相待的,包括皇后。

    “哼,姑姑不向着我,还帮着夜天倾欺负我。我险些下了刑部大牢,您一句赔礼就算了吗?我不依。”云浅月板着小脸,对皇后哼了一声。

    “这个给你!作为赔礼如何?”皇后娘娘也不怪罪云浅月对她无礼冷脸,从身后一个嬷嬷手里拿过一个锦盒递给云浅月,笑着道。

    云浅月立即伸手接过,当着皇后的面就打开了锦盒,当看到锦盒内是两套打造精致的首饰,是极品暖玉,而且玉质上乘,不次于容景和南凌睿那两块玉佩,而且式样很好,一看就知价值不菲,她心里一喜,面色却不表现出来,想着还真被容景那丫的说对了。来了是有好处可拿的。嘴里哼道:“姑姑就知道用着这等小玩意儿打发我!”

    她话落,清楚地听到四下响起一片抽气声。

    “你这丫头啊!你果然是该看书学字。这两套可不是一般的首饰,是五年前南梁国进贡的绿暖玉,听说此玉天下只有一块,当时就打造了两套首饰,一支玉钗就价值连城,别说这两套首饰了。你不说自己不识货,居然还嫌弃姑姑给你的赔礼太小?”皇后嗔怪地看着云浅月,无奈笑道。

    “我本来就不识货嘛!你先又没告诉我,我哪里知道!”云浅月闻言立即将锦盒抱在了怀里,笑嘻嘻地看着皇后,“姑姑刚刚说给了我了哦!不能反悔!你反悔也是不成了,这个是我的了。”

    “是你的了!真让皇上说对了,你就是一只泼猴子!”皇后笑骂了一句,柔声和蔼地询问,“这回气可消了?”

    “消了,消了,我怎么会怪姑姑呢!”云浅月没心没肺地摆摆手。早知道有这个好东西要拿,她哪里还会与玉凝胡扯了那么久,早就飞奔来了。

    “我听说浅月小姐将始祖皇帝和皇后流传下来的南海碧玺手镯给摔碎了。还不相信,如今看着浅月小姐手上没有佩戴,原来是真的。”皇后右边一个女子忽然出声。

    皇后面色微微一变。

    云浅月顺着声音看去,这才仔细注意这名女子和冷疏离长得有几分相像,她大体知道了她的身份,是冷疏离的姑姑,冷贵妃。

    她看天圣当代史志的时候特意注意了一下宫中的女子规制和出身,发现除了荣王府和德亲王府外,这朝中三品以上官员的女子都有入宫,她的姑姑为后,当时她姑姑入宫时,冷疏离的姑姑就已经是妃子,后来晋升为贵妃,位列四妃之首。

    当时的四妃有陈妃,与凤老将军并列为天圣两大神将的陈老将军老年得女,却被皇上相中入了宫,也就是四皇子夜天煜的生身之母,可惜芳华早逝,死后被追封为陈贵妃,还有一位五年前听说是祸乱宫闱,遭了大罪,母族也受其牵连,被皇上用一杯毒酒赐死的蓝妃,皇上诛其九族,但却是给她保留了蓝妃封号,将她唯一的皇子贬去了北疆,也就是如今在北疆屡次立了功勋得了皇上恩准回京去不愿意回来的七皇子夜天逸。还有一位是老皇帝二十年前微服出访从民间带回来的女子,无甚背景,却是深得老皇帝的宠爱,被老皇帝封为明妃,明妃无子,育有三女,就是清婉公主,六公主和七公主。之后再无妃嫔晋升。所以,如今四妃去其二,仅仅剩下了了冷贵妃和这明妃。

    云浅月细细一想,就猜出了冷贵妃身边女子的身份,是明妃!

    而宫中太皇太后据说在皇上几岁时就去世了,其它太妃不是老死,就是无甚倚仗,失了势,住进了冷宫,如今这宫中只有一位老太妃,因为丞相府秦家两代父子都官拜丞相,所以,秦太妃依靠丞相府的势力,安然在宫中养老,又因为她一生无子,当年有抚养当今的皇上助其登基之功,虽然没被封为太皇太后,但深得老皇帝尊敬,俨然一切吃穿所用都是太皇太后的规制和排场。所以,毫无疑问,那一位老一些的女人就是秦太妃无疑了,也就是秦玉凝的太姑姑。

    除去了这三个重要人物,其她的女人都是朝中大臣女子,品级不高,也不受宠,所以云浅月在脑中略略一过,也不理会,对冷贵妃冷着脸道:“那镯子替我挡了灾星,阵亡了。冷贵妃明知道我能捡回来一条命就不错了,如今这样说这是在接我伤疤吗?连皇上姑父都未曾问起怪罪,冷贵妃这是想越俎代庖?”

    冷贵妃本来想将这件事情拿出来说就是提醒皇后没必要再宠一个连宫都入不了的废物女子,还拿出了绿暖玉打造的两套首饰,当初她和皇上求了很久,皇上都没给,昨日得到消息说是被皇后给求来要送给云浅月,她着实恼恨,今日又听说云浅月伤了她的侄子,她更是恨上加恨,听说皇后派人去请云浅月,发誓一定要她好看,没想到她刚刚开始说了一句话就被云浅月给堵了回来,还给她按了一个越俎代庖的罪名,她面色一变,勉强笑了一下道:“哪儿能呢?我就是疑惑想证实一下,哪里敢越俎代庖?只是觉得那可是遗传了百年的圣物,就这么毁在了浅月小姐的手上,很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