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73章 连环刺杀(2)

第173章 连环刺杀(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明白就好!”皇后不咸不淡地丢出一句话。

    冷贵妃虽然大为光火,但这火也得压下。因为她不占理,在后宫还是皇后为大。她一时间找不到言语,打算离开,忽然瞥见秦太妃坐在皇后身边自始至终没说话,似乎在思量着什么,她顿时又气了心思,笑着道:“我刚刚忘了,姐姐怕是说错了。不止是浅月小姐一人得景世子另眼相待的,还有一人也是得景世子另眼相待的。”

    “哦?妹妹不妨说说。”皇后见冷贵妃瞟向秦太妃,心里也猜出了几分。

    “我刚刚听说今日景世子在上书房教授的课业是论学,秦小姐的言论令景世子大加赞赏,说秦小姐大才,堪当国母,还说浅月小姐就是纨绔愚钝,比不上秦小姐一分呢!皇后姐姐,这样的话都出来了,你看这不是明摆着秦小姐更得景世子赞赏吗?”冷贵妃面上怒意褪去,换上得意的笑意,似乎受到赞赏的人是她侄女似的,她看向秦太妃,“太妃娘娘,臣妾真是羡慕您有一个侄孙女呢!”

    秦太妃看了冷贵妃一眼,笑了笑,虽然年近七十,但是从面部纹理依稀可见当年是个绝顶的美人,余光扫见身边端坐的皇后面色平静,她缓缓开口,“玉凝那孩子是个多才多艺的,这京中小姐比得上她的很少,她能得景世子一句夸奖也是应当。不过这国母的言论还是言之过高了。”

    “太妃娘娘,您这样说是不相信景世子的眼光。景世子是谁啊?那可是咱们天圣的奇才,就算是天下第一奇才也不为过。他的言论从来就被尊奉为警世箴言。景世子说秦小姐堪当国母,就定是所言非虚的。”冷贵妃眸光不时地看向皇后,见皇后愈是平静,她笑得愈欢。

    “能不能当国母,还是需要福气的,管有才也没用。”秦太妃不愿再多说,起身站了起来,有些疲惫地道:“人老了,到底是不中用了。坐了这么大一会儿就乏得厉害。你们年轻人坐着吧!我就先回宫了。”

    “太妃慢走!”皇后起身站了起来,浅浅地行了个礼。

    “恭送太妃!”明妃等一众妃嫔都站起身,对秦太妃行礼。

    冷贵妃好不容易找到了打击皇后的话头,没想到秦太妃不给面子。始祖皇帝祖训沿袭百年,总也该终止了,况且云浅月又那么个不堪大用的德行,这后宫之主总不能让他们云王府继续把持着,不是她冷家,也要换一家。她就不相信秦太妃和秦丞相没那个想法。她笑着道:“我正巧好久没去太妃娘娘宫里坐了,我送太妃回宫吧!”

    秦太妃脚步一顿,点点头,“也好!那就辛苦冷贵妃了!”

    “不辛苦,皇上对您孝顺,我们做儿媳的也要孝顺不是?这点儿小事儿是应该的。”冷贵妃上前扶住秦太妃胳膊,笑着道。

    “是啊,皇上孝顺,我老婆子才能安享晚年。”秦太妃也笑了笑。

    冷贵妃回头看了皇后一眼,佯装关心地道:“看皇后姐姐脸色不是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赶紧回宫请太医看看吧!您可是咱们众姐妹的顶梁支柱,你要病倒了我们可就没了主心骨了。”

    “冷妹妹放心。本宫身体还尚好。冷妹妹整日里劳累忧思,更该注意才是。”皇后声音依然是不咸不淡,见冷贵妃要再说话,她提醒道:“冷妹妹既然送太妃回宫,要好好照拂太妃,这台阶也要看好了别栽倒,否则摔了太妃皇上怕是不会饶了你的。”

    冷贵妃心神一醒,再不敢说话,连忙小心翼翼地扶着秦太妃下了台阶。

    看着冷贵妃和秦太妃走远,皇后重新坐下身子,对众人挥挥手,“天色不早了,想必几位妹妹都坐得累了,都回去吧!本宫再坐一会儿。”

    “是!”众人都起身告退。

    明妃并没有动,而是看着皇后温声道:“我还不累,就留下来陪姐姐坐一会儿。”

    “也好!”皇后点头,对孙嬷嬷等人一挥手,孙嬷嬷等人会意,都退了下去。

    “姐姐勿须将冷贵妃的话放在心里。依妹妹看浅月小姐是个有福之人。都言‘有福之人不落无福之地。’有些事情还是要看皇上的意思,只不过是景世子一句话而已,到底如何还说不定呢!”明妃沉默片刻,犹豫了一下,对皇后面色不虞,温声劝道。

    “妹妹以为我是因为这个而忧心?”皇后淡淡一笑。

    “难道姐姐不是?”明妃一怔。

    皇后摇摇头,目光看向鸳鸯池的荷花,不再言语。

    明妃也顺着皇后的目光看向鸳鸯池内的荷花,只见一群鸳鸯围着荷花嬉戏,她笑道:“这些鸳鸯倒是可爱的紧。”

    “明妹妹,你难道只看到了鸳鸯可爱了吗?就没看到别的?”皇后不看明妃,不等明妃询问,径自道:“这鸳鸯池,好比这座皇宫,这池中鸳鸯,好比我们,每日争逐嬉戏,也不过是自娱自乐而已。哪里知道鸳鸯池外的景色,又是何等天地?”

    明妃心底一震,看着皇后,声音压低,“姐姐,那皇上好比什么?是这池中荷花吗?”

    “皇上?呵呵……”皇后挑眉,笑着摇摇头,叹道:“皇上就是这鸳鸯池里偶尔投落的月亮。看得见,摸不着,直到老去,那月亮也不能被我们捞到。”

    明妃心底再次一震,转眸向四下扫了一眼,发现除了守在远处的皇后和她的近身嬷嬷宫女再无别人,她脸上这才染上了一抹伤色,“姐姐说得对,这鸳鸯池,好比这座皇宫,这池中鸳鸯,好比我们,皇上就是这鸳鸯池里偶尔投落的月亮,我们穷其一生被困在这里,而将我们困住的人终此一生也是捞不到手里。”

    “既然如此,所以,明妹妹你还觉得我会因为月儿做不成皇后,云王府再无女子送进来而伤心吗?这不过是一个牢笼而已,因为在始祖皇帝时云王府出了一位得始祖皇帝一生挚爱的女子,便经此百年,搭上了云王府嫡出女子数人。这天圣的皇上自始祖皇帝后又有哪个有始祖皇帝一般痴情长情?不过都是博爱薄情而已。这皇后之位,到我这终止也未尝不好。”皇后缓缓道。这时候她不是高高在上刚刚气势压冷贵妃一头的皇后,而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而已。

    明妃沉默不语,此时皇后的感觉她同样感同身受。荣华富贵再好,锦衣玉食再好,绫罗绸缎再好,翡翠金玉再好,也不过是在这四方大天里穿给自己看而已。容华老去,宠幸不在,以后皇上驾崩,她们要么死,要么就会老死宫中。她坐在这里,看着鸳鸯池的鸳鸯,似乎已经望尽了自己的一生。

    “照这样说,浅月小姐若不进宫,才是真正有福气。”明妃沉默许久,叹道。

    “是啊!我倒是羡慕月儿的,什么都不会,不懂礼数,无一是处也不全是害处。至少有一样好处,也许能免于深锁这九重宫门。以前我一直觉得她顽皮不听管教,不学无术没有大家闺秀的做派而气恼,但如今突然就不这么认为了,若是我当初也能如她一般,也许如今就不是坐在这里等着枯槁老死了。”皇后又道。

    “姐姐莫要再这样想了,皇上若是知道你……”明妃低声劝道。

    “皇上?哼!”皇后冷笑一声,转头看向明妃,“明妹妹,你认为你快乐吗?你受宠二十年而不衰,这宫中多少人对你羡慕,可是你觉得你快乐吗?”

    明妃垂下眼睫,沉默半响,还是摇摇头。

    “这不就是了!连你都觉得不快乐,这宫中还有哪个是快乐的?这就是一座黄金屋,我们在慢慢等着被它耗尽一生罢了。”皇后收回视线,看向天空,“我是毁了,但不想荣王府再有女人毁在这里。当年姑姑对我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进去,一头扎了进来。本来以为月儿也是如此,如今看她对夜天倾绝情,看那孩子对皇后之位不热心,我便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姐姐,始祖爷的祖训不是那么容易废除的,依我看皇上对浅月小姐小姐的态度很是奇怪。恐怕没那么容易。而且浅月小姐如今受了关注更多了,有景世子和染小王爷相护,皇上恐怕想法再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明妃斟酌着道。

    “大不一样又如何?皇上心心念念的不过是皇权而已。”皇后似乎有些累了,不愿意再说下去,止住了话,对明妃笑道:“明妹妹还是有希望的,你至少有三个女儿,而起无儿无女。”

    这话一说出口,有着说不出的凄凉。

    明妃眼眶一酸,“姐姐还有我,只要妹妹在一日,姐姐就不会无依无靠。”

    皇后面色稍暖,往日凌厉的眸光绽出一抹柔暖,有些愧疚地道:“当年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带进宫里,困在这牢笼里二十年。”

    “姐姐快别说了,当年是我自愿。姐姐相救大恩,梓涵永世难忘。若没有姐姐,哪里还有我,如今这活着一日都是偷来的,我知足。”明妃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