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86章 赏心悦目(2)

第186章 赏心悦目(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哦?景世子也住在了这里?”南凌睿转头看云孟。

    “是啊,小姐的伤势很重,老王爷将景世子留下来给小姐好好看诊。”云孟点头。提起云浅月的伤势,他老脸不免挂满忧色。

    “景世子的确是个喜静的,既然如此,本太子就不进去了。还是去和老王爷下棋得了。老王爷棋艺虽然没有本太子好,但聊以解闷也还是好的。”南凌睿转身欲走。

    云孟嘴角抽了一下,明明昨日睿太子和老王爷下棋下输了,今日居然不知脸红的说老王爷的棋艺不好,他不敢和这位睿太子争辩,只能轻声提醒,“睿太子,老王爷和王爷刚刚进宫了。您还是回房里歇着吧!”

    “原来进宫了啊!”南凌睿皱眉,随即摆摆手,“那你去将烟柳楼的素素姑娘给我叫来,素素姑娘的歌和曲不错,给本太子解闷也好。”

    云孟一惊,“睿太子,这里是云王府,那烟柳楼的女子怎可随意进来?”

    “她哪里是随意进来?不是有本太子的命令嘛!”南凌睿不以为然,对云孟指使道:“你还不快去?否则我就在这里不走,让你家小姐和景世子都睡不好觉。”

    云孟脸色不好地看着南凌睿,“睿太子恕罪,这等命令恕老奴做不到。云王府何等尊贵?岂能是烟花女子能玷污的?”

    “云王爷的第几房小妾不是就出身在望春楼吗?本太子不过是她来我给唱唱曲而已。你怎么那么多废话。昨日老王爷可是说了,本太子在府中一应所求都不限制。”南凌睿瞪眼。

    “这……”云孟一时无言。想着昨日晚上老王爷是这样交代了一句话,他不明白老王爷怎么就看这睿太子顺了眼,居然让他住进云王府不说,还让他四处溜达,而且告诉他有求必应。

    “还不快去!”南凌睿催促云孟。

    “睿太子,府中也有歌姬的,您要解闷还不好说,老奴这就将歌姬叫到你房里就是了。哪里非要烟柳楼的素素?”云孟想来个折中之法。

    “不行,本太子就要素素。你府中的歌姬能有素素唱得曲好吗?能有素素长得国色天香吗?能有素素的皮肤白吗?能有素素……”南凌睿不同意。

    “莫离,将他给我扔出去。”屋中忽然传出容景的声音。

    南凌睿一愣,似乎没想到容景在云浅月的屋中,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房间。那个房间帘幕遮掩,门窗紧闭,他什么也看不到。

    “是!”莫离早就想将南凌睿扔出去了,此时听到容景的命令,欺身上前。

    “喂,你不是月儿的侍卫吗?怎么听他的?”南凌睿指着莫离。他身子发虚,如今自然不是莫离的对手,他要想扔他轻而易举。

    莫离脚步一顿,但还是很快就来到了南凌睿身边,瞬间出手扣住了他的肩,手腕轻轻一个用力,南凌睿的身子飞了出去。

    云孟似乎也没想到容景还逗留在云浅月的房间,他惊讶刚袭上眼帘,见莫离将南凌睿真扔了出去,面色大变,连忙飞身向南凌睿被扔出的方向追了出去。莫离的身手他可是清楚的很,睿太子如今是贵客,昨日又被泻药折腾了一夜,武功全然用不上,这样一摔的话,他哪里承受得住?若是睿太子在云王府受伤致残,南梁王大怒,皇上也会大怒,那云王府可就要倒霉了。

    南凌睿的身子在半空一个打转,轻飘飘地落在距离浅月阁不远处湖边上。那条湖正是上次凤侧妃被扔进去的湖。

    云孟随后来到,见南凌睿没事儿大松了一口气。

    南凌睿看了一眼距离他脚落地不到半步的湖边,但凡莫离再用力一分,他此时非要成个落汤鸡不可。他唏嘘了一声,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折扇,完好无恙,松了一口气,再抬头,毫无半丝恼怒地对依然吓得脸色发白的云孟笑道:“还好本太子的这把玉扇没摔碎。”

    云孟看着那扇面上玉女横陈的仕女图无语。

    “哎呀呀,没想到景世子有如此本事,居然能在浅月阁留宿。”南凌睿离开湖边几步,看着浅月阁,对云孟凑近,压低声音道:“你说若是夜天倾知道景世子居然入住了月儿的香闺,他会如何?”

    云孟不答话,想着景世子不是不守君子之礼的人,如今天色都将近晚时了,怎么还会在小姐闺房?难道是小姐的伤势太过棘手?这若是传出去,景世子和浅月小姐……不过想起昨日关于景世子和他家小姐的传言,他一时间也是云里雾里。

    “你说夜天倾会不会气得暴跳如雷?”南凌睿又问。

    云孟皱眉,依然不答话。

    “不过本太子觉得估计不会,丞相府的秦小姐如此大才,而你家小姐狗屁不通。夜天倾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利弊呢!”南凌睿摇着折扇,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云孟不明白这睿太子是何心思,说他对小姐有企图吧,看着又不像,说他风流吧,但眉心清正,凤目寒澈,也不像沉迷女色之人,说他放荡不羁吧,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他此时才真正觉得那睿太子着实深不可测,让人看不透,怪不得能得老王爷另眼相待。他面色恭敬了几分,对南凌睿劝道:“我家小姐伤势太重,想必景世子处理诊治起来很是棘手,才逗留在小姐房中。睿太子还是回房歇着吧!您真要想……想听那素素姑娘唱曲,老奴这就去吩咐人请来。”

    “算了!本太子受惊吓了,还听什么曲啊?回房休息!”南凌睿摆摆手,扔下一句话,一步三晃地向老王爷院子旁边给他安置的院子走去。

    云孟见这尊佛爷终于老实不折腾了,他才抹抹额头的汗,向大门口走去。

    “大总管,丞相府的玉凝小姐前来探望浅月小姐!”云孟刚走几步,门口守卫一人匆匆来到,对云孟禀告。

    云孟还没开口,没走远的南凌睿转身走了回来,“正好,本太子听说丞相府的秦小姐大才,堪当国母,本太子又听说她琴曲不错,就喊进来让她给本太子见识一番。”

    “这……睿太子,不太好吧!”云孟为难地看着南凌睿,暗骂这个奴才禀告的不是时候,又招惹了这尊佛爷。

    “怎么不好?月儿如今要养伤,任何人都不便打扰。但是也不好就将人这么打发了去,毕竟来者是客嘛!本太子这就代替月儿去招待秦小姐一番。”南凌睿一边说着,一边向大门口走去,哪里还有一步三晃,明明就是虎步生风。

    云孟今天已经不知道是几次对这个南梁太子无语了。好像他是云王府的主人似的。有客人代替主人迎接客人的吗?他短时间内也知道了南凌睿的性子,劝也劝不住,只能跟着他向门口走去。

    云孟和南凌睿离开,浅月阁终于安静了下来。

    外面彩莲等人都轻手轻脚去做活,不敢弄出声音。莫离也隐退了去。

    房间内,似乎刚刚外面一番动静云浅月都不知道,依然睡得很熟。容景也再不理会外面是何情形,继续睡了去。

    浅月阁幽静无声。

    相比浅月阁的静寂,云王府大门口和前院到是一直未曾间断有人来。

    夜天倾走后,来了秦玉凝,秦玉凝被南凌睿热情招待了一番离开后又来了容铃兰和六公主,六公主本来是去荣王府,等了许久都不见容景回府,后来得知容景和云浅月遇刺,便急急忙忙赶来了云王府,云孟还没来得及将那二人挡在门口,就被南凌睿给请了去,又是一番热情招待。之后又陆续来了很多得到讯息的人,有闺中小姐,有各府公子,最多的是荣王府各房各院来探望容景的人,这些人几乎踏破了云王府的门槛,南凌睿乐此不疲,不亦乐乎,不论男女通通都热情招待了一番。

    太阳落山,月上中天,云王府大门口才彻底安静了下来。

    南凌睿给累了个够呛,最后实在困得睁不开眼睛,才回自己房间呼呼大睡了。

    云孟也给累了个够呛,本来他完全可以闭门谢客,偏偏这睿太子非要热情招待人家,这回倒好,将他自己累了个够呛,也苦了他这把老骨头。

    云老王爷和云王爷以及云暮寒一直没回府。云老王爷和云王爷一直待在皇宫,云暮寒则和夜轻染领了老皇帝圣旨对天圣京城封锁挨家挨户搜索排查,不放过丝毫可疑之人可疑之地,京中百姓一时间人心惶惶。

    皇宫圣阳殿内文武百官以及数年没上朝的如云老王爷、德老王爷、孝亲老王爷、荣老王爷这老一辈的朝臣都再次登上朝堂,老皇帝和文武百官对云浅月和容景被百名死士公然刺杀之事彻夜相商。圣阳殿一夜灯火未息。

    这一夜,除了云王府浅月阁和荣王府的紫竹苑外,天圣上下万家灯火未眠。

    不管外面这一夜如何血雨腥风多少人彻夜不眠,而惹起这件刺杀事件的主角容景和云浅月则在浅月阁同床共枕,一夜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