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94章 喜事一桩(3)

第194章 喜事一桩(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感受到云浅月的视线,也抬头向她看来,有些羞恼,有些无奈,还有些措手不及,等等神态合于一处,哪里还见他往日毒嘴毒舌黑心黑肺的样子?

    云浅月难得见到这样的容景,忍了忍,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忽然觉得这件事情虽然她很糗,但他大约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居然还有心情笑,果然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容景放下抚着额头的手,见云浅月居然笑话起他来,气也不是,恼也不是,难得地瞪了她一眼,问道:“到底怎么办?你快说!”

    云浅月看着容景,难得见他吃噶,越想越好笑,本来小声的笑忽然变成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道:“容景,你也有今日!果然是老天开眼!”

    “关老天什么事儿?别忘了这是你弄我身上的。你若是还赖在床上的话,整张床估计都能被你的血淹了。”容景看着云浅月没形象地大笑,也不羞了,不恼了,镇定下来,很是平静淡定地对她提醒。

    云浅月笑声戛然而止,脸色发黑地看着容景,“就算都淹了也不关你事儿!”

    “是不关我事,那你就继续躺着吧!我出去了。若是有人问起,我会很好心地帮你说一声的。说浅月小姐果然及笄的日子快到了,总算成人了。”容景忽然转身,抬步向外走去。

    靠!这个死男人!云浅月小脸一变,喝道:“不准出去!你敢出去一步试试。”

    容景当没听见,伸手去推门。

    “谁说不关你事儿了?回来!”云浅月只能软了口气。她知道这个男人是黑心得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她以后还要做人呢!可不能让他滚出去胡说八道。

    “真关我事儿?”容景回头看着云浅月挑眉。

    “真关你事。”云浅月有想揍人的冲动。

    “好,既然关我事儿,那我就不出去了。”容景松开门把手,转身走了回来,眸光隐藏着一抹笑意。

    云浅月觉得还是不要和一个没长成男人的男人一般见识为好,她深吸了一口气,对容景道:“你让弦歌给你送一套衣服来。”

    “弦歌被我指使去钱门请钱焰了。如今不在。”容景道。

    “那就莫离!让莫离去取一套你的衣服来。”云浅月实在抹不开面子开口指使莫离去干这事儿,只能让容景自己喊,她丢不起这个人。

    “我怕弦歌路上出事应付不来,让莫离和他一起去钱门了。”容景又道。

    “你……”云浅月看着容景,恼道:“弦歌你指使走也就罢了,莫离是我的贴身隐卫,你凭什么随意将他指使走了?”

    云浅月想着莫离太不称职了,她是不是该考虑将他换了?

    “以着你我的关系,又何须分彼此?你都能替我挡伤,我借你的隐卫用一下又何妨?”容景似乎看透了云浅月的心思,慢悠悠地道:“莫离可是出身莫氏,莫氏是神秘世家,世代专出隐卫,熟悉各种暗杀暗器门道,尤其是隐匿功夫极好。莫离更是新一代莫氏的翘楚,你若是将他赶走,正好给我用了。”

    “做梦!我才不会将他给你。”云浅月一听立即打消了念头,瞪着容景,“如今你将他们都赶走,谁给你拿衣服?别告诉我这屋子里有你穿的衣服?”

    “你说对了,我刚刚忘记了,弦歌走时给我备了几套衣物过来,就放在床头。”容景看向床头道。

    云浅月看向床头,果然那里整齐地叠放着几套衣物,均是一系列的月牙白锦袍。她脸色霎时难看至极,一把将那些衣服拿起扔向容景,怒道:“你怎么不将脑袋忘了?”

    容景伸手接过对他直直打来的衣服,似乎笑了一下,“还不是因为你!你再这样弄几次,我将脑袋忘了也不稀奇。”

    云浅月哼了一声,也顾不得羞恼,催促容景,“还不快去换!去屏风后。”

    容景这回不再说话,点点头,拿着衣物去了屏风后。屏风后很快就传出悉悉索索的换衣声,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推开被子下床,走到衣柜里取出一件干净的衣物走回床前,对容景道:“换好衣服也不准出来,等我换好让你出来你再出来。”

    “好!”容景应了一声。

    云浅月开始脱衣,衣服脱了一半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儿,她手中的动作顿住,低头看向两腿间,有些犯难愁苦地想,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卫生巾,若没有卫生巾她该用什么?

    屏风后再不传出动静,显然容景已经换完了衣服,但听云浅月的话没立即出来。

    云浅月脸色有些难看,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忘了女人还有葵水这件事了,哪里有询问别人都用什么?她抬头看了一眼屏风后,深吸了一口气,反正丢人也不是一回了,再丢一次又何妨?开口对外面轻喊,“赵妈妈,你进来一趟。”

    “小姐,赵妈妈在厨房呢!您有什么事情奴婢在呢!”彩莲声音从外面传来。

    “你不行,去喊赵妈妈来!”云浅月想着彩莲比她还小,估计也不懂这个。

    “是!”彩莲疑惑,但还是听话地下去了。

    云浅月用被子盖住身子,静静等待,屏风后容景也很有耐心。

    不多时,赵妈妈推门而入,她扫了一眼房间,讶异没见到容景,轻声询问,“小姐,您找老奴?”

    “你……你来那个……都用什么东西?”云浅月拉过赵妈妈,低声询问。

    “小姐说哪个?”赵妈妈疑惑。

    “就是那个……那个女人来的东西……”云浅月声音压得极低,但房间太静,她觉得自己的话还是很清晰。

    “女人来的东西?”赵妈妈一时间想不出是什么。云里雾里。

    “哎呀,就是葵水。你来葵水用什么东西垫着?”云浅月豁出去了,也不低声了。反正那个黑心的家伙也知道,她还怕什么。

    “哦!小姐说得是葵水,小姐……小姐您葵水来了?真是大喜事!”赵妈妈恍然大悟,随即面露喜色。

    云浅月抬眼望天,这有什么可喜的。她一字一句地道:“先别急着喜,我问你我要用什么东西垫着?”她第一次发现身边没个激灵点儿的人真是不行啊!

    “小姐您等着,老奴去给您拿来。”赵妈妈扔下一句话,喜滋滋地跑了出去。

    云浅月抱着被子裹着身子继续等待。

    不多时赵妈妈去而复返,手里拿了一个布袋之类的东西,她快步走到床前,将布袋递给云浅月,“就用这个。”

    “这个?”云浅月伸手接过布袋,睁大眼睛,“这个东西……能用?”

    “能用啊!老奴算计着小姐要及笄了,葵水也该来了,前些日子就给小姐缝制了许多放着。小姐用的这个里面是塞了棉花缝制的,软和,自然是好的,奴婢们平时用的都是糠麻缝制的,比这个差了不知多少……”赵妈妈连忙道。

    云浅月看着手里的布袋有些无语,半响说不出话来。

    “小姐?”赵妈妈看着云浅月。

    “这个能用多久?”云浅月又问。

    “大约半日吧!就看小姐葵水多少了。若是多的话,也就一个时辰,少的话可以半日的。”赵妈妈道。

    她的葵水将床单阴湿了一大片不说,还将自己的衣服和容景的衣服染上了很多,算不算很多的那种?也就是一个时辰了,而且这还是赵妈妈亲手缝制的,没有消毒,干净吗?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小姐不满意吗?”赵妈妈有些无措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闭了闭眼睛,想着这里是古代,能有东西给她用就不错了。不能要求太高想要什么卫生巾。她再睁开眼睛,对赵妈妈摇摇头,“满意。你下去吧!我就用这个了。”

    “好!老奴这就去禀告老王爷和王爷。”赵妈妈转身向外走去。

    “等等,你说要去告诉我爷爷和父王?”云浅月一惊。这种事情还要吵得天下皆知吗?

    “小姐来了葵水是喜事儿,您的身份尊贵,自然要禀告老王爷和王爷,这件事情是要列入府中典事记录的。”赵妈妈立即道。

    “那你去吧!”云浅月有些无力。

    赵妈妈觉得小姐可能第一次来这个,不习惯,才如此模样,笑着又安慰了两句,说来了葵水小姐就成人了,出了房门,顶着雨向云老王爷的院子里跑去。

    云浅月看着赵妈妈欢喜地跑出浅月阁,收回视线,看着手中的布袋挣扎了片刻,这才垫了上去,又连忙悉悉索索换上衣服,一切打理妥当,她才穿上鞋子下了床。有些犯难地看着乱七八糟的床和一堆衣物,包括容景刚刚扔在地上的锦袍。她脸色不好地对屏风后喊,“你可以出来了!”

    容景从屏风后缓步而出,玉颜微染熏色。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伸手一指地上的衣服,没好气地道:“你的袍子怎么办?”总不能一会儿来人让她的人拿去给洗了吧?还嫌丢人不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