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95章 豁然开朗(1)

第195章 豁然开朗(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先收起来吧!不用洗了。 ”容景给出建议。

    “你什么时候离开回自己的府邸?”云浅月问。

    “你的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也是表面。大约还要几日。”容景道。

    “那我先给你收起来,今夜你住隔壁去。再不准在我房间住。”云浅月道。

    容景点点头,这回极为痛快,“好!”

    云浅月哼了一声,弯身捡起地上的衣物,攒吧攒吧塞进了自己的柜子里。容景眸光闪了闪,缓步走到桌前坐下,目光不离云浅月。

    云浅月盖上柜盖,回身,与容景的目光对了个正着,她觉得自己脸皮够厚了,但还是没这个男人脸皮厚,她还没开口,就听容景认真地道:“你既然……还是回床上躺着吧!”

    “死不了。”云浅月冷着脸色瞪了他一眼。

    容景脸色有一丝不自然闪过,掩唇轻咳一声,移开视线看向窗外,再不说话。

    云浅月走到床前将被单褥单都撤掉,攒吧攒吧抱在怀里,几步走到门口,推开门,一把扔进彩莲怀里,“拿去洗了。”

    “是!”彩莲想着这床单才洗过的,但也不敢言声,连忙接了。

    “吩咐厨房给你家小姐炖一锅鸡汤。”容景声音传出。

    彩莲吓得手一抖,手中的东西险些都扔了,她小脸有些发白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一见这小丫头的模样就知道她想歪了。心想着古人果然都早熟,这么十二三岁的小丫头居然比她还懂。她回头瞪了容景一眼,对彩莲没好气地道:“胡乱想什么呢?我葵水来了。”

    彩莲恍然,有些歉意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小脸通红地点头,“奴婢这就去!”话落,抱着东西转身跑了。

    云浅月见彩莲跑入雨中,雨点噼里啪啦打在她身上,她小身板在细密的雨帘里缩小成一点,她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转身走回了房。

    “换药吧!”容景见云浅月进来,面色恢复一如既往,温声道。

    “嗯!”云浅月也不矫情,点点头。女人嘛,都有那么点事儿,出糗就出糗了,若是一直害羞下去以后还怎么混?她对外面喊了一声,听雪、听雨连忙端着温水走了进来。

    云浅月坐在软榻上,容景挽起袖子起身站了起来,开始给她伤口换药。

    绢布扯开,果然伤口已经结了疤,如容景所说,仅是表面结疤,要想全部都结死大约还要几日,但这已经够让云浅月佩服容景的医术了,果然不是盖的。她不由赞了句,“医术真不错。以后我再受伤,就靠你了。”

    容景手一顿,语气有些沉,“整日里胡言乱语,以后再不准受伤。”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哼道:“也不想想我是怎么受的伤?还不是因为你!你若是不愚蠢,我至于受伤吗?”

    容景沉默,过了片刻道:“我以后不再愚蠢了,所以你也不准再受伤了。”

    “你说不准就不准?你是我的谁?”云浅月不屑地撇撇嘴,见容景停下动作,她立即催促,“快些,我饿死了。你弄完我好吃饭。”

    容景深深地沉沉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忽然垂下头,有些自嘲地道:“你说得对,我不是你的谁。你愿意受伤以后尽管受,除却这一次外,我再不会管你死活。”

    云浅月心底一颤。

    容景手上动作利索,很快就给她清洗换药包扎好,起身站起来,看也不看她一眼,抬步向门外走去。

    云浅月一愣,问道:“你要去哪里?”

    容景一言不发,挑开珠帘,出了房门,举步迈入雨中。

    云浅月想也不想就追了出去,冲出房门,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她身上,她眼睛不适地闭了闭又睁开,伸手一把拽住容景衣袖,恼道:“没看到在下雨吗?你要去哪里?”

    “回府!”容景吐出两个字,依然不看云浅月。

    “你不是过两日才回府吗?如今说走就走?”云浅月问。

    “我和你半两银子的关系都没有,我又不是你的谁,我留在这里做什么?你以为我很清闲吗?奉着自己好好的府邸院子不住跑来这里受你奚落嫌弃白眼。本世子还没这么廉价。”容景甩开云浅月,面无表情地扔下一句话,举步向外走去。细密的雨帘将他围拢,月牙白的锦袍顷刻间就淋上细密雨水斑点。

    云浅月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站在原地看着容景离开,一动不动。

    “小姐……”听雪、听雨本来在屋中侍候,没想到本来好好的二人话不投机突然就翻了脸,她们吓得赶紧追了出来。就见容景离开,云浅月站在雨中。二人连忙用自己的衣袖一左一右给云浅月遮住雨。

    云浅月看着容景身影头也不回毫不留恋地出了浅月阁,心中有些恼有些怒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缠绕,让她只觉得心中被一团乱麻捆住,吐不出又发作不得。

    “小姐,外面在下着雨呢!景世子就这样回府会淋坏了身子,您……”听雪大着胆子出声。这些日子她觉得景世子既然留在小姐房间日夜照料,绝对是喜欢小姐的,小姐虽然看起来很是厌弃景世子,但是能为他挡暗器想来也不是不喜欢景世子。本来她以为这二人从此以后会好上,不成想却是出了这等事情。

    “是啊,小姐,景世子身子一向很弱,若是淋雨大病一场……”听雨也急急出声。她不明白往日小姐和景世子拌嘴都会一揭而过,今日怎么就翻脸了。尤其是在这等情况下。谁淋雨伤了身子都不好。

    “爱走不走!回屋!”云浅月忽然恨恨地撂下一句话,推开听雪、听雨,快步进了屋。她有病才追出来。

    听雨、听雪对看一眼,又看向门口,哪里还有容景的身影,连忙追进屋内。

    云浅月进了屋子一屁股坐在软榻上,骂了一声“神经”,又想起自己那句话说得的确伤人,但往日里她说得比这话重百倍冷嘲热讽的都有过,偏偏今日他发了脾气,心中虽然后悔,但让她再追出去一次是万万不会。脸色阴沉地坐着,暗自气闷。

    听雪、听雨进了屋,见云浅月阴沉的脸色,对看一眼,都不敢再说话。

    “小姐,饭菜好了,奴婢给您端来吗?”彩莲将那些被单被褥送去了涮洗房回来,脚步轻快地进了房间,没见到容景,讶异地问:“小姐,景世子呢?”话落,她这才发现云浅月脸色不好,立即噤了声。

    云浅月抬头看了一眼彩莲,对她道:“他离开了,你去给他送一把伞,别说是我让你送的。”

    彩莲一愣,她虽然不太聪明,但这种情况大约也能想象小姐和景世子又闹翻了。点点头,连忙退了出去,很快就拿了一把伞跑出了浅月阁。

    听雪、听雨暗暗松了一口气,想着小姐还是关心景世子的。希望景世子能明白。

    云浅月想着他怎么也照顾了她两三日,外面还下雨呢!她不能太不近人情。这回滚开最好,最好以后桥归桥路归路。虽然这样想着,但心底还是说不出的不舒服。

    不多时,彩莲去而复返,手中的伞同样拿了回来,她走回来对云浅月怯弱地道:“小姐,奴婢追出去的时候景世子已经上了马车走了。”

    “弦歌回来了?”云浅月一愣。

    “好像不是那个叫弦歌的护卫赶的车。”彩莲摇摇头。

    不是弦歌?难道他早就准备离开了?云浅月对彩莲道:“你再去一趟大门口,问问守门的侍卫,那马车是什么时候停在门口的,再问问赶车的是什么人?”

    “是!”彩莲转身又走了出去。

    云浅月起身站在窗前看向窗外,这时细密的雨忽然大了起来。她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更觉心情阴郁。

    听雪、听雨站在门口,大气也不敢喘。

    不多时彩莲又打着伞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地道:“小姐,那马车是刚刚来的,据说是宫里的孙嬷嬷赶的车,孙嬷嬷刚到就碰到景世子要回府,孙嬷嬷下了车,让那马车送景世子回府了。孙嬷嬷自己先去了老王爷那里,说一会儿上小姐这来。”

    “嗯!”云浅月听不出情绪地应了一声。想着他倒是运气好,有现成的车坐!

    “小姐……您和景世子怎么了?要不要奴婢再追去将这伞送给景世子?”彩莲等了半响再没听到云浅月声音,轻声询问。她总归是云浅月的近身之人,比听雪、听雨胆子大敢问。

    “他都坐了马车了,哪里还用得到伞?不用理会了!”云浅月忽然转回身,想着她来哪门子的气和不舒服,她不是一直都期待那个混蛋离她远一些吗?如今远了岂不是更好?这样一想,气也没了,压下心底的不舒服,坐在桌前,对彩莲道:“饿死了,赶紧吃饭。”

    “那奴婢这就去给小姐端来。”彩莲退了下去。

    “奴婢们也去!”听雪、听雨跟随彩莲之后也退了下去。